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殘暴的福爾摩沙守衛歷史有沒有被傳承給臺灣人知道?Formosan guards were devils.
2021/05/31 10:39
瀏覽1,367
迴響5
推薦19
引用0

近日戰火下的無情與有情:二戰時,一名台籍譯員和荷蘭戰俘的情誼談 《怒海逆風島嶼行:台海戰亂世代的故事》,也介紹台籍戰俘監視員殘暴,我2015/11/15在金山台灣戰俘營紀念公園參與二戰70年紀念儀式,同年我也聽了台灣戰俘營紀念協會會長何麥克先生(Michael Hurst )在中山堂的演講,我們先看鳴人選書此文如何描述Formosan guards的殘暴:

以下為引用:

…他清楚記得那天是1942年3月9日。蹲了半年的黑牢,安東尼隨同其他荷軍官兵,雙手反綁、繩套圈在脖子上,十人栓成一個小隊登船,他們被安置在貨艙裡。航行一週後,安東尼在一個亞熱帶的軍港登岸,徒步走了兩天,才抵達架有鐵絲網的營區。

安東尼一踏入戰俘營,就被粗暴的台籍監視員打爆頭,又是滿臉血。他回頭瞄了一眼小隊裡的十位袍澤只剩一半——航途中渴死兩人、南台灣烈日下行軍再熱死兩人、剛才被打死一人。

另一頭的屏東憲兵分隊隊長匆忙召見田古,下令會講英語的他立即赴麟洛,向屏東捕虜監視所所長玉木與二中尉報到。田古抵達佔地僅四甲的營區當場傻眼。六百多位英、加、澳、紐、荷、美戰俘被當成動物,在下淡水溪乾河床整地栽植甘蔗種籽,兇惡的台籍監視員在旁鞭打動作慢的戰俘,一點都不手軟,戰俘真的連豬狗都不如。

所長玉木中尉交待田古君:「整個捕虜監視所當中的十位日籍憲警與三十位台籍兵卒層級的軍屬監視員,只有你會講英語,那你就當我的傳譯吧。除了我親口交辦涉密公務,其它的粗活你不用涉入。」

…回到戰俘營,田古奉所長之令率領百餘名戰俘,至屏東市千歲町台灣製糖株式會社的阿猴製糖所駐點當奴工,把壓榨甘蔗的糖蜜發酵成無水酒精,作為航空代用燃料。一名荷籍戰俘把甘蔗送入進料口時,不慎左手指被捲入壓榨機,只聽到一聲慘叫,無名指遭碾碎血流如注。台籍監視員飛奔前去把荷籍戰俘拖出毒打,還咒罵紅毛鬼連粗活都不會做。

這種凌辱戰俘的管理方式,冷眼旁觀的田古委實看不下去,遂向帶隊的憲兵曹長建議,先救人再議處台籍監視員的霸凌。…

…地處熱帶的戰俘營蚊蚋蝨子多,又沒有醫藥可治療,加之飲食衛生條件差,很多戰俘病逝、餓死或遭美軍炸死在營內,僅用軍毯包裹遺體草草掩埋在附近的亂葬崗。據戰後統計,屏東戰俘營掩埋了132具盟軍戰俘骸骨,亂葬崗位於今日麟洛垃圾車集用場。…

以上是引用

我當時指出,2013年時,金山台灣戰俘營當地耆老在當時文化局長龍應台到訪時表達不滿,認為政府並未對二戰中犧牲的台灣人予以紀念。其實龍應台後來的《大江大海一九四九》「衛兵變俘虜」一章就有談及她介紹台籍戰俘監視員及身為臺灣人不由自主的委屈,但當時痛批龍應台的人絕大多數都沒真正看過此書,舉例來說,高雄海洋科技大學助理教授王御風投稿「1949的另一個面向」就說「到台灣的外省族群,則有《大江大海一九四九》、《太平輪一九四九》的書寫,唯獨台灣民眾,遲遲沒展現他們的歷史記憶。」,這些評論者不知道龍應台有訪問台籍戰俘監視員嗎?知道她的「立場」嗎?

我認為龍應台去金山戰俘營的經驗影響了她《大江大海一九四九》關於台籍戰俘監視員的寫作,其實根據我看李展平關於台籍戰俘監視員的口述,有位台籍戰俘監視員說他只是服從日軍上級命令,「閉者眼睛拿槍亂射一通」,不認為自己應該接受戰犯審判,但也有認知到自己確實殺人而不否認戰犯審判正義性的人。

臺灣人不明白美軍為何要轟炸臺灣,其實正是蔣介石以「戰勝國」洗腦臺灣人的結果,我轉載過一篇美軍為什麼要轟炸台灣?那些台灣人不願承認面對的真實歷史,Formosan guards屠殺盟軍戰俘,也具體而微反映出臺灣人在二次大戰的角色。

就像在Fighting For Japan: The Korean And Formosan Soldiers During WWII 一文所提到的,很值得臺灣人參考:

以下為簡單翻譯與原文:

在戰爭中倖存下來的戰俘聲稱,來自日本殖民地(如韓國和台灣)的部隊是囚犯最惡毒的虐待者。

其中之一,阿瑟•萊恩(Arthur Lane)在2014年對《電訊報》(The Telegraph)表示:“日本的守衛很糟糕,但是韓國人和福爾摩沙人最糟糕…”

The Cruelty Of Korean And Formosan Soldiers

POWs who survived the war claimed that the troops from Japan’s colonies such as Korea and Taiwan were the most vicious abusers of prisoners.

One of them, Arthur Lane told The Telegraph in 2014, “ The Japanese guards were bad, but the Koreans and the Formosans were the worst. …”

這些非日本士兵接受過日語培訓,被禁止使用其母語。他們也被賦予日語名字。

福爾摩沙守衛主要被派往包括婆羅洲在內的東南亞,而朝鮮人則分散在包括中太平洋在內的世界各地。

These non-Japanese soldiers were trained in Japanese and forbidden to use their native language. They were also given Japanese names.

The Formosan guards were sent mostly to Southeast Asia including Borneo while the Koreans were scattered around the world including the Central Pacific.

這不是朝鮮和台灣士兵被指控殘酷的唯一例子。峇都令當戰俘營(位於婆羅洲島上的沙撈越古晉)和山打根戰俘營(位於馬來西亞沙巴州東海岸)的倖存者都聲稱,台灣士兵比日本人差。

This is not the only example of Korean and Formosan soldier’s brutality. Survivors of Batu Lintang POWs camp as well as Sandakan POWs camp had all claimed Formosan soldiers were worse than the Japanese.

那麼,為什麼朝鮮士兵和台灣士兵對戰俘特別殘忍呢?

凱蒂•卡邁克爾(Cathie Carmichael)和理查德•馬奎爾(Richard C. Maguire)在《The Routledge History of Genocide》一書中指出,德國人在死亡集中營中做了同樣的事情,烏克蘭輔助人員在黨衛軍的監督下殘酷的執行工作。

So why were the Korean and Formosan soldiers cruel towards the POWs?

In the book The Routledge History of Genocide, Cathie Carmichael and Richard C. Maguire stated that the Germans did the much the same in the death camp system, where brutal Ukrainian auxiliaries worked under SS supervision.

以上為簡單翻譯與原文。

這些臺灣人的極端殘暴,除了有些被當作BC級戰犯被審判以外,更多的是被害人「死無對證」而逃過一劫,就像陳千武《獵女犯》一書中指出臺灣軍人擄掠華裔女性並強迫其作為日軍性奴隸,有人付出代價嗎?難道殖民地的「幫兇」沒有責任?殖民地的「幫兇」後代不需要瞭解以前祖先的罪惡?

陳千武《獵女犯》引自南投縣文學資料館-作品賞析

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局長柯密(James Comey)2015年4月15日在華府「美國猶太人大屠殺紀念博物館」(United States Holocaust Memorial Museum)年度餐會上的演講說「對於德國、波蘭、匈牙利和其他無數地方的兇手與共犯而言,他們並不認為自己做了什麼邪惡的事。他們告訴自己,這麼做是對的。人們就是會如此,我們應該戒慎恐懼。」「毫無疑問,波蘭人曾經英勇地反抗納粹,英勇地保護猶太人;然而在每一個被納粹佔領的國家之中,都有人與納粹合作,這一點同樣毫無疑問。」

報導說,匈牙利二戰初期曾協助納粹入侵蘇聯與南斯拉夫,並且處決、遣送境內的猶太人,至少造成55萬人死亡。在最惡名昭彰的波蘭奧斯威辛(Auschwitz)死亡集中營,匈牙利政府害死了將近44萬人。匈牙利保守派總理歐爾班(Viktor Orbán)2015年2月在一場演講中坦承,納粹大肆屠殺猶太人時期,許多匈牙利人「選擇邪惡而非善良,選擇恥辱而非榮耀。」

相對的,臺灣人只願意介紹臺灣人在二戰時期的「不得已」,卻沒有介紹許多臺灣人「選擇邪惡而非善良,選擇恥辱而非榮耀。」

李登輝前總統2018/6/24參加沖繩二戰時台灣人戰亡者慰靈碑揭碑儀式,碑文上有他揮毫寫下的「為國作見證」五個字。在「臺灣之塔」上有蔡英文總統的落款,其碑文有「當年日台戰士皆為同袍,生死與共,榮辱同擔」的文字,鄭弘儀於當時指出因為中國國民黨不願意,我特別向蔡英文總統報吿,說明此事的重要,最後才有「總統蔡英文」的落款。直到十月底,府方才否認

由於鄭弘儀講的煞有介事,蔡英文與鄭弘儀誰說謊已不得而知,但由此可知臺灣歷史的片面洗腦教育。

為何如此多臺灣人「選擇邪惡而非善良,選擇恥辱而非榮耀」,在日本統治時代選擇當幫兇,在兩蔣統治「威權時代選擇服從」,這應歸咎臺灣歷史教育的失敗,必然導致歷史不斷重演。

這才是,生為臺灣人的悲哀。

Blackjack 2021/5/24

Memorial Service in Prisoner of War Heito Camp #3, Formosa

Taiwanese Guards at POW Camps

波蘭、匈牙利是猶太人大屠殺共犯?美國FBI局長揭開歷史瘡疤-納粹|猶太人大屠殺-風傳媒-閻紀宇.html

http://bit.ly/2bpRitf

閻紀宇 2015年04月22日 13:33

「對於德國、波蘭、匈牙利和其他無數地方的兇手與共犯而言,他們並不認為自己做了什麼邪惡的事。他們告訴自己,這麼做是對的。人們就是會如此,我們應該戒慎恐懼。」

這是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局長柯密(James Comey)15日在華府「美國猶太人大屠殺紀念博物館」(United States Holocaust Memorial Museum)年度餐會上的演講。...

美國的波蘭裔(至少1000萬人)社團與領袖近來對柯密緊追不捨,要求他道歉甚至辭職。柯密21日接受媒體訪問時仍然拒絕道歉,「毫無疑問,波蘭人曾經英勇地反抗納粹,英勇地保護納粹;然而在每一個被納粹佔領的國家之中,都有人與納粹合作,這一點同樣毫無疑問。」

波蘭奧斯威辛集中營,匈牙利政府遣送了將近44萬猶太人到這裡當奴工、被處決。

匈牙利的歷史角色就更為曖昧了,二戰初期曾協助納粹入侵蘇聯與南斯拉夫,並且處決、遣送境內的猶太人,至少造成55萬人死亡。在最惡名昭彰的波蘭奧斯威辛(Auschwitz)死亡集中營,匈牙利政府「貢獻」了將近44萬人。

匈牙利保守派總理歐爾班(Viktor Orbán)今年2月在一場演講中坦承,納粹大肆屠殺猶太人時期,許多匈牙利人「選擇邪惡而非善良,選擇恥辱而非榮耀。」

***

「台灣之塔」遭網友質疑歌頌日本軍國主義

14:112016/06/29 中時新聞網 許劍虹

6月25日在日本沖繩和平紀念公園落成,名為「台灣之塔」的「台灣人日本兵紀念碑」之碑文,遭到網友質疑有歌頌日本軍國主義的嫌疑。

上週末,時代力量立法委員林昶佐、高潞•以用•巴魕剌、前臺灣團結聯盟立委周倪安、外交部駐那霸辦事處處長蘇啟誠、琉球華僑總會張本光輝會長與台灣教授協會秘書長許文堂教授獲邀出席了「台灣之塔」的落成典禮。「台灣之塔」是由社團法人日本台灣平和基金會與台日交流協會出資興建,並且有蔡英文總統的提名落款。

位於糸滿市島尻郡八重瀨町的和平紀念公園,是為了紀念1945年的沖繩戰役而設立。在公園內的「和平基石」紀念碑上,不分國籍的列入所有在沖繩戰役死傷的24萬軍人與平民,其中也包括了朝鮮與台灣籍的日本兵。只是在該座紀念碑上的台灣人名單只有34人,根本無法與朝鮮日本兵相提並論。而且早在朴正熙擔任總統的時代,大韓民國就已經在公園內設立了獨立的慰靈紀念碑。

此一情景讓旅居日本的許光輝教授難以接受,所以大力奔走促成了這座「台灣之塔」的興建。對此,時代力量立委林昶佐表示:「太平洋戰爭中,以日軍身份參戰的台灣軍人有20萬人,陣亡3萬人、失蹤1萬5000多人,但這些台灣人的故事卻長期被掩蓋,『台灣之塔』晚了世界各國數十年,真不知該怎麼說,戰後的國際政治真是捉弄台灣人啊。」

只是也有網友發現,「台灣之塔」的碑文不僅沒有突顯出戰爭的殘酷,反而有歌頌日本軍國主義的嫌疑。在碑文上,不但出現了「台灣戰士崇高志節,埋沒七十年無以彰顯」之類壯烈化台籍日本兵的碑文,而且還以「當年日台戰士皆為同袍,生死與共,榮辱同擔」來形容雙方軍人的「兄弟情誼」,卻完全沒有提及台灣人遭到日本殖民當局強徵為軍人的事實。

同樣的,這座紀念碑也完全沒有介紹日本率先侵略中國與歐美國家在東南亞的殖民地的事實,讓人根本難以瞭解這場戰爭究竟是由誰所發起。仿佛當年台灣人與日本人是在中國與歐美列強的包圍下,被迫打了一場「崇高志節」的自衛戰爭。由此可見,這座碑文的內容完全是為了迎合日本極右翼的「大東亞聖戰」史觀所寫,並非真的是為了祈求和平。

因此在臉書上有網友批評,指出有人責怪國民黨早年沒有去日本立碑,但是卻忽略了要在日本立碑,首先碑文要讓日本看得爽。而這這碑文上完全沒反省當年誰是發動戰爭的侵略者,因此有失中華民國政府應有的立場。對此他還寫文反諷了林昶佐等主張立碑的人士:「你要不要想看看為二戰德軍立碑,然後上面寫『為同袍守護性命的義舉』會不會被公幹到翻?」

知名網友政變後的寧靜夏午指出,在和平紀念公園裡面有京都之塔、愛媛之塔、島守之塔、姬百合之塔等象徵參戰日本兵出生地的紀念碑。京都與愛媛分別是62師團與第22聯隊的編成地,島守之塔是紀念在戰役中殉職的沖繩縣知事、縣政府與警察單位人員,姬百合之塔是紀念學徒編成的女子看護隊。按照此一標準,另外設計一個「台灣之塔」似乎在暗示台灣到現在還是日本領土。

也有其他網友雖然對豎立「台灣之塔」一事本身沒有意見,但是也忍不住質疑當年到底有多少台籍日本兵參與了沖繩戰役。畢竟當時被派往菲律賓、印尼甚至於海南島的台籍日本兵數量,可能遠比參加沖繩戰役的還要多。這也是為什麼「和平基石」上只有62名台灣人的原因。他忍不住提出疑問:「台灣人部隊,無論是軍伕或是義勇軍,有在沖繩戰役大規模組織性參戰嗎?」

政變後的寧靜夏午也批評道:「台灣人幾乎完全沒有被捲入沖繩戰役,台灣人日本兵的戰死地幾乎都是南洋地區,戰役爆發前日軍是將駐沖繩的第9師團往台灣調,並沒有從台灣抽兵力,請問你跑去立個台灣之塔是幹嘛的?跑去打醬油嗎?」

(中時新聞網)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5) :
5樓. Shiftbear
2021/06/01 15:29

這一篇記載了重要的史實。我打算在英文網站上上引用。  

感謝您! blackjack2021/06/01 21:21回覆
4樓. Shiftbear
2021/06/01 15:23
林昶(永遠日本的意思)佐在太陽花時期當街小便,不小心曝露了倭畜祖先「立小便」的野蠻傳統。


鄭弘儀,不要動不動就把你爸爸抬出來。你爸爸 不 是 英 雄 !還要說的更難聽嗎?不要以為每次把你爸爸抬出來別人就一定要害怕退讓!抬出來的後果不見得一定是你所樂見的!希特勒,史達林的後人也可以每次把他們抬出來叫別人閉嘴嗎?『啊你這樣說我的舅公希特勒會感到被冒犯喔!』 放你的狗屁!

有些人懷念過去,我們要尊重他們的想法,但過去的真相,像臺灣人參與屠殺小孩婦女的馬尼拉大屠殺,或是戰俘監視員屠殺戰俘,都還沒有經過轉型正義,既然他們知道「榮辱與共」,又愛談美軍轟炸臺灣,那就該讓所有臺灣人記得:

臺灣身為殖民地人民,如何志願參與大屠殺,如何抓捕慰安婦,都應該好好教給下一代,臺灣人也沒有被轉型正義,這都必須追究

所以,鄭弘儀老提他爸,也是一個讓臺灣人知道臺灣過去如何殘暴的契機呢

blackjack2021/06/01 21:21回覆
3樓. 丹尼爾(Dan In TW)
2021/05/31 18:29

二次大戰, 台灣作為殖民地, 也是屬於軸心國的一部分, 所以美軍轟炸台灣, 死傷極慘!

不過台灣本就不是國家, 日本戰敗投降被拋棄, 台灣改日本姓的皇民是極為恐慌的, 因為他們的既得利益沒了!

老蔣的以德報怨, 確實讓部分台籍戰犯躲過了追訴!

當年納粹V2火箭拼命轟炸,戰後同盟國紛紛抓補這些為虎作倀的科學家回國研究,也沒有審判這些戰犯。



蔣介石的白團總召集人岡村寧次審判時,法官被下條子判無罪...


中國與其他受害國家沒有落實轉型正義追究戰犯,才會讓戰犯繼承人繼續爽下去。

***


反擊拜登 趙立堅指控美軍生物基地與日731部隊秘密交易

22:152021/05/28 中時新聞網 盧伯華


針對美國總統拜登要求情報部門公佈對新冠病毒起源調查報告,大陸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表示,美方根本不在乎事實真相,只是一心玩弄政治。趙立堅反問:美軍德特里克堡生物基地與侵華日軍731部隊有千絲萬縷的聯繫,發生洩漏事故的消息早已被媒體曝光,美方有沒有意願和勇氣讓世衛組織專家赴美國進行調查呢?


大陸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上有媒體提問:美國總統拜登聲稱可能會發佈報告,詳細說明美國情報界關於新冠肺炎疫情起源的調查結果。美國家情報機構也開始對病毒溯源發表看法,稱將繼續研究所有證據,收集和分析新信息。中方對此有何評論?


大陸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反問:美軍德特里克堡生物基地與侵華日軍731部隊有千絲萬縷的聯繫,發生洩漏事故的消息早已被媒體曝光,美方有沒有意願和勇氣讓世衛組織專家赴美國進行調查呢?(圖/大陸外交部)

大陸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反問:美軍德特里克堡生物基地與侵華日軍731部隊有千絲萬縷的聯繫,發生洩漏事故的消息早已被媒體曝光,美方有沒有意願和勇氣讓世衛組織專家赴美國進行調查呢?(圖/大陸外交部)

大陸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答覆稱,病毒溯源是一個嚴肅的科學問題,美國卻企圖讓所謂情報人員來主導結論,只能說明美方根本不在乎事實真相,根本不想搞科學研究,只是一心玩弄政治,對他國甩鍋推責。


趙立堅強調,世人都清楚,美方近來再次惡意翻炒「實驗室洩漏」,聲稱要就這一問題進行調查,「動機不純,用心險惡」。他表示要提醒美方兩點:第一,中國實驗室事件引發病毒極不可能,這一結論清清楚楚地記錄在中國—世衛組織聯合考察組研究報告中;第二,美國才是擁有世界上規模最大、數量最多的生物實驗室的國家,德特里克堡生物基地發生洩漏事故的消息早已被媒體曝光。公開資料顯示,德特里克堡居然與侵華日軍「731部隊」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罪惡滔天的「731部隊」負責人石井四郎還曾是德堡的生化武器顧問。


趙立堅反問道,美方何時對2019年7月維吉尼亞州北部不明原因的呼吸系統疾病和威斯康辛州大規模「電子煙疾病」的詳細情況作出說明?有沒有意願和勇氣讓世衛組織專家赴美國進行調查呢?


拜登近期下令美國情報機構重新調查新冠病毒源頭,並敦促中國參與全球調查,美國國會也提出議案,要求情報部門公布調查對武漢病毒研究所與新冠病毒關係的資料。


陸媒曾報導,根據美國國家檔案館的解密,二戰之後美軍同石井四郎、北野政次等人員秘密接觸並對日本731部隊進行調查和交易,在此基礎上形成了關於日本731部隊細菌戰調查的系列報告。美國與日本還就細菌戰研究成果進行交易,讓美國使用日本生化武器研究資訊,得以在戰後發展德特里克堡生物實驗室,並擁有美軍唯一P4生物實驗室。



(中時新聞網)

blackjack2021/05/31 19:55回覆
2樓. 草山
2021/05/31 13:49

臺灣人不承認中華民國又以戰勝國自命,自認是日本人,又不承認是戰敗國,還歧視東南亞國家!

獸與鳥大戰,獸要打蝙蝠,蝙蝠說他有毛是獸。鳥要打蝙蝠,蝙蝠說他會飛是鳥...

戰犯審判的時候說自己被迫當日本兵,實是中華民國國民

現在說替日本打仗是為國效力,「當年日台戰士皆為同袍,生死與共,榮辱同擔」

但對被害者而言都一樣,這些台灣殺人魔就是兇手!!!

blackjack2021/05/31 14:30回覆
1樓. !#@$%^&*()_+
2021/05/31 11:36
.
當年因為他們是被佔領區的中國人,所以逃過戰犯究責。要不然所謂的台籍日本兵,大概可以直接槍斃一半,剩下一半吊死。

幫日本打仗還打輸?什麼渣啊?

有些台灣人腦筋還算清楚,知道台灣算「戰敗國」

但「戰敗國」的一切罪行卻躲在「中華民國」的羽翼下逃過一劫,還覺得自己「沒錯」!?

以前游錫堃說「去納粹化」,這些台灣戰犯及協力者卻沒有一同被清洗,台灣歷史也不教,實在是把那些被害者再次踐踏了一遍

blackjack2021/05/31 14:23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