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檢察官濫權起訴和定罪率超低
2008/06/14 23:24
瀏覽2,964
迴響0
推薦2
引用0


底下的報導說,"法務部認為蔡國禎的說法誇大不實、以偏概全,引發社會誤會,誠屬不當,違反檢察官守則、檢察官辦理刑事案件應行注意事項等規定,將函請高雄高分檢依相關規定,作出適當的行政處置。"

如同我在文章:蔡國楨的偽證罪 PK 陳聰明的濫權起訴罪 中問過的,蔡國禎檢察官若在法庭上胡言亂語,到底成立何罪呢?看來是立法疏漏,該檢察官竟然沒有罪責,只有行政罰。

蔡國禎於法庭上蒞庭陳述的說法[誇大不實、以偏概全](該新聞稿只差沒說他是當庭胡扯!),但也只能受到所謂的適當行政處置而已(我看最多也只能把他調到最遠的高分院檢察署辦公)。

底下另一則報導說,"蔡國禎坦言,他所謂的高捷事件有很多是選擇性辦案,指的是泰勞滋擾案及圖利案,此二案是他承辦。"那麼,現在他已經自承選擇性辦案了,那他總應該有罪責了吧?

初步看起來他仍然不構成濫權起訴或不起訴罪,因為當時並不是他一個人來決定起訴誰或不起訴誰的,那時有組成一個專案小組在做決定。因此,蔡檢察官即使自承選擇性辦案,他仍然沒有罪責,只有行政罰。

這樣對嗎?

檢察官,愛起訴誰就起訴誰,愛不起訴誰就不起訴誰,調查的不用蒞庭,蒞庭的就不用去調查,薪水比照法官又有終生俸,又沒有人管,全國看起來就是他最大,難怪大家都要去當檢察官。

我非常同意底下所引的聯合晚報社論的看法,

"有的檢察官以大動作搜索調查,甚至透過管道放出特定消息,只顧個人在媒體上做秀,置「偵查不公開」的基本原則於不顧。檢察系統急著塑造自己的英雄形象,絕對是造成濫權起訴和定罪率超低這種惡果的重要原因。檢察系統真的該從這種畸形的「司法英雄」迷夢中醒來了。要回歸專業,對手中掌有的公權力戒慎恐懼,才算是稱職!

繼續閱讀陳長文律師的文章:馬總統的司法考卷


中國時報    A16/社會新聞           2008/06/13
 
高捷案調查結果公布 法部:陳聰明並無指示辦案
 
【劉鳳琴、張孝義、陳志賢/台北報導】

  經過二個星期的調查,並訪談廿名專案小組成員,法務部十二日公布泰勞暴動案及圖利案有無選擇性辦案的調查報告。調查認為檢察總長陳聰明並無「為平息輿論,要找幾個人起訴」的指示;至於起訴獲判無罪部分,是院檢證據力判斷不同,非濫權起訴,調查報告終還陳聰明公道。

  陳聰明昨天晚間留在辦公室等待法務部的結案報告記者會,直到晚間九時記者會結束,才短暫回應記者表示,法務部經過詳細的調查,證明檢方並沒有選擇性辦案,他對法務部的調查結果予以尊重。

  至於蔡國禎檢察官在蒞庭論告時,有悖相關規定,且誇大不實,以偏概全的言詞,引發社會誤會,調查中認為誠屬不當,法務部將函請高雄高分檢依相關規定懲處。

  惹出風暴的蔡國禎坦言,他所謂的高捷事件有很多是選擇性辦案,指的是泰勞滋擾案及圖利案,此二案是他承辦,並不包含全部的高捷案。

  調查報告指出蔡國禎雖曾在白紙上摘記他與王邦安檢察官的通話紀錄「原不要起訴,但總長有意見」,但經查陳聰明在專案會議時只表示「泰勞滋擾案,建議就幾個有較明確攻擊行為者予以起訴。」並無「為平息輿論,要找幾個人起訴」的指示。

  調查報告說,泰勞暴動案警方移送十二人,王安邦檢察官原本只要依竊盜罪起訴泰勞「朋」一人,因在保險櫃上採到其血跡,但會議後三天將另三名泰勞,連同「朋」都以縱火、妨害公務等罪嫌起訴。調查認為是受專案小組會議決議的影響,蔡國禎於論告時指泰勞暴動案起訴書證據不足,還要起訴,並非無據。至於泰勞滋擾案及圖利案起訴後,有被告獲判無罪確定,調查認為起訴非全然無據,只是院檢對證據的認定不同所致,不能因此認定有濫權起訴情形。


捷案挨批 法部還陳聰明清白 
  
【記者蕭白雪、劉峻谷/台北報導】


檢察總長陳聰明被指在高捷案中選擇性辦案,法務部昨天公布調查報告指出,檢察官蔡國禎指陳聰明在高捷外勞滋擾案中選擇性辦案,有悖事實,且誇大不實,將函請高雄高分檢依相關規定辦理。

陳聰明昨晚對於法務部的調查報告表示尊重,並希望外界對於高捷專案小組成員的操守能力及辛勞,予以肯定及鼓勵。

蔡國禎在高捷圖利案論告時表示,「高雄地檢署對高捷事件有很多是選擇性辦案」、「因為要平息輿論,所以找幾個人起訴」,批陳聰明選擇性辦案、有濫權起訴的情形。法務部長王清峰為查明真相,指示次長吳陳鐶組成專案小組徹查。

吳陳鐶等人訪談高捷案專案小組成員廿人,昨天南下讓蔡國禎與王邦安對質,上周五由吳陳鐶親赴最高檢訪談陳聰明;對於陳聰明原先表示願與蔡國禎對質,蔡國禎表示他非高捷案專案小組成員,無對質必要。

法務部調查報告指出,陳聰明在專案小組會議中曾表示:「泰勞滋擾案,建議就幾個有較明確攻擊行為者起訴」,但專案小組成員及六十四次的會議紀錄,都證明陳聰明未曾指示「為平息輿論,找幾個人起訴」。

負責泰勞暴動案的檢察官王邦安,原本只打算以竊盜罪嫌起訴曾在保險櫃上採到血跡的泰勞「朋」,但在專案會議後三天,另以縱火、妨害公務等罪嫌起訴三名證據較弱的泰勞;後來只有「朋」被判有罪,其他三人都獲判無罪確定。

蔡國禎因此指泰勞暴動案起訴證據不夠,有濫權起訴的情形。法務部調查報告指出,當初專案會議中,包括吳文忠、高大方、王邦安等檢察官,大都認為警方移送的證據無法確認誰縱火,陳聰明因此建議起訴幾個有較明確攻擊行為者。

法務部並調閱專案小組會議紀錄,認為承辦檢察官王邦安後來起訴三名外勞被判無罪,的確是受到專案小組成員的影響;不過,判無罪是法院與檢察官對證據證明力判斷不同所致,不能認定是濫權起訴。

法務部認為蔡國禎的說法誇大不實、以偏概全,引發社會誤會,誠屬不當,違反檢察官守則、檢察官辦理刑事案件應行注意事項等規定,將函請高雄高分檢依相關規定,作出適當的行政處置。


【2008-06-13/聯合報/A10版/綜合】


檢察官的‘司法英雄’迷夢
 
 
【社論】
王清峰執掌法務部,首先受到期待的幾個任務都和檢察官角色有關。陳聰明是否涉及「選擇性辦案」的疑雲還未澄清,又有檢察官濫權起訴的問題,尤其貪污罪的定罪律竟然只有五成,受到詬病。

這是絕對不可輕忽的數據,而造成這種巨大差距的,不外兩個理由,都指向檢察系統的嚴重問題:要嘛檢察官浮濫起訴,將沒有犯罪的人以被告身分送進法院;要嘛檢察官辦案蒐證不足,起訴了犯罪的人,卻沒辦法找出足夠證據來說服法院。

在台灣這種「無罪推斷」的法治觀念還沒有生根的社會,一個人一旦被檢察官起訴,對於個人的名譽,甚至個人的生活,都產生很大的傷害。許多民眾先入為主以為被起訴就等於犯罪事實確鑿,這種情況下,檢察官若隨便起訴,形同斷送了一個人的名聲和前途。馬英九因特別費案而被起訴,是他一生的最大打擊和對他個人清白的最大侮辱,但檢察官的起訴理由和一般人的常識認知有很大落差。馬英九法學博士都深受此害,其他被告若自認清白,更不知要如何平反冤屈了。王清峰說「起訴對很多人是惡夢的開始」,確實如此。

掌握老百姓生殺大權的檢察官,能不謹慎嗎?可是至少在處理貪瀆案件時,檢察官顯然沒有用足夠謹慎的態度來面對,才會導致低定罪律。其中可能有人明明犯了罪,卻因檢察官失職而最終逍遙法外。也一定有人原本無辜,卻在訴訟過程中賠上時間、名譽,及其他更嚴重的人生代價。他們的損失,絕大部分無法靠法院的無罪宣判來彌補。

過去幾年,官箴敗壞,貪瀆事件頻傳,當然給檢察系統很大的壓力。檢察官積極行動,急於表現,有時不免出現「向民意有所交待」的意圖,結果卻造成未審先判的效果。有的檢察官以大動作搜索調查,甚至透過管道放出特定消息,只顧個人在媒體上做秀,置「偵查不公開」的基本原則於不顧。檢察系統急著塑造自己的英雄形象,絕對是造成濫權起訴和定罪率超低這種惡果的重要原因。

檢察系統真的該從這種畸形的「司法英雄」迷夢中醒來了。要回歸專業,對手中掌有的公權力戒慎恐懼,才算是稱職!

【2008-06-05/聯合晚報/A2版/話題】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