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正常人—真誠與勇敢讓愛自由(二)
2020/12/31 13:00
瀏覽129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故事開始於「大家都知道梅黎安住在一幢有車的白色豪宅,也知道康諾的母親是個清潔婦,但沒有人知道這二個事實之間存在的特殊關係。」

來自富裕家庭的梅黎安,在學校裡本應擁有家世優勢,但在保守小鎮卡瑞克雷她卻無法成為「正常人」。功課優秀的她是學校最聰明的人,卻彷彿來自另一個世界,柯力肯老師指責他盯著窗外做白日夢,梅黎安頂嘴說你少自欺欺人,我從你身上哪能學到什麼?

叛逆不是因為獨立,而是害怕不被愛,或者不值得被愛。梅黎安的哥哥亞倫,在清潔婦蘿芮眼中是個個性軟弱的人,卻受父親影響對梅黎安言語施暴、行為施暴,更糟的是梅黎安的母親「在很早以前就決定,如果男人想把欺負梅黎安當成自我表現的方式,她也沒有意見。」愛的匱乏讓她找不到肯定自己的力量因此在派特非禮梅黎安,康諾挺身救援並帶她回家,她問康諾的第一句話是你不會打女生吧?

更早以前她的父親會對母親施暴,偶爾也會打她。在那個家庭裡,加害的父親、受害的母親與哥哥,全都成為加害者,而受害者就是梅黎安因此她陷在自卑情結的陰影中看不見自己的價值。哥哥叫她去自殺,媽媽嫌她冷淡,同學另眼看她,這一切讓梅黎安自我懷疑,她是不是不正常康諾說愛她,承諾不會打她,讓她興起這是我的人生新起點的希望,但轉身康諾卻帶瑞秋參加舞會,沒有邀請她,梅黎安再度受到重擊,無法出門上學說明她退回無法信任的心牢。

相對於梅黎安的不正常,康諾是梅黎安及同學眼中的正常人,他的母親蘿芮在梅黎安家當清潔婦,社會地位不如人造成康諾的自卑,但康諾還有更複雜的課題。他不知道父親是誰,卻明白那不會是值得驕傲的身世,因為外婆總是以批評的眼光打量他,彷彿他活著就讓她痛心。所以他必須表現的像個正常人,梅黎安說:「你是個好人,大家都喜歡你。」這是他想要的評價,為了讓母親安心,讓她知道她的獨生子不是個沒用的人?知道她沒有白白浪費她的人生?

所以他戴上符合社會期望的人格面具,足球隊的帥哥,好學生、人緣好、個性成熟。但這樣的他卻和梅黎安發展地下情,為什麼?梅黎安羨慕他是個正常人,因此向他告白:我喜歡你。梅黎安並不害怕別人知道他們的關係,但是康諾在意。

他害怕別人知道他和不正常的梅黎安在一起,在同學眼中他是正常的,和梅黎安在一起他的努力不就白費了康諾不知道的卻是別人眼中的正常是他的面具,面具下的真實自我,其實喜歡的是梅黎安的不正常。

但康諾的面具戴的太深了,他看不見真實的自我,看到派特對梅黎安襲胸,他挺身維謢她,甚至要蕾秋滾開,但別人議論紛紛,以及羅芮質疑他和梅黎安的關係時,他卻轉而追求瑞秋,為了維護社會形象,他不願正視對梅黎安的真實情感。直到艾力克告訴他,其實大家都知道他和梅黎安的關係,而且沒有人在乎。

就像大腦被重重敲了一記問題顯然是自己創造出來的,康諾明白了:「別人才沒有必要在乎,但我卻自尋煩惱。」就像阿德勒所說折磨我們的自卑感並不是「客觀的事實」,而是「主觀的解釋」。戴上面具的康諾看不見梅黎安是他的阿尼瑪,他內心渴望的理想形象,他想要成為的真實自我。他為自己的混帳行為向梅黎安道歉,梅黎安說我原諒你。康諾成長了,梅黎安試著再度信任,但他們的關係仍然沒有確認。因為人生並不是頓悟之後從此圓滿,成長是持續前進的歷程,必須不斷學習不斷修正。

都柏林成為康諾面對自我的嚴格考驗,都柏林這個大城市和卡瑞克雷小鎮天差地別,在小鎮裡戴上面具的他可以成為正常人,但在都柏林他卻覺得低人一等,那些隨機身世高人一等的同學高傲自大彷彿本性,而他必須戴上戰戰兢兢的面具努力與他們親近,回家獨處卻心情低落因為社交圈的自己和真實的自己格格不入。

相反的,三一學院對梅黎安卻不構成威脅,她的不正常在這裡只是個性化的表現,就像佩姬知道梅黎安和康諾高中就在一起,她的說法是你們兩個是可愛的一對。無論真誠或虛偽他們有一套約定俗成的社交模式保守的小鎮容不下梅黎安,都柏林這個大城市卻稀釋她的與眾不同,反而戴上與眾相同的面具沒有太大意義,但康諾卻習慣符合別人的期望,忘了如何扮演自己。

當康諾面臨縮減工時的收入危機時,他和梅黎安的關係再次受到考驗,康諾想問梅黎安可否讓他暫住她的公寓,他對梅黎安說我得搬出尼爾公寓,梅黎安本能回應你要回老家了?階級落差浮上水面。康諾以為梅黎安想和社會階級相當的人交往因此甩了他,梅黎安卻以為康諾想要甩了她。事實上從來不用為金錢所苦的梅黎安根本無從想像生存的困難,所以無法同理康諾的問題。康諾卻不理解,以為自己不配被愛的梅黎安總是處在「被抛棄」的恐懼裡,過度解讀他的間接語言。生活環境與經濟的落差,正是馬克思社會主義所認為的階級異化,因此造成人際疏離

這個誤會在梅黎安父親的追思彌撒之後才解開。梅黎安正和傑米交往,她說傑米在床上喜歡打她,而且是她的主意,她說我希望能屈服在他之下,並不是享受被羞辱的感覺,而是想知道如果有人想羞辱她,她是不是願意接受。

我們以為暴力會讓人恐懼厭惡,因此會設法遠離,但「情結」並非如此單純,那種對自我的摧毀讓人無能為力,只能存在於依賴的狀態,梅黎安已經分不清是被迫還是喜歡別人虐待,只能自我解讀我活該碰上這些壞事,因為我是個壞人。

所以和傑米在一起她好像在扮演某種角色,假裝喜歡被掌控。但她對康諾說你不同,和你在一起,那動力是真的。梅黎安不明白那是因為康諾是她的阿尼姆斯,是她內心渴望的理想自我,她希望被平等對待。

他們談起康諾搬回家那件事,康諾說我以為你也許會讓我住在這裡,梅黎安說我以為你要跟我分手,你如果說我一定樂意讓你住下。為什麼不說清楚自己的心意,為什麼總是揣摩對方的想法?因為自卑讓我們缺乏勇氣,因此期待別人猜中我們的心。

可是解開誤會,康諾仍然沒有給出承諾,因為他正和海倫交往。他勸梅黎安和傑米分手,卻沒打算和梅黎安公開交往。一次又一次梅黎安在康諾身上看到希望,當她想要開始信任時,卻又被推開。梅黎安只好繼續以自己不配被愛貶低自己,允許交往對象對她施暴。

海倫把康諾帶到一直以來他想要到達的生活,那個理想的正常人世界,可是他卻持續不斷的給梅黎安寫信,他們談論那些社交場合不會出現的話題。然後梅黎安邀請他到義大利的渡假別墅,男友傑米和室友佩姬也在。梅黎安忙進忙出招呼所有的人,盡力想讓大家都滿意,但傑米對康諾的嫉妒,卻破壞了梅黎安的努力。他故意找麻煩摔碎香檳杯,梅黎安傷心的說那是父親的杯子。曾經對她家暴的父親,她卻珍惜他的遺物,這是什麼樣的情結?她對康諾說我不知道我有什麼毛病,為什麼不能像正常人一樣?為什麼沒辦法讓別人愛我。康諾說很多人愛你,你的家人和朋友都愛你,梅黎安說我的家人恨我。她以為家暴是對她不正常的懲罰,卻不明白暴力是施暴者的問題,這不是她的錯。

梅黎安離開了傑米,也失去社交地位,佩姬態度轉變,突然之間她又不屬於那一邊了。於是她離開去了瑞典,結交新的男友盧卡斯,但他們的相處模式依舊很變態,身為攝影師的盧卡斯變本加厲,以暴力方式強迫她拍裸照,梅黎安終於覺醒了,這是愛嗎?愛可以以藝術之名行暴力之實嗎?

她的室友喬安娜曾對她說實話,傑米和佩姬很可惡。梅黎安說他們表現的很喜歡我的樣子,這是她割捨不下的原因。喬安娜說這對我比較容易,他們沒那麼喜歡我。她當時覺得被責備,他們假裝喜歡你,你就和他們做朋友,彷彿她上了以友誼作為偽裝的資本主義交易的當。現在她明白了,就像她為何忍受傑米盧卡斯的暴力,因為她害怕孤獨。

康諾最嚴苛的考驗來自高中同學羅勃自殺,羅勃並非他最好的朋友,但羅勃以贏得他人認可,做為最重要的目標,卻和他的價值觀相同。他說羅勃希望被人看重,成為有身份地位的人。為了讓社交圈接納他,他可以背棄所有的託付,判離所有的善意。自己何嘗不是,他想成為和別人一樣的人,隱藏羞愧不解的身世所帶來的痛苦。他從不認為這樣的目標不對,但羅勃死了,他再也找不到過去的生活。如果擁有與生俱來的幸運家世都無法生存,一無所有的他要如何努力到達不屬於他的地方呢

他明白了,是梅黎安引領他看見這個世上的其他可能性,讓他走上和羅勃不同的道路。他告訴心理師尹芳,梅黎安是他的好朋友,她比他聰明,他們有相同的世界觀,他們生活在相同的地方,沒有她,他的生活就失去方向。

羅勃的死讓康諾長久堅持的價值崩解了,甚至和海倫分手。在心理師的引導下他慢慢看清真正的自我,但他仍然找不到方向。同學莎蒂介紹他去參加一個朗讀會,作家對他說你可以在三一學院出第一本書。他原本當成玩笑話,但當他回家後看著作家的筆記,感受到一種喜悅悸動,文學的靈魂被啟動了,彷彿啟蒙般他完成了第一篇短篇小說。

但康諾真正的救贖來自他的母親羅芮,這個十七歲就成了未婚媽媽的女性,堅強的為兒子扛起生活重擔,她對兒子說生下你,我並不後悔,那是我這輩子做過最明智的決定,我愛你遠勝過一切,我很驕傲有你這個兒子。他的存在本身就有價值,他是被愛的,他的母親以他為榮。他終於肯定自我價值,不需要戴著面具的自我。

對梅黎安他害怕給出承諾因為他看見梅黎安身上彷彿有著填不滿的黑洞,他願意為她付湯蹈火,卻不願意承諾愛,只因為這麼做讓他覺得自己是個有價值的人。但是當梅黎安要他打她,他不想,這時他明白了。即使羅勃死後他產生輕生的念頭,卻從來沒真心希望梅黎安忘了她。他終於承認他愛她梅黎安是他的真愛,唯一的。

在亞倫傷害梅黎安時,康諾把她從原生家庭的黑暗陰影中帶出來,在跨年的倒數聲中,他公開親吻她,對她說我愛你。梅黎安不知道康諾已經放下面具,不再掩飾自我。她以為康諾這麼做,只是為了取悅她。但既然他選擇要拯救他,而她也得到救贖。無法獨立的自己,全然依賴一個人有何不可,康諾說他愛她,她不再懷疑。即使陰影還在,即使走向獨立還很遙遠,但她試著讓自己變的更勇敢,至少可以開始相信一個人。

可是康諾卻收到紐約研究所的錄取通知,創意寫作碩士班,他決心追求真正的自我,做喜歡的事。但梅黎安怎麼辦呢?雖然康諾承諾愛她梅黎安仍然不安,他可能不會回來,也許他會回來。不過比起過去他們為了適應環境選擇扭曲自己,至少現在的他們已經走向真誠的新生活。這對梅黎安而言,比起過去的痛苦,孤獨所帶來的痛楚不算什麼了。何況康諾帶給她的美好,就是她生命中最美好的禮物。如今他的人生即將展開寬廣的未來,她也可以選擇為他做一些事。所以她對他說:「你應該去的,我永遠都在這裡,你知道的。」

信任讓愛自由梅黎安願意勇敢接受康諾給出的真誠承諾,因為人真的可以改變彼此。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