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中學時代
2020/10/17 15:34
瀏覽309
迴響0
推薦3
引用0

人生的軌跡,如同漂浮天際的羽毛,不可捉摸,無能預期。如同電影「阿甘正傳」裡,片頭與片尾所呈現的那根白色的羽毛一般。現實世界的一陣微風,在熙來攘往的馬路上的人,或疾駛而來的汽車,都能影響羽毛漂浮的方向。人的生長過程,何嘗不是如此。事物發生的當下,或許微不足道,但後續的發展,卻驚人的南轅北轍。

民國55年,以備取生的資格進入縣立木柵初中,備取班沒有教室,於是暫借學校圖書館閱覽室,為暫時的教室。閱覽室的書桌較寬且大,椅子彎曲有幅度,這設備同學們都感到很舒適。

英文老師---趙志廣   第一次上課就是英文課,趙老師永遠頭髮油亮,穿西裝打領帶。記得上到第三周,趙老師問同學們,「英文26個字母,4種字體,會寫的舉手」。同學們沒人舉手,我雖然都會默寫,但不敢與眾不同,所以也就不敢當出頭鳥。老師很生氣,霹靂啪啦罵一頓,結束當天的課。但之後的英文課,卻不斷的重複上演同樣的戲碼。每次英文課趙老師照例問了,得不到滿意的答案,就要大家罰站上課,或跪著上課,或舉著椅子上課。同學們也習慣了,漸漸的跟趙老師賭氣,寧願被罰,也不表達會不會。就這樣到學期末。其實趙老師只要一次隨堂考,就了解同學們的情況了,奇怪他怎麼想不到呢。

班導師---曾昭安   曾老師是師大畢業的,他是印尼僑生,原祖籍廣東。當年因為印尼排華,才來台灣讀書。我們這一班上課一個多月以後,曾老師才從原來服務的指南中學,來到木柵初中擔任我們的導師。

 曾老師非常認真,但認真一回事,成效是另一回事。我們這一班,在二年級以後,已是臭名滿校了。各科老師對於班上同學的學習態度極盡負評,一大半的同學也順水推舟,將學業丟置腦後了。所以二年級時,本班已經是名符其實的放牛班了。

我懷疑我們班可能被詛咒了,事情是一年級下學期,有個同學因吵架,隔日攜帶化學品來學校準備復仇,被發現後遭到班上很多同學責備。這個同學受不了同儕的歧視對待,就自殺了。告別式那天全班赴殯儀館祭奠,當時還是小孩子,對於生死感受其實不深。如今想來,這同學自殺前一定含著極深的恨意。

從此,班上風波不斷,打架,動刀經常發生,曾老師幾乎疲於奔命。

有一天,曾老師氣沖沖地進教室,疾言厲色叫全班同學到操場,排隊排好後,命全班同學跪下。經一番折騰,無奈的全班都在全校師長面前跪下,如此踐踏尊嚴,同學們更加放棄學習了。也許曾老師被校長K很久,受不了只好拿我們出氣。雖然嚴厲管教我們,但並未絲毫改正本班的風氣。

初中二年級,仍舊繼續渾噩漂浮的篇章,同學間繼續相互撕扯著青春。我卻未必完全空白,在這一年起一直到畢業,與隔壁座位的同學邱正龍的互動,影響著後續的文學人生。邱同學是由外地來投靠他姐夫,因為他的姊夫是政大教授,因此家中藏書豐富。有一日,我發現邱同學正在看課外讀物,破爛的書皮曲捲的書頁,書名是今古奇觀。愛閱讀的本性,又驅使我要邱同學借我看。借到後很快地我看完了,邱同學又拿來了水滸傳,一樣的過程,我又借來看很快看完了,於是邱同學覺得我很喜歡看書,他也毫不吝惜的,將三國演義,西遊記,紅樓夢等等古典小說統統借我看。又將讀者文摘,各種文學期刊也帶來,甚至翻譯的西洋小說戰地鐘聲,飄(亂世佳人),羅密歐與茱麗葉,戰爭與和平等等,幾乎統統看個夠。當時心裡覺得,他的姊夫家應該是個圖書館吧。

全校的康樂園遊會,借戲院的舞台舉行。本班準備表演合唱,曾老師說唱「熱血」這首歌,表現一下,經過密集練習,還有臨上場前的心戰鼓舞。換本班上場,或許心戰鼓舞太過,同學們一時腦熱,急著為班上爭光。竟以高八度起音,這起音注定了悲劇。當唱到中途,更可怕的更高音階來臨時,全班合唱的雄壯歌聲,瞬間崩潰了。同時不約而同急速的低八度硬吭,尷尬的旋律伴著全校師生的訕笑聲。勉強唱完下台,我感覺耳朵很燙很燙。曾老師也許已經鑽入地洞了吧。

就這樣昏沉人生,一直到初三那年了。學校辦畢業旅行,三天兩夜到鵝鑾鼻,途經西部各城市。曾老師沒有隨行參加,但還是逃不過禍事。事情發生在第三天,回程北上,車行至台中公園下車遊覽。晴天霹靂似的,來了數位刑警,將其中一位同學上銬帶走。驚愕之餘問其他同學,原來這同學在台南的公園哩,與當地人發生爭執,竟持扁鑽殺人,事後上遊覽車,一走了之。哪知刑警追來了。抓走後續如何,不得而知。想來曾老師必定又氣到肝腸寸斷了。

毫無懸念的初中學業草草畢業,學校不准我們這班參加聯考,理由是我們會拉下學校的錄取率。民國58年那個炎夏,我不知要如何安排後續的路。父母都遠在汶萊,也不知要問誰。同學高忠仁來找我,他邀我去報考強恕,我想有考總比沒有好,就相約報名了。

報考後,好似人生的羽毛,巧遇一陣微風,飄然而上。那天,離考試約剩20天,閑散的走到鄰居阿義的家裡。見他書桌放了「考前猜題」,拿起看了一會,覺得對於考試有些用,於是借回細細用心看熟。考試那天,當看到試卷那一刻,真不敢相信我的眼睛。我心裡想,出題老師太懶惰了,試題全部抄自「考前猜題」,於是理所當然輕鬆愉快地寫完,兩天所有六科的考卷。

那一年,強恕的新生共錄取12個班,約600多個新同學。我的學號80028,也就是說我是新生第28名錄取,被編在高一一班。開學後,教務主任特地到班上說我們是全校最好班,會配最好的老師教我們這一班,幫助我們全考上大學。他沒有騙我們,真的有聘請建中的老師來教課。很不習慣的,突然被師長寄以厚望,但僅僅就在三個月前,還被當成沒救的廢物啊,這是甚麼樣的人生造化。

開學後,才發現我們這班的程度並不一般般。有三個同學是考上公立高中,嫌太遠沒去讀,還有幾個是念了五專,改變主意重考來的。

班上只有6個本省籍同學,我是其中之一。初中時,裡裡外外日日夜夜都是講台語,到了強恕,台語完全行不通,只好用濃濃的台灣國語與同學們溝通。外省籍同學說我們是台客,還故意用台灣國語和我們講話。感覺不像歧視,只是日常的笑料而已,日久了相處像哥兒們一樣,省籍淡了。至今猶感謝同學常常糾正我的國語發音。

有些同學出身家世顯赫,是當時黨政軍要職的子弟。有同學的父親是高等法院的高官,有報社的社長,有黨部要員,有將軍,有駐外要員。於是班上每次辦郊遊,調動社會資源,簡直易如反掌。如借用中央部會的交通車,參觀國營事業,遊覽公共事業風景區等,一切暢通無阻。

同學們的穿著,真是羨煞了我。大部分同學衣服都燙過才穿來學校,每件都是畢挺的。皮鞋也是雪亮雪亮的,頭髮雖然不長,竟然也抹油。

有一天,上三民主義的課,老師講到課外,說將來反攻大陸成功,各位同學都是縣長。聽來半信半疑。後來聽到一個傳言,說某班的同學是內定的國大代表,將來會承襲他父親黨國大老的黨職。姑且聽之,想來也不無可能,當時動員戡亂時期,學識不論,忠貞為要。

姓劉的同班同學,成績普通。學校畢業後,就到美國讀書了。卻從此飛上枝頭,在美國認識了台灣前財政部長的女兒,兩人結婚後。這個同學從此翻身,擔任某證券信託投資公司董事長,歷任數十年,至今仍屹立不搖。

有一天,下課時間。經過二班教室門口。聽到有人喊,巴戈,巴戈,不要再爬了,危險啊。我轉頭瞧,熟悉面孔,真是巴戈。正在頭下腳上吊在教室門框上,滿臉註冊商標的笑容,純正的捲舌音大聲喊著,要你管。

班導師---張偉光老師    是遼寧鐵嶺人,國大代表。身材魁武精壯,眼神剛毅。918事變後,為地下抗日,曾被日本憲兵隊抓到,熬過拘禁拷打,內傷過深,上課時常常乾咳。

張老師很重紀律。朝會時, 他通常都站在教室樓三樓,盯著我們班站隊。全校其他班都在嘻笑,只有我們這班如軍隊般不敢亂動。有一天朝會,同班同學與天借膽,不斷的扭身亂動嘻笑。不久,聽到後面這位同學被巴掌重擊聲,原來老師從三樓衝下來,當眾破口大罵並不斷的打巴掌,罵聲與巴掌聲,聲聲震撼全校在場的一千多名師生,此時朝會中斷,所有的人恍似被凍結一般。

張老師是教國文及論語孟子的課,老師說他教書只有一個要求。論語孟子必須要背下來,國語課文有畫圈的,隔周要背下來。每個同學輪流上講台背,沒有例外。從此,在強恕三年,只記得都在背書。走路背書,坐公車也背,有時連吃飯上廁所都在背。

張老師有一個長約一尺的板子,每一課文不會背就打一下,累積計算。有個同學在學期末,被連打8下。他說每一下都痛徹心扉撕肝裂肺,簡直到了大小便失禁的狀態。還好幸虧我沒被老師打過,無緣嘗試疼痛的境界。

三年來,只有一課「水經江水注」背不起來,課文太長了,全班只有一個同學在一周內背完整。當大家都在慶幸,這麼多同學不會背時。張老師站起來,神色凜然,目光橫掃全體同學。厲聲大罵:「庸才,庸才,你們都是庸才。成群結黨,以不會背自樂解脫。」罵的好啊,老師!時日已久,罵聲卻令人不敢或忘。

張老師常說,做人要是非分明,堅持信念,不要怕惡,不要違反天理。凡事不孬,不用事事怕,處處怕!

強恕雖然在教育界校風風評不佳,被當成是流氓學校,偶有因負面事件上社會新聞。但那種真正為非的同學,其實比例很低,大部分學生是守法聽話的。

有部分老師,是從大陸隨校來台的,所以都來自江浙,江南人文薈萃之地,都很溫文儒雅,也不忘本,有個老師一年四季仍穿著長袍。張老師有一年,因國民大會開會請假,請來一位老師代國文課。代課老師很老了,但他在黑板上的寫的國字,令人驚嘆,簡直就是字帖。這老師講著講著,竟然用古文唱起來了,渾然忘我,口水鼻涕直流。同學們聞所未聞,私下竊笑不已。

三年後,我們這班畢業,約四分之三的同學考上大學或三專,也算是沒有辜負學校的期望了。

人生就像隨風飄盪的羽毛,如此輕盈,真實世界的微然變化,都會是轉折。如佛家所則的要旨,「緣起性空」,任何的緣生緣滅都是非單一因素,都是因與緣的和合,都是累世的因,與緣成熟的現行。任何的緣起,都非不變性,都是無常的,隨時在變的。任何的緣起,都是不可掌控性的,任何人都不能掌控它,除非累世的因轉變。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那年在竹子坑服役
下一則: 那些人那些事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