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花粉熱的春天(人間福報副刊)
2023/04/22 00:30
瀏覽3,431
迴響1
推薦113
引用0
    春天的陽光格外明媚,溫度也漸漸升高,樹木花草漸漸抽芽開放,處處散發著生機勃勃的氣息,也是花粉熱肆虐的季節。
    1985年到美國唸書,在西部蒙州山城密蘇拉將近四年,還來不及產生對花粉過敏反應,就在1989年搬到東岸大華府都會區的馬里蘭州。
    馬州四季分明,到了春天,住宅區家家戶戶的前後院都是百花爭豔,整體環境就像個大花園。社區之間也多是原始森林環繞,林中常見橡木、樺樹,山核桃⋯等各種會開花的大樹,加上地型和天氣型態,花粉熱的病例特別嚴重,症狀通常包括鼻塞、流鼻水、打噴嚏、咳嗽、喉嚨痛、紅眼、頭痛⋯等等,令人十分難受。
    春城無處不飛花,春風裏飄著花香也飄著花粉,連氣象預報也有空氣中花粉數量的預報。花粉高峰期的那幾天,濃度高到讓人難以想像,停在戶外的車子上都會鋪了一層帶一點淺黃色的花粉。
    「春江水暖鴨先知」,對花粉過敏的人有時比鴨更先知春天的腳步。一位也是台灣來的好朋友,那年曾和我同一個辦公室工作,中午吃完飯,我們就在附近的步道散步半個鐘頭,從隆冬走到三月。某天中午出門前還好好的,出門後,他慢慢開始一把鼻涕一把眼淚,最後雙眼紅腫得像荔枝,才趕緊回辦公室吃過敏藥。
    當時我已經在美國住了十四年包括在馬州十年多,仍然與花粉相安無事,看他狼狽的樣子,我還覺得非常幸運,以為花粉熱永遠不會找上我。

    1999年的春天,我們搬進剛蓋好的新家。才幾天之後,我就開始打噴嚏、流鼻水、和咳嗽,後來連呼吸都有些困難,身體還有一點水腫,甚至不能躺下睡覺,夜裡也只能坐在客廳的沙發上,似乎愈來愈嚴重,還真擔心一口氣吸不上來就會掛掉。
    眼看症狀愈來愈嚴重,正想去醫院掛急診,妻在住戶名單中發現一位此地頗有名氣的彭醫師,他是台大醫學院畢業的免疫過敏專科,比我們早搬來幾個月,離我家只有五間房子,於是妻就直接去敲門,請他來看診。
    儘管當時我們並不認識,而且又是週末,但他立刻帶著聽筒來看我,認為我很可能是對新房子中的各種味道,從油漆、地毯、木板、包括甲醛的化學材料產生的刺激反應,給我開了抗過敏藥,也建議將門窗打開通風,讓味道慢慢消褪,幾天後我的症狀也漸漸消退。
    隔年春天,到了三月中左右,我開始莫名奇妙地咳嗽,一開始以為是感冒,但又沒有發燒或其他症狀,嚴重的時候,就吃咳嗽糖漿和口頜片,這樣大約持續兩個月,咳嗽症狀似乎在不經意之間消失,我便不以為意。
    後來連續兩年,每到三月中左右,我都會流鼻水和咳嗽而且更嚴重。家庭醫生認為可能是花粉過敏,於是又將我轉診到過敏科的彭醫師。
    彭醫師認為免疫系統被重擊過一次,體質改變,造成對花粉的抵抗力降底,所以會在十多年後才有花粉熱。經過皮膚點刺測試,果真主要對此地最多的橡樹花粉過敏,後來連續打了三年的減敏針,醫師建議最好再打兩三年才停,可能可以根絕,但我在甲骨文工作三不五時需要出差,很難每星期去打針,症狀漸漸好轉後就停了,後來偶爾仍然需要吃抗過敏藥。
    過敏反應原本是保護人體抵抗外來病原入侵的免疫機制,但是如果反應過強,或年紀漸長免疫力降低,過敏也會造成傷害。醫師建議在花粉季節要經常洗手、戴口罩、室內空調加裝濾網等,可以減緩不適的症狀。此外,平日可以多吃富含維生素C的水果和多吃本地生產的蜂蜜等等。
    美國原有全世界最早的禁止蒙面法,疫情前公共場合帶口罩被認為是違法,新冠疫情中帶口罩被除罪化之後,也可以公然帶著口罩賞花。
    每年的三月初左右,美國花梨首先捎來春天的訊息,一年一度的華府櫻花季也在三月底、四月初達到高潮,滿城盛開的櫻花隨風飛舞,春風拂過櫻花也吹過橡木花,惱人的花粉濃度也達到最高點。
    疫情後,可以帶著口罩盡情賞花,花粉熱的春天也有湛藍的天空。
 
本文刊登在2023年4月19日人間福報副刊
 
彭醫師簡訊照登:「新房子油漆中的甲荃過敏,給我開了抗過敏藥,也建議將門窗打開通風,讓油漆味慢慢消褪,幾天後我的症狀也漸漸消退。」 這一段可以修正一下?你當年是咳嗽接近快要一年,不止春天,不是對甲醛「過敏」,是新房子的各種味道,從油漆,地毯,木板,牆片,包括甲醛這些化學藥品產生的刺激反應irritation, asthmatic bronchitis cough. 隔些年有花粉過敏與年紀無關,只是有這些 irritation 後, 就容易產生過敏。例如有研究報告長期受到汽車排氣汙染的居民,容易產生過敏及氣喘等。過敏症状是可以接近根治。打脱敏治療針2-3年會好轉但仍有輕症,可持續進步,一般建議到完全無症後2-3年才停, 總計5一6年。當然依每人體質和生環境不同而有变化。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繽紛
2023/04/22 04:38

原來花粉熱的諸多症狀類似感冒或是過敏,我還以為僅僅是花粉在空氣中飄散而已。

台灣打從冬天的臘梅綻放,追花族們便忙不迭地一花追過一花,似乎也少人談論花粉熱。

依您之見,是否台灣小島稀釋了花粉的數量,讓人們的感知沒有那麼強烈?

我相信專案病例還是有的,看過這篇文章,聽了您的經歷,對花粉熱也有了粗略地概念了。

其實,我也非常疑惑,以前在台灣,身邊沒有人有花粉熱,美國大部分地區都非常乾淨,卻一大堆人花粉熱和其它過敏,聽說台灣年輕一代過敏和氣喘的人也越來越多,或許也是因為越來越乾淨了! 九里安西王(Julian)2023/04/22 09:09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