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葉天師
2022/08/13 21:50
瀏覽793
迴響0
推薦57
引用0


唐朝唐玄宗李隆基開元年間,道士葉靜能明州奉化縣(今浙江省寧波市奉化縣興唐觀宋朝時更名為虛白觀,位於奉化縣東北)講解道法經文。自從他登上講台開始說法後,就有一名身穿白衣、蓄著長鬍鬚的老先生,每次都是第一個來到會場聽講,散場時也是最後一個離去,但離去之時總是拖拖拉拉的,像是有什麼話要說卻未能說出的樣子。當全部的講經內容即將到了結尾,眼看著葉靜能就將要告辭離去,老先生停留的時間也就更長更久。於是這一日在聽眾們都離去後,葉靜能主動招呼老先生,詢問他是否有什麼事情?老先生忍不住激動,哭著朝葉靜能叩拜,自稱姓,接著說:

 

「弟子有意向仙師哀求,但又不敢冒然主動提出,既然承蒙仙師詢問,我又如何敢不誠懇的說出來呢?

 

我並非凡人,乃是看守寶藏的龍。我的工作地點就在這座興唐觀南方的那一小片海域之中,如能在一千年內沒有犯下過失,就能獲得一些升遷的機會,但如果丟失了寶藏,就會遭到懲罰、被發配到那如火海般的炎熱沙漠中。至今我已經成功守護這些寶藏九百多年,眼看著即將大功告成。卻有一個外國來的僧人連續三十年對我守護的這片海域施以禁術,這個僧人內心非常虔誠,使得他的咒術能施展出相當大的力量,我憂心就在今年端午節的正午時分,那僧人的咒術就能全部完成,屆時他會將海水喝乾,使得海中的寶藏無所隱藏。如果寶藏因此丟失,弟子自當以死謝罪,也不敢對於光榮升遷有所期望,只是要在那火海當中受刑千年,實在是無法忍受。因此希望仙師哀憐我的處境能伸出援手,這樣必能助弟子免遭此一劫難,弟子一定不敢忘記仙師的大恩大德。」

 

葉靜能答應屆時一定出手相助,鱗位這才感激得一邊哭著一邊向葉靜能拜謝之後才告辭離去葉靜能擔心自己會忘記這件事,就在講道會場旁的一根柱子上寫下了

「午日午時救龍」幾個大字,藉以提醒自己。到了端午節那一天,葉靜能應邀到鄉民家吃飯,回到興唐觀後正準備休息,隨行的弟子看到了柱子上師父寫的「午日午時救龍」幾個大字,就順口念了出來並自言自語說著:

 

「現在就要到中午了,可是師父卻要進房休息,莫非他忘了這件事了嗎?」

 

就準備進入房內提醒師父,只是葉靜能已經聽到弟子自言自語的聲音,猛然想起還有這檔子事,就問弟子

 

「現在是什麼時辰了?」

 

弟子說:

 

「現在還沒有到正午。」

 

葉靜能就派遣一名身穿青衣的弟子拿著黑色的符籙趕緊奔向南方那處海邊。青衣弟子趕到距離海邊還有一里多的地方時,那處海面周圍湧出了團團黑雲佈滿了該處的天空,陣陣淒厲的狂風從四面吹向那處海域,有一名婆羅門天竺僧人)手執長劍,站在黑雲之上唸誦著咒語,然後對著海面連續喝斥數聲,那片海域的海水水位就下降了一半,而前往救援的青衣弟子也隨著婆羅門的喝斥聲跌倒在地,掙扎著無法起身。

 

葉靜能見狀,又派出一名黃衣弟子拿著紅色的符籙騎馬趕往海邊,距離海邊約一百多步的距離時,婆羅門又大喝數聲,黃衣弟子應聲墜馬,同時海水水位也再度下降,剩下不足原本二、三成的水量,一條白龍在淺波中跳掙扎跳躍,氣喘吁吁。

 

於是葉靜能又派出一名紅衣弟子拿著黃色符籙趕往海邊,婆羅門又大喝數聲,但那紅衣弟子絲毫不受影響,依舊全速前行。當紅衣弟子趕抵海邊時,海水深度不過只有一、二尺左右,那條白龍仍極力在沙中張牙舞爪想要抵抗婆羅門以捍衛寶物。紅衣弟子隨即將黃符投入海中,那海水水位也隨即上漲並恢復到原本的樣子。婆羅門見狀,撫摸著長劍歎氣,說:

 

「三十年專心勤奮的修煉,如今已然用盡了術法仍功虧一簣,為何中土的道士那麼厲害呢!」

 

便怒氣沖沖的離去了。一會兒之後,該處海域的天空與海面便風平浪靜,又恢復為一片平靜祥和的模樣,先前倒地不起的二名弟子也逐漸能站起了身子,三名弟子就相互扶持著返回興唐觀中,向師父報告所遭遇的經過。還沒有報告完,先前那一位白衣老先生鱗位已經來到,流著淚向葉靜能拜謝,說

 

「剛才弟子差一點死在那胡僧的術法之下,若非有仙師鼎力相助,弟子必將逃不過這一場劫難啊。弟子鱗位只怕不能馬上報答仙師的大恩大德,願意終身依附仙師門下,當一名弟子任憑仙師使喚。若仙師有所吩咐,就算弟子身處江山阻隔、迢迢萬里之外的地方,只要仙師動念召喚弟子,弟子必定立即來到您左右聽候吩咐。」

 

從此以後,白龍鱗位每天早晚都會變化成那白衣老人前來向葉靜能請安問候,與其門下弟子沒什麼二樣。

 

興唐觀因為建在一處高地之上,無法藉由鑿井取水,觀中的小道童們要用水,必須走到十里之外才有水可取,用水也就成為興唐觀上下一個最為頭痛的問題。於是有一天,葉靜能對變化成老人的白龍鱗位

 

「我在此地居住多日,對於道友們要前往遠處才能取水的辛苦感到非常同情,因此想引來泉水到本觀旁以幫助道友與鄰居們,你能辦到嗎?」

 

白龍鱗位

 

「泉水的流向是天界所規定,並非外力所能變更。然而仙師對弟子有救命之恩,又助弟子免於遭受千年之苦的懲罰,仙師這個要求弟子有怎麼能推辭呢!就算是辦不到弟子也要將之辦妥,當然天界主管此事的神明將會不同意,就等弟子與他打上一架,打贏他就行。所以請仙師讓其他人暫時離開此地,弟子與那界神爭鬥之日,天空會反覆天亮又天黑三次,之後請眾人回來,希望屆時就能順利達成仙師的要求了。」

 

葉靜能將此事告知觀中眾人,大家都很高興,也就遵照吩咐離觀到他處暫住。等到天空異相發生又結束之後,眾人紛紛趕回道觀,就見到道觀旁出現一座井,從石砌的井壁處湧出了潺潺清流,形成一條小溪環繞著道觀一圈後就轉向南方流入那白龍鱗位所守護的那一片海域。此後,興唐觀的道士們都依靠著這條小溪的水過日子,就將這條小溪命名為「仙師渠」。

 

之後,葉靜能的奇妙術法能名傳於天下,都是那條名叫鱗位的老白龍隨侍在旁輔佐的結果。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秦越地阻」,地即今陜西甘肅一帶,地即指江南一帶,一處西北、一處東南,比喻路途遙遠。

 

:「原上」,指高地。

 

:「庶幾」,有差不多;近似;希望,但願;或許,也許;有幸;賢人。等解釋。

 

:網路版原文此處「從命」之後有二字缺,待查。

 

:「石甃」,「甃」音「宙」,石砌的井壁。

 

:「黃冠」,道士所戴的帽子,後指道士。也指草編的斗笠。

 

改編自 《玄怪錄》

 

原文:

 

《玄怪錄》.卷三.葉天師

 

開元中,道士葉靜能講於明州奉化縣興唐觀。自升座也,有老父白衣而髯者,每先來而後去必遲遲然,若有意欲言而未能者。講將罷去,愈更淹留。聽徒畢去,師乃召問。泣拜而言,自稱鱗位,曰:

「有意求哀,不敢自陳,既蒙下問,敢不盡其誠懇?位實非人,乃實(寶)藏之守龍也。職在觀南小海中,千秋無失,乃獲稍遷;苟或失之,即受炎沙之罰。今九百餘年矣。胡僧所禁且三十春,其僧虔心,有大咒力,今憂午日午時,其術即成,來喝水乾,寶無所隱。弟子當死,不敢望榮遷,然千載之炎海,誠不可忍。惟仙師哀之,必免斯難,不敢忘德。」

師許之,乃泣謝而去。師恐遺忘,乃大書其柱曰:

「午日午時救龍。」

其日赴食於邑人,既回方憩,門人忽讀其柱曰:

「午日午時救龍。今方欲午,吾師正憩,豈忘之乎?」

將入,師已聞,遽問曰:

「今何時?」

對曰:

「頃刻未午耳。」

仙師遂使青衣門人執墨符,奔往海。一里餘,見黑雲慘空,毒風四起,有婆羅門仗劍,乘黑雲,持咒於海上連喝,海水尋減半矣。青衣使亦隨聲墮焉。又使黃衣門人執朱符奔馬以往,去海一百餘步,又喝,尋墮,海水十涸七八矣。有白龍跳躍淺波中,喘喘焉。又使朱衣使執黃符以往,僧又喝之,連喝不墮。及岸,則海水纔一二尺,白龍者奮鬣張口於沙中。朱衣使投符於海,隨手水復。婆羅門撫劍而歎曰:

「三十年精勤,一旦術盡,何道士之多能哉!」

拗怒而去。既空海恬然,波停風息,前墮二使,亦漸能起,相與偕歸,具白於師。未畢,老父者已到,泣拜曰:

「向者幾死於胡術,非仙師之力,不能免矣。位也,懼不克報,然終天依附,願出門人,可指使也。若承師命,雖秦越地阻,江山路殊,一念召之,即立左右矣。」

自是朝夕定省,若門人焉。

師以其觀在原上,不可穿井,童稚汲水,必於十里之外,闔觀患之。他日,師謂髯父曰:

「吾居此多日,憐其汲遠,思繞觀有泉以濟之,子可致乎?」

曰:

「泉水之流,天界所有,非力可致。然師能見活,又脫千年之苦,豈可辭乎!夫非可致而致之,界神將拒,俟戰勝然後可。令諸人皆他徙。其日晦明三復,然後歸,庶幾有從命□□之功。」

合觀從之。過期而還,則石甃繞觀,清流潺潺,既周而南,入於海,黃冠賴焉。乃題渠曰「仙師渠」。師所以妙術廣大天下,蓋龍之所助焉。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小小說 – 許元長〈上〉
下一則: 小小說 – 掠剩使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