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另類的對話
2005/06/21 14:46
瀏覽645
迴響1
推薦4
引用0

  「所以別問那麼無聊的問題,我的答案只有一個存錢!」 女孩噴了一口煙說著。

  位於鬧市裡的一家咖啡廳,咖啡廳裡的咖啡不講究,講究的是它的賣點.....男人的需要,所以這家店的咖啡很難喝,設備很簡單,沙發很舒服,燈光很昏暗,客人來這裡消費最不想要的便是燈光,因為黑暗可以掩藏許多動作、臉孔,尤其是男人焦躁的心。

  印象中,他記得是第三次光顧這家咖啡廳,以他這種四十歲的單身漢來說,走入這種店是再自然不過的事,隨著領位的服務生來到一個較偏冷的位子坐下,然後遞上一條熱濕巾及一杯冰咖啡。

  稍後,來了一位女孩,昏暗的燈光下看起來很年輕,長髮、腰圍很細、神態充滿了自信,不像風塵味很重的樣子,憑多年來的經驗,他這一點料得很準。

  女孩輕輕在他身邊坐下,雙腿交叉斜擺在身側,腿修長,坐姿優雅。這種經驗還是第一回,他感覺有些錯愕,因為以往的小姐一來便一屁股坐下,一副你看著辦吧的樣子,這回的感覺大是不同,好像不是來尋春,倒像是來簽約似的。

  所以兩人寒喧了幾句無厘頭的話後,他自然的蹦出了這麼一句話:「妳之所以來這裡上班,是為了什麼?」

  女孩回答了他的蠢問題後,感覺稍微過分了點,繼續說道:
  「當然,我可以找一大堆的理由來塘塞,譬如說父親入監、母親開刀、弟妹要繳學費之類的,問題是說了你也不會相信對不對?」

  「那倒是真的,老問題老答案,像國王的新衣說了也是白說,不過至少問問妳存錢的動機總可以吧? 假如妳願意說的話?」 男人有些好奇的問著。

  「動機也是很單純啦,不過就是想存點旅費而已!」 女孩聳聳肩,答得很乾脆。

  「旅費? 妳想去哪裡? 需要費那麼大的周章嗎?」 他顯得有些難以置信。

  「我喜歡自助旅行,我的願望是走遍世界每一個地方,感受各種不同的風土人情。」

  女孩說畢,把身體移到了他的大腿上,頭靠著牆,拉著他的右手擱在她的肩膀,她輕巧的熟練的引領著他進入某種情境,他憑著男人呼吸節奏便知道要以何種的動作來回應去配合。

  「啊! 這種動機倒是第一次聽說,很別緻也很勁爆。」 他感覺喉嚨有些乾澀,嚥了一下口水。

  氣氛靜默了幾秒鐘,女孩解開了上衣第一個及第二個扣子,拉著他的手伸入衣服裡,隔著內衣放在充滿彈性的胸脯上,然後問到:
  「你出國去玩過沒有?」

  「沒有」
  「沒有? 為什麼? 沒興趣?」

  「因為我有懼高症,不敢坐飛機」確實的原因是他的煙癮很大,聽說飛機上禁止吸煙,所以在還沒有享受旅行的樂趣前便先受罪是他不願意幹的事。

  「哦? 好奇怪的藉口,很可惜你這一生中將錯過許多有趣的事物。」

  「有趣? 會嗎? 還不是一樣的山,一樣的水,總不成外國的月亮比較圓吧?」他不以為然的回應。

  女孩雙眼望著天花板,癡迷沉醉的回憶著自助旅行時的經歷,也忘記了在胸前遊移不定的那隻手,喃喃自語輕輕的訴說著:「我忘不了在荷蘭被鬱金香簇擁環繞的情景,你想像不到在加拿大國家公園中冰湖溜冰是何種的感覺。」

  「是的,我想像不出。」他只能這樣回答。

  「你也感受不到紐西蘭高空彈跳的刺激,體會不到義大利咖啡的香醇。」
  「是的,我體會不出。」 他苦笑的附和。

  「你更無法了解沙漠騎駱駝的悲涼,更沒看過櫻花盛開凋落的凄美?」
  「是的,沒騎過沒看過。」不自覺的手的動作慢了下來。

  「還有麗江葫蘆笙的故鄉,絲路馬奶子的甜美。」
  「馬奶子?」 問完他的手在女孩的胸脯上緊了緊。

  「鬼啦! 你想歪了,馬奶子是葡萄的一種,很好吃。」

  女孩回過神來,有些胡疑的問到:
  「你結婚了沒? 下班後你都做什麼來打發日子?」
  「我,羅漢腳一個,不敢結婚,原因是被週遭朋友的婚姻嚇怕了!」

  「你都一個人過日子? 不會顯得孤單寂寞了一點?」女孩有些同情的看著他

  「也許有一點,不過習慣了後,熬得也就不會那麼辛苦就是了。」他第一次為自己感到悲哀。

  「那你心情不好時,用什麼方式來舒緩呢?」
  「也沒什麼特定的方式,來這個店裡也算是方式之一吧?」這種消費方式,他感覺可以把它合理化了。

  「你的生活好像一成不變,很僵化? 像一個機械人呢?」

  有些悲情,女孩的話很正確的為他的前半生下了註解,上班下班上館子,吃喝拉雜睡外,便只有靠電視和看書打發日子,挺規律也很無趣,他第一次認真的想過,若人生可以以十年為一個階段來計算的話,他未來的十年或二十年,甚至三十年,都可用拷貝的方式來進行的,想到這裡心中一點有些氣餒,嘆了一口氣也收回了進行式的手。

  「有一句話很衝想問? 又怕你生氣,可是我又很好奇想知道答案......」女坐正身子偏著頭問。
  「妳問吧, 可能連我自己都想知道問題,不過答案可不敢保證能讓妳滿意就是了,」

  「那就好,請想像一下,你如果現在就死,跟你三十年後才死,感覺上會有什麼不同?」

  「這......沒有任何不同,不同的只是多蹧蹋三十年的糧食而已。」這是他深思後歸納出來的結果,內中喪氣的成分居多。

  「唉!我也認為如此,你應該出去走走,外面的天地還是很大的。」女孩的語氣像個牧師娘充滿了憐憫。

  他的情緒被搞得一團糟,抓起濕巾攤開抹抹臉,急著想改變話題轉移焦點,至少反擊一下讓挨打的局面扭轉過來,所以隨便抓個話題問到:「妳從事這種行業....心理....心理上會不會有什麼負擔?」

  「負擔?你的意思是.....哦...不會啦,又不是誰強迫我做的。」 女孩回答得很瀟灑,然後靠在沙發背上整理了一下思緒,順手把長髮撩向左肩,若有所思的解釋道:

  「換種方式說,就是每個人都有夢,有的夢可以用時間去等待,有的夢卻必須要用青春去換取,我的夢很單純,只不過是想走出去多看看這個世界而已,存錢只是必要的前置作業,方式雖可議,但效果卻很實際的。」

  「可是......可是看妳受的教育並不低,有必要以這種方式來換取麼?」他感覺直襲了女孩的要害,急著想知道她如何回答。

  「嗯.....我不否認上過大學,但是你要知道現今的社會,走在路上看看博士滿街走,碩士多如狗,一個學士能頂什麼用? 上班族也許是個選擇,但是請問? 綁死在辦公室椅子上的只是我的人而已嗎? 不是! 是我的夢想! 是我身體裡面那顆迫切走出去的心。」

  女孩急促的說了一段,然後鬆懈一下情緒,放緩了說話的語調繼續道:「也許對你這種生活嚴肅的人來說,比較起來我選擇的方式輕浮了點吧?」

  「不! 妳誤會了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想妳難道沒考慮結婚這條路麼?」]

  「哈! 我了解你想說的是什麼了,我想請教的是......你認為女人的一生中,結婚是必要的配備麼?」女孩技巧的反將一軍。

  「這......我倒沒想過,不過大多數的女人應該會同意走這條路是理所當然的吧?」他自以為是的想,便直覺式的答。

  「那是當然,我不否認,問題是......結婚對我來說也許是選擇之一,但絕不是唯一的選擇,這一點是可以確定的。」女孩做了一個肯定的手勢,接著說道:

  「女人選擇結婚可能是由於心理的急促性使然,也可能來自於各方的壓力,更有可能是源自心中的不安全感所致,這方面的問題我都沒有,我的自信來自於我的認知,我清楚的知道選擇的是什麼? 也明白所走的路將延伸到什麼地方,所以我很放心。」

  「我承認妳說的話有一定的道理,但隱約的感覺到什麼地方不對? 不過說不上來就是了。」他皺著眉頭想找出破綻,可惜還是沒什麼眉目。

  「想不出那就不要想了,來...... 繼續享受你來這裡的目的吧?」 女孩說完話身子又輕盈的移到他的腿上。

  「對了,想問妳在上班期間有沒遇過很粗魯的客人?」他沒話找話說

  「嗯......當然會有,不過機會不多,通常來這裡的客人比較不重視性,他們要的只是感覺的成分多一點,性的需求隨便在旅館或者打開報紙打個電話便得了,而且各種女人都有,來這裡顯得迂迴麻煩多了,選擇也少,你說是不是?」女孩顯得世故的答到。

  「妳的日子過得好像胸有成竹,而且活得很愉快,我想不羨慕都不行呢?」他有點自我消遣的揶揄著。

  「哈哈, 也許吧? 正如廣告所講的:要把生命浪費在美好的事物上啊!」女孩的確把這句廣告辭落實得很徹底,他心想。

  兩個鐘頭後,從店裡出來,盡眼望去,街上每家商店的霓彩燈璀璨的閃爍著,他舒了一口氣感覺好像剛從課堂上下課出來,突然想到,他忘記了那女孩叫什麼花名。沒關係叫什麼名子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女孩說的話,摸摸肚子有些餓,找家館子吃一頓然後回家睡個大覺,還有.......還有明天應該有必要去申請一本護照了,這一本遲來二十年的護照呢。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其他
自訂分類:不分類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風城行者
2005/10/21 18:34
動人的對話

都市浮生繪

動人的對話

風城行者 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