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司法怎麼了?
2008/11/18 21:22
瀏覽1,712
迴響8
推薦14
引用0

日前接到一位在加拿大的醫生朋友轉 e-mail 給我一封信,是「 國際學者專家憂慮台灣司法倒退的一封公開信」

信內容大概是:

「以下來自美國、歐洲及澳洲,具名於下的學者、作家們,盼望針對台灣近來一連串現任或前任民進黨籍官員遭收押的案件(截至目前,已經有至少七個這樣的例子!),傳達他們深切的關注!

自然,台灣是有貪污的狀況,但這樣的狀況,在國、民兩黨皆都存在著。而司法系統的政治中立,則是民主能否持續的基本要素。同時,在法庭證明其罪行成立前,任何被告應被無罪推定,這也是基本的法理原則!

我們並認為,檢察官們以下的作法模式有嚴重的缺陷:那些被告中只有一個或兩個是被正式起訴,其餘卻是在未起訴情形下就被拘押囚禁。這樣的作法已嚴重違反了司法的程序正義和人身保護令狀的法律規定

與此同時,檢察官辦公室顯然又選擇性地將不利的資訊洩露給新聞界。這樣的運用「新聞審判」手法,是違反了司法程序上的基本準則。也因此,不得不讓人產生了「國民黨政府正運用司法系統來清算前民進黨政府成員」的印象。

……。

我們不願見到台灣得來不易的民主就這樣被毀壞。台灣是有資格為其在 1980 年代末期至 1990 年代初期的民主轉變感到驕傲。然過去 20 年在民主上的進展,若就這樣被一筆消去,這對台灣不但將會是悲哀,也將損害到其國際形象。台灣需要向前邁進,而不是倒退回戒嚴令時期( 1947 ~ 1987 年)那一段司法程序不公平和不正義的黑暗日子。」

署名的是二十個國外各大學的教授或專家,其中還有前美國在台協會理事主席白崎樂先生。

參見:

http://www.taipeitimes.com/News/editorials/archives/2008/11/06/2003427918

http://www.taiwanus.net/news/news/2008/200811121509261942.htm

最近看到許多政治人物紛紛被收押,陳水扁、陳明文、蘇治芬縣長在絕食。有人叫好,有人痛罵司法。這究竟是好事還是壞事?

被告被起訴沒有什麼,但是收押有一定的嚴格要件,是關係被告人權的大事,而一下子被收押了那麼多人,而且「恰巧」都是綠營的人,難怪連外國學者專家都關切。

這讓我想起一年多前,一位律師朋友問我:「你看過從高院上訴到最高法院的案子,最高法院經實質判決,而不是程序判決,只有三個月就完成的嗎?」

我想一下,說:「沒有。」這一、二十年來,在經驗中辦過的上訴最高法院的案子,有時要三年才可以判決下來,如果半年內就下來,一定是程序判決,沒有就實質案情或見解作論斷。

她說:「怎麼沒有?馬英九市長的特別費案就是。」

我當時不以為意,也沒有特別注意,想這是巧合。

最近她又問:「你見過從犯罪到地檢署起訴,只有七、八天時間的案子嗎?」

我說:「這怎麼可能?」一、二十年前,地檢署有四個月的辦案期限,當時即使案子進行得較快,由警察移送到地檢署起訴,沒有兩個月也很難完成。到後來,比較複雜的案子,地檢署往往要拖到一、兩年。我還經辦過地檢署三年還沒有結案的案例。

她說:「怎麼沒有,台南市議員王定宇為了大陸海協會副會長張銘清的案子就是。」這倒是非常奇特。

她又問:「你見過最近幾年集會遊行妨害秩序罪,被告求刑一年兩個月的例子嗎?」

我搖搖頭。我知道她是在說王定宇的案子,的確是有點奇怪。我上了司法院的網站查詢( http://jirs.judicial.gov.tw/Index.htm ),打台北地院、高雄地院、台灣高院三個法院,查詢違反集會遊行法的案子,只發現台北地方法院,有兩個案子,一個是在中正紀念堂抗議衝突、一個是在美國在台協會抗議衝突,兩件集會遊行衝突的案子,被告分別被處拘役四十天和三十天,離一年兩個月有期徒刑實在差距很遠。而紅衫軍在兩年前的國慶,使國家慶典騰笑國際,民主蒙羞,經歷兩年,施明德等人雖被移送,不知檢察官問案或起訴沒有,到現在一點影子都沒有。然而王定宇案七、八天就被起訴,真希望台灣每一個司法案子,都這麼有效率,使每一個被害人都像海協會副會長張銘清的人權那樣被迅速保護。

http://tw.search.yahoo.com/search?p=%E7%8E%8B%E5%AE%9A%E5%AE%87+++%E6%B1%82%E5%88%91&fr=yfp&ei=utf-8&v=0

這位律師又接著問:「你遇到過沒有經過傳喚就拘提、覊押的案子嗎?」

我知道她又在講蘇治芬了。地檢署沒有傳喚就拘提的案子,可能有,那主要是沒有固定的住居所,但蘇治芬哪是沒有固定的住居所呢?

早在今年五月,報紙登載:

國民黨立委江連福賄選案台中地院判無罪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8/new/may/1/today-t1.htm

理由是用錄音或錄影蒐証賄選,錄音或錄影光碟不能作為証據(以後不知怎麼「抓賄選」蒐証)。

在上個月又看到一則新聞:

罪證不足 劉炳偉當庭獲釋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8/new/oct/16/today-p4.htm

報導中說:「檢方認為,劉炳偉為了順利幫前議員黃忠信爭取一銀貸款案,提供自己所開的面額五千萬元支票二張,合計一億元,打電話給一銀總經理之後,順利幫黃忠信爭取到四億八千萬元貸款,其中一億元並直接匯入劉炳偉個人及人頭戶。檢方據此認定劉炳偉涉嫌圖利,聲請羈押。不過,合議庭法官認為,劉炳偉坦承有打電話給一銀總經理,但承辦的一銀行員沒有人指證有感受到壓力,不能以通過電話就認定圖利,駁回檢方羈押聲請。」

管得到第一銀行預算的台灣省議會議長打給一銀總經理關說貸款,一銀竟然不感到有「壓力」,這是法院合議庭的「心証」。這比對蘇治芬、陳明文的心証,恐怕是天地之差吧。不知柏台大人的看法如何?

此外,再看看 前立委羅福助涉及背信、超貸案,檢察官偵查終結將羅福助等三十多人起訴,羅福助被依背信、超貸、圖利等十項罪名,具體合併求刑三十年,一審判四年,高院二審改判三年九個月,台灣高等法院更一審,改判羅福助無罪。

見: http://blog.udn.com/grotius6033/2135386

看來,司法的伸縮性太大了,不要說外行人看不懂,連許多行內人都充滿了迷惑呢。

----

附:上星期六上一班研究所課,班上一位現任檢察官,我問他怎麼會有這些狀況?他說他平常埋頭辦案,很少見到檢察長,不感覺辦案有上級壓力。他覺得這些衝過頭的檢察官,也有可能是英雄主義想出風頭,也可能是準備下來當律師需要知名度,也可能是自己的政治傾向。反正他不太贊成有上級的干預。

也許他不是在大法院的檢察署,對台北或高雄這種大檢察署生態不一定了解,也說不定。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雜論
自訂分類:時事筆記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8) :
8樓. 魯直
2009/02/21 14:03
7樓. 魯直
2008/11/29 11:25
紅衫軍案與王定宇案的效率至少相差兩年

原來紅衫軍妨害秩序罪,現在才開始審理,已經事隔兩年多了,也不知什麼時候該起訴,比起張銘清案從事發到起訴只有八天,給人感覺是天地之差。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81129/4/1aa68.html


6樓.
2008/11/21 11:57
不公平

法律一直離我很遙遠.一直來以為對我最貼近的法規就是: 明明沒大不了的內容,漫畫封面卻貼了很礙眼的18禁.

可最近看新聞深覺我們的法律怎麼這樣訂.
我也不知這樣對不對?
全世界是否都這樣運作?
可是這些被押的人不都還無罪嗎?
新聞卻一直說他們關入監獄與受行人一樣.

然後天天在新聞上看大官在宴客.
卻又要百姓節能減碳.節約過日.
像總統要王健民簽名卻連多買一顆新的球給王健民簽名都不願意.

也許守法在民主國家是美德.
可是守法不等於道德.
一大堆的不公平是要靠道德良心判斷撫平.


唉!

台北縣長的辦公室主任麥安懷被起訴,其情節不是比蘇治芬還嚴重嗎?如果周錫瑋是綠營的,他的命運與陳明文、蘇治芬大約相同吧。

前國科會副主委謝清志為南科案,被押了五十九天,後來被判無罪,誰來賠償他的損失呢?

魯直2008/11/24 07:59回覆
5樓. 夜風樓主
2008/11/19 23:59
貪污

刑法上貪污罪的要件是公務員 如不是公務員就是要有一個公務員 其他是共同正犯

民進黨執政八年 除台北市外 中央簡任官幾忽都是陳水扁任命的 當然辦起來好向都是民進黨 國民黨執政時辦的多是國民黨 這是執政者的必然

馬英九的案子很特別 沒有一個公務員會因合法的小額收據太多 就去找一張不合法的收據來貼說是省事 其時收據多找個工友貼就是了 豈有放棄合法就非法的道理 

其他機關如有這種事上一級主管一定是共同正犯 因上一級不可能不知道 上級如教待替侍衛買早餐 看不到收據報漲會主動問 看到自己沒交待就出現的發票 沒有不問之理 章不是隨便蓋的 而此案從檢查官到幾審法官都相信 公務員會捨合法就非法 且上級不知 好像法官不是公務員

檢方偵辦本案,共比對三千七百餘張發票,清查馬英九銀行帳戶共八百四十五筆資金進出,發現馬公款私用,甚至還用特別費支付女兒在美國的刷卡消費五十萬餘元,及家中水電費等。核銷費用的發票包括購買女用內衣及神奇寶貝皮卡丘玩偶、維骨力藥品,購買怡佳香水化妝品也花費六萬餘元。

----

以上是馬總統剛被起訴時的報導: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7/new/feb/14/today-t1.htm

魯直2008/11/24 08:02回覆
4樓. Ywen
2008/11/19 12:39
很痛心
就如王建瑄說得,先辦前朝,這句話根本就不公正。而他還是監察院長。

先辦前朝是那條法律?院長的話,可以超越憲法和監察法嗎?誰來調查王建瑄的濫權?

很多檢察官聲清收押犯人,後來被判無罪,到底是法官、檢察官那個人有錯,監委應調查。

魯直2008/11/24 08:08回覆
3樓. 子建
2008/11/19 09:00
廁所裏的花瓶
司法如果只能用成廁所裏的花瓶 -- 無法獨立,而淪為政府的御用工具,那還談什麼"法治"與"民主"?  乾脆改成帝制,不是更名符其實?

這叫在學校教法律的人,非常慚愧。在學校的正義理想,出了社會就忘了。

一個人擁有權力,沒有鞭策就會腐化。

魯直2008/11/19 12:16回覆
2樓. B
2008/11/19 03:54
台灣的共業,人民得睜大眼睛細心多方觀察。。。
閱了羅福助的案子,判決到最後竟然無罪?! 這太令人震驚了。

司法不中立,大概只有以不斷的“政黨輪替”招,才有機會將貪腐結構逐步去除。
然而遺憾的是連民進黨執政,也無魄力查辦重大刑案,而且本身腐的速度竟快得令大眾眼睛“脫窗”!  台灣長久以來的官商勾結惡習,真是可怕!

旅人世界 & B's 心眼 -
遊賞世間美的人、事、物...究境一探,是否真的"物以類聚"?

不要相信那個政客或政黨多清廉,選舉花錢越多的政黨或政客越不清廉。

問題是要有公正的制度使所有不清廉的政客受到處罰,而不是選擇性辦案,以打擊對手來証明自己的清廉。

魯直2008/11/19 12:11回覆
1樓. 魯直
2008/11/18 21:39
民主之路是長期艱難的

寫專欄的莊佩璋說:

「民進黨執政時期,黨國體制解體,軍隊國家化,司法也獨立,檢、警、調全「行政中立」。二次政黨輪替更讓大家吃下定心丸,深信台灣的民主已根深柢固。誰知黨國體制只是分體,而未解體;一旦國民黨重掌政權,「馬上」合體,馬上又是一尾活龍。 」

http://news.chinatimes.com/2007Cti/2007Cti-News/2007Cti-News-Content/0,4521,110514+112008110900051,00.html

這些話不知在司法是否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