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送別”李叔同的女兒春山油子(轉載)
2021/02/24 16:01
瀏覽2,266
迴響13
推薦190
引用0

上圖:弘一法師「悲欣交集」四字絕筆

下圖:李叔同的《出浴裸女》

.

逍遙閣主云:

今天中午看到莫大臉書轉載邱彰的「“送別”李叔同的女兒春山油子」,深為感慨。

記得隨淨空老和尚學佛的那兩年中,才聽到「李叔同化身弘一大師」的故事:

「李,說走就走,躲到深山寺院中剃度。他的日本女人,循蹤追尋,獨攀入山,但被摒絕山門之外,在雨中哭喊了七天七夜。」

這種行為,據說,在佛教講究因緣、因果的基本理念上,說不過去。在他沒有把世緣處理好之前,不應該一意孤行,滿足自己但重傷親人,惡緣一結,怕不糾纏他500年? !(註:電影「劍雨」即延用此禪門之理,但本人不信投胎轉世論;達賴喇嘛亦及身廢止了靈童轉世的傳承。)弘一被尊為律宗大師,但本人對「經、律、論」三藏中的「律、論」沒有親和力,故對弘一沒有興趣,也無任何看法,只嘆那日本女郎的癡情,可憐如雨夜落花,隨水流逝,無所依止!

參見:274多情、絕情皆為心之陷阱,談:李叔同 vs. 弘一大師(情為何物?之一)http://blog.udn.com/jfeng13x/105637566

又因好奇,特地請問珍辰老師。

她說:「依珍辰我淺見,弘一顯然是在道上給修偏了,一來對不起紅塵俗世的情緣未了,二來且放不下自己的修行之路的執著,因此這李叔同改成弘一大師純粹是沾了其未修行時的俗世塵緣之光哪」

參見:282 李叔同的中年突變,是否一種姓名學上的奇特現象? http://blog.udn.com/jfeng13x/106289982

謹分享如下:

………………………………………………………………………………

莫大

2021/02/24

再來轉一次,二柱寫來很有感觸

………………………………………………………………………………

“送別”李叔同的女兒春山油子

邱彰

她死了,享年102, 謹以此文“送別”李叔同的女兒春山油子。

悲欣交集,人生之感悟。當我們再回首時,沈澱的不只是記憶。那些如風的往事,那些如歌的歲月,都在冥冥的思索中飄然而去。

20207月初,春山油子(日文:はるやまゆうこ)死了,享年102歲。

油子(ゆうこ)死在日本最南端的沖繩島,死在母親的老屋裏,死在掛滿裸體女人油畫的中式四合院裏。

油畫,是父親畫的。畫上的裸體女人,是母親。

中式四合院,是母親買的,是母親賣掉父親的一副油畫,換了點錢買的。

春山油子,日本一基金的亞洲區官員。春山油子的名字,是母親起的。

春山的母親是一個日本人,叫春山淑子(日文:はるやまとしこ)。

油子,中文諧音“遊子”,因為遭受中國男人的拋棄,剛出生的女兒成了浪跡天涯的遊子。

1988年春天,春山油子剛滿70歲。她作為項目官員來中國考察,在杭州虎跑寺,終得知了父親已去世46年的消息。

20207月,春山油子死了,享年102 歲。24年前,她的母親也是在沖繩老屋去世的。

那一年是1996年,母親淑子(としこ)享年106歲。《江湖夜雨》第7172章中,記錄了這段塵封的故事,……。

1994年的冬天,大雪紛飛的季節,二柱前往日本沖繩。

自東京起飛,約兩個多小時後,抵達沖繩那霸機場。沖繩由許多小島連接而成,是日本最南端的島嶼之一,位居日本與台灣之間,常年氣溫保持在24℃左右,屬於亞熱帶海洋性氣候,是一個世界級的旅遊天堂。

那霸,琉球群島中的最大的一個島嶼,也是日本沖繩縣政治、經濟、文化中心。

沖繩島,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最血腥的戰場。

19454月至6月,美軍強行登陸,20萬日本軍人全部戰死。日本戰敗後,美軍在距離那霸機場很近的地方,設置了美軍嘉手納空軍基地。

距離那霸機場不遠處,有座小山,山頂上有個首裏城堡,曾是琉球君主的官邸,是琉球王國的標志。朱紅色的木質結構,完整地保持了中國唐朝建築風格。首裏城的城堡氣勢巍峨,沿山道上去有牌坊和城門,著名的“守禮之邦”大門是沖繩的金字招牌。

一天上午,二柱逛完城堡走出大門,踏上一條古樸幽靜的小路。

路邊,有一個古老民居中的日式小吃店,門口古樹參天,小店由夫妻兩人租房經營。吃了一碗清爽的沖繩拉麵後,二柱在庭院裏閑逛。

庭院角落,有一個花壇。花壇的後面,有一扇木制小門,推開小門,裏面是一個中式四合院的後院。

後院沒有人,正房房門虛掩,二柱推門進入室內,整潔優雅,牆壁上掛滿了幾十幅裸體油畫,一身穿著中國清朝服裝的老婦坐在藤椅上。

這是一個博物館,二柱想。

“你好”,二柱隨口用漢語問候。

老人很慈祥,看了看二柱,輕輕回句“你是中國來的?”一口並不標準的上海話,讓二柱吃了一驚。

沖繩島沒有中國人來,見到中國人,老人似乎有點興致,與二柱攀談起來。

原來,這是個百歲老人,已經104歲了。墻上的油畫是80年前一個中國留學生的習作,後來兩人相愛,老人與留學生曾在上海生活了六年。

老人離開上海時,留學生把油畫作為紀念送給了老人。老人蹣跚著走到牆角書櫃。從櫃子裏拿出一個小木箱,小木箱裏放著一只手表、一綹鬍鬚,和幾封書信。“你為何不在上海生活?”二柱好奇地問。

“他做了和尚,拋棄了我和孩子,生活無奈,我就回來了。”老人蚊聲說。

“學生還在上海嗎?”二柱接著問。

“他已去世50多年了”,老人滄桑的臉上略顯傷感。

空氣似乎窒息,沈默了一會兒,好奇心驅使,二柱進一步問道:“您是如何知道留學生去世50多年的?”

“女兒六年前去中國,才知道的。”老人輕聲說著,眼角流出了悲傷的淚水。

二柱翻看著書信,突然一首熟悉的詩句映入眼簾。

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

晚風拂柳笛聲殘,夕陽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

一壺濁酒盡餘歡,今宵別夢寒。

這首手抄的《送別》讓二柱驚嘆,落款“叔同於戊午八月十八日。”

“老奶奶,請問您是春山淑子嗎?”二柱激動地問道。

老人悲愴說:“先生稱呼我為淑子吧!”

淑子?春山淑子。

叔同?李叔同。

和尚?弘一法師。

一連串的疑問在二柱腦海裏閃現。

風流才子李叔同,與一代高僧弘一法師,二柱的心裏泛起了漣漪。

“你為何不在東京生活?”

“父母希望我嫁給銀行家,而我選擇了中國留學生,家裏與我斷絕了關係。從上海回到東京,家人讓我滾得越遠越好。我只好帶著一兒一女,坐船來到沖繩。”

春山淑子平靜地說。

“你們如何生活呀?”

“我在漁村小診所工作,有時也下海捕魚補貼家用。”

“你的兒女在哪裏?”“兒子當兵,沖繩戰役時死了,女兒春山油子在銀行工作。”春山淑子說。

三天後,二柱返回東京。友人協助下,在東京銀座,距離日本海外協力基金不遠處的咖啡廳,二柱拜見了老人的女兒春山油子。

1988年,年邁的春山淑子告訴女兒春山油子,其親生父親是中國的李叔同。

當年,春山油子作為日本海外協力基金的項目官員來中國考察,並獨自前往杭州,終得知了李叔同已去世了46年的不幸消息。

1992年,李叔同去世後的第50年,春山淑子將一封家書《致淑子:請吞下這苦酒》,轉交給女兒珍藏。

“父親已作古,母親已年邁,半個多世紀前的事情不希望再提起,後人的生活不希望被打攪”,春山油子說。

淑子,李叔同的最後一個女人,李叔同的日本妻子春山淑子。

一場抉擇,李叔同擺脫塵念,拋棄愛情與親情,遁入佛門,成為弘一法師。俗世佛途,互成陌路,春山淑子被絕情地拋棄,抱著幼兒絕望地回到日本。

紅塵內外兩茫茫

他拋下的妻兒,那位深愛他的日本姑娘淑子與兒女,70餘年來,在孤島沖繩默默地度過悲情的歲月。

19421010日晚上,62歲的弘一法師索來紙筆,書寫了“悲欣交集”四字絕筆,交給隨侍在側的妙蓮法師,說:“你在為我助念時,看到我眼裏流淚,這不是留戀人間,或者掛念親人,而是在回憶我一生的憾事。”

13日晚上八時正,福建泉州不二祠的晚晴室,弘一法師在佛聲中吉祥圓寂。那一刻,弘一法師的眼角流出晶瑩的淚花。

悲欣交集,一代高僧的絕筆。

悲欣交集,也是弘一法師對日本妻子淑子的致歉。

弘一法師,成為了佛界中唯一“流淚的高僧”。

幾天後,泉州不二祠禪寺為弘一法師舉行了荼毗法會(僧人火葬,佛界稱荼毗),化身窯(火葬爐,佛界稱化身窯)暴起猛烈火光,天空突然升起一朵蓮花。蓮花上坐著菩薩化身的弘一法師,慢慢升起。

事後,從化身窯裏檢出1,800餘顆舍利子,600多顆舍利塊。

律宗十一代祖——弘一法師功德圓滿。

弘一、虛雲、太虛和印光並稱“民國四大高僧”。

弘一法師,俗名李叔同。

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

晚風拂柳笛聲殘,夕陽山外山。

1918年夏天,李叔同削髮為僧後,他的最後一個妻子春山淑子,一個日本女人,歷經千辛,終於在杭州虎跑寺找到了出家丈夫。

而這首感動數代人的《送別》,就是李叔同寫給她的永別信。

1905年秋,26歲的李叔同,東渡日本,在東京美術學院學習美術繪畫。裸體寫生,尋找女模特,困擾著李叔同。有一天,李叔同正在房中作畫,突然窗外一個姑娘飄然而過。他情不自禁地擱下畫筆,衝出畫室,原來是房東的女兒春山淑子,一個櫻花般的嬌羞女子。

淑子停下腳步,羞澀地看著他,他頷首展顏一笑,明眸皓齒,用日語夾帶手勢和她溝通,激動地邀請春山淑子做自己的模特。

“這,這……”她十分驚訝,滿臉羞澀。

李叔同,那溫文儒雅的氣質,像磁鐵一樣深深吸引了春山淑子。

幾天後,春山淑子成了他的專職裸體模特。

春山淑子笑容可掬地走進畫室,第一次在異性面前脫下衣衫,不好意思地閉上眼睛。

他示意她斜坐到床上,臉向後微側,作出半回首的姿態,左手自然地支撐,右手隨意地擺放。

她靜坐著一動不動,他定格了她的美。他陶醉於這樣的美,畫得屏聲靜氣,沒起絲毫雜念。

畫畢,他與她一起,談論一番。然後,他彈琴一曲,直抒胸臆,春山淑子情愫暗生。

面對柔情蜜意的女子,李叔同一次又一次心海潮湧。不久,兩人跨越了畫家與模特的界限。雲雨與作畫,讓李叔同如魚得水,油畫大為長進。

一壺濁酒盡餘歡,今宵別夢寒。

李叔同在日本享受了愉悅的滋味。

淑子,春山淑子,房東的女兒,成了李叔同的第二位妻子。

李叔同以她為原型,創作了大量的女子裸體油畫。

六年後。1911年,李叔同攜淑子,與兩歲的兒子,一起回到上海。1912年,李叔同應聘到浙江師範學校,擔任繪畫與音樂老師,節假日從杭州趕回上海與淑子相聚。兩人恩愛有加,相濡以沫,一家人享受著平靜的生活。

這期間,李叔同每月的薪水是105元,分成四份:一份給上海的妻兒40元,一份給天津的妻兒25元,自己與在日本學習的弟子劉質平各20元。

1916年,李叔同與學校的同事閑聊,聽聞了辟穀(斷食)一事。第二年春節剛過,李叔同就到杭州虎跑寺辟谷穀了21天。

在這裏,他接觸了佛經以及僧侶的生活,感受到世間名利原是虛妄。返校後,他開始吃素、讀經、供佛。

19183月底,淑子生下了女兒。

19185月,李叔同又到杭州虎跑寺,辟穀一個月,並拜了悟法師為師。了悟法師給李叔同取名演音,號弘一。

1918819日,38歲的李叔同,在虎跑寺正式剃度出家。

李叔同歸佛的消息,當天就傳遍了杭州。

3日後,傳遍了上海。這也成為民國以來,中國文教界哄動一時的新聞。李叔同出家,妻子淑子一無所知。

兩週後,淑子得知消息,攜帶幼女從上海趕到杭州。找了六天,跑了六個寺廟,最終在杭州虎跑寺找到了丈夫李叔同。

(註:春山淑子,她千里迢迢來到杭州定慧寺,十分懇切的要求見李叔同一面,跪了幾天幾夜後,李叔同終於同意了。二人相約在西湖的一條畫舫上見面。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history/j6vkryl.html

下午,在寺廟前臨湖的一個素食小吃店,李叔同與妻女見了面。吃著素飯,淑子淚流滿面。吃過飯,李叔同雇了一艘小船,把曾經刻骨愛戀的妻子淑子送上船。

“淑子,這是我三個月薪水,你們回日本吧。”

李叔同從衣衫裏掏出一沓錢,遞給了淑子。並把一只佩戴多年的手表、一綹鬍鬚、一封信和《送別》這首詩,交給妻子作為離別紀念。

“叔同,抱抱女兒吧。”淑子痛哭著,把幼女遞給叔同。

李叔同雙手合十,謝絕了妻子的要求。

傍晚,湖面泛起了薄霧。

“叔同”,妻子淑子抱著幼女,站在船頭,大聲哭泣著。

李叔同雙手合十:“阿彌陀佛,請叫我弘一。”

聽到這絕塵的聲音,妻子淑子悲傷地問道:“弘一,請你告訴我,什麽是愛?”

李叔同合上雙眼:“愛,就是慈悲。”

“你慈悲對世人,為何獨獨傷我?”妻子淑子責問李叔同。

小船載著傷心欲絕的妻女離去,李叔同轉身進入廟門,剎那即是永恒,永恒亦是剎那。此次永訣,再無見面。

一念放下,萬般從容。

從此,世間再無李叔同,只有一代名僧弘一法師。

那一年,是他們兩人相識後的第11個年頭。李叔同38歲,淑子28歲。

妻子淑子回到上海,大病了一場。哀莫大於心死,淑子變賣了上海家中所有的物品。兩個月後,拉著9歲兒子,懷抱5個月的幼女,攜帶著李叔同的畫作和離別紀念物,離開中國。

191810月底,淑子返回日本東京。淑子因與李叔同相愛,遭到極力反對,與家人斷絕了關係。“滾,……滾遠點,……,有多遠滾多遠”,被中國男人拋棄的淑子,又被父母與兄弟拋棄。

舉目無親的淑子,受盡了屈辱。無奈之下,淑子帶著一雙兒女離開東京,乘坐漁船,於40天後來到日本最南部的沖繩島,以春山淑子的名字,到一家鄉村醫院從事醫護工作。

離別永不相見。

從此,春山淑子與中國的李叔同、弘一法師、日本家人等斷絕了所有聯繫。淑子隱姓埋名,孤兒寡母默默地生活,萬分艱辛。不管生活多艱難,丈夫李叔同贈予的所有畫作,春山淑子悉心珍藏,從沒有轉讓或賣出。

李叔同的一只手表、一綹鬍鬚、一封家書以及李叔同手寫的《送別》等離別紀念物,從未離身,與淑子終生相伴。

1996年,春山淑子在沖繩老屋謝世,享年106年。

淑子與弘一法師,自1918年離別,已經過去了88年了,或許在天堂裏再次交集。

春山淑子看著弘一法師,輕聲唸道:“君自故鄉來,應知故鄉事。來日綺窗前,寒梅著花未。”

弘一法師腳踩蓮花,雙手合一,回應說:“一念心清靜,蓮花處處開。一花一凈土,一土一如來。”

只有深刻經歷過紅塵的人,才能如此堅決地捨棄紅塵。

弘一法師悲喜交織的一生,縱有遺憾,也總歸無悔。

“愛就是慈悲”,是丈夫李叔同對妻子春山淑子的最後一句話。

“悲欣交集”,一代高僧的最後絕筆。

人生是悲傷的積澱,生命是悲欣後的交集。

李叔同,經歷了年少時的才子風流、成年後的藝術熏陶,和中年後的宗教靈魂,三個階段後,深刻醒悟了人生猶如摁下葫蘆起來瓢,恰如這幽幽禪河不盡燈。

春山淑子,一段感情,廢了一生。

“愛就是慈悲”與“悲欣交集”遙相呼應,道出了李叔同弘一法師與春山淑子的悲愴人生。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

一壺濁酒盡餘歡,今宵別夢寒。

這首名流千古的《送別》,或許飽含了“悲欣交集”四字絕筆的背後酸楚隱情。

悲欣交集,人生之感悟。

當我們再回首時,沈澱的不只是記憶。那些如風的往事,那些如歌的歲月,都在冥冥的思索中飄然而去。

擁有的就該要珍惜,畢竟,錯過了,是再也找不回的。

【附後】

據記載,1918年出家前,李叔同曾將他的油畫作品二、三十幅,寄贈於北京美術學校(中央美術學院的前身)。

很遺憾,遺失了。

1967年,偶然在堆放雜物的倉庫發現了李叔同的《出浴裸女》。作為僅存的一副畫作,《出浴裸女》成為中央美術學院鎮館之寶。

《出浴裸女》,一位浴後的半裸少女坐在椅子上,雙手扶把,袒胸露乳,眼睛微閉。神態靜美豐韻,氣質雅致纖素,聖潔如玉雕。

【はるやまゆうこ(春山油子)】

春山油子證實,台灣一作家(李敖)在沖繩旅遊期間,曾偶遇春山淑子,但並沒有獲贈弘一的畫作。

台灣學者李敖,曾自稱獲得弘一法師的真作,並在2013年拍賣弘一畫作。

(轉載)

延伸閱讀:

8 死之一字(附印光墨寶「死」字) http://blog.udn.com/jfeng13x/79795981#!prettyPhoto

43 問「懺悔」何物?(上) http://blog.udn.com/jfeng13x/82777445

45 問「懺悔」何物?(下) http://blog.udn.com/jfeng13x/82889114

名人的風流絕情:

425 徐志摩真正高攀的女人(電郵轉載) http://blog.udn.com/jfeng13x/129128573

382 《金庸的第二次婚姻》(轉載文) http://blog.udn.com/jfeng13x/119245110

472 英譯胡適「祕魔崖月夜」試作(李益謙教授) http://blog.udn.com/jfeng13x/155619923

474 “送別”李叔同的女兒春山油子(轉載) http://blog.udn.com/jfeng13x/156786655

小老百姓的情深義重:

444 老情人的情人節(許業武) http://blog.udn.com/jfeng13x/131796721

257天長地久(問世間情為何物?) http://blog.udn.com/jfeng13x/104546871

本文網址連結:

“送別”李叔同的女兒春山油子(轉載) http://blog.udn.com/jfeng13x/156786655

.

.

有誰推薦more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3) :
13樓. 清純阿上
2021/03/24 19:53

各有各的打算

實在稱不上是佛的境界了


有時候就是不知不覺的跟著感覺走
再回頭已經是很長很長的故事了

學佛旨在調理「自己的心」而已,不隨境緣起舞,心可平,眼更明。

佛的境界」,一大同世界、烏托邦等,只是一個「人不到的理想境界,當作參考即可。

馮紀游陸游:冬夜夢金陵2021/03/25 08:05回覆

我的學習心得及實際運用,已綜合整理成一文,參見:

469 你還有恨嗎?(馮紀游) http://blog.udn.com/jfeng13x/154784198

馮紀游陸游:冬夜夢金陵2021/03/25 08:12回覆
12樓. 巴拿巴
2021/03/24 04:43
四大高僧!
弘一大師這樣處理感情問題好像不是很妥當
不過我也未必有資格去批評他
只能為他們遺憾囉!

說到民國四大高僧
我之前有在youtube上聽過虛雲老和尚講法
覺得他講得很好😊
我自己以前也有一篇相關的文章貼在部落格裡
只是不太好找…

敬祝平安健康
法喜充滿!

弟巴拿巴敬筆+_+
巴拿巴兄對「人生」的體悟有超凡的深度,而且我們已在「活人」年齡層金字塔的頂端,當然有資格對已故名人作蓋棺論定的批評,因為「名人」有的只是名氣,並不代表「完善」。對我而言,「三人行必有吾師」包括販夫走卒,但也限於「我欲知」的那一點,並不代表「全部」。至於天下「我不欲知」的東西多如恆河沙數,不去攀,則與「我」無涉。我覺得真正重要的是,即使「批評」什麼,「己心」不隨之起舞,保持「不動」。哈哈哈 馮紀游陸游:冬夜夢金陵2021/03/24 16:41回覆
11樓. 清純阿上
2021/03/23 10:13

不能理解弘一大師為何如此決絕?

若為了精進佛法,應該要先把塵緣做個了結才對。


有時候就是不知不覺的跟著感覺走
再回頭已經是很長很長的故事了

若為了精進佛法,應該要先把塵緣做個了結才對。]這句話正是淨空老和尚的看法。

我不知道他學佛要幹什麼?他的名氣太大,想出家,誰敢不替他剃頭?他的「剃頭師父」得此名人為徒或許更是求之不得地「開心」,才不以「先把塵緣做個了結」的正道勸阻吧?!

馮紀游陸游:冬夜夢金陵2021/03/23 16:31回覆
10樓. 張鳳哈佛 哈佛問學錄 得首獎
2021/03/20 03:34

曾於泉州不二祠的晚晴室,和杭州虎跑寺探尋弘一法師足跡。那一刻,弘一法師的

悲欣交集絕筆墨跡前也癡迷攝影,難以了解才情橫溢的何以能拋棄塵世一切?


在我的一篇短文中曾談到這個故事。參見:

多情、絕情皆為心之陷阱,談:李叔同 vs. 弘一大師(情為何物?之一) http://blog.udn.com/jfeng13x/105637566

因為好奇,還請格友分析了一下。參見:

李叔同的中年突變,是否一種姓名學上的奇特現象? http://blog.udn.com/jfeng13x/106289982

因您提起,我重新思考為何列出這一篇的延伸閱讀

基本上,開始是對佛家行者(大師)的質疑:他們到底「學」到哪裡去了? !

後加入的又可分出兩類以表達我的「異見」,並依此修正如下:

延伸閱讀

名人的風流絕情:

小老百姓的情深義重:

感謝您的啟發,並祝週末愉快!

老小子敬上

開心 馮紀游陸游:冬夜夢金陵2021/03/20 19:34回覆
9樓. 摸 象 或 (不?) 著 木目
2021/03/01 14:34
哦 ? ! My two cents worth ?
難怪 流浪貓狗 成患?! ~ 悲欣交集。

http://classic-blog.udn.com/mbr8879576/9500963
懇請不吝賜教?

哈哈哈,這個

悲欣交集

的新定義妙古絕今!

讚啦

馮紀游陸游:冬夜夢金陵2021/03/01 19:50回覆
8樓. Ponder2126
2021/02/28 03:58
珍惜
看過人生有三愛,和有閒為米粟,兩位小姐的留言,對文裡主人翁,想法就不說了。

世事看看,想想平凡人我自己,有句話可以獻曝:

思念總在分手後,珍惜當在猶能時。

哈哈哈,7F 和 6F,以及其他好友均各有見地,很高興大家能聊聊對這類名人的看法。除了他們外,我在延伸閱讀中以對照方式列出幾篇我們這些「小老百姓」情深義重的故事。

「思念總在分手後,珍惜當在猶能時」這句話可以當作警世金言!感謝分享崇拜
馮紀游陸游:冬夜夢金陵2021/03/01 12:37回覆
7樓. 愛唱 櫻花果與綠鳩
2021/02/27 07:28
就一個自私 自我為中心的人 

愛唱 所言於我心有戚戚焉!

祝連假快樂微笑

馮紀游陸游:冬夜夢金陵2021/02/27 14:40回覆
6樓. 盹龜雞~紫氣迷離 紫藤咖啡園
2021/02/27 00:36

別怪我小腸雞肚啊 , 最近流傳的這一則,覺得可信度不高。

李叔同的妻子 有紀錄的似是誠子 。 到廟修行的李叔同 母親去世後確定 出家,是由學生豐子愷 招待到虎跑寺勸夫均不可出家的她 ,幫著妻女打理回日本 。

夫君棄家 , 娘家又不接受她 , 她還帶著兩個孩子 ,就算有萬貫家財,遇上這麼悲慘的事, 都會脆弱抑鬱 。 文章裡說 她活到百多歲 , 非常不可能哪 。

猜想是 有心人編故事 推銷沖繩景點 ,  還能靠號稱弘一的作品, 再大賺一筆 。烏雲飄過

哈哈哈,網路上的東西常常造假,我也質疑過好幾個朋友的轉貼,他們回頭去查,果然是假的。此文,我會再問一下莫大兄。

下附維基百科資料供參考:

李叔同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9D%8E%E5%8F%94%E5%90%8C

第一位妻子俞氏

1897年,李叔同奉母之命,與天津衛芥園俞家茶莊的茶商之女俞蓉兒成婚。俞氏長叔同二歲,端莊淑靜。俞蓉兒故於1922年,享年45歲。時李叔同已出家近4年。

第二位妻子

1907年,與日本房東女兒春山淑子(はるやまとしこ)相愛結婚。淑子小李叔同10歲,也是他的專職裸體模特,1911年隨李叔同返回中國,定居上海。他們育有一兒(生於1909年)一女(生於19183月)。叔同出家為僧後,191810月她帶兒女返回了日本。因選擇了中國留學生,家裡與她斷絕了關係。不為父母接納,她便來到沖繩,到一家鄉村醫院從事醫護工作。《送別》就是李叔同寫給她的永別信。1996年,春山淑子在沖繩老屋謝世,享年106。兒子當兵,命喪沖繩戰役。女兒春山油子(はるやまゆうこ,中文諧音「遊子」)在銀行工作。油子在1988年春天來中國,方在杭州虎跑寺得知了父親已去世46年的消息。油子20207月也在沖繩老屋謝世,享年102[3]

祝連假快樂! 

開心 馮紀游陸游:冬夜夢金陵2021/02/27 14:23回覆
5樓. tty
2021/02/27 00:25
智愚之間
在我眼裏,把任何人當作偶像來崇拜是個傻子。因為他不了解人性,更不了解自己人生的永恆終極目標。短暫就是虛空,接觸不到永恆生命的源頭,人世上所有的悲歡留合都不過是過眼雲煙而已!執著或放鬆結果都一樣。

Happy Year!欣聞加州疫情趨緩。

一晃眼就是一甲子,老友之言總是智慧滿盈,小弟均謹記在心。回憶一下:

433 南科考古館滿月 老友相見歡 http://blog.udn.com/jfeng13x/130961699

438 對神需要信心在先感覺與了解在後(謝國建) http://blog.udn.com/jfeng13x/131448183

208緬懷仁安羌大捷的中華儒將(附:仁安羌村民支援建碑塔珍貴照片)   http://blog.udn.com/jfeng13x/99979433

馮紀游陸游:冬夜夢金陵2021/02/27 14:36回覆
4樓. 寧靜姐
2021/02/24 23:31

哇!真的成功貼上了!我沒看過這一片,會進去看看.....不過有「起反感」的預感。先謝了!

開心

馮紀游陸游:冬夜夢金陵2021/02/26 23:36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