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那一年我們一起寫歷史(轉載:非凡友)
2019/11/04 20:30
瀏覽1,981
迴響1
推薦74
引用0

       作者簡介… 推薦人:King Waing

作者係余之金門同鄉大姓邱,筆名神盾,fb 暱稱非凡,主修比較文學,兄天質聰穎幼時即顯端倪加之興趣使然,小學即投稿金門正氣中華報初試啼聲,及長轉任公職寫作未曾稍懈,二十餘年來衙門案牘歷練,提筆游刃有餘文采愈顯精粹,作品散見調查局固安月刊、中副、聯副以及故鄉金副。

 

邱同鄉與余諸多相似之處,尤其愛文學彼此性情相投,皆係自願從軍,並於威權時代同樣甄選進入元首官邸擔任內衛成員,自修自勵轉公職奮發互勉迄屆滿退休,因時有往來乃成至交。

非凡兄筆鋒冶數十年達爐火純青之色,文思敏捷下筆千言。本文從民國64年老蔣去世緣起,撰述衛隊轉折改編(實際任務精神不變)貫之敘述甚詳,莫非親身經歷親眼所見與蒐考文資有方有力者,實難完成這精闢有價的好文章,本篇刊載於DTM367期雜誌,圖文並茂令人愛不釋手,深深佩服同鄉博物多聞字字珠璣,獲極高評價,尾聲蓋以王國慶....的一段生動畫面躍然紙上更顯精彩,活像電影般呈現於讀者眼前讀之趣味橫生,余有幸被納入書中一角備感榮幸,實應屬衛士代表性之一耳,故余畫蛇添足略述以感謝,謝其為衛隊光榮歷史任務及傳統精神有系統著墨以饗世人,二,將余代表衛隊生活點滴過往事蹟生動躍然於文章讓讀者瞭然,余亦感驚豔子女亦增光彩,三、尖端科技之雜誌甫出刊發表,兄未曾稍懈旋自資寄出一冊贈余作紀念甚為感動。

 

總之,這是一篇絕妙好文,茲將獲尖端科技青睞於今年3月號第367期出刊,題名為「特種警衛金門幫」解密的大內檔案併同那一年我們一起寫歷史轉載於此分享,讀者諸君好友對於曾是披著神秘面紗近代的大內高手,想一窺全豹者可先睹為快:

 

以下轉載內文:作者:非凡 (筆名: 神盾

http://blog.udn.com/W393987/article)

千呼萬喚始出來-

神盾文章刊載於:DTM367(20153月號隆重推出)

作者筆名神盾,主修比較文學,乃興趣使然,小學即投稿金門正氣中華報初試啼聲,及長,投身軍旅寫作未曾稍懈,轉進公職二十餘年,衙門案牘歷練,提筆游刃有餘愈見駕熟,多年作品散見調查局固安月刊、中副、聯副以及故鄉金副,今試著以40年火候,用虛實筆法,試圖重現當年鎮守「天下第一關」的七海神槍鐵衛王國慶傳奇一生的精彩片段,幸蒙尖端科技畢社長青睞-採納併原著「特種警衛金門幫」得以同步刊出。已發表於今年3月號367期, 讀者諸君若欲欣賞精彩圖文可徑往圖書館或書局瀏覽。茲不揣鄙陋─願以原文底稿呈現,分享如次:

 

標題:那一年,我們一起寫歷史

民國64年秋「聯指部」成立後,原駐士林官邸第77據點的「精忠衛隊」剽悍主力-第一、二區隊,以及正在銘傳商專附近「梅莊」基地整訓的特勤憲兵225營派出一個分遣排,悄悄開進台北衛戍師圓山東營區,當時該營區原係衛戍師支援指揮部含運輸連之駐地,開有兩門面向北安路,靠忠烈祠那1號門口騰出部分營舍供憲兵成立側衛機車排,職司經國先生座車側衛警安任務;靠近「七海寓所」管制道路那2號門,也配合騰出汽車集用場空間供衛隊第一區隊興建營舍進駐〈另第二區隊配置於後靠山坡稜線成立據點以及部署崗哨〉,職司寓所內衛任務,並於山坡稜線據點邊成立指揮所,結合侍衛區原置警衛官編制,七海寓所捍衛主力儼然成形。

 

王國慶衛士是前述首批派往七海執行內衛勤務的要角,他被分派在靠近2號門的201據點-號稱「天下第一哨」的坐班哨,所有欲晉見經國先生之人車一律在此停住、登記、安排晉見,並隨時做為與中衛區協管中心、警安組、1號警衛走廊聯合警衛兵力等單位切取聯繫之重要管道,所以有異於當時所有崗哨(上自上校警務員,下至下士衛士,這些站崗人員常被老蔣總統喚稱「衛兵」)的站崗形態而獨立一格為坐班哨,乃因執勤方式有所不同之故。

 

在老蔣總統還健在的時候,一年一度的侍內衛區射擊比賽在銘傳商專附近的電動靶場舉行,民國63年時18歲齡的王國慶在千百名侍警衛角逐賽中脫穎而出,榮獲最高統帥頒給射擊獎章證書(如附),成為左輪手槍特等射手之佼佼者,迨66年我分派七海執勤時,他更進一步參與特勤憲兵機車「行進間車上射擊」特種標靶取得佳績。

 

民國6712月中,美國卡特總統與中共首腦華國鋒準備簽署建交聯合公報,時美駐台北大使安克志與宋楚瑜交好,因經國先生任行政院長時指派新聞局副座宋楚瑜做為與之對話唯一窗口,老宋因此管道得到情報,那天深夜逾12點,經國先生已然就寢,號稱「天下第一關」的七海201據點坐班哨搖來電話,發話者王國慶衛士稱「老闆已睡,老宋突有要公欲晉見,是否放行?」等情,鑒於這時衛隊副座兼內衛區指揮官劉懋林中校-想當然耳亦已打呼入睡,事不宜遲,軍情緊急,我也不假思索即應以「通報值班武官、叫醒龍頭侍衛以及侍從參謀應變、亮前行燈、戰鬥第一哨及第二哨、便衣哨和軍官哨就嚴密警戒部署,亮狀況二訊號燈!」所有指令一氣呵成,那個夜晚七海不平靜(一週後,台北的美國大使館撤走)

 

挨近晨曦初露,一夜未眠的我,除了適時報告情況予相關單位長官俾有初步瞭解外,並於卸勤時循例下山至201據點查閱是日所記載之工作日誌,擇要節錄俾供決策所需,時近隨扈出勤時間,警鈴大作,只見先導車緩緩駛出1號管制道,右轉北安路,不旋踵間,九人坐的廂型座車緊隨而來,我瞥了一眼升火待發的憲兵側衛機車,咦?這戴著安全帽的熟悉身影豈不是鎮夜值班的國慶兄!這不是他的任務啊-正驚疑間只見他以食指豎起抵住中唇示意別聲張,然後以熟練的手勢及駕駛技術穿至車隊離座車左後3米間跟進,我知道側衛機車抵圓山中山橋監查哨前交聯合警衛混合編組護衛後即行折返,來回不到 10 分鐘唄,等回程再問個明白,不久,原以為睡眼惺忪的國慶兄,卻神采奕奕完成任務騎著那部野狼125已然轟轟駛進營區,不等俺開口就先敘出緣由:「唉,今天情況特殊,沿途民眾恐有抗議行動,恐為不法份子所乘,藉機騷擾甚至造成危害,想想情況特不放心,所以越俎代庖親自出馬以策萬全咧,........

 

是日,圓山飯店前抗議美國不顧道義之群眾聚集群情激憤,台北風雨飄搖,領導中心處變不驚,七海鐵衛忠心耿耿,令人動容。

(後記:王國慶衛士,常笑稱自己是「半個金門人」,因其父原籍河南,是當年參加徐蚌會戰後,轉戰閩南兩廣輾轉至海南島再撤抵金門投入浯島保衛戰之國軍,其母乃金門人之故;國慶兄69年退伍,是精忠衛隊少數幾位退離後憑己力考上公職轉任文官有成之典型之一,95年在台北縣中和市主任祕書任內退休,基於與作者同為當年革命戰友,以及同轉任公部門自力更生奮鬥互勉,常有往來乃成至交。 )

 

標題 : 特種警衛「金門幫」─解密的大內檔案

民國六十四年四月老蔣總統崩殂,為應「大內」警勤兵力調整,當年七月卅一日,行政院長蔣經國先生指示將原侍衛體系重新改組,命以五十九年頒佈的《特別警衛綱要》為基礎,納入國家安全體制,並在士林官邸右前方-天線林立的網球場邊原設的「警情中心」位址成立「聯合警衛安全指揮部」(Joint Guardforce and Security Command)簡稱「聯指部」。

 

翌年秋,已在野戰部隊服常備士官役三年多的我-獲甄選進入「大內」衛隊也就是「精忠部隊」服務,當軍車由台北火車站將我們來自四面八方野戰師挑選來的20名准衛士們送進士林官邸時,走的是士林園藝所通往官邸的邊門,彼時該邊門與園藝所雖有捷徑相通,但「精忠部隊」的內衛區隊設有崗哨管制通行,所設障礙物除鐵門欄柵,尚可見電網、電動陷阱以及為阻絕擅闖的輪形及履帶車輛所準備的雞爪釘、戰防雷、蛇腹形捲網等利器,一通過這個管制哨就進入所謂的內花園-也就是內衛區了,瞬間一棟草綠色的有著壁爐用特殊煙囪的洋房矗立在花木扶疏人工庭園造景映入眼簾,這也就是當年老蔣總統伉儷生活起居之所在〈我們稱為「公館」〉,叫做「侍衛區」-不是一般警勤人員可以隨意進入的,所以車子在內花園將我們卸載後,我們被徒步帶往後山腰的集訓區隊接受新進衛士銜接訓練,說是徒步,其實是揹著行李爬上數百階的梯崁,沿途所見五步一崗十步一哨,奇花異草間有穿川流不息的工人在忙碌著清潔及布置園景;因此我們看到此時以及爾後的一段很長時間的士林官邸,並不因老總統的過世以及後來蔣夫人宋美齡女士的赴美療養,一時人去樓空而人亡政息,相反的,由於新的情治指揮中樞成立-開始運作,加上老夫人偶爾也回來小住,少則數日,多亦達三兩年之久,警衛及環境維護自不能荒廢,警衛兵力仍有維持,警衛隊隊部仍駐官邸後山腰。

 

前述「 聯指部」雖係掛名在國家安全局之單位,由安全局長兼任指揮官,但實際上仍由聯指部專任副指揮官兼執行官綜其權責,安全局僅負責行政後勤業務。我們剛調入官邸時第一任聯指部副指揮官由安全局副局長陳宗璀兼任(原係副侍衛長兼執行官)

民國六十四年八月一日為應聯指部成立日,總統府警衛隊〈也就是前述「精忠部隊」〉亦配合準備改組,此時朱恆清隊長預為綢繆,早在六十二年四月即往金門招生,首次由第一士校代訓之第19期常士班已完成基礎教育,正在憲兵學校接受分科教育,六十四年十月廿日畢業為新士第8期,進入官邸集訓為第9梯次,因為都是國中畢業在士校完成高中教育,故素質整齊,常備役服務年限又長,一改以往在金門第三士校招收之短期預士班素質參差不齊之敝(這一期後來出了位將軍─關恩仁,金門復國墩人,是小俺四期的常士班學弟-我們曾經在七海內衛有過短暫的共事,那時他是中士衛士)。此時警衛隊先期舉行考選甄試,俾擢取七海內衛區隊與警衛組警衛官成員。

 

當時擔任七海內衛區中校指揮官的劉獻榮,為步兵科出身,因其弟擔任大內御廚關係,由澎湖野戰師少尉見習官逕調官邸服務,故無戰鬥部隊主官經歷,亦非憲兵本科專業,嗣經國先生就任總統,經層峰檢討,該員調往當時勤務較輕之士林內衛區;任務逐漸繁重的七海內衛區指揮官-則由原憲兵22X特勤營中校營長劉懋林接任,後者畢業於政戰學校體育系正期,對本隊推展體能戰技有獨到創之處,復以在憲兵特勤營歷練甚久,督導各種勤務施展專業-均能得心應手,游刃有餘,受同為政戰系統出身之丁振東隊長倚重。

 

此時總統府警衛隊雖改番「國防部警衛隊」,實際上卻非國防部可以逕予指揮之單位,遑論憲兵司令部;本隊實質上係直轄於「警情中心」之下的立即反應武裝捍衛大內主力,編有五個區隊,每一區隊轄5個分隊共編制廿五個分隊,四、五百員官士。此時金門籍比率已逾三分之二。士林內衛區隊駐84號據點,平時待命,與內衛組、警安機動組配合外勤蒞場勤務。第一區隊(駐七海201205206207據點)及第二區隊(駐七海203204據點)負責七海內衛,歸七海內衛區指揮所監督指揮。第三區隊駐士林官邸第81據點,負責士林官邸側衛及提供火力支援、警情中心保衛,第四區隊駐83據點,負責新進衛士集訓,並為警衛部隊預備武力,第五區隊負責慈湖陵寢內衛。

 

民國六十五年十月,有鑒於本隊一時擴編迅速,預士班衛士受不了勤務壓力一一退伍離職,士校招生緩不濟急,乃行文至各野戰單位甄選士官幹部至官邸集訓為第11梯次,此梯次之金馬籍新進衛士,來自步、裝、工、化諸兵科,甚至曾在金門成功隊任職過之蛙兵骨幹,有預士、也有常士,由於已在軍隊歷練經年,都是中士以上階級,若非彼時外省老士官充斥佔缺,這些常士應該已晉士官長職,他們歷練自是較邸內各梯次官士見多識廣,反應亦較靈敏,頗為長官器重;從此新血輪之加入,為精忠衛隊注入了活水,可惜他們來自部隊中堅幹部,入邸成為最底層職位,鎮日卡哨操課,與野戰部隊生活形同天壤,衛隊幹部領導統御僵化且有偏差,最終也是難以留才。

 

經國先生就任總統前,七海寓所內衛區隊已完成佈置七個據點,分別為:

201 據點:官邸門口,為坐班哨,負責向內通報與放行。派出寓所門口軍官哨1,由本隊隊員負責。另北安路入口之警員哨由中山派出所負責。

202 據點:官邸側門外山腰,為中衛憲兵軍犬組─負責夜巡。

203 據點:官邸後山坡,臨內衛區指揮所,該據點制高─掌控臨忠烈祠後山山稜線3個步哨。

204 據點:圓形大水塔邊─掌控鄰海軍總部山稜線2個步哨。

205 據點:拱衛官邸後門(面對海軍總部四海塘及斜對隧道口)。

206 據點:海軍總部大門右側堡,為隱藏式便衣哨,配合海軍總部武裝憲兵執勤,監察進入內衛區武裝人車管制。

207 據點 : 原衛戍師東營區東側,與該師運輸連同駐,掌控官邸北安路入口要道,置戰鬥便衣哨及武裝哨負責終端阻絕。嗣蔣經國當選總統後,七海警衛室擴編,依照總統府侍衛室安全編制,由原兩個區隊擴編為四個警衛區隊含內衛區隊,原留守士林官邸第三區隊調進七海警衛隊,此時侍衛長彭傳樑負責七海警衛組,安全局副局長兼聯指部副指揮官陳宗璀負責士林警衛組。本隊先期整訓,挑選射擊成績較佳以及反應靈敏者優先編入七海內衛區隊,需知當年咱們長短槍射擊預習是怎麼嚴訓的 : 吊磚塊從一增加到三塊,扣扳機時不能讓槍管上所擺置之銅板掉落。

迄今「衛隊」,為遴選補充衛士作業正規化,開設「聯合警衛士班」,並從第一期招生,仍於金門獨立招考,但不直接於士校應屆畢業生中遴選,而改為直接招生後,再由金門士校代訓。該年十月,由金門第三士校代訓一年,翌年十月赴官邸報到。民國六十六年招生第二期,十一月十二日入學,六十七年第三期........每期招生六O人。每年入學及畢業至官邸集訓區隊報到時間一律訂在十月,在士林官邸第83號據點銜接精訓三個月後始授下士階任用。上開招考遴選作業,至 經國先生辭世前,均維持僅由金門一地招考特種警衛士之傳統,致成金門子弟大量遍佈侍警體系服務之先驅。

 

迨民國六十八年由政戰系統出身的憲兵上校丁振東接任警衛隊長,此時的七海警衛編組警衛官、衛士已幾乎全是金門籍(馬祖籍佔極少數)擔綱,奠定嗣後領導中心侍警衛體制之傳承根基。

 

民國七十一年始,在當時警衛隊長丁振東的運作下,七海官邸軍官哨來源有很大的改革,每年從陸官與政戰學校各提撥兩名應屆正期畢業生分發至官邸服務,除為提昇警衛隊軍官幹部素質,從而成為改變警衛生態之先驅(原先都是衛士轉考憲校專修班,忠誠度及體格狀態固無問題,惟知識水平低落,素質甚差是改變不了之事實),並為衛士充當隨營補習老師,通曉六國語言的老蔣夫人也曾指示衛士要學英語,士林內衛區隊長張銀橋曾起到了表率的作用,這位南京國民政府時代就已擔任衛士之職的老區隊長,每日清晨帶領衛士們逐句逐段朗誦英語課文,在鳥語花香的內花園教室裡傳來琅琅的讀書聲,聲聲入耳,至今想起當年盛況仍令人懷念不已。民國七十七年,蔣經國總統辭世,李登輝依憲法繼任元首,聯指部及時於「大安警衛室」增派一個加強區隊,編制侍衛、警衛125員。李登輝從原副總統任內隨扈警官第一隊裡挑選一批親信進入警衛室,自兩蔣時代一直為軍方壟斷之內侍警衛體系,開始劃時代有了警官系統的注入。

 

民國八十三年聯指部法制化,改編為「國家安全局特種勤務指揮中心」。目的乃為藉由國家情治系統的力量來支撐特勤工作,在執行特勤工作之際,能夠先知先制,確保萬全。國防部警衛隊並改編為「國防部警衛大隊」,兵力縮減為官士308名,執行士林、七海、大安、信義等官邸與慈湖、大溪陵寢特種警衛任務。

 

此時警衛大隊之特種警衛官士來源由安全局委由憲兵司令部統一招考,再由國安局特勤中心與警衛大隊聯合複試審核,由憲兵學校代訓後授特勤憲兵警衛官()分發。迄民國九十四年四月移編憲兵司令部組織,改名為「憲兵司令部警衛大隊」(:民國100年國防部組織調整後,憲兵司令部降編更名為「國防部憲兵指揮部」)

四十多年來內衛特警官士,從金門馬祖青少年進入士林官邸近三千人,有續留營者取得士官長職退伍領終身俸者,亦有接受保送進憲兵學校專修專科班受訓繼續在圈內發展者,也有少數因志趣不合而另改投政戰學校或其他兵科專修班以取得軍官資格者,均殊途同歸,內衛系統當然以憲兵本科居多,惟晉陞至上校以上之佼佼者其中政戰科系有過之而無不及。

 

從民國七十年代初期開始,出身金門的特警官士陸續遞補進入聯指部各單位,官官相護互為提攜,此後金門籍特警官士升遷管道暢通。影響所及,包括總統府侍衛室,和國家安全局直屬特勤中心以及所轄各警衛室侍警衛官、各警衛區隊幹部,警安組警衛官,派駐各單位協調聯絡官,生根茁壯。來自金門的內衛特警可以說是歷屆總統保鏢的主要來源,因此侍警衛系統向來有「金門幫」的說法-洵非虛言。

 

安全局特勤中心於民國八十三年成立時編制僅264員,警衛隊300員,但這五百餘名員額原是編制在大安、崇實、士林、七海、信義等各警衛室適時提供警勤支持。首次政黨輪替後,依退職正副元首禮遇條例,卸任政要其住居仍須設立警衛室,編制侍警分遣組與警衛區隊。新任正副元首人力增加外,其家屬子女亦須保護;加上每四年一次大選時各候選人亦是由特勤中心提供維安(在各組候選人競選總部成立警衛組,由特勤中心編制警衛人力,擬定維安計畫措施)

 

台灣政治環境二十餘年來變化甚大,加上國軍歷年來實「精實案」「精進案」「精粹案」以及募兵制的啟動,在在衝擊特種警衛之編制預算員額,雖於民國八十七年十月,警衛大隊將編制復編為378員額,當初或設計僅為執政黨永遠執政的警安編制,人數早已不敷使用,所以過幾年又從警官隊大量補充警衛官(隸屬於保安警察第六總隊之第一警官隊),但補充的警官隊員僅是在警察大學受訓擁跆拳、柔道武技專長而分發,其餘特種警衛訓練則付闕如!是否能夠如兩蔣時代要求-達到「絕對萬全」之策呢?發生在九十三年的「三一九槍擊事件」不是已經得到驗證了嗎?記得首次政黨輪替後,阿扁曾循李登輝前例,指定了自己親信的警官進入侍衛體系,但對於官邸警衛室仍有大量的軍職人員仍不放心,曾向安全局提出「大量」使用警察系統的要求,但歷經變革的特勤系統不但未見縮減,反而更形茁壯,阿扁在當了八年總統後,似乎也多少瞭解我國特種警衛體系根深柢固的構成不是很輕易能夠改變的!

領導中心警安體系是承繫兩蔣歷史一脈相傳的特殊警衛系統,內部慣以「精忠子弟」自詡的「警衛隊」-半個世紀以來組織名稱雖有變動,唯其任務始終不變:一直是維護國家正副元首暨其家屬、及已卸任正副元首,與特別指定對象的人身安全為主要職掌。憲兵執行『特種警衛』仍為目前主要任務之一,金門人擔任了舉足輕重的角色。

 

又記:由於編幅所限,特意請神槍射手傳來之武裝機車照未隨文刊出,直讓俺搥胸頓足,遺憾不已.....

                            ▼ 隊徽-衛士銜牌(制服配件)

               ▼ 神盾文章刊載於:DTM第367期(2015年3月號隆重推出) 

     ▼ 我於慈湖陵寢服勤情形(與同袍合影)

        

▼ 中國國民黨黨部時在中山南路景福門後方,

蔣經國總統每周三要到黨部主持中常會,我們派駐勤務。

                                        ▼我於慈湖陵寢服勤情形                                                                                         

                        ▼ 我於63年參加總統府侍衛室射擊比賽榮獲特等射手獎章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工作職場
自訂分類:人生漫談
上一則: 立冬補冬補嘴空
下一則: 台灣光復節不吐不快
迴響(1) :
1樓. 環保阿嬤
2019/11/06 19:35
晚安
作息不在早晚,貴在規律養生。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