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刀下留人─手術不一定是最合適的治療
2010/04/09 11:08
瀏覽4,857
迴響3
推薦29
引用0

大劑清熱解毒藥,有時反而致寒瘀之患。

 大約今年農曆年前一個月左右,一日任職某大癌症專科醫學中心的阿敏慌張地打電話給我,說她唯一的弟弟疑似得了癌症。細問之下,原來他無預警地,在右耳下突然出現一大片腫硬的區塊。

 我說,那也不見得就是癌症啊,有可能是風寒引致的瘀凝。幼時父親肝癌過世,孤兒寡母,成長過程中的失故祜之苦,讓阿敏這個出嫁的姐姐放心不下,擔憂已育有二子的弟弟,也將步上父親的後塵。

   醫學院出身的阿敏,決定邀其弟北上,到她服務的醫院,再做一次徹底的檢查。我說,那也可以,不過,還是儘快過來讓我看一下就是。拖到1月29日星期六下午,終於見到本尊。病人說兩星期前外感後,右耳下出現外觀寬約3.5cm,長約8cm的硬塊,這裡靠近淋巴,不過,不紅、不腫、不熱也不痛。西醫檢查,只說影像掃描見到些許晶亮之物,其餘也查不出什麼但已決定31日開刀。

  換句話說,只剩下兩天不到的時間…。辨其脈症,有風寒未盡之象,病人自訴全身搔癢,這是風寒客表,是最輕淺的表症,予解表清熱粉劑(後來病人說,吃了兩包就好了);但最棘手的是,這個疑似「癌」的症,如何在不到兩天之內,讓它有所轉圜?

 所謂「癌」,古作「岩」,顧名思義,初起如結核,堅硬如石,不作寒熱,不紅,亦不疼痛,常於數年後始潰。

 而生於耳前後及項間(有些甚至延及胸脇)的中醫外科病症,如「瘰癧」、「失榮」(幾乎等同極虛所致之癌)、「馬刀」等,若治不及時,是有可能惡化成「癌」。

 可以確定的是,此症僅是初起,絕對可治。於是擬化痰散結、疏肝清熱,疏方三帖,囑務必於明日晚上前服完。

 31日開刀,部分膿已成,西醫開刀作引流處理(一般中醫常規處置,是待其膿熟,自行潰膿或作引流,要視患部面積及病人體力而定),硬結消去二分之一;餘二分之一仍堅硬,續服中藥。2月1日略微更方,再寄三帖過去,迄舊曆年前,謂傷口微紅,但已又消二分之一,再寄四帖。年後更寄六帖,此後沒有訊息。

 三月去電詢問,已癒,並自謂「白挨了一刀」。

   白挨一刀是小事,萬一連命都送掉了,那可就沒得討了。

 這位老先生一向服西藥,是一位熟客的尊翁,年齡也不大,莫約六十許而已。夙有高血壓,已服西藥十餘年;近三、四年停藥,但因經常感冒,時服感冒藥,一有感冒即發咳。

  95年12月底初診,動輒心悸喘,唇暗面斑,耳鳴重聽,眼白瘀瘢紅絲,咳痰不爽,一派心陽不振,但微有虛熱。予益氣溫陽,少佐清熱。七日後複診,諸症皆改善,但微有哮鳴聲。再給藥七日,之後未見回診。

 96年2月3日,星期六午後,其子突匆忙跑來,謂父親準備開刀。原來之前來診服藥,效果不錯,惜未積極持續就醫。未幾,寒流來襲之夜,父親出外覓尋走失之愛犬,回家後心悸喘加重,直接送西醫,謂心臟瓣膜脫垂,現已安排明日住院,後日開刀云云。

   彼時其父已「夜聞鬼聲,兼之痰喘俱甚」,陽虛至極且憊矣。若率爾動刀,恐體力難以負荷;此種陽虛之症,非中醫難奏其功。我問,開刀日期能否延後?他說已透過人事,商請前T大醫院心臟名醫主刀,時程好不容易才排定,絕無更動之理。

 既然如此,只能說是天意。調補心腎之陽,乃中醫強項,能拯溺於頃刻,但病人對中醫認識不清,或許之前我也未盡說明之責;於是只好開立三日份粉劑,囑其禁水前服完,或許有助撐過手術一關。

 春節過後個把月,蓄著短髭、神容憔悴的兒子,帶著失眠的母親來了,一見就知居喪中。原來,父親平安動完手術後,原本大家還頗欣慰,沒想到才沒兩日,父親說:「咦,我的眼睛怎麼看不見了…」,這是他人生的最後一句話。

元陽、元氣不虛,這是救命的根本基礎。

 太虛的人要動大手術前,務必慎思。中醫有攻補兼施,先補後攻(幾補一攻,如三補一攻、至九補一攻)的治療策略,可保元陽、元氣不虛,這是救命的根本基礎。體力太差的病人,完全禁不起手術的耗損,欲治其病,反促其命。

 底下說的是另一個令人扼腕的例子。

   有一次,我到南部參加一場醫學研討會,因為對講題很感興趣,所以特地搭火車南下。這種正式的研討會,幾乎全場使用閔南語,老醫師居然用字正腔圓的河洛古音念傷寒論條文,我一時還「捎冇ㄙㄚ冇ㄗㄤˋ」(意思是,摸不著頭緒—有聽沒有懂),頗有古風。

   記得最後一位資深醫師提到,他發現有個女病人,走路ㄔ亍,總是歪歪斜斜的,懷疑是小腦萎縮,還是腦部長瘤,建議她速到西醫作進一步檢查。檢查後,確定是腦瘤,立即安排開刀,三天後就往生了。

 聽到這個Case,當時非常震驚——診斷正確,但從此世間少了這個人,愛她的家人再也看不到她了。

 手術是有風險的,一般人評估能力與資源皆不足,一旦進入西醫體系,西醫卻沒有對體虛病人的這一個風險,有什麼補強辦法(比如血小板不足,直接輸液補足;但這只是「帳面」上的數據,事實上病人自體的氣血不一定也跟著帶上來);但中醫有辦法,不僅是有,而且還是超強項

 長腦瘤也不用緊張,只要生活沒有大礙,沒有立即危害生命,就讓她用中醫(包括針灸、自然、物理療法,如理筋、按摩,也有助益)調理,攻補兼施,再設法疏導情緒(這還要視家庭資源與支援條件如何而定),至少不讓病情繼續惡化,她的存活率可能還會再高一些。

 手術不是「王道」的治療手段,但有些緊急狀況,卻也是唯一的保命之道。只是,何時適合接受手術?甚至有些手術是非必要的,如第一個案例(事實上,類似例子還真不少,第一時間善用中醫,大可不必動刀);第二個案例,用大劑溫補腎氣,提振心陽,即可奏效;或許不動手術,病人可能也還活著(醫學上沒有什麽絕對打包票的事,只能用或然率來理解)。

 肉體有其使用時限,生命週期中,我們很難避免不與醫生打交道;既然如此,自己也要負起責任。比如,至少找一位離家近、方便諮詢的好醫師,讓他充分暸解,並掌握你的體質狀況,萬一有個閃失,至少也多個家人之外的專業諮詢對象〈善意第三者〉。(4/Apr./2010初寫,7/Apr./2010完稿)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知識學習 健康
自訂分類:臨床劄記
迴響(3) :
3樓. crystalsun
2013/02/03 17:49
西醫的治病方式讓人膽顫心驚
在德國不只一次報導,許多手術是不必要的,可是醫生還是硬要病人做,不然就會怎樣怎樣的。太可怕了!!
2樓.
2010/04/17 07:51
這個月好忙...

身體太虛的時候真的不適合動刀

說到這點.中西醫對人體的觀念真的差很多

這個月第一次上網.不知道會忙到什麼時候

希望李醫生一切都好.平安順利喔~

忽聞格友夜風樓主往生,令人欷噓,身體太虛的時候真的不適合動刀。

多保重喔。

李璧如醫師2010/04/19 18:29回覆
1樓. 李小花
2010/04/10 13:58
非動刀步可嗎?

李醫師午安安

上星期我才回南部探望剛動完刀的同學

她是因做乳癌定期檢查時,接受建議順便做頸部超音波檢查

初說有約2公分黑點,再經細胞診等進一步化驗說是[甲狀線癌]

同學年紀尚輕,日常也沒感到任何異狀

聽到這報告後,如晴天霹靂,不但亂了手腳方寸

心情跌到谷底,連上班工作都受到極大影響

三月底在榮總動了頸部手術

術後身體一切順利,也將被安排化療療程

只是這一切來的突然

世界黑白與彩色居然在一個例行健檢時劃分開來

當時如果不做頸部健檢及手術

甲狀線癌存活率是98%

不知不覺中與癌共存,相信比現在的她會更快樂些

很軌吊的是,同學的故事居然也複製在我另一位親戚身上

同樣是做胸部健診而受建議做頸部檢查而發現[甲狀線癌]

連健檢的醫院都是同一家啊

巧合得讓我懷疑同學是否白挨了一刀~~

經檢查

阿9,好像還沒寫完?

我來說一個病人的故事。

幾年前她查出腦部0.3公分的腫瘤,醫師要她立刻開刀,她又到另三家醫院檢查〈都是北部大型教學醫院〉,由於家裡有醫療背景,所以都找名醫。事實上,她毫無症狀。後來又有人介紹T大已封刀的老教授,老醫師說,「你現在又沒怎樣,只要追蹤就好─又不是沒風險,不用開。」

追蹤幾年下來,完全沒變大,她也沒事。她來看我的時候,有吃西醫的助眠藥物,還有一些處理情緒方面的藥。

現在正在調整過程中,希望用經絡〈我教,自己回去做〉、營養、情緒調整〈看清生命真正的實相,要放鬆〉,當然,還有中藥,多管其下,我認為這個瘤不會是問題。

是不是需要開刀?這要看個別條件,不能一概而論。但是,多參考一些不同的意見,也是對自己負責的態度。祝大家有免於刀兵劫的福報。

李璧如醫師2010/04/10 14:59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