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夢見我站在講台準備上國文課 (兼述我的教書故事)
2020/10/07 23:01
瀏覽371
迴響0
推薦9
引用0



夢見我站在講台準備上國文課


(兼述我的教書故事)

 


 

今晨醒來前,我夢見自己站在教室的講台上,準備要給學生上國文課:曹丕的《典論·論文》……


我這輩子在學校教書的時間太短,國文老師沒有當夠,沒有機會讓我好好發揮,頗為遺憾!

 

這些年只好在網路上義務的傳道授業解惑,奉獻我的所學!


我想,佛菩薩是要給我更重大的任務的!

 

 

沒有在學校繼續當國文老師的原因是:我太優秀、能力太強了,被嫉妒、排擠,一年一聘到期,就被我的主管用一堆「莫須有」的「罪名」呈報校長,就「不續聘」了!哈!


讓我認識到「單純校園」、「崇高教師」的黑暗面!哈哈!


所以之後看到什麼「校園醜聞」的新聞,也就沒有驚訝了!

 

 

話說三十年前,我第一次在學校教書,是在台中市的一所私立高職。在面談的時候,人事主任看我能詩能文、能書能畫、懂編輯,多才多藝,於是把我安排到訓育組,專任國文教師,兼任行政助理及「校刊社指導老師」,主要負責校刊編輯。


那學期,除了盡心於備課授課,在我費心之下,編出了一本水準很高的校刊,可說「轟動武林、驚動萬教」!全校老師都讚嘆不已,說是該校有史以來最漂亮、最有水準的校刊!大家也因此認識了這位「新來的吳老師」。


可我的主管——訓育組長——就不爽了!有一天把我叫到編輯室,單獨對我責罵,說校刊都嘛是學生在編,編得不好是正常,哪有老師在編的!又藉機數落我其他事情……


我覺得真好笑!你們不是請我來編校刊的嗎?漂亮雅緻的校刊,拿出去做公關,學校不是很有顏面嗎?


那時,我就只編了一期校刊(一學期一次),下個學期他就換了另一位新進的男性國文老師來負責,我的行政助理也卸除了,只有「基本鐘點純教職」(當然薪水也少了很多)。最後,一學年結束時(聘書是一年),我就被請去校長室,校長手上拿著一張單子,數落我「莫須有的罪狀」(我們平常都見不到校長,校長也根本不認識我們),最後請我「另謀高就」!哈哈!


我初次教書的故事就這樣!

 

三十年前的事,我當時並沒有什麼氣憤、怨恨的情緒,只是默默承受,覺得藉此「認識」了這一校園現象。


直到現在我心依然平靜無波,覺得只是來到這世間,體驗的「人間疾苦」之一罷了!


這就是菩薩修行的「忍辱波羅蜜」吧?

 

我因此也看清了世間沒有「清淨崇高」的場所,即使是「佛門淨地」,亦未必沒有糾紛,不然千年前「六祖惠能」得到了傳法衣缽,何必逃走,四處躲藏呢?


很多「崇高神聖」、「道貌岸然」不過是裝出來的「假象」罷了!哈!

 

我離開了教書的第一所學校之後,因同事介紹,到另一所高職,暫時當了一學期的「兼課老師」。此後就一直沒再有機會進學校教書。

 

那時聽說要進學校教書,還要懂得「禮數」,有人說要30萬!哈!

「教育事業」是奉獻心血熱忱,還需要如此卑躬屈膝,真是可悲又可笑!所以我這輩子就跟「學校教育」無緣啦!


當時,我找遍台中地區學校教職而沒有著落,好同事鼓勵我考研究所,後來因緣際會,佛菩薩把我接來修行,我勤苦精進修持至今三十年,想來應該是有更重大的使命與任務要我來承擔!


優秀人才,世俗學校捨棄,佛菩薩卻另有安排呀!

 

阿彌陀佛!善哉善哉!

 

 

 

自在主人有感隨筆

(2020/10/7整理於自在精舍)

 

....................................................................

 

◎圖:君子不器 (自在老師書法 20170210

◎文字原發表於個人臉書:(未整理)

https://www.facebook.com/tztzai/posts/3463856400303993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