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岳父的見證
2022/09/07 20:27
瀏覽563
迴響0
推薦43
引用0
我的見證
黃有敏

「感謝上帝、因他有說不盡的恩賜。」(哥林多後書九章15節)

​「 草必枯乾,花必凋殘,唯有我們上帝的話,必永遠立定」(以賽亞書四十章8節)。

上帝所賜給人的恩典實在太多,不是人的口舌所能訴說的盡。

凡蒙恩的人都當「將耶和華的美德和他的能力,並祂奇妙的作為述說給後代聽」(詩篇七十八篇4節)。​我確實的經歷到上帝是信實的,上帝的話是永遠立定的。「上帝的應許,不論有多少,在基督都是是的」(哥林多後書一章20節)。

求主悅納這篇見證,讓祂的聖名得榮耀。我訴說過去家庭的情況,不是要顯耀先人。人算不了什麼,都是敗壞到極頂,都是死在罪惡過犯中的罪人。信徒不過乃是蒙恩得救的罪人。

​這見證乃是要訴說上帝浩大的洪恩和無限量的慈愛。上帝的應許永遠不會落空。上帝應許說「愛我守我誡命的,我必向他發慈愛直到千代」(出埃及出二十章6節)。這就是說愛上帝遵守上帝話的人,上帝應許向他們發慈愛直到千代。就如先知以賽亞對以色列民說「我整天伸手招呼那悖逆的百姓,他們隨自己的意念行不善之道」(以賽亞書六十五章2節)。我們要注意上帝所應許的話「我必向他們發慈愛直到千代」。上帝並沒有應許說,他們千代的子孫都必定蒙恩得救。

​上帝如何按照祂所應許的,向敬畏祂的人施行慈愛呢?請聽聖經的話詩篇八十九篇30~34節:「倘若他的子孫離棄我的律法、不照我的典章行.背棄我的律例、不遵守我的誡命。我就要用杖責罰他們的過犯、用鞭責罰他們的罪孽。只是我必不將我的慈愛、全然收回、也必不叫我的信實廢棄。我必不背棄我的約、也不改變我口中所出的。」

​上帝所應許的話,已經應驗在以色列民族,我相信我們的國家能存留到今日,也是依賴上帝大慈大愛的應許。因為我們的祖先是敬畏愛上帝閃的後裔。美國之所以有今日的強盛,不是因他文明的進步,乃是因他有敬虔的祖先。上帝的應許必定與一切敬畏上帝,愛上帝的人有份。

一 丶 我的家庭

​「雖有挪亞、但以理、約伯在其中、主耶和華說、我指著我的永生起誓、他們連兒帶女都不能救、只能因他們的義救自己的性命。」(以西結十四章20節)

​「惟有犯罪的、他必死亡。兒子必不擔當父親的罪孽、父親也不擔當兒子的罪孽、義人的善果必歸自己、惡人的惡報也必歸自己。」(以西結十八章20節)

​祖父乃是福音傳入福建時,初期的信徒。受了當時初期信徒所受的逼迫,為眾親友所憎惡丶所棄絕丶為曾祖母所不諒解。因赴集會而被軟禁關鎖在家裡。最終,他放棄了職業,獻身與主做傳道士。
​當時,聖公會初進福州,因需要華籍工僕,祖父被調離開美以美會,進聖公會任為第一任華籍的牧師。我大伯父,三伯父,二姑父,三姑夫都是獻身與主在聖公會任為牧師,在各縣從事傳福音的工作,終身事奉主。
​福建省聖公會有不少老年牧師與傳道人,都是祖父和大伯父所栽種丶所澆灌和教導的。我父母也是愛主的,數十年以來,我父親是帶著職業事奉主。
​我是蒙恩在這樣非常敬虔的環境裡長大。按世人的判斷我應當是十足不打折扣,自然而然的基督徒。但是,聖經說「我是在罪孽裡生的,在我母親懷胎的時候,就有了罪。」(詩篇五十一篇5,節),又說「 人從小時心裡懷著惡念。」(創世記八章21節),所以,我也是「生來是瞎眼的」。

二 丶 我的幼年

​「 教養孩童使他走當行的道,就是到老,他也不偏離。」(箴言二十二章6節)

​我是從小在我祖母身邊長大。約十四歲時,才離開她老人家,住北平,回到雙親身邊。祖母對我畢生的影響力是最大。可能是因為人生在幼年的時期,是吸收接受影響力最深刻的時期。所以,應當「教養孩童使他走當行的道,就是到老,他也不偏離。」(箴言二十二章6節)。祖母姓梁,廣東新會人,在香港受教育,是出於廣東初期愛主的家庭。因當時福建聖公會,急需要有一位受過良好教育的姐妹,來牧養丶教導教會內的姐妹們,並且要往人家裡,對婦人們傳福音。
​祖母的雙親為主的緣故,願意獻出他們的愛女,讓她與我的祖父共同回到福州那舉目無親的所在,為主作工。她到福州,協助開辦陶淑女子學校,並做婦女靈命栽種丶澆灌的工作。
​祖母每晚讀聖經,講聖經故事給我聽。講完故事,總要說幾句警戒勸勉的話,以後就為我們眾小孩代禱,天天如此的做。所以從她的教導,我就知道不少的真理。每當我生活不正常的時候,她的話總覺得是在我的耳邊。照這樣看來,我應該是沒有問題的基督徒。但是,頭腦的認識和知識,不會拯救人的,就如主耶穌所說「凡他們所吩咐你們的,你們都要謹守遵行,但不要效法他們的行為,他們能說不能行,他們把難擔的重擔,捆起來擱在人的肩上,但自己一個指頭也不動。」(馬太福音二十三章3~4節) 我學成假冒為善的人,專責備人,不責備自己,而自己的行為比別人更壞。
​當時,我們堂兄弟姊妹丶表兄弟姐妹約有二十餘人。我們分為兩三黨,時常彼此爭大丶相打丶相罵丶彼此用詭計互相陷害恨惡丶說謊,丶有組織偷取園中尚未成熟的水果和家中的食物。我們這群被大眾所公認,是基督教模範家庭的兒女們,竟乃是大罪不犯,小罪不斷的兒童。主耶穌說「 從肉身生的,就是肉身,從靈生的就是靈。」(約翰福音三章6節)。這一切惡毒的意念不需要人的教導,我們是極頂聰明無師自通,都會極其巧妙的運用,各有心得。長者的教導當作耳邊風,我們各人,我行我素。但是,感謝主,因長者們的代禱,流淚所撒的種子,到了時候,上帝讓所撒的種子發芽結果。

三 丶 學生時代

​「 耶和華的眼目,無處不在,惡人善人他都鑒察。」(箴言十五章3節)

​「 祂從高天伸手抓住我,把我從大水中拉上來…祂從禍坑裡淤泥中把我拉上來,使我的腳立在磐石上,使我腳步穩當。」(詩篇十八篇6節,四十篇2節)

​在我十歲的時候,大哥丶表兄和我一同進入聖公會辦的福州三一學校。因祖母將近七十歲,我們便住在學校。這時期的自由生活,仍然是大罪不犯小罪不斷的生活。爭吵丶打罵丶從不在同學之後,毫無信徒的模樣。可是,我從少就知道有上帝丶有天堂丶有地獄丶有審判,我也有懼怕上帝的心。但是,這一切的知識不能使我除去我行我素的作風。
​正當這時期,在學校不遠的十二間排,有愛主的弟兄姊妹聚會,產生了一時的復興的風浪,這風浪也就影響了我們的學校。當時各班多有組織佈道隊,我們班裡就有七丶八個同學也組織了佈道隊,往周圍鄉村去佈道。那時,自以為靈命已有進步,會拿著佈道的三角旗,隨著同學高聲唱讚美詩,吸引鄉下人圍著我們,看佈道的圖畫,學習背誦經句,聽我們數人講道和輪流的見證。
​那時,我所訴說的,乃是我所聽聞的知識,我所見證的,乃是我自己所從未曾經歷過的。我所講的道,不是我自己所確信的;我一邊告訴人說,人人都有罪,必須接受耶穌做救主;但是,我自己就不覺得我也是罪人,反以為生來就是光明的。雖然日常生活時有損人利己的行為,甚至有時損人而不利己的也去做,對同學存嫉妒惡毒的心,以欺詐丶虛謊為能事。當時看這些罪惡的作風,乃是個人的天資,為懦弱強食的社會,為爭取生存和出頭所必須的工具和手段。對自己即極端的愛護,對別人毫無愛心可言。自高自大鄙視他人的一切,這一切的行動竟看為人生長長的演進。
​在1918年我離開家鄉往北平就讀於匯文中學。1920年左右世界學生歸主運動在上海開會。會畢,各國代表到各個城市領佈道大會。那時,有好幾個代表 到北平開佈道會,會場就在學校隔壁美以美會大禮堂,場所約能坐1000人,會期約有10與天。其中有四個代表是從非洲來的,有的是來自印度丶美國丶英國。他們都是高舉十字架傳揚救恩的福音,輪流做蒙恩得救的見證。最初幾天。並不覺有什麼反應,只是沒有反感而有好奇的心,願聽他們的見證和所傳揚的信息。
​到了有一天,忽然被聖靈感動,方才看見自己是何等的卑鄙丶污穢丶惡毒丶高傲丶假冒為善,有智慧行惡,沒有能力行善的罪人,從前我絕不會這樣的想。那日,有數十位男女學生,不約而同的向台前走,我也是其中的一個。跪在台前,痛哭流淚,悔改.。從那日起,我心裡火熱,清楚知道,我已蒙恩得救了。從這一日起,我就樂意自動參加個人事奉的工作。
​不久1921年,我父親開始做自由傳道的工作。每個主日下午在北平大柵欄二十五號我家中有傳福音的聚會。 禮拜六下午,我就代父親準備主日的茶點,並邀請親友丶同學來聽福音。每主日平均約有100到150人來聽道。
​ 1923年我畢業於匯文大學預科。那年冬天,我父親叫我往德國念書。 當我離家時,父親用誠懇的話語對我說「我要不斷地為你代禱,你需愛主,好好讀書。我所希望的乃是我的兒女中間有人獻身做主的事工。」這話常常存在我心中。感謝主,祂恩待我父親,叫他多年的禱告和希望沒有落空。現今他子女間有五個是帶職業獻身與主的事工。
​我到了柏林見到我二哥,我就滿心歡喜快樂。因二哥憑主的帶領,在柏林每逢主日請十多位留德同學來到學生青年會,開德文查經班。這查經班一直舉行到1928年二哥回國為止。
​我在1925年轉學至也那大學,那時也那大學也有十多位中國同學。不久,每逢主日下午就在我 住處也開始有中文查經,每次總有三四個同學前來參加。在二哥未回國以前,我們每年都發出兩次請貼,按照大使館的名冊,發給全體留德的同學,約請他們到德國各處名勝做兩星期夏令會和冬令會。每次總有十餘人前來參加。也那城的中文查經一直持續到1933年9月我回國時為止。
​為什麼我要訴說這段的經過呢? 我就是因為要證明「上帝的應許無論有多少在基督都是是的」(哥林多後書一章20節)。第一次大戰以後,青年在歐洲各國犯罪的機會特別多,但是主的眼目不斷地看顧我們,保守我們十年之久,不至於跌倒。其原因有三:一,父親不住的代禱。二,不停止聚會, 時常警醒讀經禱告。三,不斷地甘心事奉主,在事奉的事工上,我學習了一個最重要的功課:越工作,越得能力,停止工作,連已有的能力也要失去,甚至跌倒。

四 丶 學成回國

​「 人若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有什麼益處呢?人還能拿什麼換生命呢?」(馬太福音16章26節)

​我雖然忘記主,主總不忘記我。在學生時代曾將自己放在祭壇前的我,歸國後邁進謀生的途徑,進入彎曲陰險的社會,漸漸開始把自己從祭壇收回,作為自私的享受。 這時沒有工作(事奉)的負擔,也沒有工作(事奉)等待我去做。在上海,主的工人甚多,組織團體也多。信徒若不是多年與這些組織和團體有關係,所有的事工就輪不到他的身上。在外十年的遊子,在國內難得遇到認識的同學與朋友。歸國在這樣環境之下,初步就停止了事奉主的工作。如今,想當時的懶惰是多麼愚昧無知,停止事奉不知失去若干「天上各樣屬靈的福氣。」(以弗所書一章3節)在世無目的虛白的蜉蝣了數十年寶貴的光陰。
​1934年入同濟大學教大學必修班及中學的化學, 1935年任財政部河南硝磺局。整天往世界裡面鑽,藉詞社會上的應酬忙,逐步地遠離上帝,漸漸的停止聚會,墮落與假冒為善的人隊伍裡, 過虛晃敗壞的生活。若有人問我為何停止聚會,我總是回覆說:「傳道人所講的乃是淡泊五味的瑪哪,他們所講的我都知道,而且我所知道的比他們所能講的還多」。我是這樣的給魔鬼留地步。一天一天的遠離上帝,自己不詳細思想信徒聚會主要的目的,乃是存敬虔的心到聖所,以心靈和誠實敬拜上帝, 而不是為聽一篇牧師的演詞。
​雖然,我存著自私和偏見的惡念離棄上帝,可是「耶和華的眼目無處不在,惡人善人他都鑒察」(箴言15章第三節)。上帝照祂他的應許不將施恩慈悲的手全然收回。感謝上帝。當我偏行己路的時候,他祂慈愛管教的杖和鞭子時常臨到我。我為此常常怨嘆上帝:「為什麼上帝不給我祝福,而讓我以艱難當餅,困苦當水」,我的體力和才智並不下於人,為何不能建樹事業,榮宗耀祖。雖然我處在這樣悖逆頂嘴的狀態,上帝慈愛施恩的手沒有收回。當我走投無路的時候,向祂求告,祂慈愛的手就帶領我走過死蔭的幽谷。 就如上帝藉著先知以賽亞的口所說的話:「主雖然以艱難給你當餅,以困苦給你當水,你的教師卻不再隱藏,你眼必看見你的教師,你或向左或向右,你必聽見後邊有聲音說,這是正路要行在其間」(以賽亞書三十章20節)。
​當上帝每次聽我的求告,當時,我就被祂大愛所激勵。 但,不久又我行我素;我偏行己路的時候,上帝有數不清的次數聽了我的求告,他沒有收回施恩的手,拯救我脫離困難,他以長久的忍耐等候我這浪子回頭。彼得所說:「並且要以我而主長久忍耐為得救的因由」(彼得彼得後書三章15節)。上帝這麼愛我這不可背返的罪人,叫我不得不開口由心靈裡面用詩歌讚美上帝:「愛何大尋找我,血何寶洗淨我,恩何寬領我歸回群中,恩何寬我歸回群中。」

五 丶 上帝如何一步一步的帶領我歸回群中

​「 我用慈繩愛索所牽引他們。」(何西阿書十一章4節)

​上帝不斷地多次垂聽了我的求告(我不敢說是禱告,因為當人遠離了上帝之後,不敢向祂禱告。因為明知道上帝不聽惡人的禱告,可是當面臨絕望無路的時候,就想起先前上帝是時常聽允禱告。可是處於絕望的環境,老早已失去信心。 但是,只好硬著頭皮,向上帝呼告說:若上帝肯赦免罪過,帶領到平安的道路,脫離困難,將來我如何如何感激他,並許許多的願)。
​感謝上帝:「他沒有按我們的過罪過代我們,也沒有照我的罪孽報應我們。」(詩篇103篇10節) 當我以懷疑不信的心向上帝求告之後,他總是救我脫離今生的危機,並我所不知道要臨到的危機,他總都預先替我安排出路。這些屬今生肉體的看顧和拯救,
​現今若回想,心中尚是萬分恐懼。只因篇幅關係,不許有詳,常常責備自己。為何不能警醒片時呢?為何要給吼叫的獅子魔鬼留地步呢?那時我常為我靈命的跌倒(當時我不以為是跌倒),尋找宗教式的標語,作為自我的安慰,逃避良心的不安,什麼:「一次得救,永遠得救,即便犯罪,仍是得救」。 雖然當時這類在聖經裡毫無根據的口號不能滿足我心,心靈總不覺得有平安。就如先知耶利米所說的:「他們輕輕忽忽的醫治我百姓的損傷,說平安了,平安了,其實沒有平安」(耶利米書八章11節)。這類標語乃是因著從不信的惡心,片段強解聖經的教訓所發出欺騙的謊話。若這標語所說的是真理,主耶穌就不會讓約翰寫信給七個教會,勸其中五個教會的使者要悔改。主耶穌也不會多次警戒門徒說:「總要警醒禱告,免得入了迷惑。」(馬太福音二十六章41節);猶大不會賣主自取滅亡;彼得不致否認主。但是上帝管教的杖和鞭沒有離開我,更感謝上帝,他沒有收回他慈愛施恩的手,讓我覺悟。
​我不是不長進,也不是退後,乃是跌倒。只有時時刻刻在基督裡才是永遠得救。離開主耶穌,不是不長進,不是退後,乃是跌倒,乃是失喪。感謝主他用慈繩愛索所牽引我回到群中,他為我開路,讓我重新再做他的器皿工具,雖然有的時候是灰心不願意,但是祂定了我所當走的道路。「人心籌算自己的·道路,惟有耶和華指引他的腳步」(箴言十六章9節)。

​現在我要訴說我父親如何迫切願意子女和孫兒們事奉主。當主賜予我的大兒子,父親名他安德烈,意思乃是願他帶領人來就主,像當時主的使徒安德烈(約翰福音一章4節)。他給我們二兒子取名迦勒(出埃及記十三章第4節),乃是願上帝讓他像迦勒,在眾百姓面前為上帝說話。 他給我們第三兒子取名彼得,乃是願上帝讓他像彼得,牧養上帝的羊群,至死盡忠。他給我大女兒取名文麗,乃是願上帝讓她以文字述說上帝一切美麗。給二女兒取名文華,乃是願上帝讓她以文字訴說上帝的華美。給三女兒名叫文輝,乃是願讓她以文字發輝宣揚上帝的救恩。 他給我第四女兒名文茲,乃是願上帝讓她集合文字的大成,廣傳上帝的榮耀。當父親在台中被召回天家時,我們兒媳們,都在他病床前,他勉勵我們要永遠跟隨主,不可遠離主。我見證這些事,乃是願意一切愛主者,跌倒的兒女們,也早日覺悟,回歸向上帝。
​感謝上帝,他按照所應許的永不收回施恩慈愛的手,好讓一切不忠心跌倒的人也歸回他的羊群。不要遲延,今日即歸回祂的羊群,為何不歸呢?
​「榮耀歸主名,榮耀歸主名,主寶血將我罪洗淨,榮耀歸主名」。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降伏捨棄自以為是的生命
下一則: 罪的比較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