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2015北京訪友日記】8/22 恭王府、胡同遊、海底撈
2015/09/26 22:20
瀏覽110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越接近九三,天空顯得越晴朗。

 

若不是長住在北京的友人提醒我們,我對於這麼藍的天,並沒有任何特別的感覺。原來北京經常受到工廠排放的廢氣等污染,有很嚴重的霾害問題,難怪我的同學跟我說,去北京要記得戴口罩。

 

我到北京這一陣子,除了各崗哨的安檢越來越嚴格、加上從今天開始會有戒嚴的交通管制外,並沒有感覺得任何比較不方便的地方。這麼良好品質的空氣,也算是這次北京遊的意外贈禮吧。北京的天空也可以是這麼藍、這麼美的。

 

早晨,我們吃完早餐後,搭上出租車往恭王府出發。印象中是分成兩輛的,我和人煒到了恭王府後,還找了一會兒,路上一直有三輪車跟我們拉生意,最後才到恭王府的入口會合。

 

聽阿姨說,幾年前的恭王府不是這樣的,前半段被用來當做校舍,後半段才是恭王府的花園。前半段的房舍蓋得很整齊,也有一些展覽,但不太吸引我的目光。一直走到花園的入口處西洋門,每位導遊一定會停下來好好介紹一番的,這整座是由漢玉白石建成,門外刻了個「靜含太古」,但一批批入園的遊客實在太多了,我們能趁著空隙拍張照就已經很難得,實在很難有那份閒情逸致去體會當中的意境。

 

入園後的門口處,和其他園林一樣,同樣有一顆高高的大石頭。後面還有一個綠得不能再綠的淺水池,我倒是很懷疑這樣的水池還有在流動嗎? 連一條錦鯉都沒看到,有點失望。

 

往左邊走去,有一個曲水流觴亭,這個亭我就感興趣了。亭子的地上挖了曲曲折折的小水溝,以前的文人就這麼把酒杯放在這些小水溝中,讓它流動著,看酒杯漂到誰的面前,誰就得吟詩作對之類。讓人感覺十分浪漫又有詩趣的文人玩意兒,這會兒當真出現在眼前了,只是現在早已沒有水杯在漂,也沒有人作詩吟對,有的只是數不盡的拍照遊客,留下好奇的身影。

 

整個恭王府的重點,應該就是在這個「福」字的故事吧,賣點也是在這裡。所有的商品都跟康熙皇帝親筆寫下為祖母祝壽的「福」字有關。這個字和珅把它藏在花園假山的祕雲洞裡,親自去體驗一趟,這個洞很窄,近出口處有一個福字石碑,目前用玻璃保護著,大家走過去只能快速摸一下,因為實在是人太多了,也不能拍照、來不及拍好。

 

爸爸以前就來過恭王府,嚴格說起來,爸爸是來為孫子買鼻煙壺的,只可惜走完恭王府一大圈,還是沒找著原本設攤的櫃位。出了花園,路人告訴我們,出口就在這兩片牆中間直走,撞牆再右拐。姑姑覺得這種北京語法實在很有趣,不像台灣人會說走到底右轉,偏偏是用「撞牆」,難道真的要撞一下牆,才能再右拐嗎?那沒撞牆的話,不就不能轉彎,那豈不就走不出去啦?

 

姑姑正講得高興,右拐後,馬上就看到一排買紀念品的店家,阿姨幫我殺價,我才能買十送四,真是送多的呢!很開心。伯伯也幫忙找到了那個鼻煙壺的店家,只可惜師傅不在,沒辦法表演一下壺內寫毛筆字進去的絕活兒。事到如此,爸爸想說,那就算了吧。

 

一出恭王府,我們在對街買了酸奶喝,這家賣得比較便宜。姑姑和店家的小孩玩了起來,一直故意出價給他,問他賣不賣?他說媽媽有交代,只有小草的頭飾才能賣便宜,一個一塊,其他的都要一個兩塊。姑姑半玩開笑的殺價,把小朋友弄得不好意思了,跑去跟媽媽說他不想賣,媽媽告訴他,要幫忙賣,不然你的學校午餐費會沒有著落。小孩子也很乖,聽了就還是回到門口,和姑姑談價錢。

 

離開恭王府,我們在附近賣麵的店家吃了頓飯,只記得茶壺蓋一層灰,不過飲食其實還好,阿姨點的炸黃魚,我也吃了一條。我們這邊炸的小魚只有柳葉魚而已,這是頭一次吃別的種類的炸小魚。如果要問我好不好吃?我可能還是會告訴你,我比較習慣炸柳葉魚或是溪蝦的口味。

 

下午只剩下我跟人煒逛胡同。這些三輪車的車夫,收費超貴的,一個人要人民幣一百三十元。兩個人要二百六十元,還跟我們要小費。不過他踩得也是很辛苦,巷弄的確小,又有斜坡。除了沿路介紹了後海、還有南官房胡同,我們才知道原來胡同還住了不少當官的,門當數目的多寡和位階有關,門口擺放的圓石是武官,如果是方石的話是文官。花了二十元逛了北京的宅院,就像《喜樂畫北平》書上說的,庭院搭了蓬架可以遮陽,門前還擺放了金魚水盆一座。感覺住在裡面雖然沒有以前我住過台灣鄉下的三合院那麼寬敞,我想住起來應該也會是挺舒適的。

 

接下來車夫還載我們去賣字畫的地方,說是齊白石的後代、還有當代的有名畫家,這個開價很高,都是人民幣五百元以上的。我們兩個不太有興趣,逛了一圈付給車夫費用後,人煒用他的手機導航,帶我去我想去的煙袋斜街和帽兒胡同,才發現車夫繞一圈騎得很辛苦,我們其實用走路的也可以走得到,不算太遠。

 

煙袋斜街口賣的羊肉串真好吃,Q彈又讓我咬得動。我們在這裡還發現了鼻煙壺的店家,幫爸爸買了要送給孫女兒的禮物,裡面還有師傅題字的,終於完成了心願。接下來時間就很不夠用了,只能快快走完煙袋斜街,走到帽兒胡同去,可惜可園正在修建中,我們一開始以為郭婉容故居就是,沒想到車夫說要收費,又收了我們二十元,進去看實在令人失望,因為文革時期早已被其他人佔據改建,變得一點也不美觀了,更無言的是,還是一樣是要人家買字畫的。付了錢卻參觀不到什麼,葫蘆裡賣的藥要進門去才知道。

 

離開煙袋斜街,走進了很熱鬧的南鑼鼓巷,人非常的多,很在走在台北忠孝東路的小巷弄裡的感覺,什麼東西都有,也有一家咖啡店是養貓的。比較有趣的是,我在帽兒胡同上的公共廁所是沒門的,終於在北京也讓我上到沒門又排排蹲的女廁了,因為先前在廣東的公園已經體驗過了,所以我也很大方的就給他蹲下來,還告訴下一位排隊的女生,後邊兒還有一個空位可以去。這邊的沒門廁所雖然也是沒門,有個低矮的隔板,卻是乾淨得很,也沒有臭味,很好。

 

晚上我們到海底撈吃四川的火鍋料理,這家店很有趣,排隊等的客人都有點心和圍棋可以解悶兒。因為我們有先訂位,就直接到用餐區了。火鍋分成四大格,有各式湯頭,我們只點了一個辣的。這裡的火鍋食材很新鮮,還有興餘節目,像是如果你叫了拉麵,師傅會當場拉麵表演給你看,再送上桌。四川的變臉在這裡也可以看到,刷的一聲,馬上就變成下一張臉譜,演員生動的表演和客人互動,也和我們拍了張照,大家都很開心!

 

用完餐,大家一起走到公園,看到了爸爸愛吃的烤魷魚,阿姨買了一隻給姑姑、一隻給爸爸,我實在吃不下了,所以沒買。這裡的烤法和台灣不同,還有加醬汁和芝麻粒。再去常逛的那家水果攤挑了一點水果,很滿足的和伯伯一家人道別,回到旅館休息。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