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河间刺客谈(5)落日之杀
2009/04/12 15:43
瀏覽546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吾笑曰:“吾幼时,有南河盲者,亦有素面伞焉。常以袋负于背,持二胡游而与人算命也。性诙谐,尝有人戏之曰:速矣,日已暮,汝何不归耶?其笑而答曰:无紧要也,我有手电哉。众皆大笑。其芳先生之弟子也。”

    陆师曰:“其人吾知之,得芳先生真,然戏而卜,不吐真言也。”

    吾曰:“当是,所卜之言,尽嬉戏焉。小子犹喜之,缠之曰:‘先生为我歌。’先生遂唱曰:‘杨树根,柳树根,唱个歌到小狗听。’声甚美。后有大人笑曰:‘先生骂汝等耶。’先生亦大笑。如此等等,皆是。”

    “不过先生与父言曰:‘卜者泄天机,遭天谴也。芳先生本不盲,然其常断生死,多言灾祸,故盲。”

    陆师曰:“非也,其托辞也。”

    吾曰:“吾大伯年六十矣,深信之。尝言过芳先生处,芳先生止之曰:‘汝何在此处,速归之,汝有火光之灾也’。不信,然亦回焉,半路,村中火光大起,奔,果其家也,一屋尽焚。芳先生此等事多,且多验之。”

 

    陆师曰:“此吾不能知其详,故不敢言。芳先生耳目之灵,恐已知汝等不知之事,故言而验之。”

    “昔者倭人之入侵也,国民军有陈姓团长于荆襄间,时国民军溃如潮水,纷纷奔武汉而去。唯共产党无地可去,遂退于大洪山。陈退之不及,亦于此处节节抵抗。日军绕道天门,陷京山城,断后路矣。陈不得已,遂降。为伪军,与共产党而战多矣,死伤众焉。后其众以国人不打国人,纷纷离之而去。陈驻永隆时,自惶惶不可终日,遂卜焉。”

    “芳先生亦恶之,曰:‘汝有血光之灾矣,当向南,疾走三十里,莫回头,回头即死矣,过则活。’时有新四军探子进城张贴布告。陈深信之,纵马南走,及南湖,有大树于路,已过三十里矣,人困马乏,遂解鞍于树下。旋而树上百万纸钱而下,值日落,天昏而满天纸钱纷乱,一人持梭枪自顶而下,透头骨下胸,自私处而出,枪入土三分。陈死而不倒,其卫兵后到,刺者已无觅矣。”

    “由此观之,芳先生即便不是刺者之谋,亦知刺者之谋而应之耶。只是人以其惯言生死而信以为天定也,如此而已。”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不能遗忘
上一則: 河间刺客谈(六) 战乱
下一則: 河间刺客谈(四)制伞人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