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孩子加班回家時送上一碗熱熱的湯
2022/10/15 08:48
瀏覽95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 孩子加班回家時送上一碗熱熱的湯……

# 是滿足誰的需求?

#張老師月刊同步刊出

「己所欲,施於人」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以上這兩句長久以來被用來勸人要有同理心的話,擺到今日社會中,好像愈來愈不能適用了。

在古代,大家對於生存生活的標準大同小異,有衣有食就會知足,被欺負、被責罵、被掠奪自然會不舒服,所以「己所欲,施於人」、「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標準大致上可以普世通用。

但現今多元又快速流動的社會中,我喜歡的未必是你喜歡的,你不喜歡的反而是我喜歡的,很可能你以為我要的是溫飽,我最看重的反而是自主選擇權。

在這樣的前提下,家庭可能會出現以下的對話:「我好心好意幫你準備晚餐,你擺在一邊,卻寧願吃鹹酥雞配珍奶?沒良心又不健康!」抑或是「媽,妳不要幫我準備好不好,都已經三十歲了,還不能決定自己晚餐吃什麼?一點自由都不給人家!」然後,原本的好意就變成了一場高聲或是無言的衝突。

今天兩道暖心湯,就是在述說家庭中這樣的故事:

1.

# 要不要替他留菜?

#不加奶油的蔬菜火腿南瓜濃湯

成年的孩子與父母一同住在家裡,有時候加班到很晚才會回家,幾點回家也無法說得準,此時到底是該幫他留晚餐,還是不留呢?

一開始,滿懷不捨的幫他先把菜撥出來,留了一整份菜,跟家裡其他人吃的晚餐時一模一樣,有肉有菜的一盤簡餐,等他回來用微波爐熱一下就可以吃了,其他人要多偷吃一塊肉還會被數落,一盤菜融著一份心意,就是留給加班的那辛苦孩子的。

可是,有時候見他回來,看了那菜卻說不餓,好像勉強他吃下去也不是,他要不吃,也擔心拂了父母心意,似乎有些尷尬為難。他說,下次就不要幫他留了吧!他自己會想辦法。

但又有一次,他加班到很晚,拖著疲憊身軀爬回家時,看到桌上留著好好的一盤菜,喜出望外地說今天餓死了,整個晚上都沒時間吃東西,還好有這盤菜,然後見他一口接著一口,不一會兒便稀哩呼嚕吃個精光。

所以,留與不留,便著實是個難題了。留了,怕孩子有壓力,這麼大的人了,想吃什麼自己會去買,就算累到不吃了也有他的自由,不想讓他感覺下班回家還得應付爸媽的好意。

但是,他已經這麼累了,看到他偶爾吃得香甜,也會心想還好有替他留下,晚餐反正都是要做的,多留一份餐一點也不麻煩。

就在這反覆之間,留了,看他不餓卻為難的眼神,不好意思地將整盤菜放入冰箱;不留,又心疼他回來喊餓,卻好似家裡沒東西給他吃。

父母心的為難之處,就連孩子長大成人了,也是左左右右地掙扎。

後來,我們和孩子達成一個共識,就是少替他費心,讓他有充分的自主權,雖然住在家裡,但是他已經不需要我們亦步亦趨的關心照顧,想吃與不吃都由他自己決定;若是晚餐的量真的有多,留了他沒吃,也無須替他感覺到壓力,他可以為自己的選擇承擔。

但是作為母親,總是捨不下那份想要留菜的心意,於是幾經盤算,終於決定留一碗溫潤人心的湯。就算孩子已經再加班空檔胡亂吃過了,下班他多半還是會想喝一碗湯暖暖胃,量不多不怕撐著,也紓解一下緊繃的心情,趁著他喝湯的幾分鐘時間,還能陪他聊聊天。除非那天他是跟朋友在外聚餐,才不留湯。

為晚歸的家人留一碗湯,漸漸地好像就成了我們家的習慣,像這碗「不加奶油的蔬菜火腿南瓜濃湯」就是一道可以有飽足感,又不會讓人肚子太撐的湯品, 絕對不像大家想像中的濃湯既濃且稠,他的濃度完全是南瓜煮化了的,不是出於麵粉也不是奶油;甜度來自西洋芹和胡蘿蔔,還有煮化了的南瓜;火腿是提味的,湯的鮮味來自雞骨熬的清高湯。仔細叮嚀孩子,要把蔬菜吃進去,他常常外食,蔬菜攝取太少了;反倒是火腿已經肉香釋出,留下乾柴肉塊,不必吃進去。

說著說著,警覺到自己又多嘴干涉了孩子的自由意志,連喝口湯都囉嗦,才煞住嘴,偷看了一下孩子並沒因我的囉嗦而變臉,反而喜孜孜地欣賞這一口湯, 這才安心下來。

說到底,這一道溫潤的湯,多半還是為了我自己的需求啊!是父母掛心孩子總想做些什麼的需求,而不是成年的他真的需要父母憂心溫飽。

#不加奶油的蔬菜火腿南瓜濃湯

材料﹕雞骨架兩副、紅蘿蔔一根(小)、西洋芹三根、南瓜半個、花枝丸數顆、火腿少許(我會用美式賣場買的一整顆火腿肉塊 因為形狀不規則 切片夾土司時總會修整下的一些邊邊角角肉)

作法﹕先將雞骨架熬高湯一小時 撈出骨頭 然後再放進切大塊的南瓜 紅蘿蔔 西洋芹 和火腿肉 花枝丸繼續熬煮四十分鐘 。

特色﹕這道菜需要較長時間完成,但是味道極為鮮美,是喝了會感動的一道料理。

2.

# 不一樣的番茄蛋花湯

# 復刻傳統重要,還是創新重要?

女兒在同學們中,算是比較晚找到自己興趣的一位,她覺得自己資質平庸,又沒有明顯的興趣,她往往自嘲: 我就是一個白開水女孩啊!

一直想著有機會要與她聊聊,確認一下她內心是否真的與外表一樣樂天?做普母親的不想只說些心靈雞湯的話,很想與她開誠布公的攤開她自己的優缺點與興趣專長,並且好好陪她探索潛能一番,始終找不出適當的時機。

她最近看了幾隻youtube影片,突然迷上了烹飪,這一天說是要負責煮晚餐的湯,問我想喝什麼湯?於是我隨口說了要喝番茄蛋花湯,心裡想這道湯的難度對初學的她剛剛好,又不用她慢燉細熬,十分鐘便能完成。

她說我在廚房她會緊張,要我到別處去,我也從善如流的移到客廳,只是眼神和耳朵不時地忍不住關注。

說也奇怪,明明簡單的湯品 卻看她在廚房裡很忙的弄了約一個小時,不知道她在忙些什麼,隨著時間已晚,我心中暗暗把晚餐菜單改了兩遍,愈改愈簡單, 以配合她占用廚房的時間。

一家人忍著肚子餓,看到湯品端上來的剎那,真的有點小驚訝。

心想著清淡的番茄蛋花湯,竟變成了濃稠的番茄蛋花湯!

再仔細一看,湯中的蛋不是蛋花,而是烘蛋拆成塊;又喝了一口,竟是從未喝過的濃郁滋味,怎麼會這樣?又沒有雞骨、排骨熬湯,這湯怎麼會有這等美妙滋味?

女兒說,是按著youtube上的教學影片一步一步學的,先把番茄塊用鍋炒香再加水,這樣就能釋放出更多茄紅素;烘蛋的道理也在此,先用平底鍋煎一片黃澄澄略焦的烘蛋,再放入湯中一起熬煮,只要將炒番茄和烘蛋的味道釋放出來,自然就成就了一鍋彷彿加了高湯般濃郁的湯。

簡單而不簡單。

食材簡單,做法用心,成就了一道從未嘗過的美味。女兒第一次出手,就讓我這老媽甘拜下風。

還需要跟她聊嗎?看她生性單純、崇尚簡單;但也能運用簡單的素材,成就這一番工序複雜的湯,是家人之前都想像不到的啊!

是不是對於她的生涯,也無須太過焦慮,簡單自有簡單人的福,只須確定她是否開心,有沒有跟其他同學比較即可。

就像番茄蛋花湯,哪裡有固定的做法呢!

ps1.為了讓大家看清湯裡的材料,圖片都是湯喝到一半才拍的...

ps2.文中以第一人稱敘述,但並非全然真實的故事喔!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