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走過的痕跡(三)初出茅廬
2013/03/16 23:23
瀏覽2,511
迴響0
推薦9
引用0


前言:

舒蘭街源自吉林省『舒蘭』,而這條街在台北市已經廢除,大概就是在松江路184巷及南京東路三段89巷。

  父親的求學歷程艱辛,進入到學校任教,也正是台灣公務員最艱困的時期,父親文中提到連看電影都是生活的奢侈品,可見當年公教人員捉襟見拙的生活困境!

  現在公教人員的薪資提高了,但曾幾何時?他們卻是如此清寒,父親的故事,是時代的縮影,也是台灣繁榮進步前期真實的樣貌!


 初出茅廬執鞭任教

 

   師範畢業的前夕,學校要我們填服務志願表,以作為教育廳分發的參考,我考慮再三,決定以台北為第一志願。四十五年七月底,教育廳的分發通知來了,果然如願以償的分到台北市。我決定到台北教書乃是基於下列的兩個因素:第一個原因是在台北教書,若想深造,半工半讀比較方便;第二個原因是台北地區人民生活水準較高,想兼個家教不難,多賺一些外快,改善家庭經濟。思前想後,此乃一舉兩得之事,又何樂而不為呢?事先,我曾經徵求媽的意見,表面上,她沒有異議,其實,我亦體會的出她是希望我回到家鄉服務,可就近照顧家裡,身為長子,實在是應該負起這一份責任,唉!親情、責任、前途…終於我又做了一次錯誤的選擇。

   開學了,拿著派令到中正國小報到,從中華路到學校,車程大約二十五分鐘,學校大門對面一條凌亂的舒蘭街,在我的第一個印象中,這所學校沒有壯觀的校舍,缺乏翠綠的庭園。見到了校長,出乎我意料之外,他竟然是先父小學的同窗好友,分到這個學校,也是他挑選的,他談起了許多從前和父親交往的趣事,最後又替我解決了住的問題,正好校長的三輪車夫先生就住在舒蘭街,有一個房間要出租,經校長一介紹,他馬上就答應了,而且房租也特別優待,從此,住的方面總算是安定下來了。 

    

   初為人師,難免戰戰兢兢,蒙校長的厚愛,派我當五年戊班的級任老師,班上有五十位學生,全是女生,程度參差不齊,我滿懷信心的想好好的經營這一班,以不辜負校長的心意。當一個級任老師,首先要了解的就是每一個學生的個案資料以及她們的家庭環境,我不辭勞苦,花了將近一個月的時間,去拜訪學生的家長,在和家長的接觸當中,有令我欣慰的事,也偶爾受到一些委屈,對一個剛步出師校的年輕人而言,當然缺乏教學經驗,空有滿腹熱誠,想獲得家長的信任,實非易事,好在仍有一些開明的家長,給我鼓勵,給我信心,稍覺欣慰,心知,我一定要花比別人多的時間和精力,方能建立家長的信心。教育工作是良心事業,你付出多少的心血,別人也無從衡量,所謂「十年樹木,百年樹人」實在一點都不錯。小朋友的心是單純的,你付出的愛心一定不會白費,好的老師永遠是受學生的尊敬,我時刻牢記這句名言。

公教薪資低  生活清寒

  

  台北是一個繁華的都市,一個從鄉下來的年輕人,若定力不夠,是很難不被誘惑的。我月薪約新台幣四百元左右,扣除一百元的房租,兩百多元的伙食費,所剩無幾,說真的,看場電影都算是奢侈,好在有位同事給我介紹個家教,每個月尚可多收入兩百元,可添點衣服或寄些給媽貼補家用。業餘之暇,偶爾與三、兩同事到西門町逛逛,電影院、百貨公司、餐廳,處處人潮擁擠,生意興隆,台北的有錢人多,可憐一般公教人員待遇太差了,與其他行業比較起來,顯得特別的清寒。四十多年後的今天,政府已大幅的改善了公教人員的待遇,豐衣足食之外,上下班開自用轎車的亦比比皆是,由農業社會步入工業社會,工業產品大量外銷,為國家賺回大筆的外匯,促進了社會的繁榮,提高了人民的生活水準,這都要歸功於政府實施三民主義所獲得的成果。

                                                                                                                      

 中正國小在台北市來說,只能算是中型的小學,學生多為軍、公、教及工人子弟,一般家境並不富裕,補習之風也沒有其他學校嚴重,教學還算正常,暑假過後,我決定請調回鄉,調回距家最近的母校東勢國小。


    四十六年九月十六日,這是我一生難忘的日子,我含淚告別了辛勤耕耘一年的五年戊班,好多學生都哭了,她們異口同聲的逼問我:「您為什麼要走?為什麼要離開我們?」我強抑悲傷,無言以對,內心卻無限感動,做一個老師的價值就表現出來了,往後的日子,她們常給我來信,帶給我安慰與欣喜。屈指一算,已經事隔四十多年了,我依稀知道,那班學生有的到美國拿到博士學位,許多學成之後當了職業婦女,幾乎全都成家了,相夫教子,幸福美滿。我曾幻想著,有一天,她們召集同學會,再邀請我這個老師光臨的話,那不知是多有趣而感人的場面?三十多年間,教過了無數的學生,能讓我如此懷念的只有這一班,其他的門生,只不過是我人生旅途的過客罷了。


返回家鄉任教 侍母結婚

 

   回到母校東勢國小服務,鄉下的小孩,程度較低,輔導起來較為費心,全班二十八位同學全部都要升學的,而中壢地區初中不多,以致升學競爭非常激烈,其他的國小,為了升學,惡補的很厲害,相形之下,我們學校就落後了,升學主義的作祟,損害了小朋友的身心健康,而許多持有偏見的家長,往往以一個學校升學成績的好壞,來衡量校長辦學的成績,這是多麼令人痛心且沮喪的事,擔任升學班肩負校長交付的重任,給我精神上很大的壓力,正常化的教學,必然無法與他校競爭,放棄不考的技能科,專教升學考的科目,有悖於教育良心,心情的矛盾與痛苦可想而知。


    回桑梓服務,一轉眼就是兩年過去了,每日早出晚歸,生活平淡,心情恬靜,家中有我,媽是輕鬆多了,對於仍在就學的弟弟們,我一再的訓勉他們,他們的機會比我強多了,只要他們肯上進,要讀高中、大學,一切費用大哥都會負責,我不希望我的悲哀重現在弟弟們的身上。


   民國四十八年,我二十四歲,想到媽勞累了半生,我也該娶個媳婦來操持家務,為她分勞了,為著孝順母親,我選擇的對象一定要是一個既賢慧又懂得操持家務的女孩。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中,經由堂叔的介紹,我認識了,她長的十分標緻,微微的一笑,高貴而大方的氣質,使我留下深刻的印象,過了幾天,我主動寫信給她,就這樣開始了彼此的交往,其間,雖有過一些小誤會,我承認都是我的錯,但很快的就冰釋了。當我決定娶她的時候,我拜託玉芳叔前去提親,據云她的父親很不贊成,最後還是被玉芳叔說服了。四十八年農曆五月六日訂婚,同年國曆十一月二十九日結婚,完成了終身大事。

 

    踏入社會後,三年來的變遷實在很大,人生旅途中未來的一段是無法預知的,空有壯志理想,也得按部就班,循序漸進,更要加上自己的機運,許多事情順其自然反而有利,勉強苛求,常得不償失。社會上,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複雜,虛偽、做作,屢見不鮮,患難之交,難得一、二,我深覺平日待人寬厚、樂於助人,許多事情寧可自己吃虧也不佔別人便宜,我平生最痛恨口是心非、善用心機的人,偏偏社會此類的人最多,徒令人感嘆。

(註:父親陳秋岳與母親張雪妹目前在平鎮的老家安養退休,門前有一木雕題字『雪岳居』,兩人甜蜜度過半個世紀以上的婚姻,育有四子。)

(註:本篇入選聯合新聞網首頁意見評論/媒體名人部落格刊載!)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