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外交】【傳媒】現代英美的假新聞體系
2019/12/25 04:43
瀏覽17,399
迴響17
推薦34
引用0

三天前,一則新聞出現在英國的所有主流媒體上,隨即得到全球性的轉載,其後《BBC》和《Guardian》等等都一再追蹤報導(例如https://www.bbc.com/news/uk-50883161)。故事說在倫敦南郊的Tooting鎮,有一個六歲的小女孩,名叫Florence Widdicombe,她到Tesco超級市場去買了一張賀卡,回家後發現卡裏已經寫滿了英文的信息(參見下圖),聲稱是一群被關在上海青浦監獄的外國人,因爲受到非人道的待遇,包括强制無償為製造卡片加工,所以冒險對外求救,希望拿到卡片的人聯絡已經出獄的一個英國籍難友,發動國際力量來拯救他們於水火之中。

這則消息最早來自一個自由記者(Freelance Reporter),叫做Peter Humphrey,他有個中文名字,叫“韓飛龍”。很巧的是,他就是前面提到的英國籍難友,求救信的收信人。他娶了一個中國太太,曾在大陸工作很多年。雖然名片上寫的職業是記者,實際上他的主要收入來自私人偵探業務,公司名字叫做ChinaWhys。

2013年初,GlaxoSmithKline收到檢舉信,說他們的中國分部有大規模的腐敗和違法行爲,於是總部雇了ChinaWhys來進行調查核實。到了年中,中國的執法部門先一步逮捕起訴GlaxoSmithKline中國分部,連帶著也發現了Peter Humphrey的調查活動。因爲這種無照偵探業務在中國是違法的,Peter Humphrey和他的太太在2014年被判刑,關到青浦監獄,12個月之後被提前釋放,返回英國定居。

韓飛龍顯然心有未甘,此後成爲反中鬥士,不斷公開指控在青浦監獄受到非人待遇(參見https://www.ft.com/content/db8b9e36-1119-11e8-940e-08320fc2a277)。這次的賀卡事件再一次把他的發聲帶到全世界注意力的風頭浪尖。

我剛看到這則新聞的時候,就隱隱地感到不安。首先,寫原始報導的記者剛好就是事件的當事人,這通常不利於客觀敘事。其次,賀卡是很簡單的物品,現代都是用普通機器大批製作,而使用監獄勞工的目的在於降低手工生產的成本,兩者格格不入。最後,在上海生產的卡片中,只有一張有密信,而這一張密信卡片剛好就賣到收信人所在的國家;考慮到美國的賀卡市場有英國的5倍大,還有許許多多其他消費英文賀卡的國家,這個結果有點兒凑巧。

但是以上的質疑,或許可以設法解釋過去,並不能算是決定性的邏輯因果論斷,所以必須再挖深一些。我的第一步就是去找找韓飛龍囘英國後,定居的所在。只花了20秒,就發現他住在一個叫做Surrey的鎮上。我對英國的地理環境不熟,於是在Google Map上定位Tooting和Surrey,想看看它們距離有多遠,從而估計這個距離對應的機率大小。

然後我大吃一驚,因爲Surrey也在倫敦南郊,和Tooting相連。韓飛龍要到Tooting的那一家Tesco,是以分鐘計算的車程。

我想這麽明顯的問題,就算英美媒體假裝看不見,至少中方會出面點明。結果過了兩天,中國外交部的確出來否認,但是只說查無此事,青浦監獄和印刷商沒有任何關係。我相信他們在這兩天裏,下了真工夫,對相關機構和人員都做了反復的徹查,但是這在西方,基本沒有任何效果,連《紐約時報》都很高興地轉述報導(參見https://www.nytimes.com/reuters/2019/12/23/world/europe/23reuters-tesco-china-labour.html?searchResultPosition=7),反正英美大衆早已認定中國是邪惡的化身,這種空口白話式的否認必屬謊言,再出一篇文章反而可以繼續炒作這個話題,而且凸顯自身的中立和客觀。

我在過去五年多,已經一再解釋過,英美媒體對大衆的洗腦手法,是躲在多元自由的虛僞表象之下,隱秘地維持對重要話題説法的一致性,使群衆從多個角度、不同陣營的資訊來源都只能看到同樣的敘事(例如我現在想把真相傳播出去,就完全找不到願意面對事實的英文媒體;《RT》在美國是過街老鼠,根本不敢公開辦事處的電話號碼和電郵信箱),年久日深,自然接受其為正確的常識。一旦成爲常識,群衆的愚昧性就會對這些洗腦信條做自我加强,不但有心人可以簡單地使用它來推進私利(Advance Their Agenda),即使是沒有利益關係的第三者,如藝術家,也會主動引用發揮,進一步落實它在社會裏被接受的程度。

在英美早已完成對中國妖魔化的背景下,中國政府必須要有更强硬、更專業的輿論反擊能力。這次英美的假新聞媒體,過度掉以輕心,留下一個極大的漏洞,其實是一個天賜良機,能大幅削弱他們在仇中報導上的公信力,在貿易戰和許多其他外交工作上,都會有減低阻力的長遠好處。

雖然沒有在第一時間做出最有針對性的反擊,我覺得並不晚,還可以亡羊補牢,由企業出面,在英國控告韓飛龍毀謗。其目的,不是要得到法律賠償,而是把它重新鬧上新聞,藉以羞辱《BBC》之流的假新聞組織,並且殺一儆百,杜絕這一類造假抹黑。

現代英美的假新聞,原本是一戰、二戰和冷戰期間爲了團結全民、爭取勝利而撒謊,所建立起來的隱性體系;但是在過去40多年,資本成功奪權之後,它的忽悠欺騙,不再是爲了國家人民的整體利益,反而爲財團巨富在國内外掠奪、壓迫助紂爲虐。我個人認爲,一旦放棄對事實真相的堅持,一個製造謊言的龐大機器被有心人侵占利用,只是時間的問題。當前中國政府堅持只説實話(Nothing But The Truth;當然在現實政治環境下,不可能要求一定公開完整的事實,亦即不必是The Whole Truth),是極具智慧的政策,不但是建立公信力的有效手段,也是維持民族社會向上發展動力的基石。

有誰推薦more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7) :
17樓. 夜炎火
2020/01/01 18:14

贺卡这个假新闻之拙劣,实在都让人不知道从何反驳——因为很难理解怎么能有人信以为真。然而可悲的是偏偏很多人信以为真,更可悲的是中国这边还笨嘴拙舌的不知道怎么反击……

其实稍微看一眼这贺卡就知道肯定不是出自所谓中国犯人的手笔:书写字母的方式(大陆人都是学印刷体出来的,和英美人写字母风格完全不同),地道的表达(原文用词简练而且完全没有Chinglish),乃至措辞方面的破绽(比如中国人不会自称foreign,只会说Chinese,这是从小教育出来的习惯,英语语境里外国人才是foreigner。),等等光贺卡本身就破绽百出了。更别提贺卡之外的其他事实(比如王先生说的地址和贺卡种类什么的)。

结论就是,中国外交方面反击软弱,说明管事人员不是蠢就是坏,我看两者兼有后者居多。肉食者鄙,尸位素餐,一直是中国政府官员的传统。也许其他国家更烂,但这一点都不能让人安慰呢。

你的結論是對的,但是細節有個錯誤:那張卡片號稱是外國犯人寫的,所以自然用英文。

整件事最大的破綻,還是我在正文裏所提的三件事:1.韓飛龍自己報導自己;2.印刷不是適合使用服刑犯勞力的工作;3.卡片落到收件人住宅附近。

王孟源2020/01/02 07:24回覆
16樓. !@#$%^&*()_+
2019/12/30 13:12
.

今天中國不是要不要反擊,而是敢不敢反擊。反擊失敗就算了。萬一反擊成功打死人怎麼辦?

美國已經變成半個後天免疫不全的國家。今天美國最大的敵人不是中國,而是美國人。想當年人人穿得整整齊齊上教堂,人人愛國的那個國家,現在潛伏多少病菌病毒隨時可能發作?

以前的美國靠聖經治國。誰敢叛國誰要面對人民的槍口。雷根當州長叫國民兵斃了帶花的大學生。

現在的美國為了虛假的人權可以破壞社會。歐巴馬八年高鐵沒建,貿易逆差沒減,CO2排放還越來越多。他幹了什麼?開放各種有病的人自由選用喜歡的廁所。警察清除有害人口的時候,他不敢替警察痛罵黑人。這樣的國家還要不要敵人?如果中國好好有效推一把,會不會又回到1968年?

都過半個多世紀了。底特律、芝加哥南區、D.C.很多地方還可以看到燒剩下的破爛空地。如果美國黑人知道中國怎麼善待少數民族,他們是悲痛自殺,還是再來一次1968年?

中國貧窮的時候每個人都會逃。美國的病態肥豬人口敢逃嗎?現在這種人口,在1950年代是不是大部分會被當成人渣?

美國大部分的錢已經用在內部維穩上:給黑人食物券、大學名額、一大堆公部門採購的工作機會。就連戰爭,都是為了取得更多廉價資源養活毫無競爭力的垃圾人口。稍微有點錢的白人,住在遙遠郊區開車上班,下班又馬上逃離市中心。這是不是廢止種族隔離以後,白人自救耗費的大筆成本?

最大的假新聞不是中國不好,而是美國好的每一個理由大概都是假新聞,而是二戰後的所有信仰都是假知識。推不倒,中國就是天打雷劈。推倒了,中國有什麼好處?

中國最合理的政策就是自己想辦法強大,然後大規模清除國內的黃左和美分,徹底清除幼稚可笑的二戰後歐美人文思想。如果美國人腦袋清楚,他們更該這樣做。歐洲也一樣。


美國固然已經開始明顯衰頹,但是既有的家業(亦即宣傳、金融、軍事和部分高科技)非常龐大,工資水準仍然很高,對高級知識份子的虹吸效應還是世界第一。中國應該穩扎穩打,一方面持續改革内政、積蓄國力,另一方面在國際上見招拆招、瓦解英美的挑撥和壓迫。

長期來看,我認爲中國目前最危險、最被忽視的重要政策方向是教育,必須堅持選拔唯才,保障階級流動性,而且用力提升學術界的道德標準,對假大空和賣國集團做出强力的打擊。

王孟源2019/12/31 03:40回覆
15樓. Fanboy
2019/12/28 00:19

我仔细思考了现状以后发现脸书确实不存在容许大量利中事实存在的可能性。扎克伯克本身由于侵犯隐私都要面临议会的质询,如果上升到协助中国,那么脸书确实会面临倒闭的风险,和NBA确实是一样的。金教授回答这个问题的场景是有人提问如何提高国际话语权,而他说的基本上是现在中国的年轻人平均水平比美国的年轻人高得多,不如开放脸书,让年轻人出去乱打一通。现在想来应该是戏谑为主,短期也没有太好的办法。

但要转播真相,指望大部分人变得理性是一种过高的奢求,我认为终究还是需要打破西方媒体对非理性民众的信息渠道垄断;脸书确实不是一个好方案,可能需要等待下一个传媒业革命。

不行。你只看到幾百萬熱血沸騰、樂意發聲的愛國青年,卻忘了那幾億的無腦群衆。

正確的方案,是外交部雇用職業公關人才、中宣部建立《RT》的中國版。

王孟源2019/12/28 01:55回覆
14樓. desertfox
2019/12/27 23:19
很抱歉,Fanboy留言的最後段我沒有細讀,他的原文是"如果臉書可以做到容許來自中國官方和民間客觀事實的大量存在和宣傳,那麼對於反抗傳統西方媒體的洗腦應該説至少另外開闢一條戰線"。但是我想臉書作為一個社交平台應該是不會允許中共的國家單位甚或民閒人士利用它來做政治上的宣傳。 變相的做法是可以組織旅外的留學生在臉書上發聲,但是通俄門之後我想這種帶風向的方式恐怕也很困難。總之西方完全掌握著國際上的話語權,Fanboy的想法其實是主動出撃,然而在輿論戰這方面西方是不會給你任何機會的。殘酷的事實是CGTN英文版的反恐紀實片 fighting terrorism in Xingjiang 最近在YouTube剛上去沒多久就被下架,雖然現在還能看到但瀏覽者的人數非常有限. 所以我在想,輿論戰必須先從外交上做起,多聯絡友好國家再向他們的百姓展開宣傳。西方和日韓在抗中上是鐵板一塊那就暫時擱著,先爭取能夠爭取到的,不要看高不看低。因為中國要走出去就必須和世界各國都保持良好的關係而不僅僅是歐美等大國而已。皮尤研究中心最近所做世界各國老百姓對中國好感度的調查可以作為參考。(其中日韓兩國的反應可以看出這兩個孫子對中國的崛起是很吃味的)。

是的。爭取國際輿論上的立足點,不可能通過英美既有的假新聞體系,必須建立自己的英文宣傳通道;這是一個長期的工作,在站穩脚跟之前,可以和《RT》合作,借用他們已經成功吸引的讀者群。

這裏的目的,不是要直接衝擊歐美大衆主體,而是要把我們的觀點放出去給少數願意聼的人,一旦能打臉假新聞的事實被公開陳述,即使大多數群衆聽不到,職業媒體一定會注意到自己被羞辱了,那麽逐漸地就必須收斂,過濾掉特別離譜的謊言。這也是爲什麽英美對《RT》如此咬牙切齒的原因。

這種國際宣傳上的發力,在外交上有直接的後果。歐洲民意裏被白左洗腦最徹底,所以也就最反中的前三名國家,分別是瑞典、捷克和德國。我們在新聞看到它們一而再、再而三地對中國外交製造麻煩,其來有自。

王孟源2019/12/28 02:19回覆
13樓. desertfox
2019/12/27 06:25
開放臉書是絶對不行的,那是開門揖盜。
金教授應該是另有所指吧。 王孟源2019/12/27 09:39回覆
12樓. Fanboy
2019/12/27 00:04

现代人类有了自行获取信息的能力,很容易找到自己的同温层,而控制着这个同温层信息渠道的媒体也就拥有了对这个同温层进行长期洗脑的能力。(从这点来说,中宣部能力早已远远落后于时代,就体现在对内和对外都失去了对信息渠道的独霸,基本上绝大部分舆情都容许在各个平台公开讨论。)

要改善这个现状,一种方法是像先生这样,培养反抗洗脑的能力。但这终究仅适用于于有理性的知识分子,而他们现在和未来也未必能坐到一个能够改变大众想法的位置。另一种方法则是对于掌握这个信息渠道的媒体进行统战工作。CNN,BBC这些以美国国内利益作为根本的传统媒体确实很难拉拢;而脸书作为一个虽基于美国,但全球收益的国际平台,在中国存在大量的潜在的利益,逻辑上来说似乎是一个可以统战的对象,而即使大量美国民众对脸书的决定不满,也很难找到其替代品。如果脸书可以做到容许来自中国官方和民间的客观事实大量存在并宣传,那么对于反抗传统西方媒体洗脑,应该说至少开辟了一条新战线。金灿荣几天前提到建议开放脸书大概也是指这一点。

絕對不行。臉書的利益鏈主要在美國,真要在中美之間選邊站是不會有疑義的;上次NBA的反應你忘記了嗎?

中共在過去20年,最成功的宣傳政策,就是拒止這些美國的假新聞通道於國門之外,培養出一批自己可以管控的互聯網企業。

王孟源2019/12/27 00:38回覆
11樓. 狐禪
2019/12/26 19:36
另外一個可疑的地方是,「筆」這種有尖頭的東西,監獄裏會讓犯人隨便拿到嗎?

工作區可能會有的。

真正引起我疑心的,是監獄代工一般是像成衣這類勞力密集的加工,不會是操作大型機器,因爲企業哪兒有那個閑空把機器搬到監獄裏去。

王孟源2019/12/27 00:34回覆
10樓. 世界对白
2019/12/26 17:20

这篇文章从传播的意义上已经很成功了,一百万阅读量,两千次的转发对于一个粉丝数不过几万的账号可以说是爆款。而且各个领域的多个有分量大V都转载,留言,覆盖面足够广。

转其中一个有代表性的:香港文汇报总编个人微博号给出的评论:【事实,报道,舆论】——这是极目所见圣诞贺卡事件梳理最清楚彻底涵盖新闻学三元素的文章,外交部发言人尤其是驻英新闻官,批评皆着眼报道、舆论,而博主从源头上梳理了关键事实关键细节,虽然很小,但这才是最有效的说服力。外交系统当引用发布

另外,周日会在微博账号公开原版王先生关于这事件做的短视频。第一次看时就能深深感受到其忧国忧民之情,绝对不愧知识分子典范之誉!

PS:不要低估文化人的毒蛇——我原本還想説“我現在知道爲什麽豬肉會那麽貴,因爲豬都被派出國當外交官了。”好笑

我不是説了,真要駡人,我也能尖酸刻薄起來。。。

其他讀者,我解釋一下,那個豬的笑話,是我在傳送文稿的過程中,順帶和編輯們開玩笑。

王孟源2019/12/27 00:29回覆
9樓. 南山臥蟲
2019/12/26 15:51

借王兄在另一條論線的留言:

//可惜在現代英美式民主體制下,非理性的多數一定會壓倒理性的少數。個人在社會太渺小了,只能盡人事聽天命。//

盡人事,聽天命,夫子之教也。若天命在我,殲星艦,會來的。

光陰催滴漏,夏蟲徒語冰

天命誰知畏,銀河獨釣星

傳播正確的政治思想理論,其實是決定長期國運的基礎。我上次提到的Lippmann,有幾十本著作,值得對現代社會的治理哲學有興趣的人去讀一讀。

https://user.guancha.cn/main/content?id=216876&s=fwzxfbbt 這裏是《觀網》科技編輯對Lippmann《幻影公衆》一書的讀後感。

王孟源2019/12/27 00:27回覆
8樓. 南山臥蟲
2019/12/26 14:05

抱歉王兄,這個才是:

//我在正文裏面所寫的輕度批評,《觀察者網》就承受不了。//

請問王兄,以上的原因是:

A.觀網本身的尺度?

B.大陸網管的尺度?

C.觀網(部分)接受了官方資源,或者受到官方有形/無形壓力的結果?

解決方法(在有充分資源的情況下):

一、收購觀網(它們好像缺錢,所以搞觀察員系統),將批評的尺度,推向大陸網管尺度的極限。

二、仿效觀網的風格(尤其是應變、活潑和接地氣的部分),自組新媒體,將批評的尺度,推向大陸網管尺度的極限。

先謝。

我也不知道答案;不過《觀網》首頁的編輯一向對我的文章比較刁難,所以除了科技類有科技編輯力保之外,我只能在觀察員區或風聞發表。

這次他們的回復是必須刪除批評外事人員的段落,然後再增加“分量”。其實前者我不在乎,現在博客這裏刊的就是軟化批評後的版本(發在微博和風聞的是原版,其實也是就事論事,不算駡人;我若要駡人,自然有真正尖酸刻薄的句子),反而是長篇大論不符合我追求精簡的寫作習慣,所以我就說算了。

你如果有興趣當《觀網》的大股東,我樂觀其成。
王孟源2019/12/26 15:37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