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追雲 / 周領順
2024/02/25 23:50
瀏覽143
迴響0
推薦17
引用0
雲是靜物畫,天公隨意抹。喜雲者,常把雲天當畫作。

雲有彩,七彩顏色不為多。“朝雲亂人目”(吳均),“落日熔金,暮雲合璧”(李清照),更莫說王勃所描繪的“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的壯麗景觀了。

人說天美、雲美,常以“藍天白雲”相稱,但若僅限於天之藍、雲之白,未免單調了些。“藍天白雲”只是對於晴好天氣的形容。紅雲如何?“彤雲又吐,一竿殘照”(時彥);黃雲怎樣?“黃雲萬里動風色”(李白)。“雲漫漫而奇色”(江淹),用“奇色”狀述雲之美,則是在無奈中表現雲之多彩給人的震撼之感。

雲是有形的,或壯觀如海,所以有了李白“明月出天山,蒼茫雲海間”的印象,或柔細如絲,所以有了韓愈“浮雲柳絮無根蒂,天地闊遠隨飛揚”的感觸。季節不同,雲各有特點,陶淵明“夏雲多奇峰”,描繪的是夏雲的秀姿;劉徹“秋風起兮白雲飛”,描繪的是秋雲的灑脫

雲是流動的。“飛雲當面化龍蛇,夭矯轉空碧”(秦觀)。雲之流動,不消於一天之中、一時一刻之中,要麼顯而易見,要麼隱而不察。高層的雲巋然不動,低層的雲如行雲流水。小時候一到夏季,仰望欲雨之雲都要喊上幾句“雲向南,水漣漣;雲向北,幹研墨;雲向東,刮大風;雲向西,淹死雞”,至今聲猶在耳。

即使靜景的雲,也有靜中之變。只要你身子稍動,眼光就那麼轉上一圈,雲可就有了不一樣的觀感,形狀啊、色彩啊、高低啊,就都在變化之中。雲,加上想像,不就有了魔幻般的體驗嘛。

拿雲做材料,足可成就你個拼圖大師、畫家或攝影家。我常拍些雲圖給人看:

你看,這樣的樓房、樹木和這樣的雲一搭配——

你看,這樣的街道、紅綠燈和這樣的雲一搭配——

你看,這樣的田野、小河和這樣的雲一搭配——

奇妙可就來了!美圖一旦拼好,便能長久存放,時時欣賞。

我拼過:

祥瑞紅雲日邊來,

雲後金光射天界。

百舸爭流暮雲歸,

墨雲帶雨雨幕白。

草地上白雲襯托的遼闊,水面上團雲壓來的陣勢,樓房後紅雲噴薄的瑰麗,山腰裏雲與遊人共現的仙境,無不讓人流連再三。

豔陽高照,讓人想到了風花雪月;黑雲壓城,讓人想到了災難大片。當你感到生活單調了,那就不妨看看雲吧,因為雲有變化;當你感到區域受限,那就不妨看看雲吧,因為雲天馬行空。

雲之美有時稍縱即逝,特別在日落時分。站在空曠的原野,看紅雲從萬丈之高慢慢淡出視野,及至夜幕即將合攏,就只剩下漂浮于高天之上的幾抹黃紅。此時,穿行在鬧市中,但見彩色的雲就在樓宇間、在大樓後慢慢消失於無形。


雲是要追的。追雲,不僅用眼,更要用心。有了動感的雲,生活中就有了動感的色彩。你瞧,海邊的雲,風起雲湧;山裏的雲,雲霧縹緲;戈壁上的雲,閑雲野鶴,它們無不個性十足,令人心馳神往。但我們也要珍惜身邊的雲——狹小胡同的雲,生活社區的雲,工作區間的雲,因為一樣能帶我們作心情之遊。追雲,追的就是浪漫的感覺。

當個拼圖大師、畫家或攝影家吧,即使當個作家,素材也可雲中來。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周領順的文章
上一則: 我與童年隔片田 / 周領順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