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聞加州台僑教會槍擊案有感
2022/05/22 15:34
瀏覽1,709
迴響6
推薦9
引用0

上週日(5/15),美國加州橘郡爾灣以台僑為主的長老會教堂爆發槍擊案。這場槍擊案件造成的影響,可能還有待評估,但是,對台美兩地華人恐怕已經造成很大的震撼。看了相關報導,我頗為感慨,也不免憂心。這裡寫一些相關感言。



這個長老會教堂似乎是台僑在美長老教會的大本營,據說獨派立場非常鮮明,而對台灣政治也很有影響力。至於兇嫌,據媒體稱是一位台灣外省人第二代周文偉先生(和統會理事)。他持2槍1刀、300發子彈,還有汽油彈等前往行兇。他先把大門上鎖,還在鑰匙縫裡灌強力膠封死,據說是準備要盡可能消滅這個教堂裡的人。結果是造成1死5傷的慘劇。當時有位醫生奮勇撲身抱住兇嫌,犧牲了自己,但很可能減少了大量死傷。



這個案子特別讓我有感的一點是,這位兇嫌周文偉先生其實和我有一些類似的特徵。包括:1953年生、外省第二代、統派,連體重都相近。另外,他與我都算是中南部明星高中畢業;我們也都曾經在大學任教。



我和周文偉當然也有很大不同之處,譬如我留在台灣,工作勉強可稱順利,而也已經軟著陸、退休了,並且有退休金。也就是說,我在經濟上可能要比這位周文偉先生近期的情況要穩定。再者,我不是韓粉,倒曾經幾次批評韓粉,也對韓國瑜參選總統公開表示不以為然。更重要的是,我雖然大體算是統派,仍然認同自己中國人的身份,但是我拒絕接受中共統治(註一);我對中國大陸的現況也有許多批評。所以,我也不可能去參加什麼“和統會”(“和平統一”一詞,此刻聽起來恐怕特別刺耳,覺得名實不副)這種組織。這主要是因為我對中共持批判立場,認為他們專制、缺少真誠、常常操弄群眾,並且比較暴力傾向。晚近則又有再度走向獨裁的傾向。



但是,我之所以前面特別要強調和周文偉的類似之處。這和我讀“路西法效應”(作者是心理學者P. Zimbardo)一書引發的感慨有關。我們自己其實可能和那些犯罪者只是一線之差,我們其實也有可能成為犯罪者。這本書的主旨應該是強調“情境”對人的影響,影響程度可能超乎人們的想像。人可能會在某些情境的影響下,變得邪惡。Zimbardo的“監獄實驗研究”結果顯示,本來人格都很正常的一群大學生,在進入監獄情境以後,扮演獄警的人變得喜歡虐待,而扮演囚犯的人則變得自暴自棄,彼此之間也互相猜疑、鄙視;而且,很快就再難以忍受這個模擬的監獄情境。



總之,路西法效應主要的意思是說,即使原本都是看起來很正常,甚至很善良的人,卻只因為外部“情境”的差異,就可能使人變成各種虐待、邪惡或自暴自棄的人。也可以說是人都可能因為情境因素而走向魔性。這個說法比較強調外部因素對心理、行為的影響。但是,我認為可能還有另外一個潛在普遍條件,與情境因素共同起作用,我們可能可以用類似佛洛伊德說的“死亡本能”(這包含對他人和對自己的攻擊性)的概念來討論這一點。這種暗黑本能,也許多數時候比較是隱性的,被社會或本人所壓抑的,有可能連當事人都意識不到自己有這種死亡、攻擊本能。甚至,我們可能已經在進行某種攻擊行為,自己卻還意識不到。這可能可以用來說明社會上為什麼充斥著各種不同形式的摩擦、矛盾、衝突,而衝突中的雙方當事人往往都各自堅持自己沒有錯(即使有錯,也只是為達到神聖目的而採取的、不得不的手段;或者是相對於行為的主要價值而言,是無關緊要的錯)。



但是,隱性的、被壓抑的死亡、攻擊本能卻也可能會被某些情境召喚出來,而變得更激烈、更鮮明。人一旦被召喚出這種死亡本能,可能就會一步步走向罪惡之路。不過,我相信,理論上,人也可能可以拒絕被召喚出這種死亡、攻擊本能,或者將之再度收束在較有限的範圍內,不使之真正造成對人的傷害。就此而言,人還是可能因為一念之差而有不同的行為走向,可以向惡,卻也可以向善。就此而言,我們也可以說,善與惡之別也就在一念之間。也就是說,即使情況惡劣,我們內在的善性與惡性於是出現對抗狀態。而我們可能在一念之間做出抉擇,讓內在對抗產生決定性的改變。或許我們可以暫時套用“意志”這個概念(說暫時是因為我對“意志”概念其實也頗多質疑)說,人的意志可以在此時起到關鍵作用,讓人走向或善或惡的不同道路,而不是由外部情境決定一切(雖然情境可能已經產生了很大的影響力)。不過,在下一回合,可能再度出現類似的人生岔路。善惡抉擇可能永恆存在。



總之,我以為,對於還沒有陷入罪惡的人來說,他們與犯罪者其實只是一線之差,也就是說,每個人都有可能在一念之間就成為犯罪者。筆者自己也並不例外。所以,雖然我也會和他人一樣譴責這次的暴行。但是,我並不會使用像“人渣”這一類的詞彙來描述兇嫌。把兇嫌與我們做出強烈區隔,暗示兇嫌和我們是完全不一樣的人,也就是暗示說我們不可能犯下類似的罪惡,這恐怕是低估了人性、我性中潛在惡性的程度,對於真正防範罪惡的發生及避免成為犯罪受害者,這其實未必是好事。



如果由我來揣摩周文偉的心態,我想,周成年以後的發展似乎並不順利,他可能因此覺得失意、抑鬱。這也可能和他個性的不穩定互為因果。我也懷疑周的軍人家庭背景也可能影響到他的性格、心理。軍眷子弟在台灣素有比較暴力傾向的印象。台灣的竹聯幫就是一群軍眷子弟所組成。軍人對待孩子常常是比較嚴格,也常常是採取嚴酷教養(當然不是每個軍人父母都如此,不過,這種人比例明顯偏高)。而這可能導致軍人子弟也比較暴力傾向。我甚至還懷疑,周似乎存在性格不穩定的問題,說不定也與這種嚴酷教養有關。說他性格不穩定,我是依據他曾經在台灣的大學任教的經歷來判斷的。譬如他約在30年前曾經任教於屏東科技大學。這雖然談不上是什麼非常受到重視的職位,但是,還是一份難得的工作,畢竟這是一所公立大學,工作穩定,薪資也還可以。但是,他因為常常無故曠職,結果未能獲得續聘。這就很值得玩味了。在台灣的公立大學,又不是頂尖大學,其實不被續聘的情況很少發生。會不被續聘,那顯然是曠職很嚴重所致。而這很可能就反映出周的性格不穩定。這很可能與他後期的事業、經濟的情況不佳有關。而兩方面的不良狀態又共同影響到他在政治上的激越心理與行為。



另外有件事據說也影響他很深。他五年前遭遇搶劫,並且肢體受到傷害,這據說導致他性格改變,甚至因此讓他妻子離開他,並且返回台灣。而從此,他也因為房子被賣掉而成為無屋一族。經濟大概也變得非常窘迫。這些處境,大概是使他走向暴力攻擊的重要情境因素。但是,他會以獨派團體作為攻擊對象,這可能和他性格改變沒有太直接的關係。性格改變主要是使他在對待異己者時變得更暴戾,更不容情。至於他反對台獨,其實這是很多台灣外省人的主流心意,特別是在30年前。只是,之後台灣社會的發展、演變,乃至兩岸關係的演變,逐漸改變了一些人的心態。最明顯的一點是主張統一的人變少了,包括所謂外省人在內(這時候主要已經是所謂的外省人第二、三代了)。



就我自己所看到、聽到的一些現象來說,獨派人士對中國、對台灣統派,確實普遍抱持不友好的態度,偶爾還會出現言詞羞辱的情形。具體細節這裡就不多說了。但遺憾的是,就好像前面所說,人們有可能意識不到自己內心存在的暗黑層面,不覺得自己有對異議者的過分攻擊行為。這種問題情形其實在統獨雙方都存在。在早期,統派還有執政權的時候,尤其在兩蔣威權時期,明顯是統派欺負獨派。但是,即使是在那時候,獨派也還是有機會對統派人士給予一些不友善對待。而到了現在,這種不友善對待當然是變本加厲。但是,獨派人士仍然未必充分意識到這一點。而有些統派人士則已經覺得到了忍無可忍的地步,於是就發生了現在這場殺戮悲劇。



我不屬於那些覺得忍無可忍的一群統派人士,但是我大體還可以理解他們的想法。譬如,偶爾聽到有人說“我們是台灣人,他怎麼會說他是中國人呢?”,我也會和其他統派人士一樣覺得納悶:台灣人不也是中國人嗎?也許你可以拒絕再做中國人,但是,在獨立之前,我們都還是中國人啊!至少,我們還是屬於那比較廣義“中國社群”(Chinese society/community)的成員啊!在這時候,我比較會站在與一般統派在同一邊,而對獨派人士的想法、做法覺得不以為然。



但是,對於晚近有些統派人士過於親近中共,揚中共而貶台灣,這我也同樣不能接受。我最不能接受的是由中共政權來統治台灣。但是,看起來,周文偉先生就是屬於這種轉紅類型的統派。對我來說,這樣的態度已經太過,超過了我的接受底線。也可以說,像周文偉先生這種親中共的急進統派立場,我不能接受。總的來說,民族主義與民主主義之間,我將民主主義擺在優先順位。從而,也就讓我抱持拒斥中共、拒斥中共所主導的統一的立場。而周文偉在此顯然就與我分道揚鑣。



重要的是,統獨雙方顯然都很難去理解對方,連嘗試去理解都很難。獨派執政,讓統派人士越發覺得失去了開展空間,陷入不知所從的地步。總之,台灣統派人士逐漸生出一種絕望感。這是很危險的情況。



我還有個大膽猜想。就是在周文偉夫妻之間或許曾經為究竟要不要回台灣,或要不要長居台灣而爭執,兩個人分居也許部分是出於這一點意見不合。而周文偉不願意回台灣,主要就是因為台灣現在是獨派執政,而且看不出統派還有機會執政。至少短期內似乎無望。



說台灣統派人士逐漸生出一種絕望感是一種很危險的情況,因為他們有可能因此鋌而走險:或者擁抱中共,或者就像周文偉這樣,對獨派暴力相向。這對台灣都不是好事。



周文偉也許是統派中的少數特例,直接訴諸暴力。但是,他們如果是去擁抱中共呢?尤其是軍人,尤其是軍人中的高階幹部?那會對台灣產生什麼樣的影響?



當然,這次的槍擊事件,眼下的影響可能是對未來的台灣選舉。綠營可能因此獲利。而藍營選情恐怕會更雪上加霜。因為獨派會因此更團結,也更凝聚。而有些本來中立的人,也可能因此更倒向獨派。



統派則陷入尷尬處境,說什麼都不對。這對拉抬選情當然沒有好處。周文偉的行動實際上對台灣藍營/統派不利。這是意氣用事的結果。很遺憾,旁人卻很無奈。



網路上有人表示,這件事其實是台灣的“華獨”與“台獨”之間的矛盾,而無關乎真正的統一主張。意思應該是說,這起悲劇不由主張統一的方面(中國大陸/中共)來負責,而只是台灣的兩種獨派之間的矛盾問題。會有這種說法,顯然是因為知道哪個群體要出面為此事負責,誰就會挨罵。但是,說周文偉是華獨,並不準確,是故意扭曲事實。我這種人也許勉強可算是華獨吧?但是,周文偉會參加和統會,並且擔任理事,那可是由中共幹部所主持的組織。



據說現在台灣的許多長老教會教堂外面都有警察站崗。這麼做,也許很難說有什麼不對,因為焉知不會有激烈的統派人士在台灣也對長老教會的人進行攻擊。不過,這種做法估計沒有實際的安全作用,比較是安定人心。告訴人們政府有採取行動保護可能的受害者。當然,不排除這麼做也意在凸顯統派的不友善、不理性與攻擊性。



統派是不是不友善、不理性而且可能有攻擊性呢?我無法給出單一、確定的答案。但是,很難說不會有這種人。而只要再出現一樁類似的悲劇,統派恐怕就會逐漸走入萬劫不復的困難處境中。



怎麼樣才能免於前面說的那一念之間的錯誤抉擇?這卻不是完全無路可循。我們需要一種新的心靈啟迪機制。進行一種長期的潛移默化的心靈啟迪的努力,可能非常重要而且迫切。執政政府更是責無旁貸。至於譴責行兇者,這只是非常消極的一環。



註一:

“認同自己中國人的身份,但拒絕接受中共統治”,這可能被中共方面稱為“華獨”,但這並不是無理的選項。我以為這其實是台灣人最合理的心理出路。這裡,對於“中國”這個詞其實可以重新定義,譬如強調“中國”是一個廣泛“社群”(community),但是未必一定指法理國家。台灣人是中國人,就未必要指中華人民共和國這個法理意義上的國家。李白、蘇東坡如果被稱為“中國”詩人,就不等於說他們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什麼。同樣地,我們自稱為中國人,也是類似的意義。即使有更當代的意涵,也還是未必要指法理意義上的國家。而對中共的問題,也必須有清楚、深刻認識。應該劃清界限的時候,也必須做出不得不的抉擇。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政治
自訂分類:時事評論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6) :
6樓. Taiga
2022/05/24 08:54
版主:「對於“中國”這個詞其實可以重新定義」

「中國」一詞是什麼意思?甲午戰爭後,日本人說,大清不再是「中國」,日本才是「中國」。所以,「中國」是「中心國家」的意思,亞洲東半部這個廣闊的地方,最強、最大的國家都可自稱「中國」。大清可自稱中國,大明也是中國,忽必略的元朝更是中國。日本的「大東亞共榮圈」如能建立起來,日本就是中國。

1911年到1949年的中華民國,勉勉強強的可稱為中國,1949年到2000年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也是勉勉強強的可稱為中國,2000年以後,中華人民共和國經迅猛的發展,現在自稱「中國」不必面有愧色,它就是「中國」!

大清被日本擊敗,台灣人可以「拒絕日本的統治」嗎?這可由不得台灣人!誰統治誰,由「實力」決定。中共在它「實力」夠的時候就會統治台灣,由不得你拒絕。腦筋清醒一點,別老生活在夢中。
5樓. Taiga
2022/05/23 22:46
版主:「應該劃清界限的時候,也必須做出不得不的抉擇。」

版主應該沒有台獨友人,所以你不了解他們。我跟你不一樣,我是本省人,我的親戚朋友中多的是台獨份子。

舉個獨特的例子,台南市長黃偉哲是台獨,但他的妹妹黃智賢則是個統派,彼此政治主張不同,但他們不會成為仇人。他們這種情形還有一個好處,就是將來台灣不管走向統一還是獨立,他們其中一個都可以救另外一個。我個人認為黃智賢救黃偉哲的機會比較大。

版主應該是個知識份子,不過抱歉,你的這個「劃清界限」的說法滿幼稚的。這樣說吧,只要你不認同台獨,台獨份子就要打擊你,就要消滅你,你是不是中共同路人,無關宏旨;不過,如果你真的是中共同路人的話,他們反倒真的會有點怕你,因為台獨份子心中也都有個算盤,當夜闌人靜時撥這個算盤,他們也都知道台獨成功的機率是不高的。
4樓. Taiga
2022/05/23 09:19
下面這兩段文字是一個叫「SummerBlue」的部落格的版主寫的,這個部落格就在udn這裡,隨手都可查到。

他說:「難民敗兵集團蠢支那豬就是一群即使有滿手的武器也照樣會被手無寸鐵的台灣人打敗的低級生物,就跟俄羅斯一個鳥樣。蠢支那豬平常很會吹牛虛張聲勢,有了武器之後更是囂張地動不動就對別人喊打喊殺,真的打起來卻是三兩下就被人給擺平,這麼爛又無能的低級生物,難怪老是打敗仗。」

他又說:「難民敗兵集團就是這種王八羔子本性,什麼都要就是不要臉,什麼都吃就是不吃虧,認同是支那的,國籍是美國的,健保用台灣的,自己不願意被共慘黨統治,卻整天雞雞歪歪的對台灣人靠北說台灣人不願意當支那豬被共慘黨統治是數典忘祖,真是他媽個臭屄,豬生狗養貓帶大的低級生物!」

我想台灣如果像美國一樣,人手一槍的話,那麼同樣的「槍擊案」會發生在台灣,不過「被害者」與「加害者」會顛倒過來。

我倒不是要恐嚇版主,我想說的是,其實這種現象是人類社會的常態,到處都有的,遍布地球表面,不因人種、文化的不同而有所差異。人類社會,或說所有生物社會都是生存競爭的社會,為了生存,挾邪取權,兩相傾軋、排擠,在所難免,甚至是必須的手段。

這樣的事情發生在美國只會占兩三天的新聞版面,這是正常的;但如果發生在中國大陸,而消息落在美國或版主手中的話,那會成為中共政權即將垮台的徵兆。十來個「異議者」落在版主手中,就成為大陸社會不穩,革命即將爆發的現象。這不荒謬嗎?我勸版主不要再說「我最不能接受的是由中共政權來統治台灣」這種話,否則,世界雖大,恐無你容身之所。
3樓. njmozart
2022/05/23 06:55
長老教會的個案, 這和統派獨派誰比較暴力沒有關係, 但是彼此之間長期的仇視, 加上美國的槍枝氾濫, 才是主要的原因. 大家選擇抹黑中國, 外省, 統派 這不就是言語上的霸凌? 製造未來仇恨.
2樓. 8
2022/05/22 18:13
民進黨到底要幹嘛

1 他們都是台移或台移出生美國的後代

不論這些美國台移的出生地是台澎金馬 或是出生大陸來台的後裔

2 他們都是美國公民 或持綠卡或仍保有原始國籍甚或健保卡身分證

3 不論 1. 2. 他們都深愛台灣 

4 台獨民進黨取得中華民國政權 供著台獨黨綱不台獨 又不認一中

又誇稱中華民國台灣民主自由

民進黨要給個說法 大外宣大內宣都好 你到底要幹嘛

1樓. 狐禪
2022/05/22 15:55
有報導說兇嫌曾遭受暴力攻擊,之後性格轉變。也許該讓他做次腦部功能磁造影檢查,看看內部是否受到長期損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