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河间刺客谈(二)东洋人
2009/03/21 08:00
瀏覽525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东洋人

 

    陆师曰:昔者,清开留学之路,留于东洋者,河间有人哉。于刘氏曰刘英刘铁,佼佼者也。刘铁之妇为东洋皇室,其后有辛亥义军之起于永隆也。

    初,刘氏之归,东洋侍者随焉。其侍者,踏木屐而过河,仅以桂枝麻黄之能以治病救人。人谓之‘东来达摩’。刘氏欲起事焉,遂阴荡河间盗匪以为用,所赖者,武氏三雄与侍者也。然武氏远非其敌,侍者亦丑之,有骄色。其杀人者,多一刀两段,鲜有二者。持刃一长一短,自言在东洋时,遇险方出短刀,而于中国,长刀足已。久之,如其言。武氏笑曰:‘吾等非汝敌,然敌者非汝之所能敌也’。侍者傲而疑之。

    有日,一青年持竹剑当侍者道,武氏惧而走,侍者怒而往,以刀引之。青年迎刀而进,突其后,竹剑入其背出其胸,血喷如箭,仆地而死。青年拂袖而走。人有持火枪射之者,突而夺其枪,弯枪管如环,掷入墙,墙透。众人大骇,无人色,无敢追者。

    刘英闻之,责武氏,武氏对之曰:‘此人刺者也,非吾等可敌。吾学武者,宣武之威而聚民,登马承阵,披甲攻坚,众人之力也。所谓战者,伤敌一千,自损五百,施以谋略,克敌所以能胜,此吾之能也。其刺者,隐于无形,技能击敌,间而取人性命,此其能。吾等不敌也。’

    刘氏遂罢,曰:‘此其害也’。

    武氏曰:‘非耶,刺者非怒于民愤者不杀,即便谋反叛乱,此国事,非其所欲也。’

 

 

    吾闻之曰:以东洋刀法之能,势亦难挡,何胜之速也?

    陆师曰:刀者,单刃,东洋之刀,锋之所向,皆披靡。然锋之面窄,其锐与厉在于此,然其漏亦于此也。识其锋之所向,避之毫厘,亦不能伤矣。突其后,其意俱在前,何能防乎?所以胜之速也。然非胜之速亦不能至于死地,有短刀也。

    其侍者,傲视中国之人,以为不能,故益少有回护,出刀即老,所谓孤注一掷。安得不死乎?

    吾叹曰:然也,不过有几人不惑于刀锋,安危之间,意魄动摇,且刀之所向,在于毫秒,生死间也。

    陆师曰:然,所以刺者,万无其一也,吾之所见,仅有二焉。其心之清明,非汝等可以想象。昔吾亦以为己能,尚与人宿于野,有惧意,高声谈笑以掩之。久之,客少有答。问焉,客曰:汝知汝处于何境耶?我默然曰不知。客曰:其丈有松,藤葛绕之,夜鹞一双与幼一只,鹞喂幼也,来回有往返矣。松下有獾,其于溪得一鱼而戏焉。吾方知此非吾所以能也。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不能遗忘
上一則: 河间刺客谈(四)制伞人
下一則: 河间刺客谈(一)刺客墓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