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林書豪加入中國職業籃球隊,這算舔共嗎?
2019/08/29 15:31
瀏覽1,721
迴響8
推薦14
引用0

最近看到新聞說,一直哀嘆自己被NBA放棄的林書豪職業球星,終於決定加盟中國的職業籃球隊,當我看到這個新聞時,雖然我從來對於職業球賽不感興趣,也從來沒看過林先生的比賽,但是心中卻掀起千層浪,因為我忽然想到最近想到最近的一些社會現象,台灣人似乎已經走火入魔了!

    老實說,我從一開始就不認為林書豪有甚麼好說的,他和台灣的唯一關聯不過是他出生在台灣,然後小時候就移民去美國,和台灣就沒有任何瓜葛了。你看他剛到台灣做廣告時連國語都說不好(廣告一看就知道是硬背的,可見他日常生活根本沒有在使用中文),但是卻不過是因為一時的傑出表現,台灣人就好像與有榮焉,說得像是台灣的驕傲一樣,但是他根本就是美國人啊!,你可以喜歡一個球星,但是那是因為球技而不是因為他和你長得像,不然你會認為俠客歐尼爾與有榮焉嗎?你會在乎歐尼爾是哪國人嗎?台灣人這種重視血緣的文化和老中的民族大義有甚麼不同呢?許多人常常懷疑他人對台灣的忠誠度,但是如果我們細細的想想林書豪在台灣的現象,這根本就是同一種心態,只要有血統就是自家人,你看林書豪是流著台灣人的血,所以我就支持,但是這根本是一種錯誤的方式,自我認同才是重點吧!如果不認同就算流著同樣血緣又如何?你看那麼多人移民美國然後又有雙重國籍,雖然好像很愛台灣,但是這種雙重認同根本就是一種騙局!就像你不可能認同中共政權又認同中華民國一樣,只是你如果是擁有台美雙重國籍,你是被大部分人欽羨,但是你擁有台中雙重認同,你就是叛國賊,這種荒謬邏輯,在台灣人對林書豪的狂熱中表露無遺。

    但是美國人還是美國人,不會因為你是否流著台灣人的血,現實的壓力下,這位台灣人的明星,終究還是到中國去賺錢了,我不知道這算不算舔共,但是就算中美貿易打的這麼火熱,但是我相信沒有美國人會說林書豪是去舔共,因為這就是一種職業選擇,我相信林書豪也不會響應川普的企業回美的號召而放棄中國市場,但是我覺得最尷尬的是這些台灣的綠營球迷,一個流著台灣血統的昔日NBA明星竟然要去大陸賺錢,這還是台灣人嗎?我真的想面對面問一下我那些台獨鐵桿球迷,林書豪都投共了,這可怎麼好?你們還支持嗎?

    當然,問題還是出在我們自己,林書豪根本沒有問題,他會說幾句中文不過是市場考量,根本和認同無關,但是台灣人的作為卻是一面照妖鏡,一方面否定和中國的關係,但是卻對一個只因擁有台灣人血統的人推崇備至,這種心態與其說是一種攀比心態,不如說是一種自卑的反射,如果我們不能拋棄這種心態,那我們怎能真正獨立的國家呢?!我們對大陸的自大感到哪裡去了?還是這種感覺只對中國有效!

而林書豪到哪裡打球也不過就是一種經濟選擇,和許多台灣人選擇到大陸工作是一樣的。而你也應該好好想想,你喜歡林書豪是因為他的球技還是他和你一樣是出生在台灣呢?如果是前者,恭喜你,你已經跳脫意識形態的控制而成為一個真正的球迷,但是如果你是後者,希望你再思考一下,不要成為意識形態的囚犯。

有誰推薦more
迴響(8) :
8樓. 雙溪古月(金塵)
2019/09/08 09:57

獻給脊椎長龜頭上的人:

誰敢承擔十四億人口的福祉,誰敢承諾要中國最後七千萬人脫貧?全世界誰能力與權力照顧好十四億人口?呵呵,說「中國人挺不直的脊樑」?那是目標一致,視民族大義甚於自我,壓抑個人的過度的貪婪以成全自己的同胞,是一股洪流,看到的只是一股噴發的力量,那位老編大大,為的只是他以為大大的,其實是小小的飯碗,又那看得到中國人的脊樑?大大他不懂什麼是「中國人的脊樑」,因為他的脊椎是長在龜頭上,連接的是小頭。他代表的是在追求個人財富與感官享樂的那群人,「中國人的脊樑」是由腰幹撐起,連接到我們的大頭。

小頭不會懂大頭怎想!我認為我可以正氣凜然說,從各國的茉莉花、雨傘運動之後的人民生活看來,慶幸中國並沒有讓六四得逞,救贖中國十幾億人口免於內亂與內戰的炮火摧殘,任何無視世界各種民主改命的現況以及人民福祉的言語與文字,惟有失去人性的惡毒無視十幾億生存權力的學者,才有辦法對六四鄧小平的表現做出種負面評價。我認為:「如果六四沒有平定,今天的中國絕不可能比奈及利亞、敍利亞、埃及....等國好到那去,現在的中國不可能有十四億人口,有兩三億是因飢餓與動亂死去。」我這話對得起良心。

當然我認為習近平到了2023年會有歷史高度的事情發表想法,至少到目前為止,從時勢看來,中國已經可能抵擋世界霸主美國的貿易戰,這是以前不可想像的事情!不是我小看那位獻我垃圾文章的讀友,其實你我都沒有能力去看透2023年後的中國及世界局勢,但你我的思維本質上是不同的,而且看來我們的脊椎挺直的基礎也是不一樣,所以是不會交集的。不過我勸大大您,稍為想想為何台灣會從龍成蟲?在大步的走向國際社會,「中國人在那挺不直脊樑」?回頭看自己時,我們不該反省一下,想一想嗎?

我真的覺得你搞錯重點,中國之所以崛起並不是共產黨的功勞,而是自由經濟的結果,事實上中共政權一直都是獨裁,中國經濟之所以成功是因為經濟的開放,而其他革命之所以失敗,主要是政治上變成無政府狀態。

那是不是六四沒有鎮壓中國就會陷入無政府,我看未必。但是現在的重點是中國已經有本錢做政治上的開放和改革,但是中國有嗎?很殘酷的事實是:自從席大大上台後,政治獨裁越來越明顯,甚至自滿到經濟想要搞官進民退,這不是一種進步,而是一種獨裁的加強版!

新雙城記2019/09/09 15:28回覆
7樓. Andylove
2019/09/07 21:56
中國议题: 伟大,复兴,争取明天,自豪感。
台湾议题: 恐惧,仇恨,失去今天,亡国感。
6樓. 獻給四樓
2019/09/07 01:36
蘋論:中國人挺不直的脊樑
15897出版時間:2018/03/27
習近平修憲廢除國家主席任期制的當時,堂堂14億人口,竟無一人敢於據理力爭,讓人頗有「十萬將士齊解甲,中無一人是男兒」的感慨。國民黨雖打不贏共產黨,但老蔣不停連任時還是有直言反對的諤諤之士;老蔣雖憤怒卻也沒有嚴刑峻法伺候,就這點來看,老國民黨在文明程度上超越共產黨。

「拒犬儒」被辭職
一直到最近,媒體才透露出三位北京學者曾在宣布修憲之後,為文反對而遭到「被辭職」。原來全中國還是有3位脊樑骨硬挺的漢子,雖然是14億分之3,稀釋的屍骨無存,也好過一個反對的人都沒有。
談到脊樑骨,國民政府時代的新儒家學者梁漱溟,在中共建政後直言批判老毛,被尊稱為「中國的脊樑」。習的政治能量無法跟老毛比,取消任期制這種公然破壞《憲法》和集體領導的體制,沒有人敢於反對嗎?是他比老毛更可怕,還是今天中國知識份子比他們當年前輩更懦弱、更貪戀富貴?
三位批判習近平的學者,其中主要的北大元培學院副院長李沉簡,美國普渡大學神經生物與分子遺傳博士,在該學院的微博上發表「挺直脊樑拒做犬儒」的文章,強調「自由從來不是天上掉下來的。而是有骨氣的人們付出沉重代價換來的。」40分鐘後該微博被關閉。
文章中指出,老北大校長蔡元培留給北大的精神火炬是「兼容並包,思想自由」,並因抗議張勳復辟清朝,首度請辭校長,接續因營救學生、抗議軍閥政府踐踏人權、鎮壓學生和司法獨立等理由七次辭職。「他付出極大的個人犧牲,才使得當時的北大空前活躍。」然而,「有脊樑的畢竟少數,更多是軟骨頭甚至為虎作倀」、「高級知識份子裡的無恥之徒絲毫不比普羅大眾少」。


系統培養撒謊者
李還表示,中國沒出科學、人文、社會科學大師的第一原因是:「我們的教育系統性地培養精明乖巧的撒謊者,而不是真理的捍衛者」,對敢言者持續絞殺,「人們甚至被剝奪沉默的權利,而被迫加入諂媚奉承的大合唱」。他呼籲北大人「至少做到不出賣人的起碼尊嚴和思想獨立」。最後,以「諸君拒做犬儒、師生挺直脊樑」作為忠告。
另外兩位傳被請辭的北大教授是:加大洛杉磯分校的數學博士鄂維南;美國杜克大學比較文學博士張旭東。此三君子今後下落需全世界關懷。
5樓. Andylove
2019/09/07 01:07
台灣之光靠中國才能發光。真可憐。
4樓. 雙溪古月(金塵)
2019/09/06 12:19
打球、做生意、讀書、就業....只有合適與不合適或有沒意願。只有魯蛇才會想到舔來舔去,這種人在世界上不多,偏多集中的台、港兩地,呵呵,魯成一團也還算溫暖,沉淪路上不會寂寞。
3樓. 典型的中國人邏輯
2019/09/01 06:49
我的立場是支持家裡的唯一正妻中華民國,
也支持對正妻文攻武嚇的路邊野花小三中華人民共和國。

如果路邊的野花,
能夠消滅掉我唯一支持的糟糠之妻就太好了。
2樓. Taiga
2019/08/30 21:36
我的立場是「藍+紅」。所以我看林書豪從美國職籃轉中國大陸職籃之事,我認為這是理所當然,總不能身懷一身球技卻因找不到發揮的地方而抱憾終生吧!

俗話說:「貧在鬧市無人問,富在深山有遠親」。歐巴馬在美國當總統,他在肯亞的親戚都引以榮,甚至整個肯亞人民都引以為榮,這是人之常情。日裔秘魯人藤森在秘魯當選總統,日本人也都同感榮光,沒有絲毫扞格。甚至藤森因貪污逃亡日本時,日本政府還拒絕秘魯政府引渡的請求。

所以在我看來,在美國職籃的林書毫是「 台灣人之光」,現在轉到中國大陸職籃還是「台灣人之光」。
我稍微偏激一點,我真的認為移民的人就應該好好效忠當地政權,不然你幹嘛移民還取得國籍!可以只當一個僑民啊!我也不贊同雙重國籍,因為那總有悖論的時候。我有許多朋友移民時說的百般無奈,千百種理由,但是卻堅稱自己愛台灣,我真的覺得很尖叫 新雙城記2019/08/30 22:58回覆
1樓. 沒有人不是意識形態的囚犯
2019/08/30 15:22
你是否也成為中國人這種意識形態的囚犯。
或許你認為不是,不過我相信在很多人的眼裡,恐怕不是你的否認能夠否認的了哦

沒有人不是意識形態的囚犯,當然,這我同意,就像沒有一個人說他從來沒有犯罪的意圖是一樣不切實際,所以我們要常常警惕自己不要犯錯,這也是為什麼多聽他人意見總不是會是一樣。

而且這種天下烏鴉一般黑的說法是極權政治最喜歡用的招數,你說美國民主,中共就告訴美國說你也有違反人權的時候,但是這不是一碼子事。

新雙城記2019/08/30 22:54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