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白雪卻嫌春色晚
2023/12/03 00:03
瀏覽5,254
迴響3
推薦103
引用0

霞慕尼(Chamonix)是個人口不到一萬的法國小山城,在西歐最高峰白朗峰(Mont Blanc)的山腳下,靠近瑞法義邊境僅幾公里,我們下午從瑞士隆河河谷的馬蒂尼(Martigny),翻越隘口,越瑞法邊界,來到霞慕尼。小山城是進出白朗峰的門戶,從霞慕尼市區大部分地方,抬頭就可看到山頂白雪覆蓋的白朗峰,白雪在陽光下閃耀著光芒,俄頃夕陽西下,將白朗峰染得一片暈黃,令人驚艷。隔天一大早,我們搭了兩段纜車,上到海拔3842公尺的南針峰(Aiguille du Midi),一出纜車站,海拔4808公尺白朗峰仿如近在眼前,峰頂的白雪,在朝陽下閃閃發亮,潔白無瑕,細緻空靈,令人驚嘆。跟霞慕尼一樣,瑞士各地,不管是人熙來攘往的市區,或是幽靜的鄉間,或遠或近,遠眺經常可見白雪覆蓋的山峰,高山上也都是一片白雪皚皚,都離人煙不遠,且在視距範圍,雪是瑞士美景的重要元素,令人難忘。

 

儘管寒帶的人,對下雪其實沒甚麼好感,天寒地凍不說,雪停後清雪、鏟雪等粗重工作都很累人;中國文學裡對雪的印象,大概可說是中性偏負面的。唐朝韓愈的七言絕句「春雪」後兩句:「白雪卻嫌春色晚,故穿庭樹作飛花」,南宋沈義甫很有名的對聯:「綠水本無憂,因風起皺,青山原不老,為雪白頭」,清嘉慶年間女詩人,袁枚弟子駱綺蘭七言絕句的後兩句:「莫怪世人容易老,青山也有白頭時」;但台灣也許地處亞熱帶,平地看不到雪,即使高山,能見到的機會也不多,雪在台灣有種難以抗拒、莫名的吸引力,和浪漫氣氛的想像,每次氣象預報說水氣夠,溫度降得夠低,合歡山有可能下雪,都是大新聞,很多人就披星戴月,連夜從全台各地,奔向合歡山,埔里通往合歡山不寬的的道路,人車絡繹於途,大概沒多久就會塞車,甚至塞得動彈不得,電視新聞上也常看到得嘗宿願的遊客,手舞足蹈,歡天喜地的情景。旅行社冬季前往日本北海道賞雪的行程,通常賣得不錯,更有不少人去雲南麗江、香格里拉、西藏等地賞雪,看看大雪覆蓋的山峰,台灣的「雪迷」其實不少。

 

台灣人喜歡雪,應該是一種物以稀為貴的心態,就像在寒帶地區,期盼可在海灘游泳一樣的心態。1980、1990年代台灣飛歐洲的航線,通常會在阿拉伯聯合酋長國(UAE)的杜拜或阿布達比中停,幾次過境阿聯酋,偶而會看到波斯灣岸邊,很有名的塡海造陸,人造島分佈形狀最常出現的是棕櫚樹狀,初見也是百思不解,為何選棕櫚?後來想想,可能也是物以稀為貴的心理作祟,棕櫚是熱帶海灘的象徵,君不見南太平洋大溪地、夏威夷等地的照片,都是蔚藍的海水,白色的沙灘,配上高高的棕櫚樹,穿著泳裝的紅男綠女倘佯其間。對地處沙漠地形的阿聯酋,旖旎浪漫的海灘風光,應是很多人心中的夢想。

 

從東京飛回台灣的班機,不管成田或是羽田機場起飛的,起飛後不久,天氣好時,部分班機的機長會廣播說,現在右邊可以看到富士山,旅客難免一陣騷動,爭先恐後的眺望白雪覆蓋的富士山。富士山是日本人心目中的聖山,日本各地有不少所謂類富士山,像會津富士、青森富士,鹿兒島富士等;富士山週圍,一些可以看見富士山輪廓的地方,也都會取名富士見,白雪覆蓋的富士山更有神秘尊榮的形像,日本時代五十年日本文化的影響,加上台灣現在也有不少哈日族,白雪覆蓋的富士山,仍是不少台灣人心目中嚮往的地方。

 

我多年經常開車往返台北新竹,在強烈寒流甫過,天氣轉晴,視野清晰的冬日,在大溪龍潭的國3路段,每個冬季大約有1-2次,可看到雪山附近的聖稜線上,山頂覆蓋潔白如玉白雪的山峰,在陽光下閃閃發亮的美景,令人印象深刻,在竹科及新竹部分地區的高樓層,也都可見。所謂聖稜線,是指從大霸尖山到雪山主峰的雪山山脈,東北西南走向,峰峰相連,雄偉壯麗,沿線都是海拔3100-3580公尺高峰,是台灣國際級的登山路線。

 

瑞士多山,可耕地少,18世紀工業革命之前是貧瘠之地,當傭兵是當時男子很不錯的出路。上帝關了一扇門,卻也開了一扇窗,儘管是農作的惡地,卻也成了現在的好山好水。不管是飛機上俯瞰白雪皚皚的富士山,或開車時眺望偶而一閃而過的雪山積雪,總不是長時間,對我們來說已是視覺上的奢華,但對瑞士人卻是日常,也是失之東隅,收之桑榆

▲向陽山坡先得日,朝陽下的白朗峰山脈(Mont Blanc Massif),照片中間圓錐狀,一邊有陽光的就是白朗峰(4810公尺),其左側尖齒狀的是Mont Maudit (4465公尺),最左邊是Mont Blanc du Tacul(4246公尺),最右邊有大片陽光的是Dome du Gouter (4304公尺)。

▲▼從登南針峰(Aiguille du Midi)半途的纜車站,仰望南針峰(),這裡要換搭另一線纜車登頂,照片山頂有根細細無線電設施的即是南針峰,照片右下角是無線電設施的近拍,其實不小,Aiguille du Midi是法文,直譯是南方的針;及從海拔3082公尺的南針峰觀景台,遠眺白朗峰另一側綿延白朗峰山脈(), 

▲▼從霞慕尼市區的大部份地方抬頭就可見白朗峰山脈,感覺像是近在咫尺。

▲▼從海拔3135公尺的高納葛拉特(Gornergrat)觀景平台,遠眺馬特洪峰及附近山峰,所見馬特洪峰是東面(上),以及從海拔3090公尺的高納葛拉特車站出口出來所見(下),高納葛拉特鐵道(Gornergrat Railway)也是歐洲最高的露天鐵道。

▲在強烈寒流甫過,天氣轉晴,視野清晰的冬日,在竹科所見的聖稜線積雪,其中雪山海拔3886公尺,北稜角海拔 3880公尺,雪山北峰海拔 3703公尺,穆特勒布山海拔 3626公尺  

▲從東京回台灣的班機,運氣好的話,起飛不久,右側座位就可看到山頂積雪的日本最高峰 ,海拔3776公尺,被稱為日本聖山的富士山。

▲在茵特拉根(Interlaken)飛行傘公園,遠眺少女峰(Jungfrau)北面,不時可見飛行傘降落,茵特拉根是進出少女峰門戶之一。

▲少女峰南側的積雪,這裡也是瑞士最長阿萊奇冰河(Aletsch Glacier)的源頭。

▲少女峰鞍部觀景台另一側的僧侶峰。

▲從少女峰鐵道艾格冰河站,與小戴夏克站之間的步道中途,回頭眺望群峰,自左而右分別是艾格峰(Eiger)、僧侶峰和少女峰,僧侶峰左側是艾格冰河(Eiger Glacier),少女峰鞍部車站,位在僧侶峰與少女峰之間最低處,一片白雪右側小山峰的底下,照片放大可見車站正上方司芬克斯天文台(Sphinx Observatory)的圓頂。

▲少女峰鐵道小夏戴克車站月台,背景左邊是僧侶峰,右邊是少女峰。

▲▼▼從海拔2168公尺的菲斯特山(First)所見的艾格峰東北面(上/下),及勞特布倫嫩山谷(下下,Lauterbrunnen Valley )。早上下了一點小雨,雲霧迷濛,近午時才散開了一些,但仍是雲霧繚繞,山在虛無飄渺間。

▲格林德瓦-菲斯特(Grindelwald First)小鎮景觀,我們由此搭纜車上到海拔2168公尺的菲斯特山。

▲▼從聖摩里斯(St.Moritz)小鎮市中心(上),和火車站(下),初秋十月所見的山頂積雪;聖摩里斯海拔1822公尺,人口只有五千多人,是瑞士旅遊聖地,曾舉辦過兩次冬奧,也是著名冰河快車(Glacier Express)的起迄站、伯尼納快車(Bernina Express)的大站。上圖的Julius Bar乍看似餐廳,其實是瑞士排名第五的銀行,中文翻譯為寶盛銀行。

▲▼伯尼納快車途中(上),及行駛過海拔2234公尺的白湖(Lago Bianco,下)所見積雪及冰河。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旅人手札
自訂分類:瑞士
上一則: 從垂死石獅像看瑞信倒閉
下一則: 琉森湖上的月光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3) :
3樓. 環保阿嬤金鳳姨
2023/12/13 11:11
放下多少就快樂多少,生活越簡單越好,有時擁有的少煩惱更少,人生苦短一切看開就好!祝福好友日日愉快!
感謝環保阿嬤來訪,也祝您平安快樂。 Charles Lin 2023/12/14 22:51回覆
2樓. 筆記阿本
2023/12/07 17:03
.

真感動,見到年輕時曾攀爬的雪山主峰與北峰。您這攝角,我在國三龍潭一帶應該見過。

Charles Lin 2023/12/09 15:48回覆
謝謝阿本兄,

我學生時也爬過玉山和南湖大山等,也是好漢的當年勇,但一直未爬過雪山山脈。

我的印像是國3大溪龍潭南下路段,冬天時有1-2次,但開車只能稍微瞄一下。記得阿本兄家在三峽一帶,應該很有機會看到。

附上一張從Wikipedia上找到的聖稜線照片,但是從宜蘭那個方向拍的,方向正好相反,不過也可看出峰峰相連的輪廓。 Charles Lin 2023/12/09 16:09回覆
再加一點,在大溪龍潭一帶國三路段所見的聖稜線積雪,應是聖稜線最北端的大霸尖山、東霸尖山和依澤山等的連峰。聖稜線最南端雪山主峰,大約已到苗栗通霄一帶的相同緯度,竹科還可以見到,但大溪龍潭應看不到。 Charles Lin 2023/12/14 08:07回覆
1樓. 米若思
2023/12/07 11:33
敘述引古道今,照片中外兼收,太精采了。
台灣那張相片,竟有個外語名稱穆特勒布,原來是泰雅語。

Charles Lin 2023/12/09 15:48回覆
謝謝米若思,

其實穆特勒布山的西南邊,在雪山北峰與北稜角之間,有座標高3731公尺的凱蘭特崑山,也稱卡南達崑山,同樣來自泰雅族語。 Charles Lin 2023/12/09 15:57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