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那年在竹子坑服役之2
2020/10/30 22:17
瀏覽279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人生的往事記憶,如一陀失序的絲線團。在生活中的漂浮意識,攀緣了似曾相識的人事時地物,如同線團出現了線頭,記憶的長河豁然澎湃了。雖然也有片段的失憶,卻也無損往日時光的輪廓。

  生生不已的生命之流,如同暗夜長燈下,將彳亍的身影,逐漸的拉長。直至下一盞暗夜的長燈出現。記憶,如同燈下身影,走越久,影越長,越趨模糊。

  訓練部隊是狠心而無情的,曾經烈日下,暴雨中,卻命令新兵們無條件承受。眼看新兵們,忍耐著肉體的痛楚,我跟班長說:都是人何必如此,形同虐待。班長回答我:排仔,不這樣訓練,是害了他們。將來下部隊更苦。

  那一天,在營部集合場,步一連的體能訓練課。有一位班長很氣憤班兵體能太差,伏地挺身無法達到要求,這班長竟將刺刀朝上,刀柄底部抵於地上,刀尖對著這新兵的腹部,要求新兵手臂不得放鬆。這天地不容的行為,正巧營長路過發現。極度憤怒的營長,當場將這智障的班長,送禁閉。我想當時如果營長手上有槍,一定會當場斃了這天殺的班長吧。

  此事印證一句話,處於權力威勢日久,腦袋會變智障。

  剛到步二連報到時,25期的預官學長,曾告訴我,他排上曾死了一個的班兵。他說,這一梯次的新兵剛進營區,班兵的母親,親自來找預官學長。請他特別注意,因為這班兵先天體格弱,不要讓他過勞。沒想到,之後有一天,跑步路程較遠。第二天早上,這班兵就沒有起床了。送去醫護室急救,無效。醫官命令班長人工呼吸,在呼吸的當下,班兵竟口噴鮮血。班長被噴的滿臉,全體幹部驚愕不已。

  之後,聽預官學長說,這件事讓各級長官都受處分。連長有一段期間每日處於驚悸狀態,每晚晚點名以後,都在連長室外燒香拜拜。這事發生在本連的西寢室,而我的排長室也在西寢室。所以連上休假期間,空空蕩蕩的營房,讓我心理總覺得幢幢鬱鬱的,總覺得虛空中存在了些甚麼。

  A班長是彰化人,大圓略白臉龐,中高身材,略精壯。長期以來,任何時間都是安全士官,因為他性格狗屁倒灶,很不正經。連長不准他帶兵,除非萬不得已,不准他隨便離開營房。他慣於諂媚輔導長,排長們。他說因為抽兵種,抽到第一特種兵,要當三年,不得已才參加士官隊當班長的。某個禮拜天放假。他硬要跟著我一起去台中,在車上,一路上不斷的問我:要不要,排仔,要不要!我說:要甚麼。他說:嘻嘻,就那個啊,嘻!後來終於明白,他說的是私娼寮。我懷疑他中標過,因為他走路老是歪歪斜斜的,很不自然的體態。

  B班長住在台北,外省第二代。他的眼神時時處於惺忪狀態,似乎從沒睡過飽覺。他講話喜歡用力眨眼,輕微口吃。連長信誓旦旦的說,他這毛病不是天生的,一定是從小在眷村,胡亂學來的,看來還是同樣眷村出身的才懂眷村生態。B班長極聰明,操勞的工作一定不會有他,輕鬆愉快的卻少不了他。背值星時他循規蹈矩,平常未輪值星很難找到他。有一天,其他的班長偷偷的告訴我說:排仔,你要注意B班長,他常常躲在庫房吸強力膠。

  那天和B班長閒聊,我說,吸膠有甚麼好,戒掉不好嗎。他說:吸了好舒服,輕飄飄的,想誰,誰就出現。仰頭對著藍天白雲,手指寫字,字影都留在雲上,都可以練寫書法。我說哪時開始吸強力膠呢,他說:在眷村一大堆人吸,這很平常啊。

  某天下午,又找不到他。於是我直接去庫房。果然見到他,用塑膠袋包著一大坨強力膠,一面陶醉,一邊正揉著塑膠袋,嘟著嘴唇狂吸著。拖他拖不動,推更推不動。想一想後,管他的。

  我這排長室形同虛設一般,班長們隨時不敲門闖進來。一開始是禮貌地要一根菸,到後來趁我不在,直接進來拿桌上的煙。不知何時開始,進排長室開我的抽屜取菸了,好像變成他們的了,那麼方便。後來我覺得太過分,於是我宣布,我不在排長室,不許進來。但還是常常菸不見了。沒多久國軍福利改善,每個月一條的國光菸,改成長壽菸。這下子,變本加厲,新發的長壽煙,經常一包一包不見了。我懷疑,這些班長,偷我的煙出去賣。算了,不追究,活該,誰叫我當排長啊。

  在營部人事官時,我手下的文書兵,有一天,找了參三的文書兵,想了個天才點子,說要去竹子坑街上,抓野狗回來宰,說是狗肉補。於是一個拿繩子,一個取齊眉棍。結伴前往抓野狗去,在街上到處走,終於找到狗標的物。兩個同時行動,繩子圈套失敗,齊眉棍一傢伙中狗鼻,狗吃劇痛,狂吠跑走。過幾天後,他們兩個卻不敢上街。他說只要上街,必有一大群野狗,狅追而來。對他們疵牙裂嘴,低沈螺吠。後來,他們有個共同結論,狗兒們有狗話,還很精通團隊攻擊,還很會認人。

  以下是聽說的,說某營的専修班連長,可能很缺錢,於是將腦筋動到班長。他宣布起會,班長全部須參加。㑹首錢連長收了。接著標第一次㑹,算連長先標到,再收。等下個月,班長們等待標㑹。但神奇的是,這個㑹人間消失了。更神奇的,所有的班長,很有默契的,也當成沒有發生起會,忘了㑹錢,也忘了會首。令人咄咄稱奇。

  連上的第一排趙排長,中尉,専修班。常常在帶部隊時,就在部隊旁擤鼻涕,沒人去提醒他。有一次我實在忍不住了,我説不要這樣做,班長跟兵會看輕你。他聽了,不説話。卻照樣擤鼻涕,而且奇怪的,每次帶部隊,鼻涕特別多。

  那一天,趙排主持晚點名。唱完「我愛中華」,接著呼口號⋯⋯奉行領袖遺志服從政府領導,,⋯⋯卻從此靜默。大家都在等待,等待⋯⋯大約二十秒之後,終於有人提醒他。消滅萬惡共匪解救大陸同胞!

  全連上下終於鬆了一口氣。

  以上都是真的,我可以發誓絕對沒有亂編。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那年在竹子坑服役之3
下一則: 那年在竹子坑服役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