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以哲學織就的成長公路-紙牌的秘密
2017/01/15 14:04
瀏覽1,122
迴響0
推薦6
引用0

  《紙牌的秘密》是以《蘇菲的世界》享譽全球的挪威作家喬斯坦∙賈德的作品,多年任教高中哲學,他賦予作品濃厚的哲學意涵。《紙牌的秘密》是以公路文學書寫的成長小說,男孩漢斯∙湯瑪士和父親從挪威出發到希臘去尋找為了探索自我,在他四歲時離家的母親。在瑞士邊界,一個侏儒引導他們到杜爾夫村,並送給漢斯一個放大鏡。而杜爾夫村的麵包店老闆則送給漢斯一個小圓麵包,麵包裡有一本小書「彩虹汽水與魔幻島」。

  接著賈德運用平行書寫,漢斯與父親的公路旅行展開一個故事線,另一故事線則是漢斯閱讀的小書「彩虹汽水與魔幻島」。內容描述1790年,一位水手佛洛德遭遇海難,漂流到加勒比海的荒島,在島上獨自生活52年,陪伴他渡過漫長歲月的是帶在身上的一副紙牌,為了打發時間,他為53張紙牌設計了不同的個性與特質,沒想到53張牌竟然變成53個侏儒,他們建立了自己的村莊,環繞著佛洛德,但即使擁有生命,他們卻對自己的身世一無所知,唯一知道奧秘的只有「丑角牌」。

    不知道來自哪裡,不知道我是誰,自然也就不知道要到哪裡去?賈德以蘇格拉底:「認識你自己」的隱喻,暗示佛洛德幻想出來的侏儒們是沒有自我的,渾渾噩噩過日子,彩虹汽水成為追求感官享樂的象徵:「彩虹汽水之所以美妙,是因為它帶來的不只是味覺的享受,不,沒這麼簡單。這種彩色飲料入口瞬間會襲捲全身每個感知和器官,豐富多重的滋味是從未有人體會過的。其實,不只你的嘴巴和喉嚨喝得到彩虹汽水,你全身上下每個細胞也喝得到。」可是美好瞬間即逝,愉悅的刺激逐漸麻痺了感官,失去感覺、失去知覺。賈德藉著魔幻島對照漢斯與父親所生活的大千世界,其實也是我們所擁有的現實社會,多數人也在追逐著感官刺激中庸碌過一生。

    紙牌侏儒中只有丑角與眾不同,他是唯獨有思考能力的智者,他認為自己有義務讓紙牌們知道自己是誰?從何而來?他意識到「亮晶晶的飲料」會讓知覺麻醉,他自覺的吐出亮晶晶飲料,不再飲用「誑妄水」的小丑,思路更清晰。因此只有他從島上逃出來並且活下來,雖然他必須在世界上經歷一個又一個的流浪歲月,成為「一代又一代,地球上永遠遊蕩著一個絕不會被歲月摧殘的小丑。」彷彿象徵著眾人皆醉我獨醒的智者,在庸俗人世中的宿命。

    漢斯與父親的公路之旅雖然以尋找母親為起點,然而藉著小圓麵包書裡的「彩虹汽水與魔幻島」寓言故事,揭示水手佛洛德與漢斯的祖孫關係,並連結真實世界裡漢斯與父親的家族秘密,結合父親沿途啟發他的哲學奧義,「紙牌的秘密」正是典型的成長小說,一部關於小漢斯成長的冒險故事。成長小說發源自德國,在美國延伸為公路文學。結合心理學與哲學的成長理論,認為個體由「兒童」進入「成人」,必須經歷擺脫「依賴」,通過「獨立」的考驗,這個歷程類似希臘神話中英雄的冒險旅程。即使漢斯的母親是「女性」,尋找自我仍然必須遠赴雅典,哲學起源之城去面對蘇格拉底所說的「認識自己」。

    然而成長文學向來強調主人翁必須單獨上路,彰顯獨立精神。書中的小漢斯卻與父親同行,形成不同於其他男孩成長的模式。小漢斯雖與父親同行,一方面接受父親哲學的啟發,但另一個自我卻秘密閱讀「彩虹汽水與魔幻島」,換言之紙牌寓言是他獨自面對的冒險歷程,並不形成對父親的依賴。

    並且,他和父親都是「丑角」,丑角是個擁有赤子之心的小孩,不斷的探索自我、不斷的追問真相。父親是個熱愛探索哲理的水手,巧合的是他收集紙牌裡的小丑,他說:「天文學家若是發現另一個擁有生命的星球,大家都會感到非常興奮,可是,我們對自己的地球所具有的神奇,卻都視若無睹。」就像魔幻島的丑角,父親也是眾人皆醉我獨醒的丑角。因德軍私生子身份被迫選擇漂泊生活的男孩,在父親缺席的成長路上也有個必須填補的洞,因此從挪威到雅典的公路旅行,不只是男孩漢斯的成長冒險,也是失去童年的父親追尋自我的歷程。

    擅長將哲學融入創作中的賈德,在「紙牌的秘密」中藉由父親對漢斯的教導,呈現許多哲學故事,這些故事幾乎都是有關成長課題的重要典故。例如:蘇格拉底認為自己無知,別人卻以他為智者,因此感到困惑,於是藉著探問眾人以尋求真相,在詢問中發現多數人「無知卻不知道自己無知」,而自己與眾不同的智慧只是「知道自己的無知」。因此他提出個體畢生應追求的課題,正是刻於德爾斐阿波羅神殿上的:「認識你自己」。

    至於伊底帕斯的故事更不斷的被運用於哲學與心理學的典故裡,伊底帕斯殺父娶母的宿命悲劇,正是佛洛伊德理論裡男孩跨越成長的象徵與挑戰。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