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非秘密的代碼
2009/04/19 22:41
瀏覽572
迴響2
推薦5
引用0

  日前提起筆寫了些生活上的細碎雜念,這下才發現:四十幾歲的人,竟也像小學生一樣,將許多字化成"注音"的草草帶過。一篇不過百來字的內容,至少也用上十幾二十幾個的"ㄅ、ㄆ、ㄇ、ㄈ";彷彿這些字是重要的關鍵,必須使用「密碼」,才不會使人輕易地識破天機。看了看那些久遠年代認識字與話語的關鍵代碼,不禁讓自己會心一笑--影響可真深遠啊!

  自小我便不擅於書寫文字,一篇的課業,總是寫了便擦,擦了再寫的反反覆覆蹂躪起紙張,討厭寫字啊!自小便如此,因此從未曾踏實的將「字」好好學習,甚至記憶在腦子裡。所以在經過這許多流年歲月,遇到需紀錄或撰寫時,總會或多或少的寫下一個個"ㄅ、ㄆ、ㄇ"的以音來替代原有的字,在這樣的經驗底下,總會有些尷尬有趣的事發生。每每在自己又寫出注音的懊惱當下,那些有趣的尷尬,便會迅速的浮現腦海裡,不知道自己是在訕笑還是憐憫自己。

  距今也快三十年吧,高中時代流行著靠「青紅燈」與遠方不曾相識的友人做上一回「神筆之交」,對於不善書寫文字的我,也莫名奇妙的加入這流行裡。

  這算是我對於文字要求上的「第一次」訓練經驗吧,至少也以此與遠在中部的朋友(當然是女的,男的我那有那樣大的耐心?)書信往返四年多。在當時為了完成一封「大作」,老需要一本字典隨伺在身旁,不僅將書皮翻得褪色毛躁,而密麻文字的張張薄紙,更是幾欲化成秋葉的片片墬地才甘願;但也因為字典功不可沒的勞苦,才得以讓我彆扭的寫出二、三張落落長的文字(字可不斗大,一張香噴噴的信紙也可容上五六百個字吧,我想),至於內容......

  這很難得,對我來講也不可思議,不可思議的是--年少那來的那樣多訴不盡話語,而且是用筆紙用力的刻出,雖然有字典的輔佐,少了"ㄅ、ㄆ、ㄇ"的運用,但也難講查找的肯定卻也還是錯,而這錯,竟甘自願意的呈奉出,讓人能以針的筆筆挑出。

  這樣韜光養晦的多年訓練下,老實講,在別人或許已能成為"字"的博通,但對我並無多大的助益。字還是字、話還是話、思想還是思想,三者並未以此四年多的連袂而義結金蘭共創未來。知道這樣的「合縱」無效結果,是在高中畢業時參加的救國團戰鬥營中發生的事,這事活該讓我臉紅一輩子,而且更應書成現代「勸世文」的好好勸勉現代學生--別輕易忽略文字的書寫阿!  

  任何活動,總會在別離前開個營火晚會來助興,雖然聚會沒「金大班的最後一夜」燈紅酒綠的熱鬧,但卻能讓大家在那少有舞台的時代,能有機會來展現實力,不管表演或歌唱。也因此在那次梯隊最後一夜,也不落俗套的舉辦起營火晚會。

  每個學員莫不盡心的以組為單位,想在最後一夜裏能盡情展現自我。兩天裡我所屬的該組幾經討論,總無定案可以在最後一夜當中出人頭地,好好的炫耀一番,在大家都想草草的以平凡歌唱提案,而讓整個團組幾乎崩毀的不團結勢態下,第二夜熄燈號一響,我便就著手電筒,和著一床床打呼合唱曲,寫下我生平上的第一部「劇本」。

  真天才的我,將枕當桌的把32開的紙張一筆一畫刻上構思--我要讓每個人都有上台的機會,我要創造出幾齣可單獨演,卻能彼此串成連續不斷的生命大劇,我要......這一宏願好不容易在半夜一兩點時完成,自己更是心滿意足的加入打呼合唱團深深入睡,其餘的是留待明日再談吧,這一晚可真累阿!

  隔天一早,大家集合時我便不說紛由的編派組裡所有人,並且告知一個偉大劇作產生,且不會遺忘任何一個人的全都上台表演。分派好,也將一張張的「劇本」給所屬的組別,我眼球快速掃過所有人--其實我早知道會有這樣的表情出現的--每個人一開始是瞪大眼看著一張張小小紙頭,接下來是想笑又不敢笑的噗噗聲音響起,正如我所猜,不等他們發作,我紅著臉大聲說起:「別笑,你們以為我能花多少時間趕快的將一些想法寫下來?我知道你們會讀的很累,但我花一整晚的時間再寫也是很累。」我確實寫得累,但更相信他們讀那些內容更是要累上一日。

  「一大堆注音又怎樣?我不趕快將想法寫下來,難道要等著出回憶錄的字字斟酌?」

  天阿!在今天我不知道當時的自己是在「雄辯」,還是真的將事實講出?但是他們不笑了,至少當晚的晚會有東西可以表演,而且每人機會均等,所以當下隊員們各自帶開,並且對著一張張的紙研究起「無字天書」的內容意義起來。

  這時想起來,當初還真是辛苦了他們,至於成效如何?演完了阿,並且也已經謝幕將近三十年。往後每當我在寫下一個個「注音」字時,總不禁的會想起這一段往事,真的,輕狂的少年時代,怎會了解這等丟臉丟到家的事,在日後還是一而再犯。

  自此以後,除非公事或非不得已,我不再提筆寫下任何一字句,即使後來在軍中當兵,家書亦無幾封往返,彷若當時是生活在另外一個世界,與原本的自己毫無關聯一樣,真的!

  現在絕大部分的時間都用電腦,感謝電腦的誕生,讓我還有機會靠著敲鍵盤將生活上、思想上的某些點滴事件記錄下來,這樣的情況已比年輕時候厚著臉皮,在整張紙上寫著字字的「注音」文字要好得多了。

  雖然敲敲鍵盤,就能用一字字的與人溝通確實方便多,而且也不讓我在有機會會犯上"ㄅ、ㄆ、ㄇ"的文字代碼書寫,但這樣的便利,卻也讓我更少有機會拿起筆來認識自己的字;即使偶爾提筆寫文,說實在「注音」還是會對我打著哈哈,說--好久不見,而且有時還更加嚴重犯上這一尷尬,原因無他,沒動筆書寫的結果,是讓字與我更加疏離,甚至怨恨起我的築起一道拒絕往來的圍籬。

  所以每到真需提筆寫字當下,就會懷著忐忑的心,如履薄冰的慢慢思索著該用何字的刻下字字證據,就怕黑紙白字上,完整的透露出已行將就木的年歲,竟然還只是爾爾。而那些往事更隨著每個注音誕生,而逐漸拼湊起一幅荒誕的版圖,在年少的歲月。

 噯!這樣也好,就讓一些陳年糗事順勢的在腦袋瓜裡溜上一溜,而臉龐也順勢燥熱紅赤的起來一陣,至少可以證明自己血液循環順暢,不至於換上高血壓、腦溢血等病;而且這些糗事未曾忘記,更足以證明老年癡呆這症頭還未將至呢。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雜記
上一則: 這韻兒
下一則: 追風箏的孩子讀後心得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2) :
2樓.
2009/07/15 08:48
沒關係啦

歡迎加入火星文與注音文團隊.成為榮譽隊員之一


1樓. 竹筴魚
2009/04/20 08:54
若非年少輕狂 也就無此文字了

年少時如此努力,也不算韜光養晦(韜光隱跡)了,亦有表現阿。

無名,期待看到你慢慢出現更多這樣的文字。


知道問題不只如此了吧!

所以我也只能將寫作當作好玩,至於能有多大的成就......

反正不過爾爾罷啦^^"

不過還是感謝妳的指正喔^^

無 名2009/04/20 22:21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