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经济】美式经济学是骗人把戏的又一表徵
2017/11/02 05:50
瀏覽21,346
迴響2
推薦6
引用0

过去十天里,每次用中时的网站工具写稿,一阵子之后,电脑就当机,大约有十几个小时的稿子就这様消失到黑洞里去。我现在学乖了,先建立一个Microsoft Word的檔案,再一次拷贝过去。我本来不这么做是因为网站联接和图片必须用中时的特殊手段才能输入,所以在剪贴的过程中还要再做一次集成。但是中时的网站工具没有暂时保存文章的功能,两害相权取其轻,还是得另外建檔。

今天先简单谈谈一篇有趣的经济学论文统计结果。原文在这里:http://dissidentvoice.org/2014/12/the-rise-and-fall-of-debate-in-economics/。文章的主要内容是这张图:

横轴是年分,纵轴是美国五大经济学学术期刊里的论文标题有“Comment”(“评论”),“Reply”(“回答”)或“Rejoinder”(“回覆”)等字眼的百分比。这様的标题在经济学界代表着那篇论文是一系列辩论中的一部分。辩论在不能靠实験决定真偽的社会学科里十分重要,例如我最喜欢的社会学期刊《Foreign Affairs》(《外交事务》)就甘脆分为三大部分:本期专题,散文(Essays)和辩论(Reviews & Responses),其中辩论占最近一期(2014年十一月/十二月号)21篇文章中的6篇,亦即29%。

原本美国的政经大权都由资本家掌控,所以美国经济学界也是主张laissez faire(自由放任,无所作为,随他乱搞)的一言堂。在1929年股市大恐慌引发经济大萧条之后,有识之士开始鼓吹政府制定金融规则和引导经济发展的重要性,上图中的那条曲线也就从1%急剧地上跳到5%。其后随着凯因斯(Keynes,英国经济学家。他强调自由市场制度内含的不稳定性,主张凭藉政治力量来维持平衡和避免极端。参见前文《美元的金融霸权》)理论的建立和传播,辩论的百分比逐步上升,在1960年代和1970年代前半达到了还算健康的20%左右的水准。

1960年代是美国国力的巅峰,社会财富的分配也达到歷史性的公平均匀程度。于是在1970年代初期,美国的亿万富豪们开始了全面的大反攻。首先是买通国会,修法使收买议员成为公开而且合法的行为,从此建立了庞大的游说工业(Lobby Industry)。其次是参照烟草公司数十年来制造假科学论文以“证明”吸烟无害健康的成功先例(参见http://tobacco.stanford.edu/tobacco_main/images.php?token2=fm_st067.php&token1=fm_img1550.php&theme_file=fm_mt004.php&theme_name=Scientific%20Authority&subtheme_name=Pseudoscience),建立了好几个智库,专门负责扭曲事实,假造证据,以便在推行谋求私利的新法案时,能有学术上或半学术上的理论根据。例如很有名的传统基金会(The Heritage Foundation)就是在1973年,靠着啤酒、石油和金融大亨的捐款而创立的。另一个大名鼎鼎的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AEI)虽然是1938年就成立了,但是一直默默无闻,无足轻重;直到1972年忽然收到大笔捐款,从此招兵买马,连福特总统在1977年卸任之后,都和他的幕僚一起搬家到AEI。这些銭包饱满的专业宣传机构,不但很快地帮雷根选上了总统,在经济、外交和军事上,也从此一直非常成功地使美国的政策只为大公司的利润服务。

在经济学界,要直接收买教授当然比建立基金会还更便宜,不过哈佛或史丹佛的教授们自视太高,所以就从中西部下手,尤其是芝加哥大学的经济系,由于有鼓吹絶对自由主义的Milton Friedman在,早在1950和1960年代就是中情局送拉丁美洲学生接受对美国资本完全开放的洗脑教育的重点站,在1970年代初期也将忽悠的炮口转向对内,成为美国国内新一代自由放任主义的掌旗手(Standard Bearer)。后来在20世纪末期,美国的经济学界基本上分为两支:即所谓的 “咸水经济学”(“Salt Water Economics”)和“淡水经济学”(“Fresh Water Economics”)。前者指东西两岸诸大学,其对自由放任主义的主张还稍受理性的节制;后者指中西部不临海的大学,其对自由放任主义的信仰则已到达完全狂热的地步。对他们来说,政府做什么都是有害的(即雷根的名言:“Government is not the solution to our problems; government is the problem.”),连修公路、执法和作战都应该留给私人来做。

所以在上图中,那条曲线从1975年开始下降。雷根上任之后採行Voodoo Economics(巫妖经济学),几个讲究理性思考的经济学教授在1980年代试图抵抗,留下了一个小尖峰,但是美国的整个社会和政体都在快速腐化,他们当然挡不住经济学界跟着腐化的过程。到2014年,辩论的百分比已经掉到低于3%。对我来说,最可怕的是在2008年美国金融经济崩盘,而那条曲线居然只在3%的水平震荡了一下:也就是说美国经济学界的腐化已经到了无可回天的地步,咸水经济学已经被淡水经济学彻底征服,不再有自我反省的能力,更别提改革或创新了。

三十年前,哈佛的经济系研究生,只有不到20%认为经济学是科学;到今年,絶大多数填了Yes。这并不代表美国经济学有什么进步;刚好相反,是因为他们被成功洗脑,以致连什么是科学都不知道了。淡水经济学征服美国经济学界,和超弦征服美国物理学界的过程很类似(哈佛物理系也曾抵抗超弦15年左右,不过最后还是被攻陷了。唯一成功反抗到现在的一流学校,只有柏克莱)。不过在后果上,几万个超弦教授顶多浪费几十亿美元的薪水,巫妖经济学却已经摧毁了欧美几十万亿美元的经济生產力。迷思害人,莫此为甚。

发表日期 : 2014-12-15 00:43


3 条留言


滴答 留言 :

在国内混的风生水起的台湾教授郎咸平,就是这路危言耸听、愚弄民众、混淆视听、各种鼓吹、演讲费赚的盆满钵满的货色。
但其信众任然如过江之鲫,微博粉丝达到几千万之众。而这帮愚民捧着他的臭脚还沾沾自喜,深信不疑。。。。。。
有人指出这位教授在沈阳的某次演讲中大放厥词说到:中国那年GDP增长百分之八九,但是这是政府没剪去百分之五六的通货膨胀的影响的数据,中国实际GDP增长只有百分之三点几。。。。。。
做经济研究的教授,犯这种常识性错误,让人汗颜!
而有人在其微博指出其谬误时还被这帮粉丝围攻谩骂~!!!!
诚如博主说言,学什么政治音乐,高中初中开设经济学基础必修课才是正道。 (2015-09-10)

王孟源 回复:

他也就只有一个头衔,连基本的专业能力和态度都没有,不值一提。


学而时习之 留言 :

www.businessinsider.de

这个链接是关于 IMF 的经济学家 Ostry 的一篇新论文 <Neoliberalism: Oversold?>,作者也承认,自己的观点并不是主流 (mainstream)

感觉这篇论文和本篇博文相关性很强,里面的例子也支持王先生的论点,感兴趣的可以一阅 (2016-05-29)

王孟源 回复:

好,谢谢。


lbboy 留言 :


陈平:告戒北大学子 ,不要盲目的跟随西方经济理论。
https://youtu.be/c17hZjfDjs4
这个教授的头脑很清楚。 看起来对西方忽悠理论很有心得。教育体系应该多一点这样的人才加入才是。
即使在中国大陆高等教育的体系,还是很多人是盲目追随西方主流的看法。

视频也值得看看。 (2017-05-17)

王孟源 回复:

我知道他,他也是学物理出身的,对忽悠有相当的免疫力。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自訂分類:不分類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2) :
2樓. carlstar
2020/11/02 14:24
关于新自由主义经济学
王先生您好!我最近读福山关于自由主义的文章,其中他提到了政治上的自由主义和经济学上的自由主义要分开。并且提到了新自由主义经济学现在已经几乎是一个贬义词了。请教王先生,福山说的这个情况属实吗?现在西方经济学主流是什么?对新自由主义什么态度?
福山是聰明人,可惜年紀大了,依舊沒有發展出智慧。
新自由主義經濟理論,在美國是主流,以其他國家的角度來看,是極度離譜的胡扯;福山心中想用來替代它的修正,在美國是左翼思想,在客觀標準上,卻依然是非常偏袒資本的市場經濟理論。 王孟源2021/01/20 06:38回覆
1樓. 老鼠愛生米
2020/04/06 01:56
請教王博士如何回問芝加哥學派信徒
https://view.ctee.com.tw/business/10910.html

http://shuj.shu.edu.tw/blog/2018/01/10/%E7%90%86%E6%80%A7%E9%9D%9E%E7%B5%95%E5%B0%8D%EF%BC%81%E8%A1%8C%E7%82%BA%E7%B6%93%E6%BF%9F%E5%AD%B8%E4%B9%8B%E7%88%B6%E8%B3%BD%E5%8B%92%E6%8B%BF2017%E8%AB%BE%E8%B2%9D%E7%88%BE%E7%B6%93%E6%BF%9F/
大學修芝加哥博士的教授的課時,發現成績好的都把經濟學假設當成公理而深信不疑,而我這種懷疑的人自然被當成錯誤的,我猜想大概是:教授是裝睡得叫不醒(早知有行為經濟學),學生則是教科書這樣寫就這樣信,可見李登輝起改台灣教科書多成功,不過我不認為博主說的:之前台獨洗腦花一代人,未來統一後花一代人就可以糾正回來,通常往壞的方面轉變比較快,養成好習慣要很久。
2017行為經濟學得諾貝爾經濟獎後,他們依然認為得獎者(也是芝加哥教授)的有限理性還是理性,只要把其他非經濟因素量化就變理性了。
其有限理性的論點大概如下:
例如:100%得一萬和10%得兩十萬給你選,從期望值看應該選後者,但選前者多
例二:A方案:五成賺十萬,五成賠五萬→(平均賺兩萬五)
B方案:五成100%賺兩萬
結果:大部分人會選B方案,也是選擇期望值低的,因為多數人會迴避虧損,賠一元的痛苦程度可能要賺兩元的滿足程度才會相當。諸如此類不理性的例子還很多,用實驗或心理學的方式實證的經濟學叫行為經濟學(還是叫神經經濟學?)。
信徒們大概會說:例子一:窮人更偏好前者當風險趨避者,就類似吃一顆巧克力的滿足感大於二十分之一吃二十顆巧克力的效用(滿足感)。因為後面的邊際報酬會遞減。
而例子二可能會說:多做幾次實驗就知道要選期望值高的前者之類的硬凹
想請教您1.您認為大部分的學生是迷信權威?年輕時不懂?還是裝睡?還是其他,如何破解他們的話術
2.台灣教科書洗腦後的下一代真的會隨著中國國力超過美國而有糾正回來的機會嗎?
感謝您無私的經營部落格,脫歐ATAD那段真是太精彩了
《UDN》”新版“的bug很多,其中之一是如果你留言裏的網絡鏈接太長,就會搞壞網頁的版式。讀者不常用,不知不罪,但是這對我是個困擾,請大家盡可能避免。

美國經濟系的“學人”轉化為財閥土豪的文字打手,其實源自Rockefeller設立芝加哥大學,1929年搞出大蕭條之後暫時噤聲,在二戰後好了瘡疤忘了疼,在Milton Friedman領導下學術賣淫業重新開張,比Murdoch進軍英美媒體界、游説業的興起、右翼智庫的建立和擴張都還早了20多年。早期(1960、1970年代)還有爲了名利而同流合污的,最近30年已經完全洗腦成功,對整個行業完成了逆淘汰,比超弦席捲高能物理還要徹底。

台灣和香港是英美宣傳洗腦的重災區,社會的理性傳統一旦消失,就必須等所有人口自然死亡才能改變,這至少要兩代人的時間。我一再强調台灣最需要的是教改,就是希望挽救還在學校裏的那一代。
王孟源2020/04/06 02:23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