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馬英九和國民黨不得不說的故事
2010/03/10 10:56
瀏覽3,129
迴響20
推薦18
引用0
我曾經用青蛙和蝎子來比喻馬英九和國民黨,當他們湊在一起要渡過台灣的政治濁水溪時,最後的結果就是蝎子要刺上青蛙一針,然後兩個人一起沈進水裡。

我們不妨回顧一下過去的歷史,容旅人按自己的理解,為兩邊寫個故事。

之所以叫故事,不叫現象或評論,是因為旅人純粹是個局外人,只能看表象,看新聞事件,中間所有成員的心路歷程,全都是旅人自己編的,大家看看笑笑就好,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當初陳水扁倒行逆施時,在第一任總統的後期,他其實就撐不下去了,當時的連戰和宋楚瑜一起上陣,理論上應該嬴的很輕鬆,但卻敗在兩顆子彈上。

或許很多人會因此而誤以為陳水扁的兩顆子彈是成敗關鍵,但真如此嗎?假如當時是馬英九和陳水扁對決,那麼不要說是兩顆子彈,就算是四顆大概陳水扁也是一樣的死局,兵敗下野。

所以關鍵是純粹的國民黨,是沒有能力取得選舉上的絕對優勢的。國民黨不得台灣民心,由此可見一斑。

接下來四年,陳水扁變本加厲,弄的大家再也受不了,於是中間選民群起而出,在立委和總統大選上,狠狠的給了民進黨一個教訓。以立委和總統選舉的結果相比,雖然藍營的立委席次大獲豐收,但和馬英九取得的戰果相比,還是有一段差距。這裡冒出來的人,和後來支持馬英九的人,都被歸類到了藍營支持者圈子裡,並讓藍營的人信心滿滿的認為,從此天下太平,民進黨再也無力翻盤,他們可以好好的”幹”了。

真的如此嗎?我看不見得,至少,馬英九的心裡恐怕不是這麼想的。

所以,在初期,他是一點都不想去做國民黨的主席,更沒有興趣攪到國民黨的渾水裡。他只想中立的來執政,做個全民總統。後來一堆藍人說他舔綠,也是這樣子的心態產生的結果。其實,青蛙心裡,從來就沒有覺得自己是個蝎子,那為什麼要事事都按蝎子的角度去想,去做呢?

馬英九是個理想性高的人沒有錯,但我也不認為他真的什麼都不明白,什麼都不懂。國民黨是個怎樣的貨,我想馬英九絕對是清清楚楚。甚至台灣人裡,有多少是真正在支持國民黨的,他也完全明白。旅人個人的看法認為,他當時可能認為總統在手,只要他把行政資源運作好,國民黨的那些爛事,他還是有辦法可以控制的。

事實證明了他是錯的,國民黨在取得了兩場大勝後,黨中的黑手依然到處伸,大本營就在國民黨高層圈和立法院,軟的硬的全都來。當大局逐漸失控,馬英九也終於想通了,要做好事,黨政必需都抓在手上,否則他最後只會是個橡皮圖章,一樣要為國民黨的自私圖利揹上黑鍋。既然你們要戰,那我便戰吧,主席我接了。

在這段時間裡,國民黨裡有不少人的心思開始活了。一來馬英九實在不識相,我們把你捧上去了(這群人不脫人類低劣本性,一成功,所有的努力都是自己英明神武,別人都是靠他成功的),結果你竟然不配合,而且,現在民進黨都被打扒了,你的良好形象對我們已不再是好處,而是壞處了。

如果馬英九仍然持續他的光輝形象,那麼,要在底下搞三搞四,馬英九只要一出聲,那他們就全沒得玩了。因此,戰略上要能夠自由自在,第一步就是要把馬英九拉下神壇,否則好事難圖。

嗯,這下好了,馬英九真的是裡外都不是人了,從媒體,名嘴到椿腳,國民黨的派系團體,幫國民黨爭民心是半點沒有,但要去鬥臭自己的總統,那簡直是如魚得水,因為內鬥早成了國民黨的天性,一如蝎子要刺人,那是再自然也不過了。

民進黨呢?本來已經是奄奄一息了,但感謝國民黨民嘴,感謝藍媒,感謝國民黨地方派系和利益山頭,你們把火力全向內打,他們當然可以好好的重整軍馬,同時順勢補上幾刀,反正你們自己人都承認自己的總統是爛人了,我們說的就算是假的,也可以有真的效果。於是士氣大振,幾次補選下來,民進黨復興的曙光終於又重現了。

剛開始,國民黨的人還鬥的不亦樂乎,但感謝幾次補選失利,終於有些人還是發現了,情形大大的不妙,如果按這情形下去,恐怕民進黨又要東山再起了。他們把馬英九鬥倒是沒有問題,但自己呢?一樣沒有好果子吃。但可惜的是,局勢似乎不太好控制了,事情既然開動了,開弓沒有回頭箭,成了騎虎難下。

於是馬英九坐上了主席,金溥聰當上了秘書長,國民黨內開始了和馬英九愛恨交織的合作鬥爭歷程。一方面有人軟下來了,另一方面有人又不甘願,於是想另外造神,因為朱立倫已經被收編了,郝還不成氣候,那胡志強就是最好的人選了。而且這人也頗為上道,日常就很配合國民黨的運作模式,馬胡之爭當然也就慢慢成了國民黨內認為的山頭之戰了。當然,現在才正開演,目前看來,是要到五都大選後才會浮上枱面。

馬胡之爭,激烈程度其實是看民進黨的狀況來決定的。民進黨下了,馬胡之爭就烈了,民進黨上了,馬胡之爭就會低調。(旅人現在看起來是這樣的,最近民進黨內鬥又開始了,馬胡之爭就強了些,等民進黨意見一致了,我估計馬胡之爭的新聞又會少了,看官明白了嗎?新聞事件是可以炮制的)

當然,馬英九在馬胡之爭裡,純粹就是無奈之舉,他自己根本不是鬥爭的料,金溥聰回來,對馬而言,就是找來個鬥爭人才,國民黨裡當然是放手給他去操盤,這回,他在國民黨裡,是真正做個橡皮圖章了。明白金溥聰回來,為什麼名嘴激憤了吧?馬英九當主席他們不怕,因為馬英九的個性他們太清楚了,你就算是在他嘴邊大搖大擺的吃東西,只要你不犯法,不違規,走法律漏洞,他知道了也不會如何。但這金溥聰就不是那麼回事了,心胸狹窄,沒牽沒掛,心狠手辣,誰受得了啊。

所以,自從金溥聰上了位,這立委可就乖多了,這姓金的,說不提名你,就不提名你,又咬不了他的卵蛋,我們立委人格高尚,就暫時讓你這小人得志吧,他是韃子嘛,咱們是漢人,有文化的。但嘟嘟嚷嚷的是免不了的,要不信,你看現在敢在電視上罵馬的立委還是有人,但破口毒舌罵金的是再也看不到了(小聲放個屁還是可以的)。

現在馬英九是輕鬆多了,國民黨裡有韃子坐守,行政院裡有吳來擋著,雖然諸事未必順利,但至少,他要整國民黨到正途,已經有了機會,要把政府機構矯正回來,也有了空閒,這總統總算是像了樣了。

當然,反撲力量還是強大的,但這沒有辦法,台灣算是個法治社會了,馬英九也做不出像陳水扁那種私下裡找人動刀子那種黑事,要罵,也只能隨人罵了,現在反正形象也被弄的亂七八糟了,死豬不怕開水燙,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隨你們去搗鼓吧。

五都選舉是嬴是輸,坦白說,馬英九大概沒有太大的壓力,五取其三,機會仍然是很大的。台中,新北,只要不出意外,胡志強和朱立倫應該是沒有問題,台北市嘛,五五波,但以理性選民居多的情況下,綠的要出頭,機會也實在不大。

未來國民黨能不能按馬英九的想法,徹底把派系打掉,把分”髒”傳統抺掉,這個旅人不敢說,如果馬英九連任成功,那機會很大,如果不成功,那就玄了。剩下的,也就只能繼續看下去了。

按旅人的看法,台灣現在的選民結構可能是15~20%的冷漠選民,30~35%的中間選民,藍綠共分剩下的45~55% 。在過去,馬英九拿到了八成到九成的中間選民選票,再加上25%的藍民和近10%的綠民選票,才造就了他那次的輝煌勝選。但在未來,這已經是不可能出現的比例了。

坦白說,旅人是很想勸勸國民黨的黑手,回想連宋那次戰爭吧,國民黨想靠自己的力量來打嬴台灣的選戰,那是不可能的了。他們的形象太臭了,如果沒有芳香劑在旁邊,絕對是屢打屢敗的。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政治
自訂分類:台灣觀察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20) :
20樓. 啥啊?
2010/03/11 16:43
小孬孬事件,如我之前說的,你弄清楚法令後再說,法令對小孬孬有益,那也沒有辦法。
如果我沒記錯,當時是總統府伸手到政大,才保住小孬孬的飯碗。至於伸手的明顯程度我已經記不得了。如果當時總統府不伸手,小孬孬今天可能已經在網咖裡面裹著毛毯餓死了。

如果總統府不伸手,而政大留下小孬孬,我都不會這樣看輕馬英九。
你確定你知道了全部的真相?你確定報導裡所有的問題都攤開來了?你親自參與了這事?沒有調查,沒有發言權,我意思是你要指責別人前,事情總要搞清楚,不能人云亦云。

就像我覺得王清峰該辭,但我不會用他不批死刑令,而是用他在支持一個新政策時的做為來判斷,因為這是看得到的事實,他以言語表現出了她的不適任。但我也明白,那是我的個人看法,她的其它價值我不明白,也不會因為吳敦義不要她走路而認為政府不對。

只要這個政府能讓犯罪率持續下降,讓司法更公正,那麼,這個政府就是有效的,不違法的,我不必介懷他用了誰,雖然我也不喜歡她。

看政府,要依執政結果,而且以數字為準,不是以你喜歡誰為准,全都是你喜歡的,那也太扯了,我怎麼辦?
云洲旅人2010/03/11 17:37回覆
19樓.
2010/03/11 10:39
郁闷啊

       博主回复就不限2000字,我们回复就要2000字,好郁闷。大陆新闻大陆人都信,这个明显是有悖的,要不CCTV如何成了CCAV呢。连媳妇都要求会翻墙的社会,怎么能说都信呢。我相信如你所说的“可能的真相”可能是真的,但是如果真的关心民瘼就不会因循旧例,毕竟有事先科学的预测。我是一个大陆人,当然不如在地的台湾人熟悉胡的能力,但是你说不要凭新闻看一个人的能力却忘记了台湾的媒体形态。如果胡真的没有那么强的能力会有那么高的民调【包括蓝绿和第三方】支持度和媒体上那么好的形象么,别忘记了绿媒的存在!04马的参选只是你我的一个假设,假设的东西没办法得到事实的验证。我只知道大规模的反扁活动是出现在扁第二任期内,之前的各类弊案只牵涉到扁的幕僚和下属。连宋看到的只是2000年是如何败得,所以他们有信心整合蓝色选民的选票,所以他们出来了。

      政治的东西黑暗面太多,任何局外人要了解都不容易。以大陆的房价来说,04年开始温家宝就在两会上年年提防控可是年年房价都飞升,这里面是温作秀还是多方角力无奈的结果就不为外人知道了。我们可以知道的是什么样的官是好官,那就是心有百姓治事有方。这样的官在选举政治里需要选民有双慧眼了。

建議你看看我寫的另一篇博文,關於民調的。

另外,你的信念也太強了。在台灣的我們,有些事都不好說的,也就是不確定的,但你卻有很肯定的答案,這就扯了。

我說了,台灣媒體的公信力,事實上並不高,很經不起推敲的。這一點,在台灣歷經了大大小小的新聞造假和瞭解了政治人物造勢和造謠的事件後,對新聞所言,誰好誰壞,大家都只是估妄聽之而已。反正票投下去就知道了,現在扯什麼都是假的。

不信?你看看現在民調蘇的支持度強過郝的報導到處飛,但如果你真找幾個中間選民問問,大家也只是一笑置之。因為,票投下去就知道了。

今天胡要和馬PK,坦白說,抬轎人和想攪局的人底下動作居多,兩個當事人,大概都沒有這個意思。是不是這樣,等下一任人選要出來時,你看最後誰代表國民黨就好了。

胡很聰明的,現在接馬英九的棒子,太早了,下一任繼續被罵成臭頭是一定的。搞過管理的都明白,台灣現在的政府體系,亂七八糟,基層到處都是爛貨。誰上去都沒有好果子吃。不如讓馬這個呆子繼續整,兩任後接手的才是最聰明的。現在的攻擊,都只是為了政治利益,要馬不要太過份,在展現肌肉而已,現在誰也沒有興趣去做那個位子,這一點,大家心知肚明。

反正,你在內地,繼續看戲吧,一如我在上海看內地政治,也只能看戲,也許有點看法,但內地朋友聽了也只是笑笑,說我太不明白大陸政治了,等著看吧。最後也證明,我想的和後來的結果,總有份差距。

政治和當地文化,有密切關係,不是那麼表面的。
云洲旅人2010/03/11 13:34回覆
18樓. 啥啊?
2010/03/11 08:14
你這個比喻挺有趣的啊,你都說是民進黨的外圍團體了,你還巴望她們給馬英九糖吃?
這不是比喻耶。

馬英九也知道很多社會團體是民進黨的外圍打手。但是過去兩年做了什麼?公共電視的人事到現在還是綠油油一片。政大要清除小孬孬,馬英囧自己居然介入力挺小孬孬。小孬孬的案子根本就是積極舔綠。剩下很多東西也是不敢碰就是不敢碰。這樣懷柔是為了什麼?結果自己還是被牠們三餐+宵夜海 K 啊。

總之,這是馬囧的問題,不是我的問題。
公共電視的人事依法要換的時候,他就會換了。
小孬孬事件,如我之前說的,你弄清楚法令後再說,法令對小孬孬有益,那也沒有辦法。

這一直都是馬英九做事的習慣和風格,他不會改的。
云洲旅人2010/03/11 10:30回覆
17樓. 啥啊?
2010/03/11 08:05
。。。。。。。。。
不要以自己好惡去直接找最高層來解決問題,中國人找人負責,常喜歡找最高層,還抱怨他底下沒擔當。你自己就沒事找領導了,底下的養成習慣了,當然就不負責任了。

===========

糾正你一個錯誤觀念:如果你在一個台灣文化的公司,用美國文化的邏輯去解決問題,你一定會失敗。你自以為是的找了你覺得應該負責的人,很不幸那個人沒有你要的實權,所以最後你什麼都得不到。

看你是要達到目標,還是要改變整個世界。如果你想改變整個世界,你可以繼續用自己的世界觀去判定誰是理論上的老闆。我呢?我想找的是事實上的老闆。
呵呵,我要在台灣或內地的公司,當然也會去找最高領導,只要我找得到,這點我沒有反對啊。

但反過來說,我是期望台灣能夠朝著比較理性的政治環境去發展的。而且,根據馬英九的個性,我的建議才是對的,也就是你找他是沒有用的,他就是這樣,你要罵就罵吧,反正下任做不了就做不了,該怎麼做,就怎麼做,如此而已。

他最不喜歡的,就是被誤解,就是違法。如果沒有被誤解,沒有違反法律,是他可以或該做的,那大家不喜歡就不喜歡,他家人接受就好了。

你既然明白了要去找老闆的道理,那為什麼不去思考老板的還輯,用他能接受的模式去讓他改變呢?

他喜歡按規矩走,那就按規矩要他改嘛,比如用立法的,找針對性的主管去推,不就成了?在報章雜誌上罵翻了,他其實不怎麼在意的,所以我一直不同意馬英九是個懦弱的人,他中道以持,尊重每一方的人,你們看到他尊重了綠方,就認為他懦弱,但卻沒有自問,你們要他做的事,合法嗎?流程要如何啟動?

我願意支持做事有章法的總統,至少好預測,好遵循標準,凡事好惡由心,所有事情以他自己看法為準,我切。
云洲旅人2010/03/11 10:28回覆
16樓. 啥啊?
2010/03/10 23:31
哈哈
府:透過修法減少死刑判決與執行
聯合報╱記者李明賢/即時報導
2010.03.10

對於是否廢除死刑,引發社會兩極化反應,總統府發言人羅智強昨明確表示,「延長有期徒刑與無期徒刑假釋門檻加嚴,這是未來趨勢與方向」。

========

總統可以不介入司法個案,但是介入法律改革。但是在這個時候出來挺王清峰,馬英囧也真的夠瞎了。馬英囧的問題是牠太政治正確。以為只要理念相同,就會得到文化流氓認同。好比牠會跟著捧「海角七號」跟「艋舺」,整天把兩性平權掛在嘴上,重用反死刑的、動不動就說要發展文創。。。。。

結果婦女節的時候,民進黨的外圍婦女團體照樣給牠一巴掌。
呵呵,你這個比喻挺有趣的啊,你都說是民進黨的外圍團體了,你還巴望她們給馬英九糖吃?

馬英九做該做的事,如此而已。

我前面也說了,台灣2300萬人,個個有不同看法。死刑你支持,但你也應該要同意有人有不同意見,然後知道必需要容認這種反對者的存在。人類社會,永遠有40%的人不在主流(各20%的兩極端),所以反對者你消滅不完。

我還是老話一句,你看事情挺主觀的,而且不太容得別人和你意見不同,這樣子不是很妥,你可以堅持你的主張,但也要欣賞不同意見的人,當然,前題是對方也是有素養的人。

像施明德,我就很欣賞,雖然他支持台獨,人也有點過於浪漫了些。許信良,林義雄這些老一輩的民進黨,也都各有可愛之處,雖然我對他們的主張都不贊成。

人不能沒有主張和想法,和我意見不同,沒什麼大不了的。只要大家依循一個道來做,都值得尊敬。

林清峰依法行事,有她自己的理想和主張,我雖然也一樣不同意她的諸多理念,但一樣會欣賞這種一致而且有目標的人。台灣這種人太少,而且,這種人大多數的台灣人都不支持,那麼,台灣人總要自己吃惡果的。

奸巧的人被欣賞,懂得炒作新聞的人會被選上,呵呵,台灣怎麼會不亂。
云洲旅人2010/03/11 02:29回覆
我再補充一點:

馬英九本人贊不贊成王清峰的觀點,我不知道。但不隨便介入下屬主管的管轄領域,卻是一個主管必然要的涵養。馬英九還隔著一個吳敦義呢,如果吳敦義沒有說話,他出來說話,算什麼?

不要以自己好惡去直接找最高層來解決問題,中國人找人負責,常喜歡找最高層,還抱怨他底下沒擔當。你自己就沒事找領導了,底下的養成習慣了,當然就不負責任了。

做一個國民,既然我們民主化了,政府也把權力交還了一部份給人民,就不要拿了便宜還賣乖,自己可以去找立委去推動的事情,或有直屬主管的位子,還要越位去要求,這叫什麼?

吳敦義如果在民意要求下不做為,立委們不以立法院力量去要求,什麼事都找馬英九,你當你自己是BABY,馬英九是父母親嗎?

至於台灣民調什麼的,我前文也說了,那種民調,不信也罷。就像健保一樣,支持楊這個人的,比例很高,但他因此而去職的漲健保費,支持度卻低,你說這算什麼?

台灣亂局固然名嘴媒體可惡,但隨之起舞的人,豈非更可悲?可憐之人必有可惡之處,此其例也。
云洲旅人2010/03/11 05:24回覆
15樓.
2010/03/10 22:16

        政治其实很难有公道可言,因为众人之治只能顾众人而非全体。美国媒体对美国风灾的评论建立在美国民众的认知之上,而如你前几篇所表达的,台湾民众执行的是西方的民主政治但是骨头里却是地道的千年中国的明君之治。马刘作为当时台湾的总统和行政院长,媒体的指责实在算不上公平但是这不能怪媒体和民众而是两人对自己治下状况不明自取其咎。一直以来,我都认为马缺乏政治脑筋【连我那不看台湾新闻的父亲都直叹领导者怎么如此不懂政治】,如果换成台湾的语言应该是不懂选举政治之道。如我身为公司职员,亦会在台风登陆后上班时提前到,看是否有需收拾。而身为总统和行政院长,应该入灾区协调地方与安慰灾民,如此何来蓝绿媒体一面倒的批评?我看过这样一句话:会作秀的领导未必是好领导,但是不会作秀的领导一定不是好领导。如果类似的事件发生大陆,我们一定骂的是市长省长,因为我们知道他们是我们的父母官,但是即便如此每逢大的台风中央仍会派下高官带领的工作组来。一来督察、协助地方工作二来安抚民心 ;美国风灾时,小布什仍在他的农场度假。但是美国人民清楚自己的权利和义务也清楚美国总统的权利义务。

       四年一届的总统选举,有什么样的候选人要看有什么样的人民。所以我才说2004年马选不过扁,因为扁其时劣迹尚未彰显而且深得台湾民情之道,否则何敢用两颗子弹来催化选票?马选举之功力如今看来都远不如扁,何谈04年呢。如果以胡志强取代马,台湾民众的比较就不是无能与贪污之比而是有为与无能之比。如此环境下,下一届的总统候选人之争就是看过去能力和未来政策能力,而不是抹黑比烂。

嘿嘿,那你看看有位叫黃創夏的人罵馬英九”只會選舉不會執政”又是怎樣來的?你們兩個人意見好像嚴重相反呢,一個說馬英九不會選舉,一個講他只會選舉,不同的人,在不同的事件上用完全相反的解釋角度。

你沒看懂我前一篇的回覆主旨,我主旨是說,你所認定或知道的事情,是有心扭曲或挑刺的記者去用特殊角度寫出來的,我不會否認有一段是事實。但如果記者本身的政治素養足夠,那他們自然會分清楚責任那個該負多一點,那個實在是不可能做到如他們文中所要求的那樣反應快速。

假如實情是這樣:

風災發生後,因為交通不便,10個小時後,消息才送到地方郷鎮公所,鎮長看了大吃一驚,要底下的人去確認,來回又用掉了10個小時,然後鎮長找了幕僚討論了2小時,確認鎮公所要如何處理,以及如何應對後,立刻找人打電話給縣長報告。到找到了縣長,花了2小時,於是24小時過去了。

縣長收到了報告,一方面要搞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他可能連那村子在那裡,人口有多少都不清楚,還要想好怎麼讓自己責任輕點,於是又要找人討論,又要想辦法,又要安排好這安排好那,又用了六七個小時,然後通知到了行政院。

行政院裡收到消息,一樣一陣子雞飛狗跳牆,到最後,可能院長知道時已經過了36小時了,院長倒是能夠直撥電話立刻給總統,然後對兩個人而言,第一個聽到消息是36小時後。

嗯,聽起來很扯對不對?但當一個政府體系被癱瘓了八年後,這種反應速度就很正常了。好的反應體系是多重多套的,尤其在獨裁時代,鎮長知道的時候,情報體系已經把消息直達中央了。但台灣多少年沒有建抓耙子部隊了?或者,有多少年在打壓抓耙子被埋伏在民選首長身邊了?認為抓耙子只會打小報告,是壞人的錯誤觀念有多長時間了?

總之,一缸子的問題,結果就是反映不及時,狀況不明確,到明確時,問題已經大發了。

這是誰之過?

這種問題,記者也不難去追踪,但要明查暗訪不少時間,但截稿日在眼前,反正抓進籃裡就是菜,對象又是大官,新聞性十足啊,沒錯也要扯進來,然後就是你看到的新聞了。

我前文對這類管理體系廢弛,而致好領導一樣得不到好結果寫了不少,你有機會可以去看看。

台灣新聞不像大陸新聞,大陸新聞報了出來,你們是很相信的,也不容許你們不相信,因為這些內容都是經過審批的,沒准不能播,到時就是上下一個口徑。但台灣不同,假新聞遍地都是,所以,你要只看台灣新聞來判斷事情,那你就太傻太天真了。

另外,你說2004年扁劣跡不顯,嘿嘿,那年我還在台灣呢,顯不顯,台灣人會不明白嗎?要不顯,連宋那一對老狐狸會出來選?連可能還算是君子,但宋可未必,他們不傻好嗎?

胡志強有能無能,你倒是很清楚,看新聞就能知道某人有能無能,這是大陸新聞特色,台灣不准的。陳水扁上台前也很有能力啊,也很能幹啊,後來呢?

我對所謂能幹的總統,一向敬謝不敏,那是人民的災難,我支持小政府的,不愛明君。從我知道的歷史和經驗,所謂明君,全是炮制出來的,人就是人,能上位,除了馬英九走了狗屎運外,其它沒有一個不是心思深沈之輩。不讓一個難得的清流總統把台灣政局疏理一遍,以台灣現在糜爛的程度,上來一個能幹總統,只是幫助他上下其手而已,沒有任何好處。

最後,還是建議你,能幹不能幹,不是一篇篇新聞看得出來的。何不好好的整理和研究,看看台中市胡志強任內,他做了什麼,如何做,結果如可再來評斷呢?
云洲旅人2010/03/11 02:15回覆
14樓.
2010/03/10 20:28
是毒蟾蜍吧
我覺得你看走眼了
那是一隻很毒的蟾蜍
不是青蛙!
13樓. 啥啊?
2010/03/10 20:03
死刑應經法務部長令准,於令到 3日內執行之
趙昌平指出,刑事訴訟法規定,「死刑應經法務部長令准,於令到 3日內執行之。」法如此規定,如果法務部長對死刑判決有疑義,應該循程序提非常上訴或再審,而不是一直擺著;「一味地把它擺在那邊,不是正常的態度。」國家的法律也不能拒絕執行。

================

我就沒看過 2185 的時候,陸委會主委有狗膽放行大陸投資、承認學歷。馬英九會搞出這種閣員,實在是牠自找的。不用多久,王清峰就會變成馬英囧的信任投票。我真的覺得從此以後沒人夠格再說馬英囧守法了。因為這是牠自己最喜歡的閣員,幾乎廢弛法律兩年,幹的又是牠自己以前的職位。這就是馬英囧自己的政策。

該守法的時候你放任一個偏執狂亂搞。

該離經叛道的時候,又跟縮頭烏龜一樣。到今天還是不敢對 2185 犯罪集團全面宣戰。

古人說的經、權,完全沒聽進去。
唉,我不是學法的,這段條文我直接按你給我的來為你解釋,這個條文的意思是指說:”死刑要(而且一定要,這是應的意思)經過法務部長來同意死刑令(令准),並且在(於)死刑令同意而且送達了執行單位後(令到),3天內執行。(三日內執行)”。

這只是規定了法務部長同意死刑令,而且要監獄收到了後的三天內要執行(公文要一直沒送到而且被簽收,也還是不會執行的),不是指死刑令申請,法務部長要在三天內批准。

那麼多人都批評馬英九是法匠了,他怎麼可能會知法犯法,一個法務部長違法不執行任務,馬英九那死個性,不會支持的,縱使他再支持也不會同意。我想,是你誤解了這條條文的意思。

因此,實在談不上法務部長做不對,甚至連瀆職都做不到,因為沒有任何一條法規規定了法務部長必需在幾天內去執行批准命令。坦白說,我自己也不會贊成要定下期限,因為這期限定了,等於法官就是死刑的最後裁決者,他一判,萬一真有問題了,連救都沒法子救。陳清峰不批,只是她這人利用了這個法條漏洞,而且是合法的利用。而這漏洞,也不可能去補上,因為不批准,死刑犯最多也就拖上個幾年,但要是限定了多久批下,那就是怎麼救都救不回來了。

而且,王清峰所做所為,也不是唯一的一個。在美國,有N多個死刑犯也是因為良心問題,州長不批死刑令,一樣還關在那裡,沒有執行,期限比台灣死刑犯長的可多了。

按妳給我看到的條文,法律沒有廢弛兩年,是你誤以為法務部長要在三日內批准,而認定陳清峰廢弛了兩年。

你會不會成見太深了?連自己誤解了法律都不明白了?

最後補充一句,我對陳清峰一律不批准死刑令,也不怎麼認同,但我只能說他在法律允許內做了符合她理想的作法,一如我們在法律允許的範圍內少交稅金,那是節稅一樣,都是合法的做為,你不能因此就說他們逃稅。

爾愛其羊,我愛其禮,我以論語的一句話做為總結吧。
云洲旅人2010/03/11 01:48回覆
12樓. 啥啊?
2010/03/10 19:43
如果按你的邏輯,他用了她的權力,而且發揮的淋漓盡至,你應該很佩服她才對。
不過牠的利益跟我的利益,甚至是社會大眾的利益背道而馳。所以這時候就成為你死我活的問題了。你應該不會連這點差別都看不出來。

很多馬迷總是在說馬英九守法。但是自己最喜歡的愛將公然挑戰法律,而且還是「法務部長」,居然是自己也幹過的「法務部長」,馬英九不可能不知道這裡的問題。為什麼一個號稱守法的好好先生,會這麼支持一個重大違法的閣員?

我感覺像是一個乖乖牌,被很多偏執狂利用。
11樓.
2010/03/10 18:03
感想

      在刘院长的人选上,在8.6风灾的处理上,在双英会的处理上,在两岸经济架构协议上,马的处理实在让人摇头。

      行政院长本来就是一个政策的拟定和执行的角色,在一天选举政治的环境下就要求这个坐位置的人要有手腕有威望有能力。吴和刘比起来,刘明显适合当马的幕僚长而不是行政院长的料。

     双英会,正是DPP处在最低潮时期,而且借ECFA议题来顺势炒作。为什么马就想不到一个“偶遇”完成双英会这个泡泡呢,阻止DPP的悲情炒作。如果我是一个台湾人也会觉得马能和海峡之隔的大陆如此频繁的沟通却吝与本土正当沟通,是一种政治的矫情和不成熟,起码对KMT是一种减分。虽然都知道这个双英会会不出什么结果,但是态度却很重要。马的脑袋里真的少了政治这跟弦。

你的搖頭,是不是看了那些新聞和評論後產生的?

真相是什麼?你知道嗎?我不知道,我相信你也不會知道,但我只問你一個問題,為什麼媒體問責只問馬和劉,不問地方首長?這種事情,最大責任是地方首長,而不是中央領導,明顯媒體是選擇有新聞賣點的人來罵的。

對比美國的那場風災,媒體問責就公平多了。

別人云亦云,公道些。
云洲旅人2010/03/10 18:22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