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正常人—康諾與梅黎安的自卑情結(一)
2020/12/30 15:15
瀏覽217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1991年出生的愛爾蘭作家莎莉魯尼(Sally Rooney)28歲即以正常人獲得英國布克文學獎,小說隨即由BBC改編為電視劇,播出後不僅贏得高收視率,並掀起熱烈回響。這部以青春校園為場域的小說,描述住在卡瑞克雷的康諾和梅黎安,從高中到大學的成長過程,經歷分分合合的親密關係,卻在跌跌撞撞中療癒彼此。

康諾和梅黎安各自背負原生家庭的創傷系統式觀點的先驅阿德勒認為人類只是整體生命中的一部份,對一個人而言,生活不可能完美無瑕自卑成為後來習來的無能為力形成自卑的原因有三種:

1.器官卑劣的兒童(器質性缺陷):外在條件缺陷如肢體殘障、病痛,或者對肥胖、醜陋的嫌惡,甚至自慚愚笨、貧窮等。器質性自卑可能激起積極補償或過度補償,也可能挫敗而被自卑感壓垮。

2.被溺愛的兒童:驕縱經常使一個兒童忽略前方目標,以為自己是宇宙的中心。面對競爭就會覺得別人惡意對待,世界虧待他,將注意力放在「別人如何對待我」,當事實與期望落差巨大時,就產生價值低落。

3.不被愛的兒童:當一個兒童被忽視,不被關心和重視,就不會了解愛和信任的感覺和重要,不僅感到自己毫無價值,並且只能用懷疑、憤怒和仇視去面對世界。

康諾和梅黎安都因原生家庭產生自卑情結,康諾的母親十七歲成為未婚媽媽,獨自從事清潔婦工作將康諾撫養長大,不知父親是誰貧困低階身份康諾的自卑來自「器官缺陷」。不同於康諾梅黎安出生豪宅之家,卻因父親及哥哥的家暴,以及母親的冷漠,讓她的成長充滿痛苦的陰影她的自卑來自於「不被愛」的創傷。

阿德勒認為器官缺陷的自卑感可能激起積極補償的行為康諾正是如此他努力學習讓自己成為好學生足球隊員人緣好個性成熟,這樣的康諾是阿德勒所謂的正向補償然而他在意別人的看法失去自我卻變成了過度補償

梅黎安的自卑來自於不被愛,暴力的陰影不僅摧殘她的身心,更可怕的是造成她的無價值感,不被愛讓她以為不值得被愛,以為誰都可以貶低她。不懂愛與被愛,使她無法產生信任,因此不相信康諾會愛她。不被愛的自卑讓梅黎安產生自我價值低落,認為誰都可以貶低她。對別人不容易產生信任,因此不相信康諾會愛她。

除了自卑起源不同,梅黎安與康諾的問題也有個體與群體的差異。心理學家榮格認為人一生的任務,是在完整的人格基礎上最大限度的發展多樣性連貫性、和諧性。這樣的能力由精神(psyche)主導精神包括思想感覺和行為。精神可以歸納為:意識、個人潛意識、集體潛意識三個部份。意識是自我存在之處個體可知覺的部份個人潛意識也稱為情結(complex),佛洛伊德認為情結起於童年創傷經驗的壓抑榮格認為情結是「潛意識之中的一個結」,情結就像完整人格裡分離的小人格,它們是自主的,有自己的趨力,而且可以強有力到控制我們的思想和行為。榮格認為「不是人支配情結,而是情結支配人。」

梅黎安從童年開始經歷持續家暴,她所面對的精神問題是屬於個人潛意識,也就是情結,纏繞成叢的戀與創傷,讓她卡在不被愛的陰影裡,無法走出依附情結,甚至被情結支配,重覆如魔咒般的親密關係,無法無法獨立。

榮格最初受到佛洛伊德影響,相信情結起源於童年創傷經驗,後來他意識到還有比童年經驗更深遂的東西影響人們的心理,他稱為集體潛意識。他認為人的心理是通過進化而預先確定,個人不但和童年連結,而且跟種族的歷史、文化脈絡連結。就像人類的身體有其歷史一樣,人類的心靈也有其歷史。他把集體潛意識稱為原型包括自我人格面具陰影以及心靈自像

自我就是意識也就是行為冰山上可覺知的部份心理功能決定了自我的意識存在情感型的人會允許較多情緒體驗進入意識思考型的比較允許理性的認知進入意識

人格面具原本指演員在扮演角色時所戴的面具榮格認為人格面具保證一個人能夠扮演某種性格,但不見得是他本人的性格。人格面具是一個人的公眾我,為了得到別人的印象獲得別人的認同而展示,也稱為順從原型。人格面具保障我們與人和睦相處實現成功目的是社會化的工具但榮格認為如果一個人熱衷耽溺所扮演的角色就會排擠人格的其他部份被人格面具支配的我就會和自我本性產生異化造成衝突人格面具過度膨脹者如果無法達成預期目標就會感生自卑情結甚至與集體社會疏離造成孤獨感

精神的外部形象來自人格面具內部形象則是心靈自像,由阿尼瑪和阿尼姆斯組成。阿尼瑪是男性心理的女性原型,阿尼姆斯則是女性心理的男性原型。就像內在的理想與愛的渴望,阿尼瑪和阿尼姆斯保證兩性之間的協調和理解。

榮格認為陰影是原型中最強大也最危險的是我們身上最好和最壞的起源當自我接納陰影和諧並且互相配合人就會充滿生命力。陰影也促使人格面具擁有完整而豐富的活力,壓抑陰影會使個體的人格變的平庸而蒼白。

榮格認為整合自我陰影人格面具以及心靈自像稱為個體化歷程,才能達成自性(self)的完整自我

康諾的問題屬於集體潛意識,他雖然也有來自原生家庭的自卑情結,但單親的母親對他的愛與正向的教養,他並沒有像梅黎安產生個體潛意識的情結,但家境地位不如人,卻讓他的社會化倍受壓力害怕別人看不起他排擠他因此戴起人格面具,希望別人看見的他不是真實的樣子而是和別人相同的正常人」。

這就是梅黎安與康諾二個受傷的個體,雖然相愛為何無法相濡以沫,互相療傷,反而不願給出承諾,甚至傷害彼此的原因。帶著個體情結的梅黎安,她的傷在內心深處,那是深不見底的黑洞,沒有足夠的愛無法填補。帶著集體原型的康諾,他的戰場在外面的社會,沒有足夠的勇氣,無法卸下面具。因此他們必須各自努力,但成為陪伴彼此以及支持的力量,就像是對方的阿尼瑪阿尼姆斯。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