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愛的記憶
2005/07/05 16:22
瀏覽862
迴響1
推薦11
引用0

  去的這個時候,是個風雨交加的日子,同樣的山巒,同樣的黃昏,和一間同樣的山間小屋,小屋座落在一棵老榕樹及一叢竹林間,當時我全身溼透加上昏天暗地怕在山中迷路,所以硬著頭皮闖入小屋,央求屋主讓我暫時遮封閉雨。

  出面招呼的是一位年輕女孩,她正在起火弄晚餐,聽見我的央求後笑一笑點頭答應了,甚至留我一起和她家人用晚餐,大概這種登山客碰得太多了吧?見怪不怪,所以在她的眼裡習以為常,一杯水一餐飯則成了最起碼的待客之道了,此時她看起來特別美,不知是美在她的恬淡還是溫馨的態度?這種感覺是在雨散雲收離開小屋後才突然記起的。

  照說這種感覺在回到家沖個澡後,除了心存感激外便應該忘記了,可每當逢風下雨時奇怪的都會不由得想起來,事實上女孩的五官長相肥瘦高矮都已模糊不清,想像是一件不可思議的東西,一年後,女孩的輪廓居然變得具體而清晰,她的影像是由思念和愛慕逐漸架構起來的,是我幻想中的影子,是我心中賦予的氣質,最後決定她無庸置疑是應該生得這個樣子,是我夢中的投影。

  過了一年,終於坐立難安,控制不住想見她的衝動,心裡想的期待的是無限的遐思和無數的可能,所以選擇了這個值得紀念的日子重臨舊地,有首詩是這麼寫的「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風」,此詩的心情正是我目前心境的寫照,面對小屋心跳突然加速,青山依舊在只是晴空萬里,夕陽取代了風雨,巧的是還未叩門便見女孩挑了一擔柴火從山路轉了出來,戴著斗笠汗流浹背,散亂的頭髮正黏貼在耳旁頰邊,她把擔子放下斜倚在牆腳,脫下斗笠拿在手裡當扇子驅熱,對我笑一笑問道:「迷路了嗎?還是口渴?」

  眼前的她,呈現的是純真是質樸,一樣的溫馨一樣的自然,可和我想像中所塑造的人完全是兩回事,她仍然沒變,只是形象被我的記憶和想像重新塑造了,我說不上失落了什麼?也不能稱之為遺憾,反倒有些釋然,世間本無事,庸人自擾之,心想「人面不知何處去?」也許好些,想像的空間也大些,不過這又是另一翻心境了,我討了一碗水喝,道了聲謝謝,然後步伐輕鬆愉快的下山去了,幾度夕陽紅還是很美的。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不分類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風城行者
2005/10/24 18:40
思念

多情總把空花戀

戀不盡無底思念

風城行者 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