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河间刺客谈(三)芳先生
2009/03/21 08:08
瀏覽555
迴響0
推薦3
引用0

 芳先生

 

    语久,吾曰:“事之可信与不可信不必道,然可笔而写之乎?”

    陆师曰:“写于不写,于事无补,然亦无害,时过而境迁,俱往矣。如今我亦老耄,过七十矣,恐世之不能知也,漫而言之也。旧事也并非无人记者,汝知子芳先生乎?”

    吾笑曰:“家门也,我父犹见其人。幼聪慧,读书过目不忘。然及少,眼盲,不能读书矣。学卜,竟为一方之宗师。”

    陆师曰:“未全盲也,右眼犹可见光,日中持书近而视之,可读也。所谓卜者,实有医之望闻问切,情而治之,料而断之,能者相人,少有失之也。芳先生之耳聪者,确乎惊人。曾与言之曰:闻其人来也,有脚步之轻重缓急,各有其象,应于其心,人之质判,十有八九。人之近也,有风过衣衫,微而拂之,富贵贫穷,亦能八九。此后有言行举止,知其文所化,亦有八九。语声高低昂抑,知其所欲也。口气之清浊,知其病也。如此等等。吾初闻而大惊,赫然而问曰:先生观我何人也。先生笑曰:汝自知之,何问我?然汝脚步声浊,虽沉稳但失于灵巧,凡事欲细之,实仍失大略,遇事多谋善断,然恐多非其当。事有成而祸犹及身也。”

    吾亦骇然变色。陆师笑而曰:“子芳先生之断,多如此。然此亦其一也。芳先生之强记,恐亦非常人。常与众盲者聚而言,南乡北里,物貌人情,风俗闲事。无不历历在心,虽有人从未见面,亦能知其八九。曾以地画图,核之未有失之者也。如此而断,焉有不神乎?”

    陆师曰:“然即便子芳先生之能,亦有失色而惊之时也。初,我与友俱往访之,语至日中,食时少一人之具,我唤其妻,友亦曰:芳先生非待客之道也。芳先生大惊,曰:汝非制伞人乎?友曰:诺,先生神人也。”

    “吾怪之,友曰:此易也,吾不过隐于汝也,步同步,声同声而已。芳先生曰:隐一时易也,至日中难。况无衣衫之动,气息之平。”

    吾亦奇之。

    陆师曰:“然即便如此,芳先生亦知其所出也,先生之神可知。先生有书记其事,书传于弟子,然亦有删减,所删者吾有之,多秘而不能道者。汝欲记之,恐亦有删减才是。”

    吾曰:“然。”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行走的行板
下一則: 水仙花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