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倫斯斐的側面 看見台海上空的勇敢故事
2021/07/10 09:39
瀏覽1,238
迴響0
推薦10
引用0

就在中共盛大慶祝建黨百年的前一天,曾經縱橫美國政壇、商界,唯一兩度出任國防部長,四位美國總統的幕僚長,並且擔任兩家財星500大企業執行長的傳奇人物倫斯斐(Donald Rumsfeld) ,在家人陪伴之下默然離世,享年88歲。世人所熟悉的倫斯斐是小布希內閣時代的鷹派代表人物,9.11恐怖襲擊事件後主導美軍入侵阿富汗,並指揮以美國為首的聯軍進攻伊拉克。然而在其任內兩件受飽受各方批評的爭議,始終伴隨著他的後段人生。一件是他聲稱伊拉克有大規模毀滅性武器,並以此理由指揮美軍對伊拉克展開無情攻擊,後來證實伊拉克從未擁有這些武器,但這場戰爭卻造成數十萬人死亡,其中包括數萬名美軍。另一件是他親自授權對被拘留在古巴關塔那摩灣(Guantanamo Bay)監獄的伊拉克囚犯進行嚴酷審訊,包含不符人道的折磨和虐待。最後因為虐囚的照片不慎外流,在美軍連番醜聞爆料與戰事拖延的氛圍下,不得不在輿論要求之下被迫下台。

與世長辭的倫斯斐生前令各方評價兩極、毀譽參半。美國前國務卿季辛吉與諾貝爾獎得主傅利曼等人,都認為他有成為偉大總統的非凡才幹。前總統小布希稱讚他是一位擁有智慧、正直和精力無窮的人,一位從不逃避責任的模範公務員。阿拉伯世界卻指責他是一名戰爭犯,涉嫌發動非法戰爭,希望他永遠在地獄的烈火中燃燒。他曾於我國百年國慶期間代表美方來臺致賀,並接受時任總統馬英九先生頒贈「大綬景星勳章」,表彰其促進臺美友好合作關係的卓越貢獻。他也公開表示亞洲最吸引他的兩大特色是「韌性與決心」,而台灣的民主政權和平轉移是亞洲民主國家成功的模範。這位平日在外交政策上強悍鲜明,在行事風格上鐵腕果決的國防部長,其實也有鐵漢柔情的側面。這段故事不但刻劃出倫斯斐真實的一面,同時也意外揭露出一段發生在台海上空的勇敢故事。

從軍報國 年青有為

    1932年倫斯斐出生於芝加哥,在普林斯頓大學就讀期間擔任摔跤隊和橄欖球隊隊長,基於愛國意識的驅使,參加了美國大學海軍儲備軍官團,韓戰後曾擔任美國海軍戰鬥飛行員。直到他30歲當選伊利諾州的共和黨聯邦眾議員之前,始終是美國海軍後備役的戰鬥飛行員。他在大學時期的好友詹姆斯·迪恩(James B. Deane Jr.)與他一起加入海軍海軍儲備軍官團,畢業後又一起在佛羅里達州的海軍航空基地接受飛行訓練,彼此從同窗逐漸發展為親密的戰友。當時迪恩還在熱戀之中,女友貝芙麗·薛芙(Beverly Deane Shaver)到佛州基地探視,每次都在已婚的倫斯斐家中借住19565月迪恩和薛芙有情人終成眷屬,婚後不久迪恩所屬的偵察中隊就奉命進駐到日本厚木海軍航空基地(Naval Air Facility Atsugi)。當時美國與中共的關係異常緊張,美軍的偵察機頻頻對中共、北韓和蘇聯進行抵近電子偵察飛行,迪恩執行的便是這種高度機敏的空中偵察任務。

    依據薛芙女士的女兒凱撒琳(Katherine Shaver)2006年接受華盛頓郵報專訪時描述,1956824日早晨,當薛芙醒來時發現另一位海軍飛行官的妻子正在急促地敲著她的臥室窗戶,她當時住在海軍航空站附近的一間公家房舍。同樣身為軍人眷屬的朋友告訴她好像是她先生的飛機有些狀況,不知所措的當下看見偵察中隊的長官和牧師正朝著她家大門口走來,薛芙當場幾乎崩潰,因為她一直擔心看到這樣的場景。在接下來的幾天裡,薛芙只知道她丈夫的飛機在消失前緊急呼叫正遭受敵人的攻擊,突然間整架飛機就無聲無息了。不到一個星期,薛芙就被安排搭乘海軍運輸機從日本返回美國。三個星期後,她帶著悲傷回到康乃爾大學醫學院繼續完成她的學業。這種失落無助的日子又過了兩年,她才放棄等待迪恩返回美國的希望。三年後,薛芙嫁給一位陪伴她走過喪偶之痛的外科住院醫生。   

        薛芙始終將自己的悲傷埋藏的內心深處,不願因此影響家人正常的生活。然而,她總是告訴自己總有一天她要弄清楚迪恩失蹤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後來她從中隊其他飛行員那兒得知,迪恩曾是美國「雪貂飛行」(ferret flights)項目的成員,這是冷戰時期一個高度保密的項目,美國海軍與空軍飛行員駕機前往共產國家偵測陸基雷達系統,他們的任務方式就是試著主動讓敵方雷達鎖定他們,這樣在機上的技術人員才能探測到敵方雷達的位置。如果飛得太近或是閃避不及,就有可能被地面的防空炮火擊落。多年來,薛芙曾經私下請求倫斯斐向中國政府打探消息,同時也拒絕美國空軍將迪恩列入殉職名單,她堅持認為迪恩僅是失蹤!根據美國軍方對外公開的調查結果,迪恩的偵察機是中彈後高速墜海,機組人員幾乎沒有生還的可能。調查案在1年後結束,美國海軍正式宣佈迪恩和同機的15名任務人員的死訊。

1992年,薛芙女士在電視頻道上觀看美國參議院有關越戰失蹤美軍人員的調查聽證會時,發現數十年前的軍事機密檔案記錄逐一被解密,她認為是時候更深入地瞭解她第一任丈夫在冷戰時期的任務。在閱讀了有關中國戰俘倖存者的報導後,她設法聯繫到當年的海軍飛行員和情報官。但此時大部分人不是已經過世,就是高齡八、九十歲,很難記得太過久遠的事,甚至身體虛弱得不能說話。她根據美國政府的《資訊自由法》提出申請,要求超過25個美國軍方和政府機構提供記錄,但是得到的卻都是與40年前相同的答案。經歷了這一切,薛芙認為她還有一位可以信賴的朋友倫斯斐,當年他和迪恩在佛羅里達州彭薩科拉(Pensacola)一起參加海軍飛行訓練,兩人個性相投並成為難得的好友。當她丈夫殉職的消息正式發布後,倫斯斐主動與她保持聯繫,而且逢年過節也會主動寄上祝福的卡片持續關心她。薛芙在1992年開始找工作時,倫斯斐正擔任芝加哥吉利德科技公司董事長(Gilead Sciences)並適時給予她需要的協助與建議。她寫給倫斯斐的信都親切地稱呼他羅姆尼(Rummy),倫斯斐回信給她時也總是用她大學時代的綽號波波(Bo Bo)。她希望倫斯斐能利用曾經擔國防部長的人脈關係,持續拜託中共官方協助調查迪恩的失蹤案件。當倫斯斐再入閣擔任小布希總統的國防部長時,他直接指定一名助手主動與薛芙女士聯繫並持續調查追蹤此案。

倫斯斐不曾忘記殉職戰友遺孀的請託,無論是擔任民間公司主管或是入閣擔任政府官員,始終透過各種外交管道打探好友迪恩生還的可能。例如在197512月,倫斯斐陪同福特總統赴北京與中共領導人鄧小平會面期間,鄧小平曾非常明確地告訴福特總統,中方確實不知道迪恩的下落。好友殉職後將近50年之間,倫斯斐從未在公開場合追念迪恩的英勇事跡。直到2001年發生美中軍機南海擦撞事件後,美海軍EP-3偵察機飛行員平安返國,倫斯斐為偵察機的飛行員沙恩.奧斯本(Shane Osborn)上尉頒授傑出飛行勳章,並在歡迎儀式上發表演講,不由得感性透露出對好友迪恩的懷念與追思。雖然當時並沒有引起媒體的注意,但足見他始終將這段友情深藏在心中。20067月,時任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郭伯雄上將訪美時,在與國防部長倫斯斐的正式會晤前,為表達兩軍交流的友好與善意,郭氏主動送上中方對於詹姆斯·迪恩海軍中尉殉職的相關調查紀錄檔案。

事件發生的始末

1953年韓戰結束前,由於中共空軍有限的殲擊機隊疲於應付朝鮮半島戰線,與首都北京周遭的京畿防空,形成大陸東南沿海空防的空窗期,誘使美國駐遠東的空軍部隊增加對中國沿海的偵察與突襲,其中亦包含美國「西方公司」及我空軍第34中隊(黑蝙蝠中隊)頻繁地進行低空特種任務。除此之外,共軍地面部隊針對進入大陸地區的偵察機也僅有弱勢的防空火炮,嚇阻能力嚴重不足。即使發展到韓戰結束之後,中共空軍具備夜間作戰能力的飛行員也是寥寥可數。直到1955年後共軍大規模獲得蘇聯的武器裝備援助,包含數百架的米格機、預警雷達、高射防空火力,飛行員的夜間作戰能力也隨之大幅提升,對美軍及我空軍各式特種任務部隊開始形成嚴重威脅。

    1956823日午夜,美國海軍飛行員詹姆斯·迪恩駕駛P4M-1Q電子偵察機(由美軍B-24轟炸機構改而來)從日本岩國基地起飛,機上包含飛行官、電子官與情報官等一共16名成員。起飛後沿著S形路線向南飛行,貼著中共東南領海基線時進時出,對大陸沿海的軍事設施實行電子偵察,美軍雖然知道他們的行蹤會被解放軍地面雷達部隊發現,但卻不以為意。當中共空軍地面雷達發現了這架飛機後,立即引導駐防上海的共軍殲擊航空兵第二師領隊張文逸上尉(曾任中共駐美大使館首任空軍武官),駕駛MiG-17F型機前往舟山群島黃澤山上空,成功攔截並三次開炮擊中美軍偵察機,迪恩的飛機當場墜落於舟山群島東部浪崗山附近海域。指揮擊落這架美軍偵察機的指揮官是南京軍區空軍司令員聶風智中將和上海空四軍軍長高厚良少將,這是中共空軍首次在夜間擊落美國的偵察機。

  由於空戰發生在夜間,當時臺灣方面的軍機大多為美援裝備,所以共軍當時無法判斷被擊落的是美機還是我軍戰機。中共新華社對外發布電訊:「23日零點後,在上海東南海面上空發現蔣軍飛機一架,竄入我馬鞍列島上空,我空軍飛機當即起飛……被我擊傷,敵機當即向東南方向逃去。」當時美國海軍第七艦隊正在台海周遭巡弋,當得知美軍飛機遭共機攻擊後失蹤,艦隊司令英格索爾中將(Stuart H. Ingersoll)立即下令從日本、關島、菲律賓等地的海軍基地,集結了包括3艘航空母艦、巡洋艦、潛艇等在內的各式軍艦共50多艘,另有包含航母艦載戰機共200多架,分批在中國大陸東海海域、長江口、杭州灣上空進行武力示威與嚇阻。同一時間共軍為了尋獲美國海軍入侵中共領海的物證,下令北海艦隊和東海艦隊各派出數艘艦艇搜索浪崗山與海礁島海域,最後是由反潛護衛艇「兗州號」(633)的聲納儀器發現美機殘骸,打撈出水的部件包含發動機、機翼、操縱杆、雷達儀器等項目,不久後舟山群島的中共漁民又用尼龍魚網撈起部份美機殘骸和飛行員遺體,最終中共低調地將美機飛行員遺體交由英國駐上海總領事館代為處理。

後記

    依據美軍非官方的統計資料顯示,從1952年到1968年總共有21架美國軍機在中國的領空被擊落,包括美空軍的B-29F-86F-104CRA-3D,美海軍的F-4UPBM-5AKA-3BA-6AsA-1H以及迪恩駕駛的P4M-1Q等各型不同任務的飛機。不論是從被擊落飛機的數量,還是從進入中國大陸偵察的任務來看,美軍利用美臺之間一致的反共立場,成為那個年代獲取中共軍事情報的主要管道。美軍不但提供我國空軍各式偵察機與戰鬥機,也為空軍訓練大批優秀飛行員。相對的,我國空軍不僅僅提供美軍機起降機場,更不惜派遣訓練有素的飛行員為美軍執行偵察中共核武發展的密秘任務。回顧這段塵封已久的檔案故事,無論是像迪恩一樣的美國青年命喪異鄉,還是如我空軍黑貓、黑蝙蝠中隊成員的視死如歸,在那劍拔弩張一觸即發的軍事對峙中,都成為冷戰時期下的犧牲品。至於對他們的家人、親人與朋友而言,留給他們的,除了驕傲與嘆息之外,只有無盡的傷痛與思念。然而,留給我們的,還有多少對戰爭的警愓?

本文同時刊登於風傳媒

https://www.storm.mg/article/3794301?mode=whole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