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喬治亞州薩凡納的「鬼屋之旅」
2022/10/26 20:00
瀏覽3,341
迴響0
推薦33
引用0

萬聖節又到了,被評為美國十大鬧鬼地之一的喬治亞州薩凡納(Savannah),也會在「不給糖就搗蛋」的時節,舉辦諸多應節活動,包括「幽靈之旅Ghost Tour」,使得每年十月成為薩凡納最繁忙的觀光月份之一。

如果你對薩凡納感到陌生,提醒你一下,看過1989年獲得奧斯卡獎的電影《光榮戰役 Glory》嗎?還有“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的《阿甘正傳 Forrest Gump》、李安執導的《雙子殺手 Gemini Man》等等,超過800部電影都在薩凡納取景。

另一部電影《午夜善惡花園 Midnight in the Garden of Good and Evil》,根據同名得獎小說改編,小說作者便是根據1980年代發生在薩凡納的真實謀殺案所寫,被推薦為認識薩凡納怪誕一面的必讀,電影當然也以薩凡納為場景

所以,你的腦海裡很可能已經存有薩凡納的影像,只是你不知道罷了。我正期待2022年12月上映的黑色喜劇《五星饗魘 The Menu》,由《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的導演Mark Mylod掌鏡,也是在薩凡納拍攝。屆時讀者可以多注意背景兩眼

能夠吸引導演青睞的拍片地點,必有不一般的場景氛圍。實際上,薩凡納是美國第一個規劃城市,寬闊的街道、古典的建築,與綠蔭的公園廣場交織在一起,還有處處可見樹上覆蓋著垂落的西班牙苔蘚Spanish Moss,這座城市顯現了濃厚的南方文化氣息。

既是美麗古城,薩凡納的鬧鬼傳聞何以甚囂塵上?

這就不免要回顧一下薩凡納的過往。但凡一個古老的城市,一定有陰暗的歷史,尤其是災難性的戰爭廝殺,免不了留下血腥的印記,包括無形的殘餘能量,比如不安的靈魂在血跡斑斑的大地上失落徘徊。

▲薩凡納予人深刻印象,即是樹上覆蓋垂落的西班牙苔蘚▼

▲薩凡納是美國第一個規劃城市,流露濃厚的南方文化氣息

▼薩凡納的房子上,有一種名稱HAINT BLUE的淺藍色,據說能防禦邪靈入侵

 ▲薩凡納的老醫院 ▼薩凡納的市政廳

▲薩凡納的老戲院 ▼薩凡納的藝術與設計學院

創建於1733年的薩凡納,位於流進大西洋的薩凡納河上游,英國軍隊就是駕船沿河建立據點,定居者隨後登陸據點成立殖民地,薩凡納便是喬治亞殖民地的首都,也是美國獨立後,喬治亞州的第一個州首府。

美國獨立戰爭爆發時,薩凡納已是當時13個殖民地最南端的商業港口,英美雙方都想佔領這個有戰略價值和經濟利益的城市,曾經在此多次展開激烈的爭奪戰。

此外,比起閉塞的內陸城鎮,熙來攘往的商業港口容易散播傳染疾病,薩凡納從1820年以來,發生十次流行瘟疫,包括3次毀滅性的黃熱病,當時醫藥都不發達,導致成千上萬的人口死亡。

還發生了幾次大火,幾乎燒毀了薩凡納這座城市,加上臨海港市的龍蛇雜處,也不免形成諸多犯罪率和謀殺案,更別提喬治亞州曾經嚴重依賴奴隸勞動,是南部最大的奴隸港口,在大西洋奴隸貿易案件中擁有惡名昭彰的紀錄。

順便一提,薩凡納的第一非洲浸信會教堂,是北美最古老的黑人教堂。美國歷史上最大的奴隸拍賣(436名男女老少)地點,也在薩凡納。

▲薩凡納是靠近大西洋的薩凡納河港口城市,自古戰略和經貿地位重要

以上種種原因史實,使得薩凡納被謔稱是「建立在死人身上的城市」,舉凡戰死的、病死的、燒死的、害死的、虐死的靈魂,仍有困在喪命現場而無法前進離去,於是頻頻傳出靈異事件。

由於鬧鬼傳聞太多,薩凡納的大部分門廊,都塗有一種淺藍色HAINT BLUE,以抵禦鬼魂和惡靈。這是一種來自中西非的Gullah信仰文化,據說這種顏色可以欺騙鬼魂誤認為是它們無法穿越的水域或天空,而不會入侵人們的住家。

接著就來看看薩凡納的知名鬼屋,也是當地主題旅遊團「幽靈之旅」會帶去參觀的地方,為何會有靈異傳聞?事出有因的背後有什麼故事?

殖民公園公墓Colonial Park Cemetery幽靈之旅的起站

▲殖民公園公墓是薩凡納市最古老的墓地,見證了這座城市的生老病死

▲埋葬在殖民公園公墓的名人有簽署獨立宣言的Button Gwinnett,以及扭轉美國獨立戰爭情勢的悍將Nathanael Greene▼

殖民公園公墓是薩凡納市最古老的墓地,它見證了1820年黃熱病的大流行,成為當時往生者的主要葬身地,也是許多歷史名人的長眠之地,比如美國獨立戰爭的悍將Nathanael Greene、獨立宣言的簽署者之一Button Gwinnett。

不過,243公畝的土地內,埋葬了一萬多人,可是連1000個墓碑都沒有,原來1860年代內戰期間,北軍士兵在薩凡納紮營,使用殖民公園公墓作為營區,許多墳墓被刨開、屍體被移動、墓碑被毀壞。

不曉得是否行為不敬,加上據說是經常舉行決鬥和巫毒儀式的場所,殖民公園公墓的鬼聲啾啾不絕於耳,成為著名的鬼魂家園,薩凡納的許多「幽靈之旅」行程,都以這個公墓為起點。

順便一提,薩凡納長期以來一直有蓬勃發展的巫毒文化。這跟從前買賣中西非的奴隸有關,全世界的巫毒(Vodun) 信仰發源地即是西非。

殖民公園公墓最著名的鬼魂之一是 Rene Rondolier,一個7英尺高的魁梧大漢,因為殺害了兩名年輕女孩,不久被一群暴徒抓獲,處以私刑吊死,而後就有居民報告說見到他巨大的影子,在墓碑和墓穴中靜靜地移動.....

萊特廣場Wright Square曾經是死刑刑場

▲薩凡納有22個大小不一的廣場,萊特廣場卻曾是執行死刑的地方

薩凡納是美國第一個規劃城市,原本設計有24個廣場,如今仍有22個綠草如茵的廣場,供民眾休憩享用。

其中一個常有鬼魂出沒的地方,就是薩凡納最早對定罪罪犯執行死刑(多為吊死)的地方—萊特廣場。因此,萊特廣場又被稱為「懸空廣場」。

萊特廣場的著名鬼魂叫愛麗絲.萊利(Alice Riley),她與先生來自愛爾蘭,在農場做契約勞工,受到農場主子折磨苛待,愛麗絲還受到性騷擾,夫妻就犯下薩凡納市有記錄的第一樁謀殺案,他們最終被捕並判處死刑。

當局先吊死丈夫,愛麗絲因為有孕在身而緩刑,直到生下孩子之後,她於1735年也被吊死在萊特廣場。但她死前沒有再見到從她身邊被抱走的孩子,也不知道她的孩子後來很快就死了。

於是,人們聲稱看見愛麗絲的靈魂在萊特廣場徘徊,她還在尋找自己的孩子。這個靈異傳聞,我認為是薩凡納最悲傷的鬼故事。

梅瑟-威廉斯之家Mercer-Williams House(真實謀殺案現場)

▼豪宅成了凶宅,屋主詹姆斯·威廉斯也成了謀殺案的嫌犯(照片取自網路)

薩凡納的蒙特利廣場上,矗立著一座外觀豪華的意大利式房屋,然而有令人相當不安的歷史,它就是梅瑟故居,或稱梅瑟–威廉斯之家。

這棟房子原本屬於美國內戰南方邦聯的梅瑟將軍,戰後幾番轉手,於1969年被骨董商詹姆斯·威廉斯(James Williams)買下,整修成為他時常舉辦派對的豪宅,以及陳設他的收藏品、經營修復業務之處。

梅瑟-威廉斯之家並不是一個祥和居所,前有1969年小童墜落身亡,後有1981年威廉斯涉嫌謀殺他的同性戀情人丹尼Danny Hansford,威廉斯被捕八年後,經過四次審判無罪釋放,成為喬治亞州的一項紀錄,也成為《午夜善惡花園》的小說內容,就連改拍成電影也在該處取景拍攝。

詭異的是,這棟房子是丹尼被槍殺的命案現場,威廉斯在獲釋八個月後,也在屋內因心力衰竭倒下死亡。

多年來,薩凡納的市民和遊客都目睹了映現在房屋窗戶上的幽靈圖像,還有流傳目擊的照片,證明梅瑟-威廉斯之家確實鬧鬼,只是沒人問過「哈囉,你哪位?」

漢普頓利里布里奇之家Hampton Lillibridge House(唯一舉行驅魔儀式)

一個看似優雅安靜的私人住宅,表面上完全看不出是薩凡納最鬧鬼的地方之一,也是該市迄今為止唯一舉行過宗教驅魔儀式的鬼屋。

建於1797年的房子,是來自羅德島的漢普頓·利里布里奇(Hampton Lillibridge)故居,屋主染上黃熱病過世後,遺孀就變賣房子作為寄宿公寓。由於一名水手在一間客房上吊自殺,公寓最終停業,空置多年無人居住。

前面提到的骨董商詹姆斯·威廉斯,購入這座房產投資,打算把房子修復成昔日風貌。但在工程進行當中,部分屋頂倒塌,壓死了一名工人,還傳出其他工人聽到房間裡家具移動的聲音、不明的笑聲和腳步聲,建築工具和材料被莫名其妙地移動或完全消失了。

最不可思議的是,一名工人聽到樓上突然傳來一聲巨響,他就上樓看看發生了什麼事,可是過了半天沒有回來,擔心他的同事也上樓尋找,發現他臉朝下躺在地板上,用指甲在光禿禿的木地板上刮擦,嘴裡發出驚恐的嗚咽聲。

工人解釋說,他走進房間時,瞬間感覺自己好像被扔進了“冰冷的水中”,他還感到一股無形力量附身上來!驚慌中,他反射性地倒在地上,拼命阻止神秘力量將他拖向一個敞開的窗戶,企圖讓他墜落三樓死亡。

房屋修復後,威廉斯不畏傳聞搬進去住,結果也受靈異困擾,因此他去見了附近教堂的一位主教艾伯特·斯圖爾特牧師(Albert Stewart),並於1963 年12月7日舉行了驅魔儀式。

不幸的是,驅魔沒有成功。威廉斯接下來邀請了一系列超自然現象調查員、通靈師和美國心理研究基金會等來檢驗這處房產,大家都認證房子內發生了超自然活動,但沒有人提供任何關於如何讓房子擺脫幽靈的辦法。

威廉斯最後也廉價賣了房子,然而鬧鬼從何而來?據說修復過程中,工人們發現地下室的地基之下,埋著一個古老的遺跡,是用粗石灰和壓碎的牡蠣殼所建造,可以追溯到美洲原住民時期,用途為何不得而知,工人們默默掩土封閉了它。

歐文斯-湯馬斯之家Owens-Thomas House(國家歷史地標)

▲你看看,房子越鬧鬼,參觀的人越多,這就是東西方觀念的不同

始建於1816年的歐文斯-托馬斯之家,是北美的英國攝政時代建築風格最佳典範之一,美法兩國都視為英雄的拉法葉侯爵(Marquis de LaFayette)曾在此向薩凡納市民致辭。

屋主是當地律師和政治家歐文斯,1951年歐文斯孫女瑪格麗特·托馬斯將這座房子遺贈作為南方最古老的藝術博物館。歐文斯-托馬斯之家於1976年被指定為國家歷史地標。

但是老宅的重要不只上述,歐文斯-托馬斯之家的馬車房,曾經住著黑奴保母、廚師和僕從,成為美國南部最古老、保存最完好的城市奴隸宿舍。

這座房子每平方英尺的鬼魂比薩凡納其他任何地方都多,員工和遊客看到幻影走來走去、物體自行移動、把椅子掀翻、把銀器和桌布弄得亂七八糟。詭異的是,奴隸宿舍卻異常平靜,從未傳出靈異現象。

我個人覺得在很大程度上,這些鬼故事是彰顯房子的歷史意義。

安德魯羅之家Andrew Low House(歷史名人故居)

▲美國女童軍創始人的生與死在這座故居裡,竟還有李將軍的幻影出現此處

薩凡納的許多吸睛老房子當中,有一棟意大利風格的華麗豪宅,配備了複雜的鑄鐵欄杆和陽台,漫步在房子和花園中,會讓人想起羅密歐與茱麗葉的時代。

房主是來自蘇格蘭的安德魯·羅,以從事棉花事業發跡,在巔峰時期重金打造他夢想的新家。不料豪宅還沒有落成,老婆兒子就死了。羅員外很快再娶,二婚生下的女兒茱麗葉·高登·羅(Juliette Gordon Low),即是美國女童軍的創始人,第一次集會就在安德魯羅之家舉行。

安德魯·羅也不是普通商人,內戰期間資援南軍之外,還參軍成為南方邦聯軍的上尉,後來南軍統帥李將軍到訪薩凡納,便是由安德魯·羅歡迎接待,李將軍也會到羅宅休憩。

所以,今天「安德魯羅之家」的鬼魂,除了有原屋主,也有人見到李將軍穿著西裝打著領帶,紳士般的穿堂而過,被認為是老房子儲存的記憶能量。

據說安德魯羅的鬼魂,也經常坐在他生前最喜歡的一張搖椅上,搖椅會自行移動,還會自己前後搖擺。還有一位名叫湯姆的管家,以幽靈之姿繼續在履行他的職責,他的腳步聲在房子的各個層面都可以聽到。

許多訪客在「安德魯羅之家」的大廳樓梯聞到一股香氣,那可能是喜歡用香水的二太太瑪麗飄過遺留。若是在一個房間床上看見一名婦女,那可能是老羅女兒茱麗葉,她生前多病,臨終死在自家床上。

不能不提的是,安德魯·羅有一位密友,潦倒時曾到薩凡納投靠老羅,他就是後來與狄更斯齊名的英國小說家—威廉·薩克雷(William Thackeray),代表作是《浮華世界Vanity Fair: A Novel without a Hero》。不過,他的鬼魂沒有出現在「安德魯羅之家」。

本傑明威爾遜之家Benjamin Wilson House(懸案未破的凶宅)

這座三層樓的房子鬧鬼,與發生在裡面的幾樁命案有關,傳說房子所在的土地,原先是美洲原住民墓地,後來又被用作奴隸墓地。

屋主本傑明·威爾遜是一位愛爾蘭移民,也是一名內戰老兵,戰敗後鬱鬱寡歡,同家人住進這棟房子後,老婆不幸患上黃熱病、女兒不服嚴厲管教,引爆了威爾遜壓抑的不滿怒火。

威爾遜把女兒關在二樓房間裡,把她的手腳都綁在椅子上,然後不管她尖叫或求擾,離開房子外出。兩天後回來發現,女兒已經在封閉空間的高溫下去世。內疚崩潰的威爾遜,死後的鬼魂也徘徊在此懺悔。

1900年代中期,一對夫妻和他們的兩個女兒租下本傑明威爾遜之家,還邀請了朋友和他們的兩個女兒,也住在一起共度寒假。在整個假期中,大人們時常結伴出遊,四個女孩則待在家裡看電視玩遊戲。

假期的最後一晚,大人們在外面待的時間比平時更長,當他們回到家裡,驚懼發現其中三個女孩被殘忍殺害,倖存的一個躲在壁櫥裡,嚇得渾身發抖無法言語。直到今天,懸疑的謀殺案仍未破解。

更奇的是2018年之前,買下凶宅的業主花費百萬美元大規模翻新,還每年支付數千美元的財產稅,卻一直空置了40年,引起外界議論紛紛。有說業主就是當年倖存的女孩,她是為了防止其他人被房子的惡靈傷害。

2018年「本傑明威爾遜之家」廉價出售,新業主住進去後宣稱沒有見鬼,不知是否受不了好奇者的窺探。但是,「本傑明威爾遜之家」很難擺脫鬧鬼名氣,今天依然是薩凡納經營「幽靈之旅」必經的一站,也在被投訴噪音喧囂的名單上居冠。

索雷爾–維德之家Sorrel-Weed House(美國第五大鬼地方)

▲照片取自網路

乍看這棟房子名稱有點疑惑,Sorrel是酢漿草,Weed是大麻,難不成房子跟這兩種植物有關?仔細一查才知道,這是兩個家族姓氏。

「索雷爾–維德之家」建於1840年,為航運商人Francis Sorrel建造,所以又稱Francis Sorrel House,莊園以其完美對稱的佈局和希臘復興元素的組合,加上富有豐富的南方歷史,成為1954年喬治亞州首批國家地標的兩座住宅之一。

但是所謂豐富的歷史,包含參與獨立戰爭和美國內戰的輝煌,也有從奴隸勞動和貿易中獲利的不堪。尤其是原屋主的劈腿,造成妻子和女奴雙雙自殺,因此她們的怨魂遊蕩不去,也就情有可原。

「索雷爾–維德之家」鬧鬼有名,已被大西洋超自然現象協會(TAPS)和其他專做靈異節目的頻道進行過了調查,據說電池在屋內會異常快速地耗盡,尤其是在地下室。

「索雷爾–維德之家」曾經登上華爾街日報、USAToday,被列為《十大萬聖節旅遊目的地》,迪斯尼旗下的Babble線上雜誌則將其列為美國第五大鬧鬼地方。

月河啤酒公司 Moon River Brewing Company (最鬧鬼的商家)

▲《蒂凡內早餐》的主題曲Moon Rive,即是作曲者追憶在薩凡納的童年所寫

你看過奧黛麗·赫本主演的電影《蒂凡尼早餐》嗎?那首膾炙人口的經典主題曲「月河Moon River」,即是作者Johnny Mercer追憶他對家鄉薩凡納的童年印象所寫,詞曲充滿了年輕人對生活夢想的浪漫嚮往。

由於這首歌曲太出名,薩瓦納就將一塊歷史悠久的沼澤地帶改名為月河區,向已故的Johnny Mercer致敬。

位在月河區的月河啤酒公司,起先於1821年作為城市酒店開業,不僅是薩凡納第一家酒店,還是美國郵政局在薩凡納第一家分行,以及美國銀行分行的所在地。

但在內戰時期,酒店關閉營業,而後在黃熱病流行期間作為醫院開放,也曾經用作木材和煤炭的儲存倉庫,直到1995年翻新為現在的啤酒廠+酒吧復出亮相。

不料,頻頻傳出客人聲稱看到鬼魂,就連月河啤酒公司的員工,也遇到許多無法解釋的現象,比如會被無形力量推擠、觸摸,甚至被扔瓶子、搧耳光。

據說在地下室是被員工取名“托比Toby”的暴躁鬼魂,時不時會突襲人;在二樓漫遊的斯塔克James Stark ,他是早年酒店經常發生極端暴力的受害者;三樓是一位被稱為“約翰遜夫人”的白衣女子,往往瞬間即逝;頂樓常會傳出幼童奔跑和交談的聲音,可能是被用作醫院時往生在這層樓的孩子們。

許多電視台的超自然探秘節目,都曾實境勘訪月河啤酒公司,調查結論是月河啤酒公司是薩凡納最會鬧鬼的地方,你也可以親自去驗證看看。

奧爾德粉紅屋Olde Pink House(鬧鬼的南方菜餐廳)

這座歷史可以追溯到1771年的建築,以與眾不同的粉紅色外觀而著名,它曾經是喬治亞州的第一家銀行。

其實粉紅屋原名是冠稱屋主姓氏的Habersham House,並有白色的灰泥牆。可是施工後不久,主體結構所用的紅磚開始滲出牆壁,變成了暗淡的牙買加粉紅色,結果建築就被改稱為粉紅屋,並一直保持至今。

這種不尋常的現象,可以理性解釋為紅磚或灰泥的質量不好,然而屋主James Habersham Jr. 過世後,鬼魂竟然經常出現了,外頭傳說他是因為妻子外遇而心煩意亂自殺,卻又心有不甘的回家守護。

粉紅屋今天是一家專門提供正宗南方美食的餐廳,特色菜餚深受遊客和當地人喜愛,據說運氣好的話,會遇到友善的鬼魂向顧客舉杯致意,然後他在你注視的時候瞬間消失!

順便一提,美國南方菜有幾樣基本組合:玉米麵包、油炸綠番茄、羽衣甘藍、蜜汁燒烤、南方炸雞、水蜜桃派。變化在於各家秘方調製出來的口味。

比較讓人不解的是,粉紅屋的幽靈不只屋主一位,人們發現還有抽泣的婦女和穿著制服的僕人,不曉得為什麼喜歡把上洗手間的女性鎖在裡面,縱使業主最終拆下門鎖,許多女性仍然難以開門。

海盜之家Pirate’s House(金銀島船長斃命地)

▲海盜之家的門窗都塗上防禦惡靈的HAINT BLUE

▲海盜之家有穿著海盜船長的員工,回答客人各種關於名作【金銀島】的相關問題,因為這裡被引用作為海盜船長弗林特命運終結的地方▼

▼海盜之家也是美國第一個農業實驗園遺址,當年的藥草屋成了今天餐廳包廂

這棟外觀不怎麼起眼的老屋地上,竟然曾是美國第一個農業實驗園Trustees Garden,成功地種植了桃子和棉花。而1733年所建的園丁住所就被稱為藥草屋。

等到薩凡納成為一個繁榮的海港小鎮,與薩凡納河相距一個街道的花園遺址,便被蓋起了第一批客棧,為來來去去的商旅和水手提供喝酒住宿。

1800年代中期,「海盜之家」成了臭名昭著的海盜聚集地,不法之徒會在酒吧瞄準醉酒男子,將他們敲昏後,從房子下方的酒窖隧道拖出。等這些醉漢醒過來時,發現自己上了賊船,只能被迫在海盜船上工作,否則就會被扔到海裡!

英國作家史蒂文森 (Robert Louis Stevenson) 在他的著作《金銀島》(Treasure Island) 中提到了這座房子,他讓邪惡的海盜弗林特船長在「海盜之家」嚥下最後一口氣,這個命運的安排似乎是史蒂文森到過薩凡納後,受到地方海盜猖獗所啟發的靈感。

因此,今天成為餐廳的「海盜之家」,牆上掛著幾張罕見的《金銀島》早期版本。

或許生前深受海員歡迎,海盜之家的顧客和員工,都聽到過踩在木地板上迴盪的靴子聲,感到被不明男人注視,然後在面前消失得無影無踪,甚至目睹了死去已久的水手幽靈,從地窖的隧道中穿過房子而去。

—鬼店—

薩凡納有三家知名的鬧鬼酒店,旅客白天沒機會見鬼,不妨夜宿鬧鬼酒店試試運氣,但別以為這些鬧鬼酒店一晚房費便宜,因為它們的定位屬於歷史古蹟,房間少的小酒店,旺季時還預約不到。

由於這些酒店從前都用Inn這個字,意思是以經營酒吧或餐廳為主,住宿為輔的客棧,所以不以旅館稱之。

馬歇爾之家The Marshall House(體驗超自然的最佳酒店)

多次被《今日美國》評為最佳鬧鬼酒店之一的「馬歇爾之家」,也備受當地人推薦最能體驗超自然現象的住宿。

「馬歇爾之家」從一開始就是建來當酒店,因為當時進入鐵路繁忙時期,薩凡納的人口和開發急遽成長,頭腦靈活的女商人瑪麗·馬歇爾(Mary Marshall)眼見住宿住房的需求商機,於是在1851年建造了「馬歇爾之家」提供短期租賃。

「馬歇爾之家」有許多標誌性的建築特色,不過後來經歷動盪幾度易手,內戰期間曾經作為軍隊醫院,在爆發瘟疫期間也曾作為臨時醫院。

1990年代後期,接手的業主翻修該建築時,建築工人發現了隱藏在地板下的截肢屍骨。當時施工立即停止,酒店被標記為犯罪現場,後來人骨被送去進一步檢查,研判可能是內戰時期,受傷士兵不得不截肢時放置在那裡的。

根據記錄,戰時醫院的大部分工作都在四樓進行,因此在街上經過的人不會聽到士兵被截肢時的慘叫聲。也因此,酒店四樓的靈異傳聞最多,走廊往往在清晨時分發出不名巨響,就像重物撞擊地面發出的轟隆聲,尤其是414號房,客人經常聞到一種腐肉的氣味,據說員工在打掃房間時,都會在房間裡播放福音音樂。

此外,令人毛骨悚然的幽靈事件,還包括水龍頭會自動打開、關閉,房燈會莫名其妙地閃爍,電子產品會停止運作,馬桶會突然無緣無故地溢出,房門把手會緩緩擺動,彷彿有人試圖進入一樣。

至於客人看到的鬼魂,那是有男有女有老有小,甚至還有一隻黑貓。「馬歇爾之家」也不隱瞞鬧鬼事實,因為許多客人就是慕名而專程來投宿。

基歐之家The Kehoe House(有鬼也浪漫的酒店)

「基歐之家」是一家屢獲殊榮的歷史B&B,2022年還被TripAdvisor評為美國浪漫酒店第1名!酒店也很幽默的告示「我們承諾提供令人驚嘆的私奔或小型婚禮體驗」。

既然如此,為何還傳出鬧鬼名聲呢?

建於1892年的「基歐之家」,背後有一段愛爾蘭移民青年的打拼故事,原始屋主威廉·基歐(William Kehoe)從鑄鐵廠當學徒,一路進取成為鑄造廠老闆,而後為自己和家人打造美麗家園。這棟建築有許多細節裝飾,也因此都是鐵鑄花紋。

他的繼承人於1930年賣掉了這座房子,然後在出售後的30年裡,該房產被用作寄宿房、殯儀館,也曾是足球明星Joe Namath的私人產業,直到1990年出售成為B&B至今。

威廉·基歐有十個孩子,傳說有兩個卡死在房子煙囪裡。好消息是,這個傳聞不正確,但有客人聽到孩子在走廊咯咯地笑著玩耍,是否跟酒店有13間客房有關?還是跟曾經作為殯儀館有關?

17Hundred90客棧17Hundred90 Inn(最古老的酒店)

薩凡納另一個鬧鬼住宿和用餐地點是 17Hundred90 Inn and Restaurant。如果你有點害怕又想體驗,這家客棧很適合新生入門。

17Hundred90客棧可能是薩凡納最古老的旅館,可以追溯到1790年,最初是三個獨立的住宅,由不同家族建造擁有,1821年開始併作複合式經營,所以名稱是客棧和餐廳。

客棧有三個鬼魂,最出名的是安娜,她曾是18世紀末的老屋居民之一,據說她與愛人發生爭執後,從其中一個窗戶跳下身亡,也有說她是被情敵推下致死。

總之,她的幽靈出沒客棧頂層,尤其是204房。好幾次有房客報告說他們的個人物品被被弄亂、移動、失踪,導致客人和旅館工作人員發生爭執。另有一些客人聲稱聽到了女人的哭聲,甚至有女客人被扯了頭髮。

此外,一個名叫賽迪斯的小男孩,鬼魂常在客棧和餐廳的地板上徘徊;還有一位年輕人Thaddeus經常會在桌子和吧台上留下便士,讓其他人撿起。他們都算是很友善的幽靈,但在廚房有一個鬼魂就會扔鍋子,據信她生前是信仰巫毒教的女僕。

以上只是薩凡納幾個鬧鬼名氣較大的例子,其實幾乎每棟歷史建築都有阿飄傳聞,畢竟是建立在死人身上的城市,當地人並不避諱,至於是真是假重要嗎?世人鬼魅魍魎何其多,政客名嘴的鬼話更多,薩凡納的靈異傳說就姑且當做是萬聖節的天方夜譚,「鬼屋之旅」也何嘗不是吸引人們認識一座城市的途徑

★延伸閱讀 → Halloween 來去「女巫鎮」探秘!

有誰推薦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