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罌粟血案 第六章(03)
2009/08/29 00:22
瀏覽452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瞅了齊仲離一眼,芮禾有些洩氣的說:「算了,你不說就算了!成親這事兒,你也不用著再跟我提了。」

    「你這話兒是什麼意思?」齊仲離驚道。

    芮禾瞅了幾眼,緩慢又道:「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啊!」頓了頓之後,又開始說道:「你喜歡什麼事都不講清楚,那我也可以學你啊!……有些事情,我喜歡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可是你們男人啊!總喜歡把事情放在心裡,讓人這般猜不透看不清!……你曾說過,兩個人之間最重要的就是互相坦承,你現在這般沉默,不正是在自打嘴巴嗎?」

    齊仲離無言了幾分,凝著芮禾,嘆了口氣,說道:「……好吧!我輸了,我說就是了。」

    嘿、嘿……我贏了!

  芮禾眼底閃過了幾分耀眼,瞅著齊仲離,充滿期待的說:「那你快說!快說!」

    齊仲離無奈的長嘆一句:「……芮禾,我不想跟你說一些既噁心又不切實際的甜言蜜語,但是,如果你想聽那我就說,不過,那一定是假的!這樣……你還是決定要聽嗎?」

    答非所問。

    芮禾瞅了幾眼,學齊仲離這般老人似的嘆氣,百般思考後,接著說道:「那你就別說好了,反正……。」

    齊仲離又嘆氣,忽然伸出了長臂,將芮禾擁入懷裡,讓自己甚些過熱的體溫感染她,齊仲離低低沉默著,使芮禾突然感到幾許不安,直覺告訴她有不對勁的事情要發生了,但她又說不上來這份遲疑是什麼。

    「齊仲離,怎麼了?」芮禾關心問著。

    「……沒有啦!我只是突然有一個念頭閃過,我覺得目前這幾樁案子應該沒那麼簡單,直覺告訴我,還會繼續有死人命案發生!」嘆了口氣,接著又道:「這幾樁案子,上頭已經開始注意了,上回我不是跟那個人去見他的主子爺嗎?你還記得吧?」

    「嗯,就是你惡質的不讓我跟的那一次吧!」芮禾回答道。

    「呃……你那句『惡質』是多餘的!」齊仲離有些抱怨道。

    「你本來就惡質!扔下我一個人,你有沒有想過我的心情啊!」

  想到這事兒我就生氣!害本姑娘哭的像什麼一樣!氣死人了!

    「好了!好了!我先不跟你抬槓!」說完,頓了口氣,接著又道:「那個人的主子爺就是七皇爺!」

    「七皇爺?!他不是在咸舢關和焉嗣人和談嗎?」芮禾驚呼道。

    「一個禮拜以前,確實如此。」頓了口氣,接著又道:「七皇爺和談後,便快馬加鞭來這兒了。」

    「那……七皇爺有說為什麼要來咱們這兒嗎?」芮禾狐疑道。

    「七皇爺說的很含糊,只說了是為了幫咱們辦案子。」

    「七皇爺有那麼好心嗎?在朝上七皇爺和乾爹不對盤,這是眾所皆知的,而你是乾爹的學生,七皇爺真的會對你好嗎?」芮禾鞭辟入裡的說論道。

    「我也是這麼想,所以我才想要去把老師找回來。」齊仲離瞅了芮禾幾眼,接續又說:「希望藉著老師力量,能制的了七皇爺,論武功老師不會比七皇爺來的低,論勢力雖然七皇爺比較強,但是皇帝信任老師這也是不爭的事實,這一點我想七皇爺也是知曉的。所以……只有讓老師回來,才能夠制衡的了七皇爺,否則後果可能會很慘!」

    「但你知道乾爹現在人在那兒嗎?」芮禾詢問道。

    「我不知道。」

    「那你還講那麼多,這兒不是白費嗎?」芮禾一臉吐漕的說。

    齊仲離忽然燦笑,灣灣的眉、俊鋌的鼻子、紅潤似的薄唇,以及,那雙勾人如火的黑眸,現下的齊仲離,惹的芮禾有些小鹿亂撞。

    討厭!沒事引誘我幹麻啦!

    芮禾的臉忽然漲紅,模樣煞是可愛,害的齊仲離忽然想親上幾口。

    頓了口氣,齊仲離又開始說道:「雖然我不知道老師在那兒?不過……懸棄哥一定知道!」

    「懸棄大哥?你確定嗎?」芮禾狐疑的說道。

    「我很確定。」接著又說道:「原因有兩個,第一,懸棄哥和老師是舊交,他們的感情這麼好,光是看懸棄哥對我們倆的態度,就可以知道懸棄哥他是愛屋及烏,所以懸棄哥一定會知道老師的去處!第二,也是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當初懸棄哥突然來找我們的時候,你不覺得有些怪異嗎?」

    「怪異?會嗎?」芮禾有些疑惑的搔搔頭。

    「你想想……當懸棄哥來找我們的時候,懸棄哥說是受老師之託來保護我們,但是,在此同時,我們就沒見過老師了!所以,我的推斷是,在懸棄哥來找我們之前就和老師見過面,還說了一些不能讓人知道的話,說不定還做了份交易呢,然後懸棄哥就來找我們,而老師也就此離開了。所以,懸棄哥一定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齊仲離推論的說道,接著,靈光一閃,一種不知名的恐懼將齊仲離填滿,齊仲離沒來由的打了個寒顫,這層恐慌迅速將齊仲離淹沒。

  思量了一陣,齊仲離拉著芮禾,直往府衙衝去。
(待續)
(圖片來源取自於飛田文化)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