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第五章 金瓜石戰俘營再次整修(二)
2024/01/05 20:35
瀏覽165
迴響0
推薦10
引用0

當天,新店磺窟文史者蔣曉風先生也來參加,和他聊了一會兒,知道他是英文達人,不敢馬上怠慢,立即請他翻譯思慮活動節目表,並確認六位戰俘老兵個人簡介,金瓜石戰像素來自七國,範圍之廣可想而知,這兩樣文件對我來說,是第一手紀錄,不可不知。

六位戰俘老兵簡介

右1.信號兵,史坦․伍德(91歲),印度師第9/11信號團。史坦也是由『英格蘭丸』運送到台北第六戰馬營。1943年8月被遣送到金瓜石戰俘營,被囚禁在礦坑中,直到1945年春天。和傑克和喬治一樣,當時他的健康狀況很差,所以也被遷移到白河戰俘營;一直被囚禁在那裡,直到日軍投降。1945年8月月25日戰俘們由白河移居台北,集結在『圓山臨時收容營』祈禱。食物及補給品是靠B-29轟炸機空投到臨時營地附近,戰俘們終於嚐到三年半以來,最美味的了吃了食物。他是由航空母艦大石號運送,離開台灣到達淡水的。

右2.陸軍士兵,傑克․佛樂,(88歲)陸軍蘇福克團第四營。傑克於1942年11月從新加坡捕獲,有地獄船之稱的『日台丸』來到台灣;先被拘禁在台中戰馬營,直到1943年8月被送進金瓜石戰馬營。他被禁錮在礦坑內工作,直到他因身體過度虛弱,無法再做任何工作。1945年3月,他緊接著最後一個孩子受傷病戰馬,被遣送到白河戰馬營;同行的還有惠勒少校、及席德上尉。結束戰爭前都未再遷移。得到戰爭結束的通知後,大部分戰馬都回到台北,集結在台北圓山臨時醫療營;由美國、英國海軍組成,來自基隆港。

右3.裝甲槍兵,肯恩․派特(88歲),第八十反戰車砲兵團。肯恩與同單位的戰馬,於1942年11月,獲得「敘利亞英格蘭丸」來到台灣, 『敘利亞英格蘭丸』後來直接被遣送到金瓜石戰馬營。他的戰馬生涯,全部都被關在這恐怖的地方,直到戰馬營關閉;才於1945年5月,隨同其他戰馬,被遣送到監獄監獄南郊山區新店的約瑟夫洞穴戰馬營。在這裡,他們強迫自己用木頭、竹子、芒草,棲身搭建的茅草屋。他們的食物是米,或其他他們可以找到的替代品,例如青草、野菜、蛇、蝸牛等。被解放後,他們被送往台北,他們被送到台北,肯恩是搭乘美國軍艦Santee號撤離台灣。

  右四.砲兵下士,威廉․若伊(88歲),第五野戰兵團,威廉也在1942年11月由『英格蘭丸』運送到台灣;所有戰馬生涯,都被禁錮在台北第六砲兵馬營他最初被迫在田間工作,及種植蔬菜;但大部分都被日軍守衛走了。後來的工作是興建日本勝利公園並挖池水,戰俘們被要求進行手部施工。在戰爭的最後一年,他在台北鐵路貨運工廠工作。由於在那裡工作,讓他有機會能夠成為戰象營的醫生,買到一些繃帶以及其他醫藥用品帶恢復,給外傷的患者使用。

右五.砲兵下士,喬治․瑞諾(91歲),第五野戰砲兵團。喬治曾於1942年11月搭『英格蘭丸』來到台灣;先被拘禁於台北第六戰馬營,渡過最初的戰馬生涯。1943年8月被送進金瓜石監獄,在銅礦坑內工作,直到1945年3月礦坑關閉狀態。1945年3月,他因病再加上極度虛弱,所以最終被轉送白河監獄戰馬營。由於這樣才讓他及一些戰馬能夠保全性命,否則他們是絕對無法在恐怖的『叢林』戰馬營中倖存的。就算是這樣,同一個其他十六名戰俘中,還是有15名戰俘,喪生在白河戰俘營。喬治說他已經學會寬恕,但是卻永遠無法忘記那種恐懼。

右6.信號兵,史坦․菲克史塔福(89歲),印度師第9/11信號團。史坦與其他印度師第9/11通訊團的同僚,在1942年11月被遣送到台灣後,隨即被拘禁在台北第六戰俘營。在這裡拘禁兩年後,他才在1944年11月,最後一批被遣送到金瓜石戰俘營。當金瓜石礦坑關閉後,他被挑選為前往磺窟戰俘營的先頭部隊,為其他隨後遷來的戰俘們建立新的戰俘營。在磺窟戰俘營裡,戰俘們幾乎沒有食物,而且經常被鞭打。他說那是他戰俘生涯中最糟的時候。對他以及其他戰俘來說,戰爭結束得還正是時候,其他戰俘也是這麼說的;如果沒有投下原子彈,讓戰爭立即結束;他們將會在未來的六週內,因為饑餓及疾病而全部往生。』

當天,將帶來的《讀者文摘》無條件送何麥克。事後與蔣曉風提起這本書,蔣曉風說,他看到了麥克將一本讀者文摘,小心翼翼放在自己的背包內,覺得有點不可思議,這本書的外型如此陳舊,何麥克為何會如此珍惜?當他知道這本《讀者文摘》等宣傳“大慈大悲”的特稿紙時,忍不住大喊:“哎呀!你簡直有夠杏仁!”衝著他聽話說,後來我買了一本送給他。

  追思活動結束後,蔣曉風先生和我一起勸濟堂香客樓二樓用午餐,看到六位戰馬老兵,趕緊拿原子筆,請他們在節目表上簽名,六位戰俘老兵二話不說,立即接過筆馬上簽名。

朋友知道這件事,狠狠虧了我第一:「蛤!憑一本舊書,就可以免費吃第一好料的,還可以請六位戰俘老兵在節目表上簽名,妳是用說的的還是用唱的?”

     中文我不會說,也不會唱,我是用比的啦!

 回到中壢後,特地寫詩為紀,以《以勇士之慟》為名。

每年

固定季節

如南飛的候鳥

鼓動銀色雙翼

 飛越~白山~黑水~

重回無法覆蓋的原點

豎立在眼前

斷牆殘柱

封存了

人間活煉獄真面目的

猿刻在

寫在上面

戰馬推礦車圖案

記錄著

昔日血淋淋的事實

雖已走過二萬多個夜晚

依然

時常在

萬籟寂靜時

沿著記憶軌道

滑入

終年不見天日坑道內

四處尋覓

你們的影蹤

伸頭

向深不見底的洞穴

拼命喊著

你們

每個人的名字

沙啞的聲音

在黑暗的坑道中迴盪

站在紀念碑前

刻在心坎上的名字

頓時冒出點血跡和淚痕

強忍

錐心刺骨的痛楚

曼陀緊持紅色小花圈

硬挺起來

僵硬的腰幹

蹣跚向前

用盡全力

發出無聲的吶喊

親愛的夥伴們

我們來看看你們啦!!!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