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雪山單攻 (上)
2014/06/16 22:00
瀏覽6,024
迴響5
推薦25
引用0

      去年政大參加完戈八挑戰賽後, 趁著大家體力還不錯, Abby 便辦了 "玉山單攻" 的活動, 聽說效果不錯, 大家都很喜歡. 於是今年 Abby 再度趁勝追擊, 召喚參加戈九的這一群人, 要去單攻雪山.

      雪山跟玉山不一樣, 玉山長, 雪山峭. 雪山東峰我走過兩次, 主峰只有一次, 但我知道雪山比玉山還難地多. 當時我就說 "單攻雪山! 要這麼拚嗎?" 可是, 顯然其他夥伴們興致極高, 所以在 Abby 的計畫下, 召集了 13 位夥伴, 預計是 6 月 14 日星期六晚上到武陵農場, 在車上睡一下後, 於 6 月 15 日凌晨 2 點開始爬山. 順利的話, 可在 6 月 15 日傍晚回到台北.

      我看了一下行程, 只覺得 "真是瘋狂, 現在這種年齡, 還要玩這種遊戲嗎?" 但心裡另一個聲音卻說 "這真是難得的經驗, 我以前從來沒有這樣單攻過百岳." 之前我跟 TPCA 爬百岳, 總是豪華旅遊團般, 吃得好, 睡得好 (我是常常沒睡飽, 但那是個人問題); 這種單攻行程對我而言, 又是一次挑戰. 就在憂喜參半的心情下, 我順利拿到休假, 跟他們一齊前進雪山!

6 月 14 日星期六

      他們 12 位於 4 pm 從台北出發, 5: 30 pm 到羅東, 由我作東請大家吃飯. 餐後, 大家採買些簡單食物, 便繼續坐上中巴, 前往武陵農場. 雖然這幾天都在下雨, 也聽說有颱風要來, 但今天羅東只有些微毛毛雨, 不影響我們的行程.

      車子大約在 10 點左右來到武陵農場露營區, 停好位置後, Abby 要大家先睡一下, 1: 30 am 起床.

      問題是, 坐在車子裡, 我根本睡不著! 我真羨慕某幾個夥伴, 居然可以在 10 分鐘後就開始打呼! 剛剛一路顛簸上山, 我就不能睡; 現在我左轉右轉, 甚至身體躺下來, 把雙腳翹到窗子上, 還是睡不著. 就這樣熬到 1 點鐘, Abby 告訴大家, 可以準備去盥洗或吃點兒東西.

      我坐起來, 拿出蠶豆酥和柳橙汁來吃, 大夥兒也陸續有了動靜. 接著, 中巴開到登山口前的停車場, 大家便下車整理東西, 揹好裝備, 於 2: 05 開始登山.

      我到傍晚時才發現頭燈的帶子斷了, 所以只好將頭燈塞在魔術頭巾裡, 效果差了很多, 但至少還有點兒亮. 為了避免臨時在雨中換雨衣, 我先將雨褲穿上, 又把雨衣披在外面. 一行人在漆黑中上山, 我只覺得好想睡覺......

      這些人腳力真的頗強, 將近 50 分鐘, 便走到 2 公里處的七卡山莊 (落差約 300 公尺). 這時雨變大了, 大夥兒便在屋簷下休息, 並更換雨衣. 我還是好睏, 利用大家吃東西, 換雨衣的時間, 低頭瞇了一下. 但不到 10 分鐘, Abby 便又招呼大家出發.

      從七卡山莊開始, 便是一路陡坡, 尤其在雨中, 我的眼鏡老是起霧, 走起來分外辛苦. 前方帶頭的是 Benson, 而由 Abby 在後面押隊. 小吳和格格他們幾位戈九悍將, 緊跟著前導往前衝, 渾忘了腳痛的丁哥和走不快的鐵扇公主在後面苦苦追趕. 不過, 大家先前講好, 隊伍不要拉太開, 所以只要相距超過 50 公尺左右, 前面便會停下來等人.

      大約走到 3.7k 時, 我覺得右大腿怪怪的; 再走個幾步, 不得了, 我好像抽筋了! 不會吧!? 尷尬(///、啥) 這麼遜!! 我趕忙坐下來, 雙手按摩自己的大腿. 鐵扇公主走上前來, 說道 "你還好吧, 你的臉好蒼白!" 也幫我按摩左大腿.

      我只覺得好想睡覺, 倒也不暈不喘的. Benson 走過來, 問我要不要用擦勞滅, 我搖搖頭. 他又拿出一瓶運動飲料給我喝, 還說 "盡量喝, 喝到你想尿尿為止." 我喝了幾口, 大約 250 ml, 咦~ 真神奇, 突然覺得很有精神, 連雙大腿都不痙攣了!

      我認為剛剛應該是一陣 myoclonus, 或是 muscle spasm, 可能跟 "沒睡覺" 以及 "輕度脫水" 有關, 因為休息過後, 我完全沒事了, 連一點酸痛的感覺都沒有. 於是, 跟著大家繼續往上爬. 這時, 天已微亮, 只見白雲悠悠地飄在群山間, 寧靜而祥和, 大家忍不住讚嘆今天的天氣一定會變好!

      挨到 4k 處的觀景台後, 大夥兒都上去休息, 我則把剩下的柳橙汁喝完.

      下一段是哭坡.

      據說爬到這兒的人, 發現怎麼又有一段更陡的山道在前方, 忍不住傷心與失望, 便哭了起來, 因此這一道山坡就取名為哭坡. 但是, 爬過雪山的人都知道, "哭坡" 只是名號恐怖, 跟雪山其他坡段比較起來, 算是小兒科的了. 大夥兒休息 5 分鐘後, 便向哭坡邁進.

      值此夏季時分, 山道邊不時地有小野花可欣賞. (這很像是高山繡線菊)

      這時節的高山杜鵑恣意奔放, 走在山道上, 隨時可看到一叢一叢的杜鵑花, 為這陡峭的山勢增添生氣與豔麗.

      爬過哭坡後, 接著一段路是高低起伏, 沒多久, 便來到 5k 處的雪山東峰.

      雪山東峰標高 3201 公尺, 這裡是三等三角點. 我跟著大家把背包放在路邊, 只帶了一支 Rick 送我的手持伸縮腳架攻頂.

      來到山上的人, 都先拍獨照, 等人到齊後 (小吳卻先下山去找 "解放" 地), 大夥兒便拍合照. 但我這回沒帶腳架, 便以這支第一次使用的手持伸縮腳架來拍.

       一開始角度總是抓不準, 常常切了這人或漏了那人; 但多照個幾次之後, 總會有照地好的, 呵呵!

      從這兒可以看到武陵四秀, 三六九山莊以及黑森林. 大夥兒看三六九山莊就在不遠處, 而且顯然比東峰還矮, 表示後面那一段路應該很輕鬆, 於是喜孜孜地下峰, 揹起背包繼續前進.

      接下來有好幾百公尺比較平緩, 真的走起來很輕鬆; 即使其他路段依舊是上上下下, 有一定的坡度, 但對大家而言, 已是沒啥壓力了. 尤其沿路杜鵑怒放, 更添喜意.

      我以前對雪山的印象, 是 "清,冷,險,峻" (請看以前的文章: 雪山行), 這次來, 才發現原來他也有親切可人的一面.

      我在路上遇到別隊山友要下山, 他們說 "已經發布海上颱風警報了, 你們不能攻頂了喔!"  我心中一喜, 想著 "那我正好可以睡一覺, 嘿嘿!" 反正雪山主峰我走過了, 倒沒那麼大的期望, 認為這回一定要攻頂. 雖然, 有攻頂的話, 才算是完成這回的目標, 而且, 也完成我 "單攻雪山" 的個人壯舉. 但是, 我真的還是很想睡覺......

      我於 6: 50 am 走進三六九山莊, Andy 和小吳已經在裡面休息一下了. 我說 "聽說不能去攻頂了." Andy 賊賊地笑了一下, 說 "可是, 我們還是要去." 我點點頭說好, 走進山莊.

      原本 Abby 就要大家在三六九山莊煮麵吃早餐, 既然後面的人還沒到, 且距離有點兒拉開, 我便利用這一點兒時間, 找到一張空床, 雙腳微彎, 平躺著睡覺. 此時山嵐漸起, 我裹在保暖衣裡, 迷迷糊糊地不知道能不能睡著.

      我意識到自己打呼了幾聲, 腦中有個聲音 "啊, 我終於在睡覺了, 好棒." 卻完全想不起來自己身在何處. 直到聽到鐵扇公主的聲音說 "他們都出發了!" 我才突然驚醒, 心道 "啊, 他們去攻頂, 沒等我!?"

      正要伸直雙腿起床時, 一陣強烈的痙攣痛從雙大腿傳來. 我低呼了一聲, 想要試著伸直雙腿, 但大腿立刻疼痛不已, 接著連小腿都開始抽筋了!

      我不敢再伸腿, 保持彎腿的姿勢, 趕忙用雙手按摩. 這時, 看到一位別隊的山友, 便請他幫我呼喊我同伴, 不料, 他竟說 "你的朋友都去攻頂了." 他們怎麼會這麼糊塗, 不知道我在山莊裡睡覺? 就這樣把我放鴿子? 而且, 還是一隻雙腳抽筋的鴿子!!

      我只好盡量搓揉雙腿和小腿, 就這樣按摩了大約 5 分鐘, 雙腿似乎好了點. 我試著慢慢伸直雙腳, 沒有痙攣了. 於是, 彎著身體在床上搖擺了幾下, 然後一躍而起.

      當重新安穩地站著時, 我感到一陣慶幸, 因為痠痛感完全消失, 雙腿像是沒發生過甚麼事般的健全. 此時是 7: 25 am, 我大約睡了 20 分鐘. 趕忙揹起背包, 快步走出山莊, 往山上走去.

      一開始的山道, 是 750 公尺長的 "之" 字形路線, 直到 7.8k 才會進入黑森林. 既然剛剛有聽到鐵扇公主的聲音, 表示他們出發並沒有多久, 以我的腳力, 要追上他們其中幾個人, 應該還不成問題, 因此我大膽地出發去追他們.

      大約 100 公尺後, 突然想到 "我剛才應該先看看另一間臥舖的! 說不定他們還在那兒耶!" 正在考慮要不要回去看清楚時, 聽到頭頂上有說話聲. 抬頭一看, 只見 Hank 和 Benson 就在我上面的之字形路上. 我跟他們揮揮手, Benson 走下來接我, 並且跟我說 "他們決定不在山上煮泡麵, 所以你不用帶這麼多東西." 原先我多揹了三瓶水, 是要公用煮泡麵的.

      在 Benson 的幫忙下, 我只留了一瓶半的水和一些簡單零食, 其他的, 就交由他幫我放回山莊.

      我繼續往上爬, 不一會兒, 便追上 Hank 和丁哥. 既然有追到夥伴, 我便不用擔心, 可以開始欣賞沿途的小花小草.

      這很像是阿里山龍膽.

      接著, 聽他們說起, 才知道小吳和 Andy 沒有通知 Abby, 就自行先去攻頂. Abby 很著急, 本來已經追出去, 但突然想到後面的夥伴們沒人帶路, 於是又走回山莊等大家, 並決定等所有人攻頂完, 再一齊回三六九山莊煮東西吃.

      就這樣一陣陰錯陽差, 所以出發時沒點名, 忘記了還有個人在裡面睡覺! 心碎

      我追上丁哥和 Hank 後, 發現他們倆還滿悠哉地慢慢走. 一開始我不大好意思超越他們, 經過了有名的巒大花楸之後 (此時開黃花, 不算美), 我們三人一起進入了黑森林.......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旅人手札
自訂分類:登山遊記
迴響(5) :
5樓. 柚子花
2014/07/09 22:46

你是不是太累沒睡飽?看你的文章一直提到想睡覺,

腳抽筋還好你自己是醫生還有瓣法處理緩解,

雖然慢了人家20分鐘 還追得上他們的腳程,你果然是健人一族!

我真的是一整天都還沒睡覺, 就又要上山了啊, 所以好睏喔! 老魔王2014/07/10 20:47回覆
4樓. Mabel
2014/06/21 03:56

每次看你的文章都彷彿身歷其境呢 ! 

你們的行程真是太猛了, 這些勇腳...你能跟上真是太強了 ~

ps : 我也常常腳抽筋...

什麼 "我能跟上真是太強了"! Mabel, 我只是不跑馬拉松而已, 爬山我可是比他們強喔! 奸笑(呵呵、嘿嘿)

再者, 我很少腳抽筋的, 這次是很難得的抽兩次!

老魔王2014/06/21 13:25回覆
3樓.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
2014/06/18 16:24
運動飲料

我不太運動,從來不喝運動飲料。看了這篇才知道運動飲料這麼有用!

抽筋、痙攣 - 這蠻可怕的,你有習慣性抽筋嗎?以前讀過人家寫的,抽筋的時候怎麼辦,我都忘記該怎麼辦了。

我幾年之間偶爾遇到一次或兩次睡覺時候抽筋,痛苦得直叫。我老公說,他常常抽筋,從來不叫也不說。你是醫生,沒有秘方嗎?


我不大抽筋的.

抽筋要看原因, 很多人是 "overuse" 引發的肌肉痙攣, 有些人只是施力不當, 有些人是電解質不平衡, 有些人是肝硬化, 或腎病變引發........, 原因非常多, 要看情形來處理, 不能一概而論!

老魔王2014/06/18 20:17回覆
2樓. 麥芽糖
2014/06/18 05:26
各自為政

隊員自行出發, 不但讓領隊為難, 還有生命危險!

請參考一九九六年, 南非登頂聖母峰的慘案!




對啊, 登山是有風險的活動, 一定要乖乖順從嚮導或領隊的指示. 最忌諱太過自信, 或過度表現個人英雄主義. 老魔王2014/06/18 05:57回覆
1樓. 丫丫爸
2014/06/17 22:58

年紀大了 還敢玩命 !  了不起!

 

誰知道會是玩命啊!? 你看了下集, 會發現這回真的是在玩命! 老魔王2014/06/18 04:23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