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罌粟血案 第六章(04)
2009/08/30 10:11
瀏覽471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齊仲離-別突然跑那麼快!我……我快喘不過氣了啦!」芮禾急喘的說道。

    「在不跑就來不及了!」齊仲離急道,接著又說:「哎呀!我真是笨!怎麼會忘了懸棄哥曾是當年的劉丞相的心腹!怎麼會忘了老師曾說過的事呢!真是笨死人了!」

    「這是什麼意思?」

    「……老師曾經說過,十年之前有一樁轟動一時的滅門慘案,死的那一家人正是當年的劉丞相一家子,傳聞有說這一樁案子是有人在背後搞鬼!」

    「那是誰呢?」

    「七皇爺。」齊仲離低低的說著,頓了頓,接續又說:「傳聞說當年的滅門血案是朝廷重臣所主導的。」

    「但是……朝廷重臣,又不一定就是七皇爺啊!?」芮禾反問道。

    「但是,只有七皇爺才能解釋一切!」停了一下,接著又開始續說:「你想想……七皇爺幹麻沒事跑來這兒邊關小地,還有,七皇爺又是為了什麼而來的呢?是血案,不是咱們這幾樁案件,而是當年的血案,七皇爺是故意語帶雙關的跟我們說是來幫我們查案,但是指的是什麼案,七皇爺卻不肯說。所以也只有十年前劉氏一家的滅門慘案才能解釋一切,也只有是七皇爺,才能解釋當年這場悲劇是為什麼被滅門的!」

    「那……滅門的原因,乾爹有說過嗎?」

    齊重離搖頭,接著又說道:「老師不肯多說,其實……方才我說的也只是推論,只不過七皇爺是目前嫌疑最大的人,所以我才不得不開始擔心起懸棄哥的安危!」

    「但是……如果你的推論是真的,那麼我們得在加快腳步了!一定要趕在七皇爺找到懸棄大哥之前,否則……一切都會來不及的!」

※     ※     ※

    「我絕不會說的。」懸棄強硬的有些森冷。

    「懸棄哥-你就告訴我老師在那兒吧!」齊仲離長嘆一氣,接續又說:「……這件事真的很重要!只有老師才能跟七皇爺制橫吶!」

    「七皇爺?!」懸棄心驚了一拍,突然升起的憤恨讓懸棄看起來更加恐怖。

    太好了!有反應!

    頓了頓之後,齊仲離無懼的又道:「是七皇爺沒錯,上回你的手下敗降的主子正是七皇爺!……七皇爺為人城府極深,又心狠手辣,再朝中雖然人緣不是頂好,但是……七皇爺多次為朝廷和談,免去了多次的爭戰,皇帝可是非常敬重這位皇兄,不過在朝上,唯一能和七皇爺相互制衡的人也只有家師,家師是皇帝的老師,在政治上,家師幫了皇帝很多回,是皇帝敬重的臣子也是皇帝信任的老師。而今,七皇爺突然來此,其目的一定沒有這麼簡單!所以……只有讓老師出面,才能治的了七皇爺!」

    懸棄思量了齊仲離的話,語帶保留的警告說道:「……我可以帶你們去找桓竺,但是,我是不可能告訴你其他任何事的!而你,也休想從桓竺口中知道什麼!這件事情……齊仲離,是你不該過問的!否則,要是出了個什麼事,我可不敢保證這裡所有人的安全。」

    「這是當然……」齊仲離有些心虛的回答道。

※     ※     ※

    「懸棄大哥,乾爹到底在那兒?咱們都走了好幾個時辰了……,這裡附近都沒什麼人煙,感覺怪恐怖的,而且太陽也快下山了。」芮禾有些不安的說道,嘴裡還順便夾雜了幾份急喘。

    「就快到了。」懸棄不冷不冰的說道,讓人看不出來到底在想些什麼。

    芮禾不語,這兒邊關的荒涼,不覺間讓芮禾有些不安,芮禾下意識的揪著衣襟,沒來由的,芮禾感到害怕。

    或許是默契吧!在後頭殿後走著的齊仲離,無言的走到了芮禾身邊,不經意間握著芮禾的手,將這份暖意捎來,讓芮禾感到心安,彷彿只要有齊仲離在,芮禾就不會感到害怕。

    齊仲離……謝謝你……

    芮禾凝著深握自己的大手,忽然覺得一切的煩惱都是多餘的,反正……天塌下來還有一個齊仲離嘛!

    芮禾呆愣著傻笑,塾不知他們已到了一處簡陋的木屋前。

    「到了,就是這兒了。」懸棄嘴裡不覺間多了份溫度。

    隨即,懸棄領著後頭的兩人進了木屋。

    幾乎是開門的這一瞬間,懸棄的脖子上就多掛了兩隻白皙的手。

    「懸棄大哥-你終於回來了……熙兒……熙兒好想您……」劉熙兩手攀在懸棄的脖子上,順道將臉上的垃圾抹在懸棄衣服上。

    劉熙哭花了臉,令人無言的形象大剌剌的讓眾人看了有些鼻酸。

    懸棄凝著劉熙,那雙眼神充滿著祥和、平順、溫柔,這是他人都不曾見過的。

    「熙兒……別哭了,別讓客人看笑話。」懸棄安撫的說道。

    隨即,懸棄將攀住頸子上的手拉下,替劉熙抹掉了多餘的不完美,接著,轉換了幾道視線,眼神對上了椅子上的封白。

    「白……辛苦你了……」頓了頓之後,懸棄又開始說道:「白-,這段時間……熙兒……難為你照顧了……」

    「是我在照顧吧!懸棄大哥,你都不知道,白超難顧的!」想到這事兒,劉熙就有話要說!

    封白不理劉熙的強詞奪理,站起身來,走到了懸棄面前,接著道:「懸棄哥……是白不好!白不該跟你吵架的,你不在的這段時間,白想了很多,那件事……懸棄哥你可以放心,白不會在這麼衝動了!」

    懸棄有些動容,凝著封白幾眼,深了手按著封白的肩膀,忽然嘆了口氣,然後道:「我知道了,不過……這件是一定要有所了結!否則……我對不住你們的父母,也對不住我自己的良心!」說著說著,懸棄難掩心中的愧疚感,心傷的將淚水裹在框裡,頓了頓之後,接著又道:「……好了,先別說這麼多,我來跟你們介紹一下,這位是驗屍官.芮禾姑娘,還有巡撫大人.齊仲離。」

    「你們好-我是芮禾。」芮禾甜笑著問候幾句,接著又道:「對了,你們有沒有看到我乾爹?」

    「你乾爹是……?」劉熙疑惑問道。

    「老老的,自以為很有氣質,所以老是穿白色的長杉的老頭子。」芮禾說的天花亂墬,向是沒人聽到似的。

    「啊!我知道了!是桓竺叔!」劉熙驚道,隨即展現一臉的困惑,喃喃的說道:「雖然桓竺叔鬍子多了點,皺紋比懸棄哥多了點,穿著一點也不年輕,但也沒到那麼老吧!」

    「可是,你不覺得乾爹真的很老嗎?年紀雖然只比懸棄哥大一點,但感覺就像個老頭子!根本就是未老先衰嘛!……」芮禾越說越起勁,竟不知後頭忽然多了個人,像極了自個兒的形容。

    「芮禾姑娘……」劉熙有些顫抖的說,同時,向後退了好幾步。

    「哎呀!我還沒說完!……所以啊!你不覺得我乾爹長相有點差嗎?啊!不是有點,是很多點!乾爹跟懸棄哥比,差太多了……」芮禾繼續不怕死的說,獨自沉浸在自己的論調中,完全沒發覺其他人已逃離芮禾近三公尺之外。

    「差很多是吧!」桓竺咬牙切齒的說道。

    「對呀!你也這麼覺得是吧!」芮禾挺滿意的微笑著,頓了頓之後,小小的臉上,瞬間降下三條線,刷白的臉充滿著恐懼,額上瞬時多了好幾顆汗珠,芮禾用了這輩子最最緩慢的龜速轉過頭來,乾笑幾聲,傻呼呼的扯開笑容,尷尬的說道:「乾……乾爹,你……你都聽到了啊!」

    桓竺冷瞪著芮禾幾眼,怒氣有些上升,有些咬牙的說道:「一陣子不見,你皮在癢了是吧!」

    芮禾又乾笑了幾聲,別過頭瞄了齊仲離幾眼,開始尋求幫手。
(待續)
(圖片來源取自於飛田文化)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