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河间刺客谈(四)制伞人
2009/03/22 09:53
瀏覽639
迴響0
推薦3
引用0
 制伞人
 
 
    吾曰:制伞人,吾知之。起于豫匪过境。何年吾不能祥。豫匪过之前,两河之民晨起,或有门前悬伞者,即相互示警。而得伞聚者百人。
    旋而豫匪过镇,镇已空矣,匪怒,焚之。发兵追已入山之民,过峡口,有负伞者垒石当道,贼攻之,不能下。使探子回报,负伞者伏而尽灭之。及暮,贼大恐,溃,遇伏而死者亦多。匪首怪兵之无归者,使探马,亦无回。疑惑间,有负伞者入营杀数人而去,如旋风,追之不及。如此一夜数次,不能安。及旦清点,已失百人矣。匪大恐,遂拔。
    老人言旧事时,无不以得伞者而豪,信乎以为神。刘英起事,恐制伞人妨之,觅其踪而不可得。缘民其俗,得伞则聚,无伞则不聚也。及起事,无伞也。刘英之起仅百人,因无伞,民亦无攻之。及下天门,应者方多。
    五九年,国内大饥,独吾村有公家菜园,植南瓜红薯,获而分之,得不死者众矣。及吾幼时,菜园益大,间有分瓜果杂粮,无不雀跃而往。
    有日遇雨,有素纸伞者母女二人,女方十岁,盲,从其后。村人遂呼而均所得者为一份予之,亦不拒,称谢而已。及去,有老人曰:此制伞人之后也。
    吾至今犹记其盲女,面容之清秀,神情之自若,行走之翩翩然,似缓实速,如神哉。
 
    陆师曰:“然哉,其制伞人之孙也,惜早亡。刘英觅制伞人之可得不可得,吾不能知其详,如不得,其不得法。昔吾察旧得伞者,识其伞骨为伞骨木也,节多质密,顺直色黄,此木生于山间多石处,今恐无觅矣。然吾其时于仙女得之,候而见焉。欲拜师,其曰:如非其质,学无益有害,称友可也。
    制伞人有子,貌俊朗,骨骼奇清,然厌搏杀,誓不习武,故文弱之书生也,其妻似非国人,肤白眼碧。制伞人夫妇皆爱之。后两人不知所踪,留一女即汝所见。生而盲,故留。然喜习武,得其真也。
    武斗时,有粮站子,约无赖数人,劫财杀无辜数人。众怒之,然其有枪支弹药,扬言欲入山为匪。是夜暴死者三人,皆切喉断动脉而死。时女年十三,汝见之时,恐十八九,然身材娇小如幼儿。未几,出天花而死,因性刚强,病而秘之,及甚觉之,不可治矣。惜哉。
 
     吾默然,曰:随夫人谁,似母女也
     陆师曰:其姑也,为素纸伞者。初制伞以油纸为面,伞骨木为伞骨,漆桐油,故为色黄,少有纹绘。刘铁之妇东洋来,带素面纸伞,绘有花鸟人物,众爱之。于是亦作素面,亦绘花鸟。然不似东洋之繁与华丽。多为梅兰菊竹,百合荷花,多留白,有鸟虫蝴蝶,淡而雅。唯随性而制,少。后有铁骨洋伞厂焉,益少。今存者,仅于云杜先生处见之而已。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不能遗忘
上一則: 河间刺客谈(5)落日之杀
下一則: 河间刺客谈(二)东洋人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