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戰略】【國際】簡評當前的G7對華態勢
2023/05/07 03:26
瀏覽121,810
迴響36
推薦25
引用0

美國霸權集團掌控世界的勢力圈層就像洋蔥一樣,洋蔥的核心是美國自己;外一層是另外四個盎格魯撒克遜國家,即英國、加拿大、澳大利亞和新西蘭;再往外是歐洲的一些白人國家,主要是歐盟成員國;最外圍是東亞的三個國家和地區,即日本、韓國和台灣當局。這個分圈層的霸權集團合計約有十億左右人口,通稱“黃金十億”。

美國掌控這“黃金十億”四個圈層的方式,有政治上的,也有財經上的;有美國直接下場的,也有通過如國際刑事法庭和國際貨幣基金會等間接操控的。其霸權運作有兩個核心組織,一個是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側重於軍事戰略;另一個是七國集團(G7),側重於外交和經濟。 G7中除美囯本身,英國、加拿大屬於美國霸權集團的第二圈層,法國、德國、意大利是歐盟成員國,屬於第三圈層;日本屬於第四圈層。

一、在未來關鍵兩年爭取分化G7

西方所謂民主制度發展到今天,政黨、政客的一切政治表態、政策選擇都圍繞選舉展開。可以從上述國家的大選時間節點切入,分析其為我所用的可能性。

(一)英國、加拿大

英國與加拿大明顯與美國進行徹底的利益綁定,中國難有作為空間。而且這兩國的下一場大選要等到2025年,距現在還有兩年多。在未來兩年,中國基本難以大幅改善與英、加的關係。

(二)日本

日本的下一場大選也在2025年。現在的首相岸田文雄也採取對美國予取予求的態度。區別在於,日本目前的通貨膨脹率還沒有英國(17%)那麼高,還有上升空間,也即在其經濟徹底崩潰前,還有反思與其第一大貿易夥伴中國關係的時間,至少有可能調整當前的對華策略,轉為不主動、公開挑起與中國的外交對抗。

從岸田退出G7進口俄油價格上限機制來看,日本對本國經濟形勢比較敏感,有作出外交政策調整的可能。雖然希望不大,但中國可以從外交、經貿上進一步嘗試。

(三)意大利

意大利剛剛完成總理選舉,但其在二戰後的1總理平均任期只有一年左右,無法確保梅洛尼執政的穩定性。意大利是南歐天主教國家,在文化、利益方面與中國沒有天然衝突。然而梅洛尼雖然出自極右翼政黨,但除了反對移民的立場與歐盟主流有衝突外,在對華、對俄烏衝突的態度上都與歐盟白左勢力保持一致,包括指責俄羅斯的特別軍事行動是對烏克蘭的侵略、中俄是邪惡軸心等。

就梅洛尼目前的表現看,我方難以從意大利入手破壞美G7集團的團結。

(四)德國

過去十幾年,德國一直是中歐關係的重要門戶,這主要歸功於默克爾的政治智慧和治理方式。但現任德國總理朔爾茨是律師出身,沒有好奇心和求知欲,對國際事務缺乏經驗和興趣,也缺乏獨立判斷力,很容易在外交上盲從美國。再加上美國扶植的綠黨掌控了德國外交部、氣候和經濟事務部兩個重要部門,且通過極端立場和操作,其民意支持率還有所上升。目前來看,德國的拉攏難度也比較大。德國下一場大選是2025年,我們可能需要過兩年才能看到德國政壇變局。

在此期間,中國仍有可以利用的機會。德國執政聯盟中的自由民主黨主要代表工商業集團利益,後者對德國政府過去一年來盲從美國的工業自殺政策非常不滿。如果中國進一步對德國工商界開展工作,深化它們與中國市場的利益綁定,並說服其認識到德國過去一年在能源、金融、產業等方面的“失血”不是偶然,而是德國政府錯誤決策的結果,也許能迫使自由民主黨更積極地影響政局。在最理想的情況下,自由民主黨甚至可能退出聯盟,提早啟動德國大選。

在此過程中,我們需要注意中國電動汽車高歌猛進對歐洲特別是德國傳統汽車廠商的衝擊。中國電動汽車和電池廠商的技術已經國際領先,開始佔領包括歐洲在內的全球電動汽車市場。考慮到歐洲工商巨頭是中歐關係的壓艙石,其中最重要的車企,如德國大眾、意法Stellantis在中國市場的形勢很不樂觀。如果失去中國市場這一重要利潤來源,歐洲本土市場還被中國車企侵蝕,歐洲車企的對華立場將迅速從支持友好合作轉為保護主義,中歐關係也將喪失最重要也可能是最後的支柱。建議接洽小鵬、蔚來等財務情況不理想的國內新能源車企,整體出售給大眾等歐洲廠商。這樣一方面設計、製造與就業仍留在中國,一方面銷往歐洲實現的是歐洲車企的利潤,既可以消除歐盟對中國進口電動汽車設限的動機,又能穩固歐洲車企與中國的長期合作,幫助穩定和改善中歐關係。

(五)法國

當前,法國是最值得中國爭取的對象。從馬克龍近期訪華及後續表態也可以看出,中法雙方都對深化兩國關係做出了額外的努力。

馬克龍從2017年當選總統以來就秉持“大歐洲主義”,希望建立一個強大、團結的歐洲,使歐盟成為多級世界中的重要一級;其在任經濟部長期間直接處理阿爾斯通公司被美國高額處罰一事,在任總統期間,法國又被美國搶走澳洲潛艇訂單,對美國損“友”利己的一貫做法有著切身體會。其歐洲自主的目標與中國的外交戰略目標一致,中法也有良好的合作基礎,但馬克龍的性格優柔寡斷,在法國的政治地位也極不穩固。 2022年議會和總統選舉後,馬克龍的複興黨已經失去了對國會的掌控,法國傳統大黨在國會的席位也都萎縮到了微不足道的地步。當前法國議會的三個主要勢力,除了馬克龍率領的中間立場的複興黨,一個是極左的“生態和社會人民新聯盟”,一個是極右的“國民聯盟”,三者雖然在法國內政議題上針鋒相對,但在對華立場上其實高度一致,即必須與中國和解,避免歐洲在經貿上完全孤立、被美國完全掏空。

建議國家一是積極開展政黨外交,讓法國國會最大的三個政治勢力進一步明確其對華統一立場,促使法國外交政策對美保持相對獨立。二是繼續爭取法國工商界的支持。巴黎股票市場的成分股指數CAC40之中,超過四分之一的上市公司市值屬於奢侈品行業。而這些法國品牌奢侈品有40%的利潤來自中國消費者,雖然很多是中國人在海外消費,但我國也可以通過入境徵稅措施削減這些品牌從中國消費者獲得的收益。可以通過適當渠道,對LV等法國奢侈品廠商開展工作,曉以利害,爭取其站在對華友好這邊。

二、未來兩年國際局勢的變數和有利條件

(一) 北約秘書長換屆和填補歐盟領導職務空缺

今年10月,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即將退休。目前呼聲最高的候選人是馮德萊恩。馮德萊恩作為歐盟委員會主席,一直以來犧牲歐盟利益、緊緊追隨美國,而且與歐盟文化保守勢力如波蘭、匈牙利等國有強烈衝突。她本人對於目前的職務也意興闌珊,轉而爭取北約秘書長的職務。

     如果馮德萊恩成功轉任,新任歐盟委員會主席將主要由德法推薦,預計德國不一定想要推舉綠黨人士任職,法國也不會再支持盲從於美國政策的人選。

(二) 俄烏衝突即將迎來決戰時刻

目前烏克蘭戰局看似焦灼。烏克蘭在過去半年一直聲稱要打春季攻勢,並為此準備了比去年秋季攻勢多50%的兵力,達到6、7萬人。但俄羅斯去年動員的30萬兵力基本沒有投入戰鬥,在等烏克蘭把新徵兵員投入戰場,再後發制人。一旦烏克蘭因歐美宣傳需要而被迫强行發起進攻,預計俄軍兩三個月內就能消滅烏克蘭最後的有生力量儲備,轉入全面反攻。

另外,歐盟對俄羅斯實施的經濟制裁已經進入第11輪,很難再加碼,對俄羅斯的影響也越來越小。到今年夏天,當烏軍在戰場上難以為繼,歐美也無法再填烏克蘭當局這個財務和軍工上的無底洞,其政治態勢也會發生變動。

(三) 金磚國家組織擴容

今年8月將在南非召開2023金磚國家領導人峰會。建議藉此機會推出金磚國家貨幣,並吸納沙特等國加入金磚國家組織。這將是第三世界國家團結的一個重要標誌,能夠進一步敲醒歐洲精美派的西方迷夢,中國與歐洲博弈的籌碼也會更多。

(四)美國大選

多數G7成員國的下一場大選都在2025年;法國最晚,是2027年;美國最早,是2024年。美國大選通常是選舉年的年初開始,也就是距現在不到一年就會啟動。

這次美國大選存在三個重大變數。一是民主黨本來打算讓拜登本屆總統任期屆滿後退休,推出醜聞較少的“明日之星”布蒂吉格(Pete Buttigieg)競選下屆總統。但近半年來,拜登拒絕了上述安排,近日已公開宣布競選連任。二是特朗普遭遇刑事起訴後,共和黨建制派原本安排佛羅里達州州長德桑蒂斯競選總統。德桑蒂斯雖然盡量討好民粹派選民,但他是常春藤大學畢業,屬於精英階層,演講缺乏魅力,難以討好民粹派的藍領階層。民粹派選民把他與特朗普作比較,對其更為厭惡。因此過去兩個月,德桑蒂斯雖然沒有犯什麼錯誤,但民調支持率卻下降了。相反,特朗普在明顯遭受政治迫害的情況下獲得更多同情和支持,民調上升。目前看,如果沒有大的意外,特朗普將獲得共和黨的總統候選人提名。三是小羅伯特.肯尼迪(Robert Kennedy Junior)近期宣布以民主黨身份參選總統。小肯尼迪是肯尼迪總統的侄子,父親、伯伯均被建制派買兇暗殺,多年來持左派民粹主義立場;同時也沒有出任過公職,相當於政治素人,暫時沒有醜聞,形象良好。如果俄羅斯今年在俄烏衝突中取得壓倒性勝利,拜登政府的立場將極為尷尬,美國反戰情緒可能高漲;加之底層民眾對通貨膨脹的不滿情緒加大,小肯尼迪在黨内初選中爆冷門勝出的可能性並非為零。

在目前的外交戰略表態上,小肯尼迪更傾向於戰略收縮、關注內政,如果他能當選美國下屆總統,對中國和全世界都是利好。如果特朗普再次當選,應該會吸取第一任期被建制派安插的官僚左右決策的教訓,可能完全放棄對外軍事干預,專注於對華貿易衝突。相對於拜登政府對中國貿易、科技、軍事等多管齊下的遏制戰略,特朗普再次當選對中國而言也不是壞事。

(五)台灣“總統”大選

中國最難應對的是2024年初的台灣“總統”選舉。如果賴清德當選,可能加快法理台獨。為了避免最壞情況發生,中國必須保持足夠的對台對美軍事威懾和外交牽制能力。

綜上,當前美國的精英階層已經完全脫離美國民眾,包括主流精英中流行的政治正確理念也為廣大藍領階層厭惡,民眾日益對當前的政治體制感到失望。隨著大選到來、黨爭加劇,美國政局和社會的混亂將會在未來一年更為突顯。這一期間也是中國外交的關鍵時期。如果能夠穩住法國,確保中歐關係未來兩年不再繼續惡化,美國無法將歐盟拖上反華戰車、在台海翻牌,我們就能避免腹背受敵,爭取有利局面。從長期來看,美國的政治經濟困局難解,英國、日本和歐盟的經濟問題更為嚴重,中國祇要搞好自身的經濟,避免短期內被西方脫鉤逆流沖亂陣腳,就能立於不敗之地。

【後註一,2023/06/28】博客自五年多前的貿易戰初起,曾多次反復建議立法制定反制裁機制,現在終於實現(參見《王毅:贯彻对外关系法,为新时代中国特色大国外交提供坚强法治保障》),值得大家慶幸。

【後註二,2023/07/26】經過半年來多管道的努力宣導,將蔚來或小鵬賣給德法汽車公司以破解歐盟對中國電動車設障的建議,終於促成初步的實際結果:VW今日宣佈將收購5%的小鵬股權(參見《Volkswagen takes 5% stake in Xpeng as part of Chinese EV deal》);這應該是讓雙方都先試水,方便日後進一步提升關係。當前小鵬的實控人可能還心有未甘,但到了資金接近斷絕時,自然別無選擇,届時VW可以在小鵬以及SAIC(本周Audi宣佈和SAIC進行電動車技術合作)中二選一(然而不能排除未來幾年VW繼續擴充選項);其中前者可以100%收購,會被優先考慮。

【後註三,2023/11/06】Stellantis跟隨VW的前例,以15億歐元的價格購買了零跑的21%股份,參見《Stellantis to Become a Strategic Shareholder of Leapmotor with €1.5 Billion Investment and Bolster Leapmotor’s Global Electric Vehicle Business》)。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36) :
36樓. 乌鹊南飞
2024/06/19 19:57
欧洲对中国电动车加征关税,又一项早就预警的事变成了现实(22年初的《2022年国际局势与展望》)中国政府真的预见不到电车产业此消彼长之下可能面临的关税制裁吗?对汽车关税的反击是找猪肉的茬,对依然是一副对手里的牌极度爱惜完全不舍得打的姿态,贸易战放弃对美企制裁是这样,台海军演放弃进入台湾领空是这样,这次还是这样。
我在座談會上聼到行内人抱怨,中國制定產業政策和外交政策的過程,沒有美國那樣制度化和系統化,人治的自由度很高,欠缺大規模長期規劃。這印證了博客以前談過的,不做預案、令出多門、拍腦袋決策的傳統;是典型的改革型政府,但可以考慮略作折中。 王孟源2024/06/29 03:20回覆
35樓. rongbing mu
2024/06/13 22:03

请教王先生,该如何理解法国最近的动作?看上去习之前的法国访问也没有泛起什么水花,本来和中国电动车没有竞争关系的法国却积极响应overcapacity这一话术。1. 请问Macron政府是否在俄乌战事不利的情况下,和美国走得更近了?2. Macron提前选举这一举动可能有什么影响?

Macron無視民意,執意在選前威脅出兵烏克蘭,以致在這次歐盟議會選舉中灰頭土臉,而且奧運將至,大家都知道他原本就不可能在奧運結束前有什麽大動作,所以時機的選擇非常奇怪,我已經無法再用理性權謀來解釋。然而一旦放棄利益最大化的方程式,就必須從行爲模式來做猜測,不確定性太大了。我們還是等待法國議會選舉和奧運之後再討論吧。 王孟源2024/06/29 03:14回覆
34樓. criteria
2024/01/17 23:26
最近对欧外交的新态势
最近中方一系列出访欧洲国家,应该是将中欧投资协定化整为零的新举措,如果顺利,今年就会有很多国家与中国单独签署新的经贸协议。虽然并未公布谈判细节,但中方的让步应该会比之前的投资协定小。唯一的隐忧是给予无条件单方面免签,在欧洲存在严重的难民以及经济衰退的背景下,存在引火上身的可能。
對瑞士給單方面免簽是無可奈何的Compromise;瑞士是申根成員,已經沒有獨立給免簽待遇的主權。這其實反映了中方對歐洲國家各個擊破的困難:歐盟和其他跨國組織已經幾近吸光了國家主權,單對單交涉的上限很低;這也是爲什麽美國優先控制歐盟和北約的原因,即便建立歐盟的原始用意是要與美國鼎立,現在看來反而成爲一個Irony。 王孟源2024/01/18 01:22回覆
33樓. 龙发
2023/12/23 07:15
填黄岩岛
哈以战争,打乱了美国航母部署周期,现美国又要集结海军去也门护航,同时中菲关系紧张。中国如果现在去填黄岩岛,牵制美国派往中东的海军,美国航母疲于奔命,又将缩短其寿命!中东战事拖延,有利于俄罗斯取得俄乌战场更多胜利。明年年中后,俄乌战场上俄罗斯取得明显胜利,同时美国更多航母进入修养周期,那么对于南海台海,美国将变得有心无力!请问王先生,填黄岩岛是否为现在可行方案?
我不知反復説了多少次:這一波國際反殖民革命,中國站穩第二綫就足夠了;沒事挑事是NeoCon傻逼的專利。中國若要回應,另有遠遠更犀利的手段,尤其是建立中俄合作的新國際儲備貨幣。 王孟源2023/12/24 05:36回覆
讓我澄清:我並沒有評論會不會填,只説了最優解並不是針鋒相對;不過中方外交在對印度和越南上面已經偏離了我所理解的最優解,所以如果對菲律賓也如此,並不是太奇怪。 王孟源2023/12/26 01:09回覆
32樓.
2023/12/17 18:56
6 架中俄军机进入韩国防识区

最近这个动作是不是说明中国高层开始认识到到先生之前说的韩国才是东亚军事的阵眼。

知乎上这篇文章非常详细的讨论了对韩军事打击的步骤,与之前先生简短提到过的‘中方應該積極準備對韓做海空封鎖,並針對當地美軍基地有全面打擊的預案’ 方向一致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626764445/answer/3260123483?utm_psn=1705602021724413952


看來只是一般軍迷的作品。 王孟源2023/12/18 02:55回覆
31樓. pedagogicM
2023/11/13 01:44

您如何看待这次习近平出席APEC?从先前王部长对美国的访问来看,美方对中方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让利。此次中美元首会晤最直接的意义在于为拜登连任增加筹码,而其一旦涉险过关则定会恩将仇报,犹如巴厘岛重演。在以巴冲突的当下,不利于团结第三世界,特别是最近的宣传定调,有一种中国要走向G2的即视感,颇为困惑,特来讨教。
以下是我在兩周前寫下但還沒有公開的總結;重點句包括“基本不需要中方主動求變"和“對美方不排斥交流、不幻想和解、不接受詆毀、不相信承諾":
(因爲人民銀行錯過了調整匯率的時機,容許美國穩住經濟,短期内難以撼動;而且)在美國成功渡過急性通脹危機之後,其不擇手段維護殖民帝國體系的剝削性本質卻也圖窮匕見,新一波反殖民運動引領世界潮流,包含俄烏戰爭、Niger革命、金磚擴員、以巴戰事、以及還將不斷發生的新響應,短期内國際情勢演化方向已成定數,基本不需要中方主動求變,只要維持既有的外交站位和戰略方針,不隨内外噪音起舞,繼續為第三世界反殖民鬥爭的第一綫提供後勤和道義支援即可。換句話説,對美方不排斥交流、不幻想和解、不接受詆毀、不相信承諾,遇有真金白銀的衝突,則固守理想和原則,堅決爭取合理合法前提下的最大利益。 王孟源2023/11/13 09:15回覆
30樓. 系色
2023/11/06 20:45

王老师,请问你觉得在巴以冲突中,中国的立场应该是如何的呢?

目前为止,所有的国家对于正在发生的种族灭绝事件,除了说些无关痛痒的话外,似乎没有采取任何行动。中国也会这样吗?

我在X上看到了大量的孩子被炸成碎片,尸横遍野的照片。这让人心痛,但实际上这事情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一直是以一种缓慢的形式一直发生的。这让我也反思:“你这人怎只对突发的悲剧触动,却对过去一直发生的折磨无动于衷?”

當前美國治下的“遵從規則的國際秩序”,是一個金字塔型的大一統全球殖民帝國。細分坐在頂端的美國本身,最上層的真正統治階級是幾十個隱藏著的巨富家族,其中有相當一部分是猶太人。地球的幕後統治者要搞種族滅絕,那麽我們除了試圖推翻既有秩序之外,還有什麽有實際意義的反抗作爲呢?你覺得我爲什麽一直處心積慮地要推翻美元霸權?因爲那是這一切邪惡的基礎啊。所以犧牲國家利益也要維護美元地位的周小川和易綱,不但是賣國賊,也是人類最大邪惡勢力的重要幫凶。你想這些崇美官員爲什麽看到成千上萬的兒童被屠殺還在支持以色列?如果承認巴勒斯坦的苦難,就等同招認自己的邪惡和罪過呀。這在心理學上叫做Cognitive Dissonance,有空自己查查Wikipedia。
政治經濟社會的真相原本就是極度晦澀、艱難、複雜的,然後再經過大衆媒體的扭曲遮掩,群衆當然沒有能力自己看穿真相,所以我才投入這麽多年來做出系統性的解釋,然後任何人只要肯花點工夫來閲讀博客,自然就能跨越財閥所依賴的先天和後天信息障壁,不再有藉口當鴕鳥了。現在我們面臨的挑戰是,如何讓中方的金融主管們追趕上群衆的認知。 王孟源2023/11/07 12:17回覆
29樓. Apus
2023/10/12 03:31
法国在尼日尔的驻军撤退了,之前ECOWAS恐吓的军事干预也没发生,法国撤军的同日,美国正式将其认定为政变,从而限制美国对尼日尔的军援,刚好对应了王先生所说的“中国提供經濟和貿易出路,俄給予政治和軍事鼓舞”,法国和美国在尼日尔似乎没有太大抵抗(至少明面上)就认输了
因爲美國不願為法國的殖民利益而分心,並且Niger的新政府允許美軍繼續駐留。以巴衝突就不一樣,在美國眼中的優先程度是遠高於一切的必救;美國用烏克蘭來逼迫俄國,用台灣來逼迫中國,現在中俄不必出手就看到美方面臨同樣的窘境,是很反諷的。 王孟源2023/11/06 17:43回覆
28樓. criteria
2023/09/17 00:24

Von Der Leyen针对中国新能源汽车展开反倾销调查,中国慢了一步,对欧洲的拉拢可能更加困难了。

上一任的國務院,正事不幹(整頓學術風氣、掌握金融戰綫等等),拿槍打國家的脚卻極度熱衷(作梗國際反殖民起義、主動腐化教育體系等等),不正是博客近年來反復辯證後的明確結論嗎?那這點潛在損失只有千億美元以下的小事(相當於不到一萬條年輕有爲的人命),當然是可以簡單以“中國文化”、“戰略定力”等説辭敷衍過去的。

不過,如果國家想要根據“戰略定力”來選拔官僚,我强力推薦山裏的大石頭,其定力無與倫比,而且毫無貪腐問題,連薪水福利都可以省了。

王孟源2023/09/17 07:11回覆
27樓.
2023/08/08 13:39
尼日尔冲突
王先生怎么看尼日尔局势?如果法国势力被赶出西非,对中美欧大关系有什么影响?
是本土勢力對殖民帝國的反抗。先説一些簡單背景:法國對西非14國的控制,是19世紀版古典殖民帝國的最後延續,像是昂撒殖民集團早就進化到以宣傳和金融為主軸的20世紀版本。這次的反抗並不是Niger一國的事,而是整個西非的反殖民思潮受俄烏戰爭的啓發,在中俄的掩護下(前者提供經濟和貿易出路,後者則給予政治和軍事鼓舞,但都是間接的原則性助益,並沒有公開贊助反政府活動;此外Wagner集團在非洲的存在,取代了法軍的反恐作用,正是我在六月所預測的兩條Wagner出路之一,而另一條出路是轉移到Belarus,也已經實現了),所作的一個爆發,所以法方正在認真考慮派兵鎮壓;當然,名義上只能由當地代理人出面,不過當然早有現成的殖民代理機構,例如ECOWAS西非國家經濟共同體。
至於Niger自身的政治局勢,我先提醒大家,非洲國家大部分還是部族社會,因而殖民帝國必然是扶持少數民族作爲代理人,來壓迫多數民族,Niger也不例外:被推翻的“民主”總統是阿拉伯裔,佔人口的0.4%(所以請不要相信西方媒體的胡扯,説什麽“合法”“選舉”),搞政變的軍頭所代表的兩個部族加起來反而佔人口的70%。光是這一個數據,就强烈暗示著Niger政變的本質,的確是被壓迫的多數人民對殖民帝國代理人的革命。
總結來説,Niger是俄烏戰爭挑起全球反殖民鬥爭後的連帶影響,值得所有非昂撒附屬國的關注和同情。不過到目前爲止,還沒有國家果斷站出來(不是為政變軍頭站隊,因爲他們的治理能力堪憂,而是阻止殖民帝國的暴力入侵和鎮壓),這是很可惜也很危險的現象。 王孟源2023/08/09 17:58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