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再看【我家的故事】
2022/09/27 12:21
瀏覽1,027
迴響1
推薦17
引用0

我是長孫,也是長子。去年看了一部日劇【我家的故事】,幾個月後,我的父親病故了。

這部日劇,道盡了長男的辛酸。男主角觀山壽一出身能劇觀山流宗家,父親觀山壽三郎是人間國寶,27代掌門人,他註定要成為28代。他儘管有天份,從小也被指定將來接班,結果他逃避這種命運,跑去當摔角選手,而且混得風生水起。

他結了婚,又離了婚,有了一個男孩。後來,父親老了,行動不便,又有輕微的失智。弟妹都無奈之際,長男回家了,一肩扛起照顧父親的責任,而且要收拾財務狀況不佳的劇團。他重拾了能劇的技藝,可是一邊還蒙面,以世阿彌的名稱當起摔角手。他生活擔子很重,還要給前妻贍養費。

一個中年男人該有的擔子,他全部具備了。這個位置,別人想要也要不來。

之前我寫過一點,引用如下:

故事背景是一個「能劇」的家族,父親是第二十七代傳人,長子就是要接班。規矩,規矩就是如此。

長子厭惡能劇,因為父親從未誇過他一句。他逃避這個命運,跑去學摔角,還混得有聲有色。後來父親生病了,差點死去。兒子剛好也中年瓶頸,又和妻子離婚,財務狀況不好。長子回去看望父親,這幾年都是弟妹在照顧,他是消失了一樣。後來,他在父親病榻前說要接班。隔天,父親便好轉了起來。

他從摔角場上退役,接起了父親人間國寶留下的名號。但是,這有個爛攤子,第一是財務問題,維持能劇班子要錢。其次,弟妹一副要分財產的樣子。還有個女看護,醒來後的父親說要和她結婚。父親從一個嚴謹的人,搖身一變為豁達的老人,長子承擔起來,還一邊化身另一個角色,串場摔角比賽。一方面是缺錢,比賽可以賺錢。再方面摔角的隊伍也需要他,不然撐不起場面。再就是他發自內心喜歡摔角,更勝於能劇。

人間有很多是需要傳承。能劇顯然就是。這個傳承裡沒有個人,只有這個能劇的流派。他小時候問父親,為什麼我得接班。父親說,規矩如此。這是沒有道理的,你生在這個家庭裡當長子,這就是你的,榮耀與責任都是你的。

父親生病了,他幫父親洗澡。一開始抗拒,因為要洗父親的小雞雞。他尷尬,父親到是很坦然。我也幫父親洗澡,看到這裡真是很有感覺。 後來他邊幫父親洗澡,邊抱怨說,

我自幼至今,你沒幫我洗澡換尿布什麼的,父親該做的你都沒做。父親說,能劇是演給神看的,我豈能用這手去沾糞之類的,再去用手演能劇? 兒子沒說話,沉默。然後他說,我現在都會幫你做,你知道是為什麼嗎?父親沒答話。兒子說,這就是規矩....。

現在都是個人主義,我說個人是脫離不開傳統的。就像人脫離不了天地,他的個人成就是在整個文化的傳承中被肯定的,這才算數。

該劇,男主的兒子倒是很喜歡能劇,發自內心的喜歡。父傳子,子傳孫,我覺得這片子真好看,預計看完後再來寫心得。

故事中,西田敏行演的壽三郎,已經老病之將死。他卻一改往日的模樣,好色而且任性,就像小孩子一樣。隨著劇情推展,他原來年輕時,風流韻事不斷,家中的養子壽無限還是他的外遇對象所出。壽無限自小喜歡能劇,可是他不是嫡出,無法和壽一相提並論。當時,大家也都不知道這個養子原來是父親親生的。後來壽一離家出走時,家中幾乎靠壽無限撐起來。

壽一回來了,沒有人知道原因。可能是自己的年紀不太適合摔角了,他引退了。不過,他承擔起長男該有的一切。包括父親求婚的對象志田纓。

志田櫻是壽三郎的看護。壽三郎向她求婚,還宣佈將所有財產交給她。可是,櫻和壽一感情慢慢生溫,譜出戀情。志田纓告訴壽一說,自己當看護,看多了大戶人家子女爭產,反倒是平民之家氣氛比較和諧。他覺得,觀山家既有錢,家庭也很溫暖。她主動向壽一示愛,壽一卻不坦然。

某次她們兩個人獨處家裡,晚上同榻而眠,壽一卻做不下去。我覺得,壽一是傳統且保守的人,他頂上是有祖宗八代的。我從劇中看出,他對於摔角是真心熱愛,但是對於能劇卻有使命感。如果按照個人意願,他會選摔角。可是,等他成熟了,他知道自己不能任性,回歸他該有的職分。他是為了能劇而誕生的男人。

我其實蠻感動的。因為,我能理解中年後,長男長孫的心態。就像我有時會想起祖父母,身上流的血液會告訴我:我是誰。這個是年輕時所沒有的感覺。尤其父親臥病後,幫父親洗澡,那是很特殊的記憶。幸好我替父親洗過澡,把屎把尿過,這種幸福現在想有也沒機會。人生有時不是根據自己的喜好,而是根據傳統,那裡有我要學習的東西,不親身去做,是體會不到的。

最後壽三郎突然病危了,所有人陪伴著。本來就這樣死去,壽一繼承遺志,大致該劇也就圓滿。不料,編劇神奇在這裡。壽一穿著蒙面摔角服,竟然出現奇蹟,神奇的活了過來。

隔天,壽一參加自己最後一場引退賽,他打算好好繼承觀山家,擔起他必然的宿命。結果,在這場比賽中,他發生意外,死在了擂台上。

是的,他不是為了能劇而死,而是死在了擂台上。後來劇情有交代,壽無限繼承了28代,壽一的兒子是29代。他的兒子和他不一樣,既有天份,也一心喜歡能劇。爺爺壽三郎也親自指導孫子,而且對孫子的教育方式和對兒子完全不同。壽一從未被父親誇獎過,這讓他一直很受傷。

壽一為了讓兒子學能劇,不惜向前妻土下座。也許他知道,自己所無法完成的,自己的兒子是可以的。為了保留觀山家能劇,他個人是豁出去了。這是長子才有的心境,兒子不是自己的兒子而已,而是觀山家的繼承人。自己曾逃離的,現在兒子要接續,這就是他的領悟。

他死了,當時正在排演的一齣劇《隅田川》。劇中,死去的兒子之亡靈究竟要不要現身?父親說,不要讓亡靈現身,要由演員去完成演出。父親補充說,是世阿彌說的。壽一卻不同意,他說如果自己是亡靈,他會親自現身。

最後一集,就是父親從鬼門關前被救回來。然後壽一卻忽然死在擂台上。父親無法接受,出現了幻聽幻覺,好像在和死去的兒子壽一對話,編劇這樣安排,讓死去的壽一繼續和家人們對話。

當時在演出《隅田川》一劇,壽三郎彷彿看見壽一的亡靈,父子兩人在舞台下有段幽冥與人間的對話。兩人確認了壽一已死的事實,父親堅持世阿彌的教導,要兒子不可以上舞台,因為幽靈不可以。儘管他知道,為了這一場演出,兒子苦練了半年,為的就是和孫子同台。他說,母親也死了,你就和她在那裏等我,我也快去和你們相會了。壽三郎接著說:「你讓大家找回笑容,為我們奮戰,連我們的份一起奮戰,為我們演出,為我們受傷,讓我們找回笑容,沒有人像你這樣了。雖然你沒當成一國之寶,但是你是我們家的一家之寶。你就是觀山家的人間家寶」。

那是壽一第一次被父親誇獎,就在死後。壽一問父親,被誇獎了,自己很高興。但是為什麼以前從不誇獎我呢?父親淚流滿面說,是的,我從未誇獎過你。因為一旦說了出來,一切就結束了啊。

是的,結束了。壽一說,接下來,我們會連你的份,一起哭,一起笑。

壽三郎認為,壽一之死是替自己去死。他把鬼門關前的自己叫回來,自己卻頂替了自己,享年42歲中,最後一年壽一盡了人子之孝,死了卻被家人們懷念著。父親還繼續活著,自己死了。對於劇情是個反轉,我經歷喪父之痛,卻知道這也許是不錯的安排。觀山家又凝聚了起來,櫻就嫁給了自己的弟弟。壽無限當28代,妹妹和妹婿搬了回來,兒子認真學能劇。自己變成了摔角界的傳奇人物。

我的確想聽見父親對我的稱讚,對我的誇獎。我其實有這樣的心結,希望被父親,被師父,被我尊敬的人誇獎,我自己卻從未發現。我曾逃離自己的宿命,希望開闢不一樣的人生,終究還是回到軌道上來。自己的努力也許不成功,但是我在放棄與重拾中,做回我自己。

我曾希望自己忽然死去。也許我就會聽到對我的肯定。但是那是歌劇幻影,我還在舞台上演出,要用這個演出去演繹人生。人生如戲,哪有所求?

這部片拍得很棒,尤其是父親與兒子的感情,讓我領悟人生。如今我已過中年,才剛剛開始品嘗傳承的滋味。

大概就是這樣一種心情,父親死後一年多,遺憾才剛開始,餘味悠長。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關於日本
上一則: 日本沉沒?
下一則: 女系家族
迴響(1) :
1樓. 之子
2022/09/28 09:35
今天要對你說一些或許是不該說的話

就是在最近了,在文字語言間,或是照片上的你,看見絲毫的失意,放掉文字綜觀所帶來的既定概念吧!你接受的制式框框太過緊密,因而形成綑綁,自願落入某一個角色扮演。

大法是可以請求系統支援的,我們的世界就像線上遊戲,個體是一個可以系統修護、系統更新與系統升級的角色,過程中會有短暫不適,比如精神分裂與人格分裂的感覺,當我們跨越平行宇宙的橋接,就能夠往返無阻,這麼做的目的就是為了要延續使命,我們來到這世界並非配備齊全的那一支。

我認為不需要等到下一世捲土重來,雖然現實的生命會成住壞空,但是平行宇宙,或是另一個象限裡的自己會繼續精進,甚至能夠在系統升級之
System upgrades I、System upgrades II、System upgrades III 之間來回穿梭,System upgrades III 是我連跳兩級的系統升級篇,目前還無法來去自如,有些障礙有待解決。

謝謝你的意見,非常感謝

我的確出了狀況,問題不小,因為我捅的太大,某些課程是硬被插進來的。自己一時之間還無法解決。尤其是身體的問題不小,目前正在尋求醫療。

總之,我還在奮戰中,其實也沒什麼人能幫我。這裡我只寫一小部分,應該還可以公開的那部分。其餘,就看各自的解讀了。

再次感謝

月飛來2022/09/28 10:03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