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中譯)日本中篇小說賞析《裏木戶の向こうから》(庭院深處) (中)~村田和文 著~Eileen Hsu翻譯
2017/10/09 02:14
瀏覽30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日本中篇小說《裏木こうから(庭院深處)

村田和文 著  Eileen Hsu翻譯

*僅供網路閱讀,不做出版用途,譯文保留版權,禁止轉載/複製

 

      

 從那一天過後,我就沒再見過婆婆,當然也沒再去內院那邊了。

那是因為,我被父親狠狠地罵了一頓。

那扇門好像是急難時的逃生門的樣子。

那個婆婆說,路邊發生火災時,住在裡面的她就逃不出去,剛好婆婆家的院子對著我家內院,於是就拜託我們給她開一扇門。

幸好都沒有發生過火災,不過婆婆會說有叫賣商來或有奇怪的臭味什麼的,然後就時常打開那扇門進到我家院子來的樣子。

    可是有一天,父親好像突然發了脾氣。

「你爸爸不是說那門是為真正緊急狀況設置的嗎?如果真的只能那樣才開門的話,到時候門如果打不開,他又生氣該怎麼辦啊!大家互相通融不就得了,何必這樣。」

    母親笑笑地說著。

    不可以隨便去別人家裡,那扇木門不是為普通進出而做的門,所以除非是特殊狀況,否則絕不能打開,父視是這麼說的。

    所以我不可以再去開那扇門,父親有好幾次嚴厲地說,連我和母親都聽得很驚訝,這件事我到現在都還記得。

    也就因為這樣,那之後,我再也沒開過那扇門。

 

  「快點,快點回家啦!」

  「啊!對不起喔!媽媽剛剛在想事情。」

  「小優肚子餓!」

  「嗯,好啦!我們在路上的便利商店買晚餐,到外婆家吃喔!」

  「不要,我要回家吃。」

    如果可以,我也想回岡山的公寓啊!

    雖說是住過二十幾年的家,離家出走到現在也已經過五年了。

    如果母親在家倒是沒關係,但是要走進空無一人的家裡還是會讓人心裡七上八下的。

    可是也沒辦法了,我沒有多餘的錢可以去住旅館,能有一個過夜的家就該偷笑了。

 

    在單行道上繞來轉去後,往我熟悉的街町開去。

    舊式的町屋漸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公寓大樓,即便說還保留町屋的樣子,但也是拿來開咖啡廳或餐館之類的。

    以前到現在還住在這裡的人,到底剩多少呢?感覺越來越淒涼。

    轉過下個轉角後就到我的,不、是我母親住的街道了。

    轉角那間地標公共澡堂,現在還屹立不搖地營業著,還有幾台腳踏車整齊排列在那。

    我慢慢地向右轉,途中映入眼簾的是一棟以前沒有的公寓大樓,即使就這麼一棟,也比其他町內的房子要強多了。像這樣高聳立的公寓大樓只有這一棟而已,我離家時那些低矮的建築都還留著。

    在娘家前的停車格內把車停好,以前父親在這停車時,總是停滿了車,現在卻輕輕鬆鬆就找到位子。

    下了車後,我一直看著玄關處,除了燈沒亮之外,這個家一點兒都沒變。

    不過,隔壁的松井家,改建得很漂亮了,前面畫了一副氣派的看板,上頭寫著「小山畫廊」,裡頭透出明亮的燈光,肯定還在營業中吧!

   「是優子嗎?」

    突然聽到松井由香小姐的聲音,她的聲音聽起來還是那麼年輕,她年紀比我大12歲左右,所以現在太約四十初頭,即使如此,她嬌小的身材依舊元氣滿滿。

   「是!我是。」

    我打開副駕駛座車門,正要讓優真下車時,連忙轉過頭去。

   「是優真吧!都長這麼大啦!」

   「這一次麻煩妳了,真是非常過意不去。」

    優真的事就先別說了,總之我先低下頭道謝了。

   「那沒什麼、沒什麼啦!對了,阿姨她沒事真是太好了呢!」

   「啊!是啊!」

    雖然對我來說算傷的不輕,但是由香小姐這麼擔心我母親,我實在沒必要對她提這個。

    到達這裡才幾分鐘的時間,我抱著半睡半醒的優真,稍微點點頭。

    我問了一下松井家前那塊看板是怎麼回事。

   「啊─小山是嗎?」

   「啊,那個,其實我結婚了喔!所以,現在是姓小山,打電話給妳時,我想妳會不會搞不清楚我是誰,所以才說我是松井的。」

    被她這麼一說,我才開始意識到,我所熟知的松井夫婦,也就是她的雙親都已經過世了。

  「話說回來,妳有帶鑰匙嗎?」

  「啊─!」

    沒有!我沒有鑰匙,怎麼辦?我眼前一片空白。

  「來,這給妳。」

    由香小姐小姐從口袋裡拿出鑰匙,在我眼前稍稍晃了一下。

  「啊!太感謝妳了。」

  「為了突發狀況寄放在我這裡的,畢竟一個人住嘛,也不知道會不會發生什麼事!

  「對不起,一直麻煩妳。」

    她一邊聽我說,一邊走到玄關處,然後轉轉鑰匙把門打開。

  「如果還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儘管跟我說,大家都是互相幫忙的,我們也常受阿姨的照顧,所以現在就別跟我客氣喔!」

    她微笑地對我說。

   「那個,住在背面屋子的...

    正當我想詢問她那個救我母親的婆婆的事情時。

   優子!妳怎麼搞的啊!」

    是住在對面山田婆婆的聲音。

    糟了!這個婆婆,從我小時候就很難搞定。

   「我從傍晚就一直擔心來著,想說優子你該不會不來了吧!」

     由香小姐小聲地在我身邊說了一句。

   「啊!那,我先走囉,店裡還有事。」她吐了一下舌頭後就急忙回去了。

     店裡明明就沒有客人啊!她一定也覺得山田婆婆很難搞吧!

   「妳看妳看!妳母親傷得多嚴重!但是妳到底都在幹嘛?」

    我勉勉強強地拖著步伐靠近走去。

    問我到底在幹嘛,我也答不出來啊!

   「呃,那個,真是抱歉了。」

   「當然得說抱歉事啊!這真是」

   「是的,對不起!」

「真是的。」

被她這麼一說,我除了回她「對不起」外,也沒能說什麼。

「應該早點去醫院的啊!」

「那個,我剛剛才從醫院回來。」

   「是..是嗎?那..那就好,結果怎麼樣?妳母親她」

「她睡了,我沒吵醒她就先回來了,頭部摔到的地方說是沒事的樣子。」

「腳有骨折吧!年紀大了很難康復的,真是辛苦。」

什麼嘛!妳都知道啦!那幹嘛問我!

山田婆婆跟以前一樣,一點都沒變!

「對了對了!話說這孩子就是小洋吧」

「是優真。」

「是嗎?叫小優嗎?跟妳名字的優子一樣啊!真的好可愛呢?累了吧!早點睡覺喔!」

她探頭過去看了看我抱在手上的優真

「那個,我們還沒吃晚餐。」

我把右手提的那袋便利商店買的東西,稍微提高一點給她看。

「那怎麼行啊!妳還在幹嘛!趕快弄給他吃啊!」

    急忙催著我趕快回家去,然後說了一句「你看,被妳耽擱了,我也要回去了!」就逕自離開了。

    到底在說什麼啊!明明就是妳耽擱我,還跟我抱怨這個。

   「來!起來,外婆家到囉!」

    到起居室裡把優真放了下來,然後打開室內燈。

    一點都沒變啊!時間彷彿停在我離家那時的樣子般。如果要說有什麼不一樣,那就是這個家裡父母親都不在了,沒錯,誰也不在了。

    才沈浸在這感傷中沒多久,突然聽到「那個,妳等等!

   「是~」

    都還沒來得及拔下鑰匙,玄關處不曉得誰走了進來。

    果然!又是山田婆婆。

   「這個,很好吃的,給優真吃喔!不是給妳的喔!是給這可愛的小優吃的。」

    她把裝著甜點的袋子提起來,笑著說。

    真是的,婆婆從以前就一直是這樣,我知道她其實心地並不壞,我想她一定是一直擔心著我會不會回來吧。

    雖然明白她的心意...但還是覺得她很難相處!

   「謝謝您!」

   「你,應該是要搬回來這邊吧?」

   「咦?」

    我毫不考慮地搖頭。

   「每家的小孩都往外跑,這區裡就只剩下老年人,如果年輕人可以回來的話,我們這些老人家也會比較安心啊!」

    這麼說的確是沒錯啦!可是為什麼我除了母親之外,還得顧及山田婆婆和町裡的其他老人家的啊!

   「媽媽,我肚子餓!」

   「那個!我再考慮考慮啦。」看到優真露出天真的笑容,我連忙拒絕婆婆的東西。

   「不用跟我客氣啦!大家互相互相嘛!」 

    婆婆歪著頭說著,難道有什麼不對嗎?還有點不悅的往塑膠袋裡看。

    袋子裡裝的是哪裡都買得到的洋芋片。

 

    總之,趕緊吃晚餐吧!

    不只是優真,連我自己也是很疲累,趕緊吃完飯早點睡吧!然後,明天得早點跟公司和保育園連絡才行。

    我站在廚房收拾吃完的便利商店便當盒,這裡以前是沒有鋪地板的三合土地面,有個舊式的水龍頭。我一直都還記得,母親常常抱怨她腳底會冰冷,大概到我上小學時才終於舖了地板,變成了現在廚房的樣子。

    喜歡做料理的母親最愛這裡,一天少說有大半天都待在廚房,她以前常常聽的收音機還放著,在收音機旁邊有...,我不禁揉了一下眼睛。

    不知不覺間...

    有一張優真還是嬰兒時期的照片立在那兒,這我太概還有點印象,應該是父親葬禮時幫優真拍的照片。大概是放太大的緣故吧,照片變得模糊!

    幹嘛不跟我說她想擺優真的照片,打電話跟我說一聲不就好了,要我送妳多少張都沒關係啊!

    原來母親和我的距離,比我想像的還要遙遠!

    我總算注意到這些瑣事了!

   「對不起啊....媽媽。」

    照片中的優真是笑著的。

   「媽媽,我可以吃洋芋片嗎?」

   「咦,啊、優真,你才剛吃完飯不是嗎?那,吃一點點就好喔!」

   「好─」

    優真開心似地笑了,跟照片中的笑容一樣無與倫比的,那就是孩子的笑容!

 

    我和優真兩人鑽進一床棉被裡。

    看到剛剛的照片,我想起了一件事。

    我小時候,母親也像貼優真的照片那樣,把我的照片到處裝飾。「因為我連一張小時候的照片都沒有嘛!」她一邊說著,一邊笑著看我的照片。

    母親小時候被父母遺棄,所以才沒有留下任何自己的照片吧!

    母親的父親,也就是我的外祖父,好像以前和妻子一起經營和服店,可是卻和在店裡上班的女人有了孩子,那個女人生的孩子就是我母親,一直沒有小孩的外祖父,把孩子領養過來,然後給那個女的一些錢,讓她回鄉下去,可是從那之後,妻子每天面對丈夫外遇所生的孩子,和他的夫妻關係就也不和睦,沒多久便離婚收場,加上和服店的生意也一厥不振,結果外祖父好像就自殺,留下我母親一人。

    母親她自己是不太回想那些事,不過只要父親一提到那些事,母親就會說「那說來話長啊!以前啊...」之類的,簡直就像在說別人的事一樣。

    可是對我外祖母印象不太好的父親而言,似乎無法理解。

   「妳這樣真的無所謂嗎?她是那麼一個輕易把妳交給別人的狠心人耶!

    聽著父親犀利的言詞,母親卻總是帶著平靜的臉色。

   「你用不著氣成那樣啦!現在她一定也在想我這個女兒日子過得如何,母女關係就是那麼回事啦!

    母親站在廚房裡,那樣回應父親。

    我和母親之間,也是用那樣的方式彼此溝通吧!我想著想著,不知不覺間就睡著了。

.......................................................................................................................................................................................................................................................

~未完待續

相關閱讀:

《裏木戶こうから(庭院深處) ()

《裏木戶こうから(庭院深處) ()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