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精靈
2019/09/15 12:05
瀏覽653
迴響0
推薦2
引用0

──序 曲──



妳一直問好

像尋求山谷中的回音


我是山裡的精靈

聽到那聲音

躍到樹梢尋找

是妳 熟悉的多年影像


許久前 調皮的我

故意將妳的聲音收在水晶罈中

讓世界無法聽見

見妳左右徘徊 尋找

美麗回音


多年後的今日 玩笑似地

在妳影子偷偷溢出

慢慢地將灰封得罈口 漸開

讓妳聽到 陣陣甜美


由遠漸近 逗弄著


看著訝異的表情

我知道

就像多年前的遊戲

驚訝

依然存在

──安 逸 的 森 林──



風,輕撫著發嫩的綠芽,揚起片片落葉,舞起森林之樂﹔吹著短笛的精靈,盪在雲的鞦韆上,伴奏著溶雪的樂章;葉如提水的仙女,歡愉著,不小心滴落晶瑩的水晶,灑盡滿池的笑容。 


慵懶的我,亦被美麗感動,掬水飲盡滿口的甘甜,化去殘留身上的冬意﹔芽兒笑盈招呼我,願成為我摘採給春的獻禮,摘採中,花草綻出的香氣,感到已為春神鋪好的第一道暖意的軟毯。 


遠遠的見到和暖的光暈,春已到來,巴結的我,一跳跳的帶著獻祭渴望神的滿意。

『美麗的女神啊~~』雙眼充滿敬意的說 

『看大地都為您甦醒』 

『這是給春的獻禮 讓你浸滿天堂之美』 

“每次都是這一個詞,巴結的夠老套吧!!” 



忽然見到稚氣的妳,浮現在遠處煙霧的迷幻圍籬內,已經好幾世紀,無法有人能進入這梵谷才有的世界,訝異的花與草,因為妳的出現將目光吸引,卻惹的春之神對妳的妒意﹔我想該是我在開始許久未玩的遊戲,活動一下手與腳,調皮的跳入妳的陰影。 

在妳看不見的方向中我疾飛而過,連葉也未曾驚覺﹔躲在你的髮後,輕笑的吐氣逗妳,只見比花還艷的唇,微微的揚起,雙手撫慰微翹的髮絲,像怪罪它的頑皮﹔忽然間感到背後的怒氣,春,已讓落葉逃至一邊抖動將裂的身軀,我吐了吐舌,“嗯!我是該正經了”心裡正驚慌著想著,奮力的 在你身邊旋起暖陽下不應有的冷風,落葉也不安好心的往妳身上狂奔,只見妳那有著曲柔美麗的髮,驚訝的四處飛竄,但妳卻愉悅的踩踏著片片枯綠,好似,這一切在你的心中已有美麗的樂章。 

“好洩氣啊,我還是精靈?”我在心裡面懊惱著。 

“不甘心”在旁的實習精靈也歡樂的跟著舞蹈。 

“真的讓我太丟不起臉了”心裡直轉著壞的主意。 

忽然的想到,美麗的女孩,好似一張潔淨的白紙, 

“好久沒做畫了!!”悶悶的笑著。 

忽然,跳到妳的身邊,拾起一旁掉落的枯枝,插入妳的髮上﹔串起一群低垂的蔓藤,掛在你胸前﹔用喝醉的果實,填滿妳的袖口﹔再加上,弄渾的池水,為你的衣服塗抹灰暗,心中正暗笑著,“我美麗的玩笑作品已成,只等訝異的讚嘆聲在我的身邊響起。 

天啊!!妳竟然玩笑是似的讓柔髮盤旋在枯枝上﹔巧手串花在蔓藤上成為美麗的頸項﹔創意的輕揉果實與池水成絢爛的色彩,點上妳的唇﹔花與草全都為妳的巧思感到異奇,反到為你高聲喝采。 

“噯!”望向春天,聳著肩只有一堆的無力感,無奈的坐在從不言語的巨石上,絞盡腦汁的想為我自己的地位扳回一城﹔不經意的,卻將晃動的尾巴露給妳見到。 

“完了!被妳看到我了”心虛的將失了魂的尾巴用無所謂的表情收起隱藏﹔但已來不及,驚訝的妳跳躍不已,手舞足蹈的好似年輕時的我,在驚訝中發現不知名的奇蹟。 

花兒誤會妳的表情,以為妳又有新的遊戲,隨妳起舞﹔樹兒誤會妳的心思,以為妳發現影蔭的清涼,為妳展枝﹔但是我卻知道,我卻知道,過完今天,我將被丟棄到山崖的無蜜空窩中。

妳,好似比我更吸引,整個森林,已為妳在如過秋之豐年祭,而妳,亦為這景象興奮莫名,只見妳歡樂的喊出 

『你好啊!!你在哪裡??』 

整個森林已經忘了自己,隨妳喊起,東邊的桃花,西邊的桂樹,南邊的瓊林,北邊的玫瑰,最是熱情﹔當左邊響完 右邊接續,如浪般的延續著 

『你好啊!!你在哪裡??』 

『你好啊!!你在哪裡??』 

『你好啊!!你在哪裡??』 

“ 完了!!一切都讓你知道”心裡面驚訝著 

整個山谷在最後一聲迴響結束,大家詫異,望著望春神,我也十指遮臉露縫瞧瞧,卻驚奇春神亦露出燦爛的微笑,好似亦被一份的真所暈染,所有的色彩歡愉的重複字句,解脫久未出聲喉嚨,將在內織網的紅蜘蛛一一的嚇跑 

“不行!這樣我的臉要擺那?”暗暗的擔著不必要的心。 

拿出最後的法寶--收音的水晶綠罈,忙亂的用我最敏捷的速度將一切回音收起,我暗笑著見妳不解的眼神,森林亦一時的冷靜;妳感到悲傷﹑心冷,乎似的長大,整理整理衣服, 慢慢的轉身回走,花與草不捨的擎住妳的腳踝;樹與雲難過的為妳遮蔭送行;妳越走越遠,人影越小越淡,森林總算回復原有的平靜。 

好了,精靈已經盡責,拍拍手滿意的在身上廝抹,回個身向春之神露出得意的笑,但神卻失望的轉身漸離,花草亦悲傷的抹陰 

“啊!怎會這樣?” 

“我有錯了嗎??”問剩下的精靈,祂們也一臉的憤恨不理。 

“我真的有錯嗎??”不明白的自己問著,而只能懷疑﹔所以,我永遠不解的窩在,沒有蜜汁的空巢之中發問這無力的問題。 

──尋 找 遺 失──



不知道經過多少冬季,陽光的遊戲,依然進行著在沒有結局的開始,繼續揮霍著,讓我不知道幾經過多少寒暑,直到,念舊的蜂群,進來打掃充滿塵垢的舊巢,我才跟那不受歡迎的蜘蛛絲一起被趕離。 

  見到熟悉的陽光,熟悉的風聲及花間的低語訴說誰的衣服亮麗,我才憶起那一年我心裡面調皮的妒意﹔許久為見的森林,彷彿已忘記那曾經以肆虐為遊戲的我,傻傻看著被塵埃壓榨疲憊的我。 

  『嘿!老友,多年未見』走近那鬚般的氣根已垂滿地的榕樹邊,說著。 

  『你的樹皮又被惡劣的攀藤拉縐了好多啊!!』不懷好意的向舊日供我休憩的老夥伴用譏諷的語調提醒是我在調皮﹔老樹奮力的撐著已經無法在張開的下垂樹皮雙眼,想了想,憶起從前的我,驚訝當中,更是驚恐的對我說: 

『老天啊!是你,過了這樣多年,你怎會彎著背,比我老榕還難挺啊!』。 

我楞楞的眨著眼,驚恐的四處尋找碧綠的潭水照著自己﹔在喘息中,縮瑟的將自己映在潭鏡上,驚訝的喊出: 

『啊!我怎比老樹還要更像老樹啊』 

不甘心的我,更帶著許多的哀傷,坐在岸上望著腳邊青翠的草綠,哭泣著我的哀傷,彷彿,脆弱的草為我傷心,滴下的露水,將綠色的水潭漾起一圈圈的水圈,想將我的訴說帶給遠離的春神,求祂再給我一次年輕。 

悲傷的,拖著步伐掩著臉,不讓舊熟悉的朋友認出是我,遠離到森林的邊緣,在充滿憂鬱的陰影下,了渡我最後的孤單,雖然耳邊依舊聽到稚氣的蝴蝶,為追求美麗的伴侶而所唱的不成調歌曲。 

在悲傷中,不經意的聽見熟悉的聲音響起,抬起頭,看見多年前的妳,好似在尋找熟悉的記憶般,翻弄著樹枝,撥開雜草,單就只說句: 

『你好啊!!你在哪裡??』 

彷彿這是一句魔語般的,只在你的口中念念有詞,或許,是在尋找著我吧,我心裡面在想著,貼著以魔法為屏障的透明牆壁望著你,期望能讓你知道我在這裡 

“或許,或許當我能真的面對妳時,我將恢復舊日的我”,在心裡面默許著期待你能看見我。 

只是妳走過我的跟前,卻無視我的存在,或許吧,因為有魔法擋在妳我之間,讓妳無法真的見到我﹔也或許,因為當初天真稚氣的妳已經轉成美麗動人的身軀,在也不復存有魔法的奇蹟,只能見妳,慢慢的遠離,依然的只有那句期望迴逿在我的心中。 

失望的,坐回原地,原來當初妳來的真是不易,只是因為我的關係,讓妳再也不存有魔法的奇蹟﹔而我,也只能在這森林的邊緣,孤獨的面對我曾經犯下的錯誤。 

日出日落,暗夜浮現滿天的蝙蝠點綴已無法在包如別的色彩的星空,我削著竹笛,試著吹出許久未成跳動的音符,慢慢的拾回,從前炫麗的生活,以及從不懂得包容的心,原來,我所知道的還是侷限在我曾經走過的腳步中,真是太傻了,在這已膢的身軀,已不聽使喚的指間,能的就是吹出偏調的音樂。 

午夜時分當我浸淫在過往的荒唐回憶中,吹出的笛調也贏得下懸月的讚揚,草兒也為我的成長而鼓勵著,深持著柔曲的身子栽取點點星光,為我串起迷人的水晶珠鍊,越夜卻顯的越熱絡。 

午間迷濛的雙眼張起,模糊的望見穿著白衣的妳,與一個相配的碩壯男孩,依舊在草間翻與撥,我知道,妳依然未絕望,只想再一次的進入令妳驚喜的森林,只是妳雖然憶起許多魔法回憶,但是我確知,當妳的心未曾再像當時的如此純淨,而你也只能與我擦肩的錯過,而不能再見渴望見到那稚氣的妳的舊時魔法森林。 

見妳低頭搜尋,不明的搖頭,哀傷的落寞,而我也只能對妳默默的抱歉不能給予妳多大的幫助,只能在陰暗中為妳著急,直到月兒高掛,草兒也不捨的向月訴說,祈求能照亮大地,讓妳與默默伴著妳身邊的他照亮一切的謎語,等待這解答。 

最後,他放棄了,雖然經過妳苦苦的哀求陪伴,只是疲憊驅駛他向睡魔低頭而離開了妳,只留妳在露間的草叢中,滴落比露珠細緻的淚滴,風不忍的為妳撫慰臉龐拭去淚滴,花與草也為妳聚集成為妳疲憊的柔軟靠背,而我也默默的傷心,為妳吹奏哀傷的曲調。 

或許是如此吧,魔法知道你與我的心,震動著隱形的牆,讓憂曲透過祂送到妳的耳邊,彷彿妳又憶起好多,隨著樂曲尋找蹤跡,來到我的身邊屈膝蹲下望著隱約的我 

『是你嗎?孩童時代,讓我快樂的是你嗎?』 

望著妳猛點著頭,淚水卻感動的落下臉龐,原來,我還是不捨得與妳相遇,讓妳拖著疲憊的身軀在那哀傷 

『對不起,過去跟現在都是我的錯,讓妳無法在進入這魔法的園地。』這是我的真心,是我許久以來的第一次真心,因為妳讓我感動生命的奇蹟。 

『我好想再一聽一次花的笑聲,樹的歌聲,更想再一次與你在森林裡面見一次真實的你。』 

『渴望的眼神,真的讓我傷心啊,當時的無心調皮,讓妳我失去好多的光陰。』 

月亮聽到我們的對話,也傷心的滴下天邊流星,向上天祈禱不要再讓彼此的傷心繼續下去,而祂亦努力的發亮它的光芒,照亮在妳我之間的隔屏,我再也不刻意將自己隱藏,將臉貼近那唯一的距離 

『我見到你了,少年的我,沒機會知道你是誰,但是現在我會更加的記住你曾經帶給我的驚奇。』 

『當初我不懂得珍惜美麗,絞盡腦汁的想讓妳驚狂奔走,但現在妳還是認為我是帶給你奇蹟,真是不知道我該不該出現在你的眼前,在那當初欺負妳的精靈。』 

『不要走,你是我唯一的生命渴望,我已失去好多,能擁有的回憶就只有在那一段的歡愉。』 

見到你將手貼近我的臉龐處,感到你的溫暖將魔法也給溶軟,穿陷即將突破的堅持,而我也將顫抖的手撫慰著妳,阻止著妳的衝動 

『不要刻意,妳我本來就不同世界,只因我的無知讓你無法再擁有童趣,如果妳這時進入了,所感到的也只是地獄般的畫景。』 

看著妳留著眼淚滴下頭去,我也只能無奈的向你說聲抱歉,最後妳提出唯一的渴望 

『能再讓我聽一次當時的回音嗎?』 

我點著頭回憶著,當時我的故意將那美妙的回音收進罈中,今天正是應該將它放出來了,摸著摸我腰間的唯一舊物,罈身依舊亮麗,彷彿它也知道再這時需要放開喉嚨高聲歡笑,我在妳的面前拔開罈口,一陣碧藍衝向星空,與星兒一起舞蹈,最後彷彿化作一陣流星雨降在這豫黑的森林,隨著一陣微風帶領,漸漸地,大地又響起那一陣陣的回音,驚醒了沉睡的鳥兒,狂飛出巢看看究竟,也驚動了人間的露珠,像狂瀉般的雨滴,擊打在瓦礫的屋頂敲著興奮的樂曲。 

原來,當初是如此的美妙啊,我從來未曾真心的享受,直到今天妳的到來,才讓我再一次的感受到美的真諦,森林裡每一吋土地,亦好像憶起那多年未有的感動,隨著風搖擺舞蹈起來﹔我望著妳欣喜的樣子,彷若又使妳回到過去的奇蹟,舞起未曾見過的青春舞曲﹔直到真正最後的一聲回音息落,天邊的流星雨也消失,屋瓦的奏鳴也停息,妳還是依然的歡愉無比。 

『要是我當初知道妳的高興會帶來如此美的奇蹟,我將會捨不得將它封閉在那回音罈中那樣的多年。』 

『親愛的友人!』妳說著 

『如果要不是今天的努力,我將會把這一段的記憶身藏在我的心裡面,但是,你今天的為我施展魔法,讓我到老即將死去,也會記住你是我真心的朋友,謝謝你,謝謝你的刻意為我保留。』 

看著妳的真心,而我亦對妳再次的吹奏歡樂狂鳴曲,讓妳高舞,讓森林在次的感染妳的美麗,雖然妳依舊無法進入森林,但是那舞蹈輕盈腳步聲卻傳遍森林的每一地,狂舞著多年的期盼與等待,歡愉的傳遍妳到來的每一訊息。 

最後,我狠下心來吹出忘憂安眠曲,只願妳能安詳的沉睡到天明,見妳累了坐下,花與草為妳相擁鋪起軟軟的床墊,而天邊的星星亦不小心地灑下點點亮光為妳當棉被,妳累了,森林也累了,雖然遠山邊已經亮起金黃的光芒,但是我還是希望妳能帶著美夢沉睡去 

『親愛的友人,我希望能在見到你,我可以跟妳相約下一次見面的時機嗎?』妳濛濃中還是堅持著渴望。 

我笑著笑著說 

『好啊,就在十個溶雪的地一天我再請求春之神讓妳親吻祂的手背。』 

『感謝你,讓我在最想念你的時候遇到那森林的親切,我將永遠不能忘記。』妳沉沉的說,安詳的睡去。 

而我依舊在一旁的為妳吹奏柔和的靜心曲,讓妳在夢中能夠見到更美的奇蹟。 

天已明,樹不捨的將枝葉為妳遮陰,讓你好好安睡,直至近午的時候,妳那碩狀的男友來此尋妳,將妳搖醒,只見妳滿意的臉龐與他訴說昨夜的奇遇,而他只能傻傻的再一旁不解的傾聽妳的快樂,當作是對妳的歉意,見妳遠走,不捨的回頭望望,揮揮手說 

『我會記得,在十個溶雪後的第一天到這裡來見你。』 

他的不解與訝異,妳的精靈與調皮,真的形成一個強烈的對比,而我卻發覺魔法充滿我的全身,我的背再也不彎曲,我的雙手再也不顫抖,原來我所需要的是那真心的歡愉,快樂的我飛也似的狂奔入森林的中心 

『我又回來了!這次我真的又回來了。』 

驚訝的榕樹再次撐起重重的眼皮望著我 

『哈哈哈!原來昨晚的調皮又是你搞的,讓我這一把的老骨頭都快散掉了。』 

『嘿!老家伙,你已經忘了那許久的舞步啦,不然怎還會只在那妖魅的攀藤身邊溫存啊。』 

『呵呵!真的是你,想不到我們這森林又有不得安寧的每一天啊,你就饒了我這老骨頭吧。』 

我不理會直奔向那碧綠的水潭邊,再次的向那鏡面探索我的容顏“我真的回來了”心裡高興的想著 

『我真的回來了!!』那歡愉的吼聲響便整個森林。

──期 待 相 遇──



暖暖的陽光照遍森林每一深處,化去最後一滴抗拒的冬雪,樹與花在這雪溶的季節,洗滌身上每一吋去歲塵埃,好迎接春的到來。 

而我懶懶的賴在榕樹旁的地衣身上,柔軟的享受最後一刻寒冷刺骨﹔花與草耐心的輕搖我,希望能為它們的裝扮給予滿意的評鑑,甚至於在耳邊相互爭寵的展現歌喉,此起彼落的卻讓我更不捨冬與春的交接時刻,翻身繼續為未完成的美夢加上更多的色彩。 

經過這多年讓我蹂躪的榕樹,亦只有搖頭移去那幾乎無法動彈的樹枝,讓陽光直伸手撐開我的眼簾,呼喊我該起床了﹔不甘心的坐起身子,伸一伸彷若一個世紀未曾動過的軀體,滿足卻憤怒的大喊一聲,告知森林的每一朋友──我已經醒了。 

“該開始忙了,又要表演迎接春神的老把戲了”本性未改的我,依然拖著懶懶的身體不理花草的雜語搖擺走向那雪溶後展現碧綠的水潭前,掬取略帶寒意的水一飲而盡,那冷冽已讓我由遠古時代的思緒拉回到我腳下的陰影,望著潭波圈圈,讓遠山的倒影婀娜多姿的搖舞起來,看了欣喜開始今春第一次的調皮,雙手潑水向身後的榕樹與等我評分的花草身上濺灑,在驚呼中我接受大眾的咒罵,而我悻悻然的捧著腹大笑﹔被濺的老高水珠細密的化為水氣,在暖陽照耀下現出七彩的虹橋,而水上遠山的倒影卻因為漣漪讓它搖擺的更不成原樣。 

『已經暖春了,你要不要到魔法牆邊在看看那可人兒有沒到來啊?』老榕樹關心的提醒我,再次記起已被冬天的冷凍僵記憶。 

『不了,以經過了十二個冬季了,她依舊不會出現,在這第十三個春臨。』我失望的搖著頭,回憶起在那第十個冬季最後一滴雪溶時我的興奮讓我無法入眠,直拉著老榕訴說我那奇妙的約定,在當第一道陽光爬出山頭時興奮的搖醒森林每一個生物,要一起迎接那曾經有過的歡愉。 

只是在等待中,錯過了春的迎接曲,也錯過了松鼠分發的陳年冬釀,直到黑夜來臨,我還是不甘心的在支撐我一整天的樹枝上遠望山坡下可疑的浮現物,只是在每一驚喜中,卻都只是兔子的耳與狐狸的尾,在那裡取笑的晃動著。 

『或許,今年她會到吧!只是因為有太多的事情耽誤到她的到來,再去看看吧!至少擁有一份期待,能讓你的生命更加的美麗。』老榕的安慰,卻更加的讓我憶起這幾年的期待與落空交替,陽與月相互的接棒著已知我的心事,每次在對面山坡有晃動,便高喊著要我整裝迎接,只是,所迎接到卻是已熟道只能用調皮對待的老友,在悲傷與失望,在希望與期待,更引的我無法認真的迎接春的到來。 

『或許是吧!我敬愛的老榕夥伴,只有你最明白我的心,只是多次升與降的心情,讓我漸漸地找到浪潮平衡地帶。』 

這是真的,在那多年以後,我已不會在期許那可笑的約定實現。 

『去吧!就當作是對春天的巡禮,晃過每一角落,順道查看一下那約定的實現日期。』 

『一直在這的幻想悲情,你所得到的也不過是傷心的一天啊!』 

老榕真是我的父親,在出生的第一時刻起,我那震天的哭喊讓他造成今日的耳鳴,直到現在,雖然在心情好與不好時全然對他發洩,但他卻以耐心的教導我從遠古以來的一切魔法與遊戲,而今天依然的以無人能比的智慧勸戒我。 

『好吧!就當作是去跟森林每一夥伴打招呼的旅行吧』 

悻悻然的離開,是怕老榕的不停勸戒吧。 

『放心的去,我會幫你在春神到臨前將一切安排佈置好!』老榕扯開嗓子嗯啞的叫著 

“我又不是小孩子,每次都這樣的千萬叮嚀,看路上的小花都在竊笑”,嘟著嘴踱著步,刻意的表現不滿低頭離去。 

『呦呵~~~!!』依附一根根垂地的蔓藤晃蕩,高聲叫喊,引起在我腳下的一切抬起頭觀望,風速離去的我,來不及招喚給意見,便不見我的影﹔在到達最後一根垂藤晃蕩終點躍下,竟然來到森林的末端魔法牆的跟前,鬱暗的影晃動,彷彿有千萬的惡魔在那準備吞蝕著迷途的生命,不敢向前,或許是怕亦被那不知名給玩弄。 

『呵!我是森林的最皮精靈,怎會怕你那可笑的黑影?』壯著膽子吼聲,著實的讓驚嚇飛起的蚊與蟲四處流竄,一切依然沉默,撥開雜亂的矮叢枝向著衝不破的牆面走去,蹲下身遠眺,依舊只見遠遠的山坡花草搖曳,卻不見妳的蹤影,嘆了聲氣,坐著依靠背後的去年初長的柏樹,在一次的將那段奇遇細訴給他聽。

過了好久或許是初長吧,不懂我的心,我亦只有苦笑著搖頭,拿起身上的短笛吹起當初重逢的心情,吹到悲傷處,花兒滴下唯一的露珠眼淚﹔吹到欣喜處,蝶兒高興的與同伴齊舞,彷若我拉著那可人兒的巧手盡情在森林內狂飛,陽光明白我的心事,不願打擾我而將光放柔,只吐出溫暖的氣息平撫在那久冬過後的微顫身軀。 

忽然,微風氣喘喘的跑來在我的耳邊慌也似的說:『她來了,那屬於奇蹟來到了!』 

我愣住了,一時會意不過,會意不過那久遠的期待奇蹟為何?直到旁邊大樹丟下果實敲打我的頭,我才知道原來遲來的約定還是約定,或許我算錯時光了,因為時光本來對我已不重要,直到我唯一的約定出現時,才開始去計算本不熟悉的數字,原來是妳到了。 

攀爬至離牆最近的樹梢,想要第一眼就見到妳,直到你那熟悉的白色圓帽出現眼前,我才驚覺為了見妳竟不禁的想要跳出魔法之外與妳飛舞﹔見妳狂奔,一手撫帽一手抱著物體,抱著物體?心中不禁的懷疑,那包著紮實的物體彷彿是另一生命,或許是這遲到的驚喜吧。 

『喂!你在嗎?你在嗎?我遲到了,我對我們的約定遲到了,但是我依然盼望你的出現。』妳的訴說,那樣的興奮及心急,我知道妳從未忘記過我,從未忘記唯一值得驚訝的回憶,雖然妳還是未能進入這魔法的天堂,但那接近天堂邊緣的歡愉卻讓妳飛奔腳步不曾停息。 

『哈!哈哈!!』我狂笑著,那笑聲傳遍整個森林,訝異的花草望向我的方向尋求答案,只因為我的高興與往常不同。 

『她來了!她來了!她,終於來了!她沒失約終於來了!!』一段莫名的話,讓所有的動植物全然不知所為何來,只有那垂垂已老的榕樹了解我跟我大笑起,差點將樹上十來個寄宿的七彩鳥巢震到地下。 

『她終於到了,我知道她不會失約啊!!』老樹身旁的花與草,不解的細問,原來那是一段不曾失約只是遲到的期待已經實現,全森林為我歡欣,因為這是多年前的回憶,那樣的美好雖然深藏,但一下子便全然的被挖掘釋放 

『你好啊!!你在哪裡??』 

『你好啊!!你在哪裡??』 

『你好啊!!你在哪裡??』………… 

森林裡面,再次響起那動人的聲音,透過魔法牆間直達狂奔中的妳,見妳歡愉的循著聲音方向找到當時約定的地方,我也不顧樹梢的高處一躍而下,還好身邊的樹枝怕我跌的無法赴約,溫柔的擎住我,慢慢的將我送到草間,見到妳透過朦膿的牆向內張望,花兒也為妳努力的指引我的方向,雖然妳看不清我,但那興奮感卻一直充在妳的心上,直像心臟要跳出口中,向我訴說這長時間的期待。 

我奔向妳雖然讓牆擋住,但是我知道妳已感到我已到來,只是那心急的模樣讓我見了心疼。 

『魔法啊!魔法!!求你好心像那多年前的月光,展現你的魔力,至少讓她窺視這裡面的一切吧!』 

無言的魔法牆面,心動的抖著身軀,讓那已混濁的中空軀體再次的通透亮潔,你在那漸明的無形阻擋中望見我及森林的一切,再一次為所能見著的夢幻世界感動流淚。 

『好久不見,老友!!』已經想不出早已編好詞的我,結巴的對妳說出這許久以後的第一句話。 

『我每天都會在這觀望著妳的到來,就像是等待早已消失的希望。』這是我所能想到最思念的話語。

『是好久不見,真的對不起,讓您在過那十個冬天以後引頸期盼那樣多年。』妳流著充滿期待的淚,歉意的訴說。 

『沒關係,歲月在我來講已經不是那樣重要的保存,只要妳能到達,我便能擁有一份約定的保證。』 

『在這幾年,我已改變好的,也知道再也無法進入這奇幻的夢境。』 

『我會向春神祈求,今天是祂到來的幸運日,或許她還記得妳的稚情,願意再見妳舞一曲花的艷麗。』 

『我也期望,只是不敢妄想,你知道嗎?在這幾年我已結婚,並且生子,你看……』你將那擁在手上的白胖娃娃轉向我來,呀呀的學語聲,無任何雜思的笑容,感動我直靠近他的臉龐,望那圓亮眼中的我﹔原來我擁有的不只是自己,而是在那眼中我所見到的一切,那已不是碧綠的水潭所能倒影出的美景,而那是純真的一片小宇宙。 

『對不起,因為在那第十個冬雪溶化的當時,我正好懷孕,直拖至今天,希望這男孩能代替我再一次進入森林接受你帶給他的洗禮,讓他全身充滿魔法的保護。』 


『喔!好可愛的小生命啊,那一切的純真已不是我所能給予的,真希望她能讓春之神抱在懷裡,感受到溫暖的美麗,我會去求祂的,我一定要去求祂,為我過往的懺悔將一切的幸運全然加諸在這小男孩的身上。』我全心的保證說到。 

尤其在見到那迷人的笑臉,不知名的言語,我願為他付出我所有的生命。 

『這段日子過的充實吧,尤其見到你擁住小男孩的慈愛中,我知道妳生活的很好。』 

『或許是因為見到他的笑臉想到你吧,讓我在雪未溶時,便祈求上蒼能在今年早日放開陽光,讓祂溫暖的照著大地,趕跑肆虐的寒冬。』 

『直到今天,我等不及那長時間的等待,將所乘的馬累倒在山坡下,將車的木輪裂出屑削劃破平直的大地,趕忙的奔向你的居所。』 

『其實在這樣的長時間等待,我已將每到這一時刻的紀錄都刻劃在樹的身上,你看,都已經為它劃出一件新衣裳。』可憐的樹無奈聳聳肩,委屈的揚一揚嘴角。 


『或許是這一份的期待使我們都能為未來規劃美景,讓生活能夠更加揮灑色彩吧!』妳柔柔的看著小男孩蹲在一旁與小花握手對話,感動的說出來。 

『應該是吧!若是沒有妳的出現,我到今日依舊存活在無知的太平日子當中。』見到那無心的小男孩,不經意的將花栽取,我會心的一笑與她訴說。 

『你知道嗎?為了思念你,為了記住當時在森林所有的一切,我每天都對我栽種的植物訴說有這奇妙的森林,只期望有一天花開了,果實結了,種子熟了,祈禱著起風的日子能將它飄送到你身邊來。』 

『或許有吧,只是那幼小的心靈再也記不得妳的訴說,但是依舊在這快樂的生活著。』 

『只可惜,我無法親身再進入那願與我玩耍的森林中,只能在著目送春神的過往。』妳垂下頭失望的說,而我亦感到你一份期待的落空。 

忽然間,在身後感到一股的暖意,回頭一望驚訝充滿我臉,望一望妳,只見妳張大著好奇的眼擁著小男孩直瞪住我身後的奇象。

“該死,我竟然忘了春神到達的時間,我又要去窩在懸崖旁的空巢了。” 

『對不起,溫柔的春神啊!因為我在多年前所闖的禍事直到今天我才有機會全心懺悔,求您能原諒我,更求您能原諒一個平凡女子窺視著你。』 

在我跪著屈臥身中偷偷的抬起頭望一下春之神,用我最憐憫的表情期望贏得春神的同情,但卻見到春神笑臉滿盈的揮一揮手,奇蹟似的魔法牆已漸消去,那掩飾著樂園不備窺視的兩旁樹也漸漸分離,天空中不知何處飄下片片的花瓣,引出一條潔淨的路,讓陽光直照花瓣散出幽香,來到你的跟前,訝異的妳抱著第一次見到奇蹟而在笑的小男孩,不知所措的在那行了一次又一次的禮。 

春神對妳微笑的招一招手,妳像被吸引般的往前走去,手上的小男孩卻高興的歡呼東張西望,直到春神那迷柔的亮光前,你才停住腳步,張口欲言,卻茫然不知應講何讚頌之語。 

『不用怕!我還記得多年前的妳,帶來的不是平凡的舞曲,而是真心讚頌四季的交替。』 


『也只有到今天我才能真正的望妳,給妳千萬的祝福與祈願。』 

『我知道妳今年會到來,花的種子為我訴說妳的歡愉,我很高興,妳在經過這樣多年以後依然能有對神的敬意。』 

『這是妳的小孩,我特地挑選天上的可愛天使成為妳往後的依慰,直到妳將歸為大地的一天。』 

『今天,妳盡情的再這美麗的森林裡為我及大家再舞四季之曲,當作我今年送給期望暖春的每一位獻禮。』 

在春之神柔柔的訴說,輕輕的撫著妳的臉之後,妳綻放出多年未見的稚情笑容,那表情彷若妳身上的小男孩﹔當春之神將妳手中的男孩抱去胸前時,妳那歡愉的心帶著妳的腳步再次踩踏著落葉與花瓣,與邀妳共舞的每一種生物跳出讚嘆之瑰麗,而我,亦拿起熟拈的短笛吹奏出歡樂的天賴之音,環繞在妳的身旁隨妳的舞步清悅的彈起落下,旋著旋著直到樹梢的天變為圓形。 


而在春神擁抱的男孩亦高興的手舞足蹈,令春神歡愉的笑著,那是遠久以來第一次見到春神真心的笑容,那樣自然,那樣的放鬆,我高興的舉起風鈴花內的酒釀送至妳的身旁,妳那感激的眼紅著不必言語,我便更加的賣力為妳補償在那許久之後的期望。 

這樣歡樂愉快,直到陽光樂著笑臉落下,交替的黑夜月亮驚訝的開始欣賞,在到高興處栽下些許的星星悄悄的放到妳的口袋中,讓妳擁有數不盡的願望。 

夜已深了,所有的一切都已舞的累倒,連妳亦然,月亮不捨的將天上的雲壓成薄薄的溫暖被單讓妳蓋上,春神將那手上已酣睡的男孩放在妳的身旁,花朵親吻不離妳的臉龐,因為知道過了今夜妳再也無法回到這夢的天堂,而我爬上樹梢吹奏安詳的樂曲,只願妳能擁有這一生最美的夢境。 


天明了,暖陽又照在大地的每一方,暖暖的喊醒睡足的生物,該是辛勤的工作蜜蜂,該是努力伸展的小樹,都笑著向陽光招呼,只有不捨的讓妳繼續甜睡做著美夢﹔直到近午妳夢已結束伸一伸懶腰,望著那在地上攀爬的童稚,滿意的微笑著撫著他的頭,將他擁在妳的懷裡,就像緊緊的抱住奇蹟的發生一樣不放,親吻著他站起,漸漸地走離,忽然妳回過頭來,望著一望又被魔法圈住的森林,微笑著說: 

『謝謝!在我這一生能遇到你是我的奇蹟,能見到春之神是我的榮耀,能與森林的每一物作為朋友是我的願望,我將會把這美麗留傳給我的子子孫孫,即時他們認為是童話也罷,我將衷心的為這段奇遇深刻在我的心上。』 

妳的言語,響遍森林的每一地,相同的大家對為妳的話語相互的高聲讚揚再次的形成一次又一次難以絕斷的回音話廊,見妳滿意的轉身離去,我也快樂的得到心靈救贖,忽然見妳手探探口袋摸索,當張開手攤在妳眼前的竟是昨晚善心的月亮為妳栽取的星星珠子,那光輝照在妳迷人的笑臉上。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小說--短篇
下一則: ---美人魚---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