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罌粟血案 第六章(完)
2009/08/31 09:10
瀏覽472
迴響0
推薦4
引用0

    「仲離-,要是你敢幫她,我就不跟你回去!」早已洞悉一切的桓竺,早齊仲離一步落下狠話,威脅似的說。

    聞言,齊仲離只好摸摸鼻子退原位,只好對不棄芮禾囉!

    「齊仲離!你這個沒心沒肺的傢伙!沒義氣!」芮禾胡亂吼著。

※     ※     ※

    「所以,你的意思是說,因為那個死傢伙忽然來此,所以我必須跟你們回去陣住他?」桓竺確認的說道。

    「對啊!乾爹!你若不跟我們回去,誰知道那七皇爺會怎麼對我們,你不是說他底下還有一群訓練有速的暗兵嗎?」芮禾心急的說著。

    桓竺瞄了芮禾一眼,接著道:「你還敢說!要不是你們打草驚蛇,死傢伙會這般突然來此嗎?」

    「桓竺-,這兒不能怪他們!是我跟他們的人打起來的!」懸棄維護道。

    桓竺轉向瞄了懸棄,無奈道:「……算了,這件事先不跟你們算帳!」頓了頓,又道:「總之,這件事已經不是只有你們兩個人能夠解決的事情了!仲離、芮禾,你們現下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趕快解決這幾樁案件,查明事實的真相!其他的事情你們什麼都別管!我跟懸棄會解決的。」接著,別過頭望向另外兩隻笨驢,緩緩說道:「劉熙、封白,你們兩家的事暫時先緩一緩,稍後,仲離和芮禾會幫你們的!還有,這裡……你們也不能再住下去了!你們也一起住進府衙,只留你們在這兒,懸棄也不放心,我也不安心,所以……你們完全不用擔心!只管安安心心的住下,知道嗎?」

    封白和劉熙輕點著頭,有些沉重的感到不安。

    「天暗了……今晚,大家就先在這兒住下吧,明個兒一早再走吧!」懸棄緩緩說道。

※     ※     ※

    微涼的風兒自窗邊灑下,彎彎的月兒像是在笑鬧著底下的愚昧,芮禾一語不發的靠在床邊,悶悶的想著事情。

    「芮禾姑娘,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同樣睡不著的劉熙,忽地出聲問道。

    芮禾轉過頭來,瞅了一眼,柔柔說道:「可以啊!」

    「事情……真的有解決的一天嗎?當年的事情發生的實在太突然,對我,對白,對懸棄大哥,都是場沉重的負擔吶!」

    「……我也不知道,不過,我相信齊仲離一定能查出真相的!」芮禾一臉的篤定,神情充滿螢光,閃耀的讓人難以直視。

    劉熙淺淺笑著,一臉意會的說道:「芮禾姑娘,你喜歡齊大人吧!」

    芮禾甜甜笑著,一臉春風的說著:「呵呵……很明顯嗎?」

    劉熙又笑了一番,點點頭又說了幾句:「芮禾姑娘,可以問問你們怎麼認識的嗎?」想了幾下,又道:「啊!我無意冒犯,如果你不想說,也沒關係!是我不好,不該問這麼無理的事!對不起!」

    芮禾燦笑著,搖搖頭,淺淺說道:「沒的事,別緊張!我不會介意這種事的!……熙兒,可以喊你熙兒吧!我覺得這樣喊你比較親切!」

    「當然可以!懸棄大哥和白都這樣喊我的!」劉熙笑著回答道。

    「其實呢,這個故事要講還真的滿長的,你確定想聽嗎?」芮禾詢問道。

    劉熙興奮的點著頭,心急道:「我想聽!我想聽!」

    「……我娘早死,不到三十便香消玉殞,那時我才八歲,十嵗的時候爹也死了,那時家裡很窮,我沒錢所以只好賣身葬父,那時幸好有乾爹收養我,要不是乾爹,我現在說不定還流落街頭呢!」芮禾平淡的說道,讓人看不清芮禾說出這些話的苦痛和勇氣。

    「……原來你也跟我一樣。」劉熙眸裡帶了份愁絲,嘴裡喃喃的說著,彷彿是在說給自己聽。

    「我記得十歲那一年,我第一次見到齊仲離就是在乾爹的家,那個時候齊仲離天天來乾爹那兒唸書、習字,有空閒的時候乾爹還教齊仲離武藝防身,見到他的那一天,滿樹的葉都落了,而齊仲離則一個人在屋裡練字,他的模樣好認真好認真,讓人看的好心動又好複雜。」芮禾又甜甜笑了,頓了頓,又道:「剛來到乾爹家的時候,……有好一陣子我都被鄰里的其他孩子們欺負,不是被打就是被罵,說我是個煞星,剋父又剋母的,將來說不定還會剋死乾爹,我很害怕!不是因為那些孩子的打罵而害怕,而是害怕乾爹……會不要我!……我已經沒了家,我不想在失去任何寶貴的東西了!有一回,我也被欺負的很慘,是齊仲離發現了我,齊仲離拚了命把我拉出來,檔在我面前,不讓人再欺負我……」

    「齊大人……真勇敢!」劉熙稱讚道。

    「是啊……」芮禾呢喃的說,接續又道:「齊仲離是獨生子,所以他爹對他很嚴格,雖然他從來都不說,可是以他身上大大小小的鞭痕,我知道他被打了!我問他這是怎麼一回事,齊仲離卻緊閉雙嘴,怎麼樣都不肯說,我拿他沒辦法所以我就去求乾爹,乾爹卻說他也無能為力,不能幫我。我很生氣!那時……我認為乾爹很過分!怎麼這麼不近人情!有一次,齊仲離又被打了,我很擔心他,所以我就偷偷跑去齊府,想趁機把他帶走,不過,一下子就被齊府的家丁發現了,齊仲離的父親認為我是個賊,就先把我關在柴房,等一早把我送官府處置,而齊仲離為了救我,便違抗他的父親,把我從柴房救了出來,我要齊仲離跟我一起逃走,齊仲離卻說不要,他說不管怎樣他都是他的父親,齊仲離說他不能就這麼離開!」

    「那後來呢?」劉熙心急的說。

    「我逃了出來之後,很擔心齊仲離又被打了,所以我就去求乾爹救他,乾爹奈我沒折,所以就跟我去齊府救人,齊仲離的爹很震怒,跟乾爹說:『這是我的家務事,你一個外人沒資格管!即便你是吾兒的老師!』乾爹聽了,非常生氣的駁斥說:『仲離是我的學生!我有責任保護他不受到傷害!即便打他的人是他的父親,我今天也要帶他走!』他們雙方爭執了很久,乾爹救人心切,便拿出皇帝賜予的令牌,要脅齊仲離他爹,把人讓他帶走。」淺笑一會兒,又開始道:「當天晚上,乾爹和齊仲離談了很久很久,我不知道他們說了什麼,乾爹不讓我聽,後來隔天一早,乾爹就帶著齊仲離回到了齊府……」

    「這樣,齊大人不就又會被打了嗎?」劉熙疑惑道。

    「我也不知道,乾爹和齊仲離都不跟我說,不過,說也奇怪,自從那次一鬧過之後,齊仲離他爹就像是轉性了,變的沒那麼冷酷,反而變得和藹可親,待人極好呢!」輕笑了一下,又對著劉熙說道:「再這兒之後過了沒多久,我就跟著乾爹學習怎麼當個驗屍官,偶爾齊仲離也會相當認真的一起聽呢!那段時間我幾乎都跟乾爹還有齊仲離在一起,是我最快樂的回憶!後來齊仲離考試高中當了父母官,我便跟在他旁邊幫他破案,我驗屍他查案,兩個人各司其職合作無間,中間破了許多案件,皇帝也漸漸開始重用齊仲離,有好幾次皇帝都想升他的官,但是齊仲離不肯,硬是拒絕皇帝,皇帝也拿他沒折,只好放棄了!從皇城來這兒之前,皇帝也還在想幫他升官呢!不過,齊仲離不理他,我們就逃來這兒了,接著就發生了命案,在這兒遇上你們了。」

    瞅了劉熙一眼,芮禾甜甜輕笑,溫溫的說著:「故事聽完了,熙兒,快睡吧!」

    話畢,拉起錦被蓋在劉熙和自己身上,別過頭不再說話,芮禾的背影有些溫暖,有些淡淡難藏的幸福味道。

    齊仲離和芮禾的愛情不像他們的身世這般高潮迭起,平平淡淡的,也許是因為他們兩太接近的關係,也許……是因為太深刻了,所以……才看不見,他們的愛情有時像兩把利刃,彷彿不到干將莫邪也絕不罷休似的,有時又像平靜的湖水,只有輕輕的漣漪,讓人難以捉模。

    劉熙仍睜著眼瞅著芮禾的背影,若有所思的停駐,低低沉默有好一會兒了,接著,在不知不覺間靜靜的闔下眼皮,緩緩走入了周公的懷抱,緩緩終止了注視……。
(待續)
(圖片來源取自於飛田文化)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