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談劉曉波的「英雄主義」--(從 Beowulf 到Don Quixote)
2010/10/17 03:42
瀏覽4,890
迴響35
推薦87
引用0

劉曉波得了諾貝爾和平獎後,上網讀了幾篇他的文章。老實說,對於他領頭起草並因之獲罪的《08憲章》內容,與大多數人看法一樣,感到不過是一份理想主義者的宣言,象徵性高於實際。他之所以在09年被中共判刑11年,或許不是因這份宣言,而是他長年衝撞,最後卯足勁挑釁的時機吧?2008年他的動作過大,令苦心積慮企圖藉奧運提升形象的中國領導人,下了此重手。有人用「殺雞儆猴」來形容,因為參與起草的其他三百多人到目前為止,並未被連坐揪出秋後算賬。如果沒有諾貝爾獎的「加持」,相信中共應會如同當初對待魏京生一樣,會提前假釋劉曉波,或將此懷抱西方殖民主義價值的異議人士流放到他心儀的國度。如今中國為了顯示維持體制,反對西方諾貝爾干擾內政的決心,短期內似是不可能釋放劉曉波了。

據聞魏京生對劉曉波的得獎深不以為然,論「資歷」,早年即提出《第五個現代化》類似《08憲章》的魏京生和其他受更多罪的六四民運人士,應該更適合領這個獎。然而,西方顯然對流亡海外的「自由」異議人士或仍在服刑的其他政治犯不感興趣,選擇仍陷囹圄的劉曉波,是因他夠有名,最重要的是,世人對他在奧運那年的英雄行徑仍尚存記憶。

一名學者,二十多年來,四度進出監獄,自有某種程度引人入勝的戲劇性。諾貝爾頒了和平獎給劉曉波,藉之彰顯西方伸出「聲援之手」的姿態,或可視為企圖彌補去年騰笑國際,為尚未有實質貢獻的美國總統歐巴馬預先加冕之舉。挪威頒了此獎給中國異議人士,除了「打了中國一巴掌」為正處於景氣蕭條的國家出了口惡氣外,同時塑造了一名符合斯堪地內維亞(Scandinavia)民族英雄形象的劉曉波,也可重振國際視聽,宣誓北歐諾貝爾的權威性。

可能是在第七世紀集合而成的咏史詩篇《貝奧武夫》(Beowulf),咸認是歐洲最早的方言史詩,也是英國文學最古老的作品,全詩長達三千多行。此史詩背景約為六世紀,敘述了斯堪地內維亞某國王之姪貝奧武夫受邀到丹麥斬魔除妖的故事。貝奧武夫先是殺了怪魔格蘭戴爾(Grendel),隨後大戰前來復仇的Grendel之母,一個法力更強大的水妖。貝奧武夫力克惡魔後,返其國內,成了備受愛戴的國王。然而,數十年後,垂垂老矣的貝奧武夫,卻被迫再度挺身而出,舉劍對抗兇猛的火龍,在年輕的勇士威格拉夫(Wiglaf)的協助下,火龍被屠,而他本人也因在搏鬥中受傷,中毒不治。寫這首貝奧武夫的詩人,據稱是位基督教教士,然而他卻保留了之前不列顛的多神信仰,未穿插當時的基督教觀點,得以生動塑造了條頓民族所珍視的異教英雄原型---忠於自己諾言,勇敢實現自我,至死方休的強人。

貝奧武夫式的英雄主義或可視為西方基督教王國下的原始信仰,在神權的制約下,仍頌讚桀驁不馴的叛逆挑戰精神。就是這股捨我其誰,勇於自我挑戰的熱情,不停前進尋找對手,製造敵人,斬魔除妖的動力,讓西方文明不滿物質現況,不斷擴張。然而,讀了貝奧武夫,令人感到不安的一點,是看到了英雄表面上的義無反顧,其實真正的動機,常是非單純地只為了正義,而是為了向別人證明自己。以自己過去的歷史來維持現有的聲名是遠遠不夠的,他也必須參與未來,三度屠龍,直到最後犧牲。英雄曾經誇下的海口,成了金箍咒,曾有的榮譽成了日後置自己於死地的伏筆。這令貝奧武夫式的英雄主義,染上了可預期的陰鬱悲劇色彩,英雄逃不出自掘的宿命末路陷阱。而他所欲證明的對象,無論是友是敵,於是乎也順理成章地利用英雄的這個大弱點,執行了其或明或暗的目的。

劉曉波為中國自由民主的抗爭精神,尤其四度入獄,的確帶有幾分令人崇仰的英雄氣息。然而觀其言行,離三度屠魔的真英雄貝奧武夫似仍有大段距離。

劉曉波的行動實踐似是主要在成就其個人對西方貝奧武夫式英雄主義的嚮往,而非真為了謀求提升全體族人的未來共同命運。他意欲促及的成就主要是向他人證明自我,換言之,他高估了自身的能量,以致其所為缺乏憾動人心的本真。他缺乏了貝爾武夫的實才,也不見內在的沛然自信魅力---那股真正的英雄氣概。他選擇成為異議人士,藉國際,尤其是西方的同情與支持,屢屢跳出挑釁當局,讓人感覺了某種程度的「表演性」,以致其「獅子吼」的說服力道不足。

劉曉波舊友,現為蘋果日報社長的杜念中,日前撰文透露了些他的人格特質:
『認識曉波的人都知道他滿懷個人英雄主義的浪漫情懷,但他決不是個革命家。從北師大拿到文學博士後,曉波就到處寫文章,批評當時已負盛名的李澤厚、劉再復。他有自己的美學思想,但在嚴格檢視下,他的想法充其量是七拼八湊,並無驚人之論,但曉波卻想以此打垮老一代的理論家。在當時中國,曉波的做法也的確是苦悶年輕人揚名立萬的捷徑。不過有一次在紐約,曉波和老一輩知識份子相遇、同台演說,大家都感到無比尷尬。但會後曉波對他的敵人也變得有點心軟了。當年的曉波不滿意共產黨,但他更不滿意共產黨統治下的既得利益知識份子。他批評過很多人,也批評共產黨,但記憶中,他從沒準備推翻共產黨。』杜先生為劉曉波自美國返回參與六四學運,下了如此註解:「…(劉曉波不通外語)….因為他知道離開中國,他就會失去舞台」。

這位中國培養出的知識份子,似乎抱持了對中華文化愛恨兩極無法妥協的矛盾情感。1988年被香港記者問道:「那甚麼條件下,中國才有可能實現一個真正的歷史變革呢?」劉曉波回答:「三百年殖民地。香港一百年殖民地變成今天這樣,中國那麼大,當然需要三百年殖民地,才會變成今天香港這樣,三百年夠不夠,我還有懷疑。」他在2006年表示,這句話是其西化信念的極端表達。無怪乎,他擁抱的西方價值,令他支持了美國攻打伊拉克。維基百科說「劉曉波認為由於伊斯蘭的恐怖主義與九一一襲擊事件,小布希發動的伊拉克戰爭是應該的,他認為此次戰爭是中東的反恐行動與自由民主的推動」。如果以上言論屬實,那麼挪威諾貝爾委員會頒和平獎給劉曉波的理由「在中國為基本人權持續非暴力的奮鬥」,是否就成了反諷?這位民權人士所欲鼓吹的是何種因地制宜的「普世價值」?

讀了他2006年重寫的一篇文章「在刀鋒上行走—獄中讀《布拉格精神》」後, 應可更進一步了解劉曉波的理想主義的性質:

『(布拉格精神作者)克里瑪告訴我,極權制度的崩潰帶給反抗者的,不一定全是自由的福音,還有突然自由了的失重和無所適從。生活在極權制度壓抑下的反抗者,儘管他的聲音封殺,他的身體被囚禁,但他的靈魂從未空白過,他的筆從未失語過,他的生活從未失去方向。壓抑是恐怖,也是反抗的動力,正義的光環給壓抑下的生命賦予內在的充實,不僅可以給反抗者帶來自我成就感,而且也能為反抗者帶來道義聲譽。而如果反抗者對獨裁制度的坍塌不作好充分的心裡準備,那麼,一旦這種外在的壓抑消失了,代之以自由寬容的氣氛,面對失去明確反抗對象的眾聲喧嘩,也面對自由人追求享樂的新時尚,曾經在極權制度下目標明確的反抗,很可能變成昆德拉所言的“不能承受之輕”,那種找不到反抗的支撐點的無所適從,很可能將帶來大腦一片空白,以前的所有儲備似乎在瞬間統統失效,處於一種迷茫的或找不到北的失語狀態。蘇東劇變後的東歐異見人士已經如此了,將來的中國異見人士肯定更為淒惶。 』

近三十年來,中國經歷了令人瞠目的大轉變,一躍成為世上屬一屬二的經濟強國,隨著民生的改善,民主亦逐漸進步。凡進出中國旅遊者,只要不故意重踩仍未開放的特定「誤區」,都可感覺到了與日俱增的自由風氣。這麼短的時間就有如此長足的進步,再過十年,穩定中求發展的中國,又會展現何種面貌?魏京生,王丹…….之類曾為理念蹲過苦牢的異議份子,在看到中國快速崛起,且正在實現其當初所抗爭捍衛的理念時,想必百感交集。因為「找不到反抗的支撐點的無所適從」已正在發生,「異見」的基礎已逐漸不存在了。異議人士耗費畢生珍貴的青春歲月,在流光中,一點一滴地消融;苦旱後,淋了滿身大雨的人們,對初降的那幾滴甘霖,悸動不再。

曾經灑下熱血的異議人士,失去了歷史舞台後,如果不能調整心態,重新找到貢獻其所熱愛的祖國新方式,就註定要失落,甚至心態不平衡了。曾經的貝奧武夫,在找不到明確的目標後,很可能會淪為西方另類的英雄--唐吉珂德。


拜倫(Byron)曾寫道:「塞萬提斯(Cervantes)對西班牙騎士精神付諸一笑。」十七世紀的塞萬提斯筆下的那位不切實際到有妄想症的唐吉珂德,深受中古世紀的騎士小說之毒,活在虛幻的過去,扭曲了騎士法則與精神來套用現實,的確愚蠢得令人發笑。唐吉珂德腦袋裡多是不合時宜的奇思異想:他大戰的巨人其實是座風車,他把羊群看成了軍隊,把每間小客棧當作城堡,待廚房裡的女僕如貴婦,視娼妓為處女……。

看著唐吉珂德一次次的幻象破滅,在現實中摔得鼻青臉腫,對這個挺在瘦骨嶙峋馬背上的老騎士,我們逐漸收起了輕忽的笑,一股悲哀漫上,竟對這分不清理想與現實的傻子產生了敬意。他的世界充滿了理想的騎士精神,他的意志有時堅定到可以將幻象,以其反覆加強的語言和行動,說服了視覺正常的隨從桑丘(Sancho)也相信他所看到的羊群,其實才是真的軍隊。唐吉珂德式的堅持與毅力,至此開始散發出動人的奇異光芒,照見了現實裡人性的不足。這個瘋子擁有大多數人在現實中所缺乏的正義感,俠義之心,他的幻想世界高尚純潔,遠遠超過現實的不堪。

塞萬提斯在56歲時投注心力寫的這本書,或可視為他逃避現實的方式。回首前塵,一事無成,終生與貧窮抗爭的他,對命運之神的無情,於是抱以冷笑。拜倫所說的那一笑,除了自嘲,除了他諷,更深的意義在於,這是種面對無稽生命的有效方式,尤其是當騎士精神--理想主義面臨挑戰與幻滅後。然而,活在幻象中的唐吉珂德終究必須醒來,看清他所處的週圍,已物換星移,不再是遊俠英雄的舊社會。他懊悔之日亦是臨終之時,對曾有過的瘋狂堅持,全然否定。是否因清醒的代價是悔恨,而令許多人選擇堅持執迷?繼續屠龍?

諾貝爾和平獎有意無意地扮演了桑丘的角色,對劉曉波這位仍執意活在忽視現實的理想主義者,應視為一個警訊。現實裡的讀者,遠比那個因被唐吉珂德許以「厚爵」而鬼迷心竅,死心踏地追隨他的貪心桑丘,看得清楚多了。為了某種未來利益,毫無前瞻性的桑丘雖看見了風車,但他卻未能讓唐吉珂德同樣看見與理解風車的功能,那是農場磨坊的動力來源,人們因為有了糧食,才能更進一步追求精致的生活與更高等的人文理想,才能有餘裕發展騎士精神。桑丘枉顧風車在真實裡的形象功能,任狂熱的幻想家唐吉珂德重塑轉換。

二十多年來,如劉曉波的異議人士要對抗的是一個已在隨時代推移修正的新體制。他欲模仿捷克革命家精神,所解救的人民,也早已是個模糊的舊日集體名詞。他深受感動的卡夫卡精神,除了進一步將現實以語言文字「變形」外,對改善現況無實質幫助。他也發覺了他越來越失去抗爭的著力點,他所擁抱的極端西化主義,千瘡百孔,敗象已現,這是他真正所不能承受的輕。但在前述文章裡他仍是寫下了如下的「觀察」:


『中國文化從來都是極端世俗化的,沒有為知識人提供過獨立於官方意識形態的價值支撐,信仰的空白必然導致靈魂的膚淺,到處都是人格化的神,孔廟、道觀、佛寺裡供奉著數不清的偶像,帝王大禹是神,智者諸葛亮是神,武夫張飛是神,貞女烈婦也是神。流傳至今的儒、道和佛三大宗教,也被世俗的功利欲求所滲透。西方人進教堂,手中一本《聖經》,足矣!他們求得是自我懺悔和上帝啟示;中國人進廟宇求神拜佛,為的都是極為具體的功利目標(如,求神保佑好收成、多子多孫、發財致富等等),所以大都要帶上供品,實質上是在賄賂或收買神靈。 』

他只願看到他所想要看見的。所以他看不見中華文化對忠孝節義的美好傳承,以各種型式深入人民生活,適才適性地教化著資質不同的各類人,那是種強健生命力,活潑多樣人文的表現。或許在參觀過歐美的堂皇肅穆的大教堂後,感動了他,令他認為,凡在此做禮拜,手拿聖經的西方人,都是天使了吧?敬天有各種形式,帶上供品的中國人就不如奉獻現金,買贖罪券的基督徒了?

這種單一視點,令其思想無法深刻。其欲改造的新中國,必然是將西方表象模式,強行套用在一個古老的文明生命體上,這只會戕害阻斷民族的生機。中國需要民主化,須找到一個適合自己文化,社會進程的體制。卡夫卡式的變形,是將一個文明完全異質化的改造。這比唐吉珂德分不清事實的幻想還要危險,因為一但變異,就無法還原了。在劉曉波眼中一無是處的邪惡中國巨人,在現實裡是一座仍在有效運行的風車,它有許多弱點,看到問題的人們正在努力重修改進,使其結構更強健,而非一味攻擊,只為成就個人的遊俠夢。

劉曉波在獄中藉閱讀《布拉格精神》之類的書,反覆加強自己的「革命信念」,他又寫道;

『如果獨裁的大廈頃刻坍塌,叛逆性的知識分子頭上不再有道義光環,中國還會有所謂的良知知識分子嗎?舞台突然消失,那束明亮的追光失去了方向和目標,演員失去了角色,台詞失去了意義,所有反抗都被消解為沒有對象的虛無。 後極權體制對靈魂的腐蝕遠甚於對肉體的摧殘,道德敗血症的流行是後極權時代的鮮明特徵….』

他想必已看出了「極權」這二字,已逐漸不管用了,成不了「異議」的著力點,於是捍衛知識份子頭上那「道德」的光芒,成為他自許的目標,如此才能再繼續保有「舞台」。他傳神地形容毛澤東極權對中國人的荼毒:『歐陽鋒以密藏劇毒而聞名,那毒藥“黑如漆,濃如墨”,只一滴入大海,成千上萬頭鯊魚頓時斃命』。然而,滿懷熱情的他看見了『國人普遍地屈從於利益收買而出賣尊嚴,活在口是心非、惟利是圖、不擇手段的厚黑之中』,卻無力溯源真正造成今日世界道德敗血症流行的原兇,他對西方文明鼓吹資本主義的貪婪,隻字未提。無能反思何者才是真正無遠弗屆,無國界阻攔的濃缩劇毒,要命的是,那劇毒卻常假宗教人道的糖衣。

文章的最後他寫道:『克里瑪說:在極權暴力的威逼或世俗利益的誘惑之下,“寫作是一個人可能仍然成為個人的最後場所。許多有創造性的人實際上僅僅因為這個原因成為作家。” 這就是卡夫卡式的寫作。無論如何,我都不能放棄獨立寫作,哪怕只為了給自己看。假如有一天我們無法以寫作維持起碼的生計,我就去找份體力活干,以一種最原始也最簡樸的方式養活自己。』

得到西方諾貝爾獎的他,今後可以不用再為出獄後的生計發愁了。西方的這個獎,或可視為是對其擁抱西方英雄價值觀,動盪半生的彌補與鼓勵,這使他表面煥發了貝奧武夫式的光彩,因而免去了回首一生,可能的唐吉珂德式懊惱。然而,讓有識之士為劉曉波憂慮的是,他念茲在茲的「舞台」因此獎被放大後,未來將會呈現何種表演?以其極端西化的思維推之,實不難想像那可能會是更直接牽涉到對西方物質的堅貞憧憬與追求了。

諾貝爾和平獎聚焦於他,那些犧牲更大的思潮前導人物,至今仍默默獨嚐苦澀滋味的英雄們,面對命運之神,能做的也只有報以塞萬提斯的冷笑了。

(10/16/2010)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國際
自訂分類:
上一則: 也談法隆寺
下一則: 靈性文明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35) :
35樓. 刁卿蕙
2013/09/29 18:57
34樓. 刁卿蕙
2012/10/13 16:49
留言記錄

莫言--新科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呼籲釋放劉曉波。

找出舊文,印證一下本人在第一段曾做的預測。

----------------------

莫言十二日(10/12/2012)  發言,反使北京當局及異議人士同感尷尬。

 --------------

其言深思熟慮。 以一諾貝爾得主為劉曉波說項,更具說服力。相信中國早想循魏京生模式,讓劉離開,省得洋人與"異議人士"藉此說三道四。 問題是如何令劉曉波本人心甘情願地到自由國度去"研究他的政治",因他深知一旦離開中國,就意味失去"舞台"。

這是如艾未未者會感到"大吃一驚"與"尶尬”的原因吧?

 莫言曾為毛澤東的藝術理念辯護,這是人性"活命"的本能,不如此 何能攀到中國作協副主席的高位? 何能實現"一天吃三頓餃子"的兒時夢想?

 他曾餓過,在夾縫裏找到了生存之道。根本上他只是個"愛說故事的人”,這是他的天賦所在。將"反共大業"強加其上,責其未能為"民主自由"撕心裂肺,搖旗呐喊,則搞錯了對象。

 他並未服膺西方普世價值的政治正確性,不隨潮流異化中國人,投西方獵奇口味。就此看來,他比一般在西方享盛名的"文人/藝術家"還要誠實。

 批評者錯在欲"以文載道",混淆或等同小説家的人格高度與其作品。就讓藝術歸藝術,囘歸文學寫作與欣賞的單純性吧!

 Read more: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 莫言語出驚人:盼劉曉波獲釋

33樓. 刁卿蕙
2011/02/06 04:25
回應"天路"
2011/02/06 04:22

今天把貴文與回應都看了。

對於您信仰堅貞很感佩,也理解您要傳佈基督福音的熱切心志。我在我文下已回覆您部分。相信讀過我這幾年文章的人,應不至於會把我歸類於挺中共政權,贊許其打壓人權。

自由民主人權...公理與正義,是普世價值,是人類共同的願景。中國帝制先天不良,內亂外侮後天失調,以西方的標準強加在現時的中國,藥劑太猛。我再三強調。只有民生與教育達到一定水平,"民主"方不致成覆舟的洪水。十三億人,並非人人都如你我般理性。

如果六四民運成功,我不知會不會有今天中國的成長。走了30年,她的經濟仍不穩定,國際間各式名目的顛覆與破壞,比表象可怕,中國隨時幾天內可像突尼西亞,步埃及後塵。我非常擔心,中國很有可能再次因外力介入亂了套。

如果真愛中國,真願她步入自由民主的文明大國行列,讓她與西方等高,就必須給她時間站起來。西方也必須學會"live and let live“ 共存共容之道。每個文化都有她的步奏。愛她,就理性督促,切忌偏激極端。畢竟,生活在海外的你我,當中國陷入內亂時,可有能力照顧到十三億人的肚子? 是言必稱西方的劉曉波嗎?是搖旗呐喊的龍應台嗎?是住在美加澳的你嗎??

我將心比心,我關心我所愛的中國人,我願他們衣食足知榮辱,靈魂得救。我願他們一步一步走好,用自己的速度。

如果我這樣的想法,仍有人不同意,不能明白,那也就不用再浪費時間溝通了。

最後的回應
2011/02/07 11:18

所以, 我們若將今日中國的繁榮, 因六四用軍事鎮壓得法串在一起來解讀,
基本上,接受這樣因果論的人,沒有成熟的民主素養, 更沒有經濟市場學專業.
---------

我想沒有人會認為廣場上殺人是"鎮壓得法",今日中國繁榮是因此建立的。

容我指出,這是種strawman式的狡辯術,為對方設了個無根據/沒說過的論點,再依此進一步貶抑對方為"沒有成熟民主素養,更沒有經濟學專業”。

這樣的故意誤解,再標榜以伏爾泰的名言,真教人難以再繼續溝通。原本不想再對此話題回應,因您的宗教訴求太強,"人命至上,基督大愛“,是絕對正確的價值觀。然而世事的運轉卻不是如此非黑即白。

感覺您懷有淑世理想,亦是起而行者,這才又寫了這留言。也建議您讀讀經濟學者專家如Bill Gross最近一系列批判西方金融體系操作的文章。他的影響力大於Greenspan,Bernanke。他痛切反省美國金融體早在雷根時代就從根在腐爛了。2.30年所謂的西方自由市場經濟其實背後有大黑手在擺弄。

對西方真有觀察者,就會有某種程度的質疑。現在美國的情況就是殷鑑。所幸中國並未全然隨之起舞,遭其擺佈,這才能挺到現在。

Gross謂聯儲局和華爾街需"驅魔,換心",因為都是吃人不吐骨頭,心壞掉的一群魔鬼。希望您不致要中國向這樣的魔鬼學習。

著眼少數人的正義與人命價值,而捨更大族群的集體幸福與長遠影響,不會是真正的民主。我非經濟專家,但我打開心與眼在看在聽在學。

刁卿蕙2011/02/07 11:21回覆
32樓. 刁卿蕙
2011/01/21 12:11
轉貼留言

Chinghuey_Tiao 張貼於 Thursday, Jan 20 at 10:21 PM ? 這些天總不由得想到張純如,內心就充滿痛惜。如果書寫南京大屠殺歷史苦難的她,擁有千分之一龍氏人和手腕,她必不至獨抗巨大的黑暗壓力,以致憂鬱早逝。我們欠這位年輕義憤又天真的赤子太多太多。

"1949“,較諸日寇親華的民族血淚狂濤,只能算小支流吧?在中國甫將崛起之際,攪動中國分裂史的悲情,倒底為何??這書被炒熱到這種程度,她竟儼然成了治療民族傷痛的“白衣天使”?她真有把中華民族的集體利益及未來放在心中嗎?

週刊在"龍應台 1949召喚記憶”一文中述及:

"在書中,她還寫到台灣總統馬英九的母親秦厚修、桂系軍閥白崇禧的兒子、台灣著名作家白先勇以及港台其他知名人士及其父母顛沛流離的經歷...".

如果這書講的是那100名世報讀者的悲情,我想大概就不致於有那麼多名人爭相加持的效應了吧?看到樓下讀者的留言,我想他要說的是:文筆好,無赤子之誠,徒具私心,所煽動的悲情是危險的。我附議。

(轉貼留言記錄)

« 慎思明辨 張貼於 Monday, Jan 24 at 02:35 PM »
真正凋零的是抗日英雄!受日寇侵華荼毒的中國必須加把勁重新喚起民族血淚記憶。勿讓國共分裂的悲情支流再度衝散與稀釋民族的向心力,予外族可趁之機,令悲劇重演。
« 慎思明辨 張貼於 Monday, Jan 24 at 01:19 PM »
如無西方諾貝爾獎的加持,劉曉波可能早就被放了。也就不會被那些標榜民主之士,拿來當成行銷膚淺不負責任的普世價值的"口實"工具。隨著西方及洋買辦的小旗起舞,只會亂了套,好不容易的進步成果會付諸大江大海。越趨開放的中國,自有其步調,為十三億生民故,真愛中國,就需以建設性的言論督促,不挖牆角破壞,不煽動愚民情緒。為了世界和平,中美共存共容/榮,望所有華人慎思明辨,一步步走穩,才能讓中國早日加入文明先進之列。世界和平,民生均富,這是你我念茲在茲的共同願望--不分國籍!

« « Chinghuey_Tiao 張貼於 Thursday, Jan 20 at 10:21 PM »
這些天總不由得想到張純如,內心就充滿痛惜。如果書寫南京大屠殺歷史苦難的她,擁有千分之一龍氏人和手腕,她必不至獨抗巨大的黑暗壓力,以致憂鬱早逝。我們欠這位年輕義憤又天真的赤子太多太多。

"1949“,較諸日寇侵華的民族血淚狂濤,只能算小支流吧?在中國甫將崛起之際, 攪動中國分裂史的悲情,倒底為何??這書被炒熱到這種程度,她竟儼然成了治療民族傷痛的“白衣天使”? 她真有把中華民族的集體利益及未來放在心中嗎?

週刊在"龍應台 1949召喚記憶”一文中述及:

"在書中,她還寫到台灣總統馬英九的母親秦厚修、桂系軍閥白崇禧的兒子、台灣著名作家白先勇以及港台其他知名人士及其父母顛沛流離的經歷...".

如果這書講的是那100名世報讀者的悲情,我想大概就不致於有那麼多名人爭相加持的效應了吧?看到樓下讀者的留言,我想他要說的是:文筆好,無赤子之誠,徒具私心,所煽動的悲情是危險的。我附議。

« 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 張貼於 Tuesday, Jan 18 at 11:02 PM »
能写这样“好”文章的,确实不多,保证3岁孩子想不出来,写不出来,因为他们更纯真,更懂世界的本源是什么!

这样的作者如果还叫学者,天下就又要大乱啦!

乱情,乱性,私欲私情横流罢了!

这样的作者,只是比一般质朴而没有写作能力的人,多知道几个臭文字而已!

不要再乱世啦!,我们更需要有责任的人,不然, 您就做一个会安静,安分守己,尽本分的人!

« Chinghuey_Tiao 張貼於 Tuesday, Jan 18 at 02:00 PM »
子女傳承,無可厚非,但不宜過度強調。以親子之情塑女性溫婉大愛之形像,常是作品較陽剛之女性作家所慣用的手法。這其實是有意突顯"性別"的差異。沒奶餵者(包括男性)就不知何為"人間一等一,頂天立地的大事"了?

如李敖為其子之吹捧,如龍女士為其子尚未出版之書的鋪陳,名人利用其社會資源提拔自家人,無可厚非。但那些標榜自由平等公義的作家,就必須要有更高的自覺,與自我約制...這些對社會的公正性都是負面的示範。

姑且不論書的真價值,龍女士的書舖天蓋地式的文宣,名人爭相加持,可謂空前,這能不"成功"嗎?在一片叫好之際,請恕吾人需發點不同意見,平衡一下。

刁卿蕙2011/01/26 02:43回覆
31樓. 天路(真理是什麼)
2011/01/09 13:32
迦爾文與改革宗
我重點是有人說劉曉波因為英文不好所以不敢留在美國的言論駁回.
我認為他的舞台只能在中國. 至於他是不是英雄, 還是只偏向西方價值,
我不予置評, 因為寫評論不用受監測軟禁的苦, 在西方民主人權的保護
下書文寫作. (雖然我認為人權是神賜予, 與西方無關, 盎格魯, 高盧;
他們出過什麼文明? )

基於格內不少天主教格友, 所以我很少強調清教徒這個系統.
緬因州貴格會,賓州亞米許人, 宗教改革時期躲在瑞士日內瓦
新教教徒, 義和權之亂死在中國上百成千的宣教士家庭;這是真正何乎
聖經的政教分離與真信徒.中國目前政府核准的三自教會, 是政府干涉
信仰,政教不分.

若不以地球村眼光看基督教, 按地理上基督教不是西方世界的文化,
妳清楚. 她出自中東, 由中而西.在歐洲壯大成長, 延用聖經新舊約為
教義中軸.舊約用希伯來文書寫, 新約用希臘文寫的是猶太人思想.
十字軍東征是人權狹持神權的行為, 像太平天國一樣, 歷史學者
不會將這個事件掛在基督教上, 反基督教的人士常用, 於是以假亂真.
就如同迦利略被教廷處死, 他至死也還是修士信徒, 反而是教外人
熱心替他打報不平. 人不完全, 詭詐, 躲在宗教後面行可羞恥的事,
羞辱上帝也影響世人的眼光.

東方的民主價值觀是什麼? 劉吃共產黨馬克司西方混中國共產主義
奶水長大, 為什麼有人就能下結論他是以西方為圭臬?

簡覆如下:

1. “舊約用希伯來文書寫, 新約用希臘文寫的是猶太人思想.”,此論述有誤。

基督教脫胎於猶太教,第一部分延用猶太教的彌賽亞思想,但新約卻有了"耶穌"這個新思維,因此不見容於猶太人。

2.基督教是西方世界文明基石,是歷史公認。

3.十字軍東征所持的大旗正是向伊斯蘭世界宣誓其為上帝的選民,當然,也得順便掠奪財物。請妳參考中立史學家的論述,而非只採"神學家"的觀點。

4.麥哲倫在菲律賓宿霧海灘,一手持刀,一手拿聖經,凡拒受洗的"土人",馬上斬首。血染紅了海水。別說這是宣揚基督精神的必要之惡。

5.西方的確人權進步,然而,宣揚"教義"與民權思想,就可以不顧每個國家民族有其特殊的歷史進程速度? 就可強行侵入,破壞別人文明?

6.西方的自由民主人權崇高,可嘆的是,常只適用其民族。請參考西方帝國主義的殖民史。有哪個國家民族被殖民後不是四分五裂,一敗塗地,有哪個國家站起來了?

7為什麼.義和團會發生?請想想前因。

8.西方自由民主圭臬,似乎還未進步到能容得下Wikileaks' Assange的程度。在此評論受言論自由某種程度的保障,因為我人微言輕,成不了威脅。我對天賦人權,視為理所當然,不對此小小發言權感恩戴德。但是,請勿將之視為我支持中共政權。

9.劉曉波,龍應台者流,所倡之自由民主人權,是普世價值。只是吾人認為,中國還在療傷階段,願主保佑此受創至深的國度,能健康成長。可別又來個八國十字軍東征,瓜分國土,人民流離,自尊被蹂躪---以神之愛為名。

刁卿蕙2011/01/10 09:16回覆

30樓. 天路(真理是什麼)
2011/01/09 07:57
意識型態之必要
沒有意識型態的危險是什麼?
目前盛行的<政治正確> 就是一種意識型態. 誰批評?
隨時代變更轉動性的思想更新算不算意識型態?
不像牆頭草主義?
舉例:<性自主>學說普遍後, 社會更詳和嗎?加拿大政府稅收
每年用在性病防治, 單親母親身上的龐大經費令人訝異, 因為
保守主義是八股該被淘汰的意識型態, 為了少數弱勢族群的福利
的<政治正確>, 所以大多數從政人員禁聲.
大家還是期待烈士英雄吧, 中國斷劉曉波生路, 所以他就該餓肚皮?
拿資助情有可原, 我们在北美許多華人教會捐款, 都算是美援?
許多新聞系統放出的數字消息可信度高, 誰去追察探討出處?
我们奉獻上有支持, 就有立場發聲.

卿蕙應明白,西方民主主義的起源就是基督教文明, 美國立國憲章
獨立宣言明文寫著:
We hold these to be self-evident, that all men are cerated equal,
that they are endowed by their Creator with certain unalienable Rights,
that among these are Life, Liberty and pursuit of Happiness.
<政教分離>是基督教精神, 凱撒歸凱撒, 上帝歸上帝.
基督徒的意識型態是----順天道, 愛世人,尊重生命.
難道不是基本普世價值?

理解您信仰的虔誠,與對美國憲法的尊崇。但這卻恰是違背了您所說的 "<政教分離>是基督教精神, 凱撒歸凱撒, 上帝歸上帝." 之原則。

"順天道, 愛世人,尊重生命.”是普世價值(達賴剌嘛也是掛在嘴上的),然而這類的正念名詞,卻是因時因地制宜,看人解釋,而了有各類不同的標準。順的天道,很遺憾是由強勢文化所制定的道路。

基本普世價值,其不耐追究,不堪卒睹處,就在於其可大可小,有多重面目與標準。意識型態之所以危險,就在於當權力決定理念與執行的方向時,往往是佳惠了少數人,卻犧牲了更長遠的族群共同利益。(以您所舉的性病防治為例).

您深受西方宗教洗禮,不免行為思想就以西方族群利益的觀點出發,認為這是為"他族"好。如果西方人真是表裡一致全心信奉主耶穌基督的大愛,那麼就不可能有十字軍東征與八國聯軍了。這是假宗教之名行貪婪之實的歷史教訓。

基督沒錯,是人心使其蒙羞。普世價值沒錯,卻因無法脫離自私人慾而純然。劉曉波在中國之所以不配稱英雄,是因他的努力與"犧牲",看似服膺的"天道",是唯一以西方為規臬。他為馬前卒,贏得西方讚賞,換來的,卻可能是一個種族與文明的崩潰。劉曉波志願留在中國,衝撞才要崛起的中國,暫時失去了自由,是其選擇,吾人不予過譽。



刁卿蕙2011/01/09 11:09回覆
29樓. 天路(真理是什麼)
2011/01/07 13:45
中國異議份子的舞台
只能在中國, 魏京生就是最好的例子.魏如今的建樹是~~逢中必反.
劉曉波就算能教莎士比亞也必須留在中國,否則食美人俸祿,
他就不再是為六四繼續抗爭平反的民主鬥士.
 六四逃出來一批文人輾轉到美國,有部分人士英文到現在也只是一般.
但他們自給自足, 用福音改變人心.這其中有張伯笠, 遠志明(電視政論
節目河殤製作人), 馮秉程( 取得美國博士學位)他們的中國心沒變,
國度觀更廣了.
讀出了卿蕙的多角度看諾貝爾獎與其中角力玄機, 我只針對某人
對劉曉波不留在美國的說法寫一點心得.

謝謝天路。不知您有無看連結文章"劉曉波是怎樣的人"(見"莫大blog”)。寫此文前,並不知有關他的那些報導,包括傳聞"支領洋奉祿"。

現今的中國需要的是恢復固有的好基礎,在其上發展更符中國人情的架構;需要建設性的"異議",而非劉曉波式的否定,硬在其上殖入西式文明,是自毀。

那些在海外的異議份子,皈依基督,對其個人的靈修是好,但卻更需提醒自己需能辨識出無關宗教的"附加意識型態"。

假宗教之名,對他國文明行破壞掠奪之實,見諸歷史教訓,不得不防。

刁卿蕙2011/01/09 04:15回覆

28樓. 刁卿蕙
2010/12/11 04:47
轉貼

今天諾貝爾頒獎典禮,大事聲張。看到格友quagmire的這則留言,言簡意賅,在此轉貼。

« quagmire 張貼於 Friday, Dec 10 at 10:33 AM »
Hi, Nobel:

Since when have alll the western countries cared so much about the welfare of the Chinese people?? The 1842 Opium War? ,

or the 8-C Unified Forces in 1900?

(註:1842 鴉片戰爭。8-C Unified Forces 八國聯軍)
27樓. 刁卿蕙
2010/12/05 08:26
中共不等於中國

如果說,所謂的大國崛起,它的人民所引以自豪的,是軍事的耀武揚威,經濟的財大氣粗,政治勢力的唯我獨尊,那我寧可它不崛起,因為這種性質的崛起,很可能最終為它自己的人民以及人類社區帶來災難和危險......龍應台

----------------

閣下顯然是龍女士的死忠粉絲,才會每言必引此段話。

過度標榜正面的辭彙,如愛與和平,自由與民主,公理與正義...也是種非理性。龍女士說的這段話太正確了。只是將此標語式的"政治正確”思維來套用現在詭譎的國際情勢,忽視大歷史的演變,就失之過度幼稚簡化了。要講軍事耀武揚威,財大氣粗,政治勢力唯我獨尊....中國在國際舞台上到現在可還輪不到當個要角兒。

以西方定的標準來衡量中國,她永遠不會合格。您跟龍女士一樣,似乎只願沉溺於”小歷史",她在1949打轉,您死抓住毛澤東不放。"中共不等於中國"(請跟著念三遍)。

至於您說日本人種優秀,所以侵台辱華有理,我想您可能因中國長期內憂外患,產生自卑自棄自毀的情結過重。也可能您在外族的眼皮子下討生活久了,對自己與中華民族失去了該有的自重吧?想想如何讓自己和自己的民族重獲自信與自尊,別總跟著外人又打又罵自己人(她已被凌虐了數百年,應該也夠了吧?)

因為怕她變壞,就先宰了她?您們"寧可它不崛起"。而我是寧願她崛起的,我希望她有機會蛻變。衣食足而後知榮辱,它現在看起來的確暴發粗糙,台灣不也有過那個階段嗎?俗說富過三代才知穿衣。中國塗炭已久,人們都忘了她其實是個天生麗質的大美人了。給她好教育,營養充份,她必風華絕代!

26樓. 加藤鷹騷手弄汁
2010/12/04 21:05
做人就要做毛澤東不要做劉曉波
看完妳的文章.真的讓我覺得做人就要做毛澤東不要做劉曉波
劉犧牲自己的青春爭自由民主.希望自己的國家更公義.同胞生活更有尊嚴.結果被許多像妳這樣的人痛批成民族敗 類.
反觀毛殺死鬥死餓死的中國老百姓有好幾千萬.被國外史學家封為人類史上頭號屠夫.不但不用負責.安養天年到快90歲才死.死後被奉為偉人肖像高掛天安門.遺體還放紀念館供愚民瞻仰...

毛澤東歷史定位是大是大非的問題.殺人小魔王蔣開穴已經從台灣的­政治神壇走下.如果大魔王的畫像還高掛天安門.不僅是中華民族的­悲哀.也是兩岸統一的障礙


能想像全台灣二千三百萬人都死光了,一個都不剩?那樣的慘劇在半世紀前確實發生在中國大陸,死的人數不只是一個台灣,而是兩個台灣。這是最近出版的《毛的大饑荒》(Mao's Great Famine)一書的統計數字,本書作者狄可托(Frank Dikotter)現任香港大學人文學主任教授,也是倫敦大學中國近代史教授。狄可托近年遍訪中國二十餘省的中共省委檔案館和省以下的縣委檔案,查考了一千多份一九五八到一九六二年從前不曾開放的密檔,這是毛澤東推動「大躍進」、「三面紅旗」的狂熱年代,全國農民納入人民公社,全民大煉鋼,十五年內要超英趕美,結果這個運動徹底失敗,發生了連續三年的所謂「自然災害」,餓死了至少三千萬人。

 關於這場災難所造成的史無前例的死亡人數,西方已有不少的著作出版;二十多年前美國人口普查局的專家班尼斯特博士(Judith Banister,女)曾寫過一本《中國人口變遷》(China’s Changing Population)的書,班尼斯特根據中共公布的人口死亡率推算,在上述年間至少有兩千五百多萬人非正常死亡,因為一九五七年每千人中十八點一二人死亡,但到一九六○年時,每千人的死亡率激升到四十四點六人。一九九六年英國記者貝奇(Jaspur Becky)出版了《惡鬼:毛的祕密饑荒》(Hungry Ghosts: Mao’s Secret Famine)的書,此書估計「大躍進」導致四千三百到四千六百萬人死亡。

 狄可托上月底應邀在喬治.華盛頓大學就他的新著作學術演講時,強調這場災難的成因完全是人禍,並非中共所說的天災或蘇修逼債所致,而禍首就是毛澤東,若非劉少奇力諫毛停止「大躍進」(劉對毛說,歷史會把你我都寫進去),並全力收拾善後,毛還要蠻幹下去,但也因此和毛結下樑子,埋下殺機,四年後毛發動文革,非置劉於死地不可。

 四千多萬冤魂並非完全是餓死的,狄可托所看到的檔案顯示,有一到三百萬人受不了日夜無休止的勞動和狂熱的運動自殺身亡,另有約二百五十萬人死於非命,包括被處決和遭幹部用刑凌虐而死的,當然絕大多數是餓死的,而其中又以老弱殘障及兒童首當其衝,很多人是故意被餓死的,因毛說過:「當不夠吃的時候,人會餓死,那最好讓一半人死掉,另一般人就能吃飽。」很多人就這樣被蓄意餓死的。模範省的河南信陽一縣就餓死一百多萬人。《華盛頓郵報》前駐北京記者潘文(John Pomfret)在其所寫《中國的教訓》(Chinese Lessons)一書中透露,他在雲南的岳父見過把小孩殺了煮熟大家分食的慘劇。當樹皮草根都吃光了以後,就只有人吃人了,這樣的慘劇大陸各地都發生過,只是程度的不同罷了。

 僅在四年光景就使四千五百萬中國老百姓活活餓死的暴君,超過史達林和希特勒殺人的總和,鄧小平對他的功過竟然是三七開(三分過,七分功),其遺像仍然高懸在天安門,遺體安放在毛澤東紀念堂內供人瞻仰,狄可托覺得難以接受。


荷蘭史學家:大躍進死了4500萬人 毛澤東是世界歷史上的頭號屠夫

能夠前無他人地接觸到中國共產黨官方檔案的荷蘭史學家馮克(Frank Kikotter)昨天說,毛澤東是世界歷史上的頭號屠夫。

英國「獨立報」(The Independent)今天報導,現居香港的馮克表示,他發現在1958年大躍進期間,毛澤東為追趕西方經濟,而造成了「全世界歷來最大災難之一」。

馮克一直研究1958至1962年的中國農村史,當時中國大陸正逢大饑荒,他將農民遭到經常性拷打、虐待、飢餓以及殺害的規模,與二次大戰作比較,結果發現,大陸農民在這4年期間因過度勞動、受飢或遭毆打致死的人數,至少有4500萬名;相較下,二戰全世界死亡人數為5500萬名。

馮克是自共產黨4年前重新開放檔案以來,唯一曾翻閱過這些檔案的專家。他指出,到現在還隱晦不彰的這個毀滅性歷史時期,在國際間也有成例。他說:「大躍進可與古拉格群島和納粹大屠殺並列為20世紀最大的3件事……等於是(赤柬獨裁者)波布(Pol Pot)的殺人紀錄乘以20倍以上。」
最新一期《時代》雜誌以「中國世紀」為封面故事,指出中國已經成為新超強,正處於新王朝的開端
沉睡的巨龍甦醒了 中國崛起撼動世界 歌唱偶們親愛滴祖國從今走向民主繁榮富強 中國新超強美國難制衡
拿破崙:「中國是頭睡獅,一旦驚醒將震動全世界!」
您顯然不知道我非常討厭毛澤東。強行把我劃到那一國後,再開始猛烈抨擊,就造成既定事實了?這玩的是哪門邪招?? 刁卿蕙2010/12/05 09:05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