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讀書日記
2009/01/18 17:57
瀏覽374
迴響0
推薦10
引用0
讀書日記


一本書

讀到一本書,讓自己安靜
看到某些文字,我要停留幾分鐘
從頭再看。我已忘記是作者
在向我描述他所經歷或虛構的某個事件
我深陷其中:
我的心猛然顫抖
雙手不由自主哆哆嗦嗦,流出眼淚
也許我不該這樣,虛弱,無知
易受感動,被他所迷惑--他的文字和他的述說。
但我確實失去了捧起這本書的力量
只有把它放在床頭,或我的枕邊
在好久的寧靜的虛脫中
這才呼出一口氣來。這才想起
我的內心也有一本這樣的書
有些文字急待而出
它們躲在我內心的某個角落
也在徹夜叫喊,緊急迫降
尋找一個出口,一個失去方向的方向盤
一個炸藥包,一列火車頭。
它們搖晃我的雙手,奪走我的茶杯
決然摔在地上,高聲叫喊---
我要出來,爹,我要出來,爹。

文字引入高潮

在一個裝飾華麗的大魚缸前
我伸頭探視,去觀察那裡存在的事物
我將看到:水族動物在魚缸裡
在水中游動,表演側身,不停變幻色彩
搖曳的尾巴是節日裡張掛的旗幟
又是夏日裡走在街頭
女人們裙子上鑲裹的花邊。
這時,我可不可以由此而想到大海
想到驚天動地的大海,它在咆哮
在這樣整個一個大魚缸裡
我和那些水族動物混合在一處
相互糾纏,相互撕咬和爭搶
同屬與我們的那麼一點點
為數不多的食物,海藻的腐爛末枝
腐生物,或者一些氣泡。
而最終,我們會擠破了這個魚缸
扔掉鰓,爬上岸
在烈日下暴曬,露出內部的血肉
一些會死去,但有一些
呼吸到了純淨空氣

它形成黃昏落日

我腦海裡堆積著一些雜七八糟的符號
我無法把它們歸攏,整理,排解
也沒辦法讓它們完全散開,停止下去
在我的腦海裡剔除乾淨。
這是殘忍的劊子手的作風
也是白癡總想在夜晚抹掉天空的星光。
還是保留它們吧,不用虛構,自然而然。
寫作時,有三個我在其中落筆研磨
一個質問這一個,一個懷疑那一個
另一個正在那裡歸攏這些雜七八糟的符號
間或回答這兩者的提問
有時喋喋不休,長篇大論,不厭其煩
有時簡捷明瞭,一目瞭然,擊中要害。
一個寫作者,當我提筆落字
我心裡必將充滿妖魔鬼怪,神靈仙精
坐在平靜的湖泊兩岸,相互對峙--
衝撞,碰撞,冒出火花,一場激烈的大戰
分解,分裂,淌出汁液,一場抱頭痛哭
最終聚合成孿體嬰兒,爍爍發光
在湖面上輕盈舞蹈,又很快虛脫著沉入水地


隱喻和排列

天空總是刮著風,風向不定
可是你不說風,你隱喻說出,並且排列
你說:一支風箏在空中晃晃蕩蕩
你說:一隻蝴蝶迷失了方向
你說:一艘船在海上不穩當
你說:一件衣服收進了房屋
這是多麼婉轉,優美,餘味無窮
可是風正正穿過我們中間
我們也正正站在風中,張大嘴巴
灌了一嘴黃沙。兄弟,你有口難言。
還是讓風箏在風中跌落吧
回到修補者的手中,縫補好了再去飛天
讓蝴蝶在這野蠻的景象中消失吧
回到它自己的枝頭
趕緊用柔軟的爪子抓住胡楊樹的枝桿
還來得及。這裡不缺少美
生命的破裂自然發現
你何必懼怕而唯懦,不敢說出來
張口吧,我讚揚這後者
讓自然自然釋放
就如,我們站在風中,風向雖然不定
但是我們說:風來了


它流浪和地域

在文字裡沒有邊界
但它有自己的臉譜,那些相同的
花哩呼哨的臉譜,同一種皮膚上的命名
它在你的構思中卻禁止使用它的韻腳
押韻也並不牢靠。有時,你就得撥動低旋音
在鼓點外跳著狐步,華爾茲,自由舞。
在一篇散文的末尾簽上日期
在你曾經來過和曾經站立的這塊土地上
建造你的房屋:一個居住地,一個住所
門牌號,玻璃,瓦塊,牆頭
最後是一扇窗戶,你每天
站在那裡往外看,但總是覺得不甚喜歡。
這時,你要流浪在自己的國土
這時,你才說出熱愛
你熱愛文筆和沒有地域的界定
你流浪在自己的國土
但大多時候關好窗戶
拉上窗簾,還在門後頂一個
粗粗的棒子
以免有什麼動靜突然進來
打擾你的安寧,擾亂你吃早餐的情緒。
而夜晚來臨你才抒情,天亮時
你就探出身去,張望外面的天空
麥地。假想,一隻蝙蝠在白日裡也能飛行


2002,9,18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詩詞
自訂分類:不分類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