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美國】美國的開國神話
2017/11/03 00:58
瀏覽24,343
迴響1
推薦4
引用0

虛偽的宣傳是現代美國霸權的三個支柱之一(其他兩個是美元和軍力,詳見前文《當代美國戰略局勢與策略》)。 目前的敘利亞就是一個例子:ISIS其實很明顯是由沙烏地和土耳其兩個美國盟友支持而壯大的,所以美國的所謂「打擊」衹是空擺姿態。 像是油罐車這樣明顯而容易的目標居然一直等到巴黎恐襲之後才勉強轟炸了一次,其原因當然是ISIS煉油後的顧客正是土耳其。 但是美國的宣傳體系卻能很成功地顛倒黑白,憑著幾萬篇指責中國為了商業利益與邪惡政權打交道的宣傳文章,讓大部分美國人民自動想像ISIS的石油賣到了中國。 又如上周中共在新疆殲滅了一個已經上山打遊擊的東突暴動集團,紐約時報的標題竟然是「中國承認殺了28人」(參見《China Acknowledges Killing 28 People; Accuses Them of Role in Mine Attack》),這有點像是把911說成“紐約世貿中心撞死10名外國飛行員”,其自私與離譜真讓人嘆為觀止,但是絕大多數紐約時報的讀者卻不覺其怪。 這麼徹底的洗腦當然是權力核心有意努力的成果,背後的動力和機制,請參考前文《美國宣傳戰的新困境》。

但是讀者如果以為這是美國稱霸之後的新現象,就太低估美國人集體說謊的傳統。 美國的自由放任制度向來都有極強的自我美化功能。 大前天是感恩節,它的故事每個美國人耳熟能詳,是美國的開國神話,簡單來説是這樣的:十七世紀前期,剛到麻省不久的清教徒終於有了豐盛的收穫/補給,於是辦 了一個大的慶祝會,以感謝上帝的賜予,也邀請了鄰近的印第安部落來一起享用火鷄和其他美國東北部的佳餚。

然而這個版本其實是近400年來不斷編造修改的結果,嚴肅的歷史考證(參見 《The True Story Of Thanksgiving》;2015年還在的http://www.manataka.org/page269.html已被消音了)早已挖掘出了真相,衹是當然永遠進不了教科書(同樣的史實,搜索”感恩節“找不到,必須搜”Mystic Massacre“,”Mystic 大屠殺“)。 真正的事實是這樣的:清教徒在英國拒絕接受英國國教的管轄,出逃到荷蘭;過了幾年覺得小孩們快要變成荷蘭人了,於是又想另謀出路。 這剛好在第一批英國移民到Virginia建立Jamestown殖民地(Pocahontas的故事就在那裡發生)後幾年,雖然Jamestown的結局頗為悲慘(最近挖出一個年輕女孩的遺體,有明顯被燒烤啃食的 痕跡),這群清教徒卻不知道或不在乎,還是雇了一艘叫Mayflower的英國貨船渡過大西洋,在1620年十一月到了麻省的Plymouth。 為了壯聲勢,他們自稱為Pilgrims,亦即朝聖者,其實他們是宗教難民,麻省當然也沒有什麼Holy Place可以朝聖。

這一百多名Pilgrims並不是野外求生專家,連農民都很少,大部分是城裡人。 一旦到了Plymouth,百廢待舉,能真正種田獵獸的卻不多,所以雖然當地的物產豐富,印第安人也很友善,他們仍然是有一頓沒一頓地過日子。 承續吹口哨壯膽的傳統,他們經常舉行「宗教性」禁食(Fasting),實際的原因是沒有東西可吃。 禁食的長度視需要從一天到幾天不等。 等到終於有足夠的食物開夥,這群宗教狂熱份子還是要藉機搞一個宗教儀式,他們叫做Thanksgiving,這就是「感恩」這個詞匯最早的由來。 當時的感恩餐並沒有火鷄、玉米或紅莓,基本衹是一兩個馬鈴薯,頂多加上一條魚。

幾年後,歐洲來的移民越來越多,生活水準步上正軌,禁食日少了,感恩餐豐富了,他們也開始驅逐印第安人以擴大自己的地盤。 1637年,麻省派出幾百名志願民兵攻擊了曾經抵抗殖民地擴張的Pequot族印第安人的主聚落(在今康州東部的Mystic,我住的鎮也有街道和地標以Pequot命名),把700多 名住民,包括老弱婦孺,屠殺殆盡。 在他們勝利凱旋之後,麻省的州長宣布全州放假一天,慶祝Thanksgiving Day,這是第一次官方所定的感恩節。 它不是在十一月,而是五月,美國的教科書也根本不提這事,衹有一群印地安人在1970年開始每年舉行一次追悼會。

1890年,Harrison總統下令明定十一月最後的星期四為感恩節(後來小羅斯福把它改為十一月的第四個星期四),同年出版一本《Thanksgiving Story》才第一次編造 出所謂感恩節是清教徒和印第安人共同享受盛宴的神話,因為它讓美國民眾自我感覺良好,很快地傳遍全國,成為人人皆知的「常識」。 民主制度下的常識與共識,向來都是以自我感覺良好為第一優先,事實與邏輯衹是極少數憂鬱人士的古樸執著。

【後註一】有老同學推薦另一個臺灣人寫的類似題材,他似乎也是喜歡做獨立思考的人。 參見《能源思考題| 藍弋豐》</ a>。 還有另一位讀者在留言欄推薦的Boston Tea Party的真相,也很值得一讀,詳見《10 Things You May Not Know About the Boston Tea Party》

【後註二】2021年七月,我看到一本系統性地批判美國中學歷史課本如何遮掩醜行的書,值得推薦:《Lies My Teacher Told Me: Everything Your American History Textbook Got Wrong》

【後註三】這裏是另一本談白人如何對印第安人做種族滅絕的歷史研究:《An American Genocide: The United States and the California Indian Catastrophe, 1846-1873》,專注於19世紀中期在加州的屠殺過程,但其實是美國殖民時期的典型,亦即主要是源自民衆和基層的自發行爲,而且每次規模一般不大,依賴頻率和殘忍來達成徹底消滅原住民的目標。

【後註四】即使到了20世紀後半,美國政府依然系統性地將原住民小孩交給白人認養(Forced Adoption),這裏是一位印第安維權人士的解説:《Systematic Genocide: The Forced Adoption and Relocation of Native American Children》

【後註五】這裏是另一本揭露美國真實歷史的書,作者是西點軍校的歷史教授:《A True History of the United States: Indigenous Genocide, Racialized Slavery, Hyper-Capitalism, Militarist Imperialism and Other Overlooked Aspects of American Exceptionalism》

【後註六,2024/2/22】剛剛看到一集反思美國作爲和宣傳的視頻(參見《Are We The Baddies?》《我們才是壞蛋嗎?》),基本復述了博客多年來試圖解釋的若干真相,其中有兩點新意特別值得注意:首先,昂撒殖民者將北美印第安人的人口從原本的1500萬殺傷至最低時的20萬,所以這一場人類史上最惡劣的種族滅絕,程度約爲98.6%。其次,該視頻自一個月前發表之後,有55萬人觀看,6萬多點贊,在政治歷史類的《Youtube》内容中算是極高的。英文觀衆都有這樣的覺悟,中文世界還在膜拜美國神話的人,當真愚不可及。

发表日期 : 2015-11-29 08:14


26 条留言


抱独斋居士 留言 :

毛子的文化是比较有趣的。在帝俄时代的二元化社会,精英层吸纳了西欧的东西加以演绎,但其下层又有其传统社会淳朴的一面。广阔的地域、绚丽的景色等等,以及二元社会上下层之间有限的互动,都赋予了俄罗斯文化特有的诗性。后来的苏俄时期,又加上了源自欧洲的左翼思潮。对于那些偏理想主义气质的人较有吸引力。
理想主义气质,在任何社会、任何时代其实都是存在的——西方的人格心理学其实专门研究过各种气质类型人格的特点、分布。
而对一个社会来说,重要的是理想主义情结如何能够与现实主义联姻。布热津斯基讲过,美国的吸引力关键历来都是其理想主义与现实主义的结合,这是强大的精神动力的源泉。这话讲的没错,其实这继承自英国传统。
恐怕很多人忘了,苏俄继承的西方左翼思想,就诞生自英国——部分现代俄国人甚至直接将马克思视作英国养的犹太阴谋家。
但是,在一个理想主义与现实主义结合较好的社会,不容易走极端,而是二者相互促进,左翼、右翼相互制衡协调,并行不悖。例如,enterprise精神,对于理想主义方面,代表进取、创新、打破旧格局,在实用主义方面代表弄钱、收益、benefit,并行不悖。

一个缺少弹性的社会,往往是在这些问题的协调上出了状况,失去活力,甚至造成内乱。
-----一位超大网友的发言
这些是美英社会所独有的吗?王先生怎么看待“创新土壤”这个问题? (2015-11-29)

王孟源 回复:

离题了。

请到《王孟源吧》讨论。


三峡北大新移民 留言 :

最近我才发现在台湾几乎没有任何关于美国价值观洗脑的讨论,在美国电影里,经常鼓励民眾暴力抵抗政府,像太阳花这类的示威都是高尚、正义、有理想的人物。结果被洗脑的人通通希望藉由暴力、抗争来改变自己国家的政权。反倒是现实世界中的美国,在公权力下叫你举手时动作稍稍慢一点,一枪就打过来了。大部分的人都认为在美国自由自在,实际上除了参政权外,多数落后国家的自由度远远高过美国。若与美国相比,台湾实际上已是100%的民粹治国了。

杨恒均有一篇,详解美国大片对中国青年洗脑的全过程,写的就是这种洗脑过程的步骤。
www.yanghengjun.com/?action-viewnews-itemid-1025 (2015-11-29)

王孟源 回复:

有好几起证实的例子是一面叫举手、一面就开枪的。

一年未经法律审判妄杀1400平民,FBI还年年撒谎,说衹杀了300人(详见《自由撒谎的美国政府和媒体》),过去30年也从来不起诉警察,一直到现在有了录影,还必须闹了一年多的全国示威(反而起诉了Huffington Post的记者),才有了少数的问责。


Byron 留言 :

美国最近在中国周边也是军事动作频频,大概有这么几个方面,想请教一下王老师,您觉得中国怎么应对呢?
1、要在日本部署萨德防空系统;
2、要向日本出售全球鹰无人机,该无人机是高空(2万米),远程(2万 6000km),长航时(42小时),可以对区域内目标进行长期监视,被称为大气中的间谍卫星,这时候卖这个给日本,估计是要对中国最新的军事部署进行长期的侦查监视;
3,美日要在南海进行海军演习,显示在南海的存在,进一步搅乱南海局势,想激化中国与东盟国家的矛盾,围堵中国;
4,狼群战术,武装一群小兄弟牵制中国,包括向菲律宾提供武器装备,日本向澳大利亚出售潜舰等等,形成一种对中国围堵的态势。 (2015-11-29)

王孟源 回复:

日本要怎么搞,中国完全没有话语权。反正等日本经济垮了,这些装备还是得当废铁卖。

菲律宾要搞军事动作,正中下怀。

澳洲的经济全靠中国,等几年自然落入轨道。


pundemonium 留言 :

经常有人说美国干过坏事,但是公平公开。其实美国公开的只是容易洗白的坏事而已。朝鲜战争至今说北方南侵,李承晚政府对济州岛和保导联盟的屠杀就不提了。越战被说成是保卫自由世界,CIA在越南的凤凰项目用酷刑杀死四万人以恐吓越共就没有人提了。现在媒体都知道水刑是无人道的酷刑,五十年前CIA把长钉置于犯人耳道里敲入脑髓的手法比起1984里的奥布莱恩老鼠笼可谓有过之无不及。然而通过宣传,暴力和酷刑变成了共产党政府的同义语,到底是谁想象出并实际使用了酷刑反而无人追问了。 (2015-11-29)

王孟源 回复:

宣传战的力量啊。


kwei 留言 :

纽约时报的那篇文章看中英对照版更显荒谬。
cn.nytimes.com/china/20151123/c23xinjiang/dual/ (2015-11-29)

王孟源 回复:

其实纽约时报的仇中扭曲,比起自由时报毫不逊色,而且创造力更强。


K. 留言 :

“美国大片……”

其实大部分好莱坞主流商业大片的剧情模式是相当意淫的:一个家庭破裂(离婚/快要离婚/丧偶)的中年男性(大部分是白人,也有少数黑人),很可能也是事业失败的loser,突然得到一个天上掉下来的机遇,在两个小时的冒险之后名利双收、事业有成、还能修復家庭关系或得到新的美女相伴,这和中国的那种写给年轻人意淫的网络小说完全没有区别,只是主角不是年轻人,而是中年男性

但在洗脑这方面,好莱坞的洗脑水平是越来越低下了:90年代美国极盛期的大片即便观眾知道它要洗脑,也会觉得洗脑很有说服力,现在的大片越来越变成内涵口号化、特效焰火化,同样是打外星人来宣扬美国价值观,只要对比一下1995年的Independence Day和2012年的Battleship,就会觉得真是堕落到家了 (2015-11-29)

王孟源 回复:

主要是20多年前,大多数人真的相信那套神话,现在连好莱坞的导演和演员都不信了。


K. 留言 :

看到一篇讲美国社会分层的:michaelochurch.wordpress.com/...

请问王先生怎么看

PS:“主要是20多年前,大多数人真的相信那套神话,现在连好莱坞的导演和演员都不信了。”我也这么想 (2015-11-29)

王孟源 回复:

不错的文章,分得很细,我大致认同。


南山卧虫 留言 :

王兄是星战迷,我也挺喜欢看的,不妨举个例子:

在星球大战的故事系统中,一早就设定了,西斯武士(坏人)的光剑,是红色的,而绝地武士(好人)的光剑,则是蓝色的——在第二集开始,绝地武士的光剑有不同的顏色,但西斯坏人的光剑,是专用红色的。蓝色是好人,红色是坏人,see?

另外,在西斯的反击(星战前传第三集)的师徒对决中,欧比旺大声喝斥叛徒阿纳金——绝对武士的责任,就是保衞共和国,for democracy!——民主,已不仅是普世价值,更是银河核心,宇宙价值了。

星球大战几十年来都是老幼同乐的电影,洗脑,也是"从娃娃抓起"。 (2015-11-30)

王孟源 回复:

Lucas原本是真的相信民主至上论的。等到了第三集,至少已经认识美国民主在从内部腐化了。当然他仍然认为制度是好,衹是被奸人误用;我则认为制度本身就有问题。


涉世未深 留言 :

///他们胜利凯旋之后,麻省的州长宣布全州放假一天,庆祝Thanksgiving Day,这是第一次官方所定的感恩节。///
让人五官感到强烈的一句话,听你说明后才更了解到感恩节的最初来源。
我有个疑问想请教,我认知中美国对小孩教育培养出的独立思考能力从小就能感受到,为何还有那么大多数的人会受到,像是你说的纽约时报一些不实言论或是感恩节的起源影响,还是说这不是大部分的人想法? (2015-11-30)

王孟源 回复:

他们的“独立思考”衹是反射性的拒绝家庭、教育和社会权威,不是建立在广汎的歷史反思和深刻的逻辑推敲上。换句话説,是非理性的反应,而不是理性的检验,所以对软性的宣传反而特别容易中毒。


Lastman907 留言 :

我以前读过一篇文章讲的是波士顿倾茶事件的真实面目。波士顿倾茶事件长期被美国宣传成为伟大的爱国主义抗税事件,并长期成为共和党当作 no taxation without representation 的小政府主义的理论依据。事实真相是,英国殖民政府并没有提高税率,恰恰相反的是,殖民政府降低了专卖茶叶的东印度公司的税率,使得当时的茶叶价格被腰斩。而当时马塞诸塞有很多商人从荷兰人手里走私茶叶谋取暴利,这一下由于价格暴跌茶叶烂在了手里。他们一怒之下就把东印度公司的合法茶叶给倒了。这些走私犯中就包括美国着名的爱国者,独立宣言的第一个签署者,John hancock。链接在这里:
www.history.com/...

当时读完后,我深深感到了美国宣传力量的强大,因为“波士顿倾茶事件”作为美国爱国主义运动是写入我们中国中学历史书课本的。美国政治宣传有很多经典案例,比如苏联援建埃及的阿斯旺大坝,这个再正常不过的大坝被炮制成为破坏环境和埃及人民传统农业生活方式的怪物,作为集权政府的恶行写入各国教科书课本。

我小的时候,我相信社会主义和自由民主,反感中共宣传,向往西方。后来发现西方媒体和教育和我们的一样充满了谎言宣传,却别是中国的宣传太原始容易识别,西方的宣传更加sophisticated。

我想王先生知识和阅历多了后,应该很痛苦世界上充满了谎言,没有宇宙真理,甚至没有对与错,正义和邪恶。 (2015-11-30)

王孟源 回复:

谢谢你的链接,Boston Tea Party的真相我以前不知道,很有意思。

我对美国和臺独的不满,的确是从他们的习惯性撒谎开始的。如果臺独人士没有篡改歷史,而是诚诚实实地说我们就是心胸狭隘,要搞臺独以满足我们的虚荣,那么我还可以尊敬这是一个政治选项,坐下来和他们谈实际执行上的得失。但是他们开口闭口没有一句实话,就像当了婊子还要立贞节牌坊;我觉得当婊子是个人的选择,毋庸我置喙,但是要占用公地立一面假的贞节牌坊我就不答应了。


王大哥你好 留言 :

人民币刚刚纳入SDR不知道请王大哥能写一篇文章让
小弟能对大陆人民币国际化战略
有个更清楚的了解吗
(2015-12-01)

王孟源 回复:

前一篇文章才刚讨论过。

货币战略请参见《美元的金融霸权》。

我一向喜欢预言新闻而不是追述新闻,所以请先把旧文章仔细看完再发问。


世界对白 留言 :

我插个小白的问题,当年前苏联为什么没能纳入SDR?是因为冷战的原因,他的贸易只能影响到东欧?还是有关民生方面的产品不足?能不能认为现今中国的综合国力和对世界的影响力已完全超越前苏联鼎盛时期?
顺便带一句,新闻联播给出的镜头黄奇帆这回同习大大一同到的巴黎,并出席了同法、美领导人的会面,位置都是第四名。 (2015-12-01)

王孟源 回复:

IMF是美国阵营的机构,自然不会容许苏联参与。世银和GATT也是如此。

黄奇帆在重庆做得真是不错,他被重用是件好事。


刘克昌 留言 :

王先生,如果美国的民主自由是个假象!那么中国的体制对您而言,能否让中国共產党持续执政呢?中国大陆人民会不会过上好的日子呢? (2015-12-01)

王孟源 回复:

习近平主政下的中共不但是中国的希望,也是全世界受财阀剥削的70亿人民的唯一希望。至于这个希望最后会圆满完成或破灭,要看习和他的继任者的眼界、能力和运气。目前看来,至少在习近平任期内,这个希望是会有部分成就的。


Shiftbear 留言 :

I never miss a single chance to blast at NY Times articles like the one you mentioned through readers comment. The chance that my comment gets to see daylight is about 50%. However I begin to see like-minded responses more often, a positive sign. After all NY Times is insulting the intelligence of not only us. (2015-12-02)

王孟源 回复:

You are truly patient. I gave up long ago.

I suspect most of those sensible comments come from foreigners, however, particularly ethnic Chinese like you and me.


QED 留言 :

王先生
The Guardian 许多新闻稿及专栏开放留言,也很少删读者意见,可另转战英国。 (2015-12-02)

王孟源 回复:

他们的读者主要是英国左派,都已被彻底洗脑,什么事都扯到中国违反人权上。我几年前也试过和他们讲理,然并卵。


QED 留言 :

美国国旗与英国某地城堡的族徽十分相似,参观此展示时直觉就认为美国国旗概念就源于此,记得是三颗蓝底白星长方形置在三条红白条纹上,但wiki未提到此,不知美国开国史是否有相关纪录? (2015-12-02)

王孟源 回复:

有可能,但我不知道答案。

美国国歌来自伦敦一个饮酒社团的团歌,我以前已经提过了。


Keats-long 留言 :

早些年,大陆网络流传着美国合法持枪的宣传神话。其内容无外乎是鼓吹美民众合法持枪是美国自由平等和民权的象征云云。第一,人人合法持枪,无论上层权贵和底层百姓,便是人人平等的象征;第二,美民众合法持枪是当年反抗大英帝国殖民统治的最好纪念,莱克星顿的枪声是美国独立运动的标志性事件,因而是解放和自由的象征;第三,美民众可以用枪反抗独裁的暴君,贪婪的资本家和邪恶的暴徒,是民权的象征。那时充满人文主义和理想主义,朦胧青春期的我看了后感慨万千:伟大啊,美利坚合众国!可如今你懂得,BBC直言不讳美枪击案家常便饭!

PS:没有思辨能力的懵懂青年真他娘的好骗啊! (2015-12-04)

王孟源 回复:

其实是一群被惯坏的愚民,寧可以每年三万条无辜生命的代价,也要满足自己玩枪弄炮的幼稚私欲。


三峡北大新移民 留言 :

种族、领土问题是最能引爆民眾的情绪,美国用领土玩中国,中国倒是可以多找找美国歧视对亚裔的歧视,用族群来反制美国。

现在美国嘴巴都一直讲不歧视,遇到他认为低一等种族的,很多事情就变成谁管你去死。连林书豪这种已经是人生胜利组,搞到现在留在NBA里,无论如何被犯规裁判也不太想吹。

以前对这种事情其实视并不关心,这三四年因为林书豪的原因,发现美国一堆球评写唬烂,只因为他是黄种人。后来又发现,许多学校管你成绩多好,只要其他族群还没招满,亚裔想都别想进来。名面上平等,实际上学校已经自动在做种族隔离。这种情况天生就会引起心理上的厌恶美国这种社会,反制美国对亚洲各国的洗脑,族群认同感也是一个杀手锏。 (2015-12-04)

王孟源 回复:

我也一直觉得美国在大学入学上,明目张胆地歧视亚洲人,中国实在可以拿来不断説事,任何中国人听了都能很快理解同情。


南山卧虫 留言 :

补充一些有趣的资料, 在大陆挺火的青少年节目.(《那年那兔那些事儿》是不错的表达方式, 由民间人士发起的)

《那年那兔那些事儿》 第二季 第0.5集 (上)鹰酱国歌的历史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jZBIG8H3Vk
(2015-12-04)

王孟源 回复:

把复杂的歷史太过简化了,没有深度。


南山卧虫 留言 :

针对青少年节目 , 没法子, 只能这样, 总比完全不说, 任人鱼肉的好些.

这也是互联网时代的悲剧, 深刻的事情说不了, 所以之前你说得对, 互联网在某种意义上来说, 是反智/降智的. (2015-12-05)

王孟源 回复:

反智/降智的效应从电视开始,互联网和手机又各提升了一个量级。


雅克桑贝 留言 :

其实美国最成功的就是,让美国文化在中日韩成为一种先进的代表,现在日韩最大的宗教已经是基督教了,台湾其实基督教的势力也很大,中国大陆崇尚美国向往美国的从上至下数不胜数,最明显的就是美国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发生之后,微博上面从名人到普通人,纷纷都换上了“今夜我们都是美国人”的签名,新浪和网易是大陆美分集中营的美称名副其实 (2015-12-11)

王孟源 回复:

西方宗教是他们文化里的糟粕;拿来自我洗脑真是很不幸的。


lalala 留言 :

王先生觉得硅谷科技大企业也算财阀吗?具体美国的财阀都有哪些? (2016-09-06)

王孟源 回复:

真正有权的财阀,不是大家在新闻上常听到的名字。

我最近发现了一本好书,叫做“A Brief History of Neoliberalism”,完全印证了我以前自己体会到的1970年代开始的财阀反扑,而且提供了很多新的细节,你可以参考一下。


lalala 留言 :

那美国的科技界的高端知识分子(大学教授,高科技企业高管)对美国这种财阀垄断政治的趋势没有认识吗?如果有,他们有什么看法?如果没有觉得财阀垄断政治有何不妥,又是为什么? (2016-09-07)

王孟源 回复:

因为美国对内对外的宣传洗脑,都是人类歷史上最先进、最彻底的。你看看那本书吧。


dragonyy 留言 :

Las Vegas 发生了大规模扫射事件,至今日为止,有59人死、500多人伤。因着对007系列电影「明日帝国」的印象,以及王先生对美式宣传的提示,连到NY Times/Washington Post看他们的主编怎么下标题,原以为可以看到Massacre这个字,至不济也该是Murder吧?

没想到连Kill这个字都没看到,只有「Mass Shooting」…啥鬼?是有什么典故吗?有什么理由这么轻描?

我把这个问题放到个人脸书上,没有人要理我,放在这里看看大家有没有什么想法,或是美国新闻界处理这种事情上的惯例?先谢谢了 (2017-10-04)

王孟源 回复:

”Massacre“还是有媒体用的,但是比较少,因为它有很强的贬义。现在嫌犯的动机不明,有些大众媒体怕不小心得罪顾客(例如如果这个人是因政党偏向而发疯,那么他偏爱的那个政党虽然不能为他辩护,但是同党党人就可能不愿意被骂得太狠),所以先用中性字眼。

欧美媒体素来是老板第一、读者第二;至于正义和真相,那是连用来擦屁股都不够格的。


crztrader 留言 :

这部纪录片提供参考
资本主义:一个爱情故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GAI4qCv1Fw (2017-10-04)

王孟源 回复:

嫌犯似乎还有几十万的资產(包括十万现金匯给女友,和一栋四十万左右的房子)。

我想最可能的是他生理、心理都有重病;偏偏在美国,要找几十个陪死的太容易了。


77 Massachusetts Ave. 留言 :

今年诺贝尔物理化学奖都以观测技术与设备研究获奖,是否学术理论已逐渐枯竭极化。Cambridge Massachusetts Ave. 沿路上年轻华人学生颇多,许多都是大陆口音,MIT许多系硕博士生都是陆生,台湾生很少,这些陆生一二十年后将展露头角,张忠谋要退休了,台湾的硕博士生受TSMC高薪吸引,不再出国留学,不在那环境薰陶,将来台湾人才来源颇堪忧。 (2017-10-04)

王孟源 回复:

其实还好,比起前两年的,还算有点看头。当然和70年代之前的World Changing突破不能比。

臺湾年轻人已经是失落的一代。统一再拖下去,只怕会变成失落的两代,那么整个族群基本没有前途了。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自訂分類:不分類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無★言】時代悲劇 (二)
2021/07/17 19:43

除了感恩節,連美國憲法可能都有秘密。唐德剛曾提到Charles A. Beard所寫的"An Economic Interpretation of the Constitution of the United States",書中提到美國憲法背後不為人知的開國元勛之個人利益。以下是維基對該書的簡介:


An Economic Interpretation of the Constitution of the United States argues that the structure of the Constitution of the United States was motivated primarily by the personal financial interests of the Founding Fathers. Beard contends that the authors of The Federalist Papers represented an interest group themselves. More specifically, Beard contends that the Constitutional Convention was attended by, and the Constitution was therefore written by, a "cohesive" elite seeking to protect its personal property (especially federal bonds) and economic standing. Beard examined the occupations and property holdings of the members of the convention from tax and census records, contemporaneous news accounts, and biographical sources, demonstrating the degree to which each stood to benefit from various Constitutional provisions. Beard pointed out, for example, that George Washington was the wealthiest landowner in the country, and had provided significant funding towards the Revolution. Beard traces the Constitutional guarantee that the newly formed nation would pay its debts to the desire of Washington and similarly situated lenders to have their costs refunded.
這個議題,簡單自明,只要是有點頭腦的人,都立刻會注意到美國立國時所選的體制剛好是對那些身兼大地主、大財閥身份的開國元勛的最優解,你提的這本書只不過深入去分析細節(例如國債)罷了。連七年戰爭都是同一批人(例如Washington)以下剋上,硬是挑起事端逼著本國政府開戰,這種戰爭勝利後的分贓,他們怎麽可能會客氣呢? 王孟源2021/07/18 02:27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