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記鎖岡橋後聞二則〈下〉
2021/09/25 05:26
瀏覽736
迴響2
推薦42
引用0


鎖岡橋的西方的郊外,有一對當地人稱「石公、石婆」的石雕像,約只有四尺多高,面龐以及衣裳的花紋皺褶鐫刻得十分古樸高雅。

 

橋的西側另有一名義務擺渡的船夫某甲。這一日某甲因為有事前往西邊的村鎮,回程時經過石公、石婆所在的郊外時天已經黑了,疲倦的某甲又找不到可以投宿的地方,而月亮又被附近的山頭遮擋著,在一片昏黑中,某甲勉強的走到了石公、石婆處,就向二尊石像鞠躬做揖,祝禱著請求說:

 

「阿公、阿母,迷路的人請求暫時在您們身旁借宿一晚,請們垂憐、多多保佑。」

 

然後就蜷縮著身子,窩在石像旁邊低著頭睡了。到了夜半時分,朦朧中的某甲聽見石公對石婆說:

 

「三日後的黎明時分,有一對男女騎馬要過溪,他們可不是凡人啊。」

 

石婆有些緊張的提醒說:

 

「老頭子不要隨便洩漏秘密,亂說話恐怕會招來災禍。」

 

石公說:

 

「妳瞎操心什麼?那個在旁邊睡覺的小子一臉的窮相,還能發什麼財嗎?我就明白的告訴妳,那對男女所騎乘的馬,黃馬是金子、白馬是銀子,就算得到白馬的人也能成為地方上數一數二的大富豪。」

 

石婆問:

 

「他們要去哪裡?」

 

石公說:

 

「他們要去鎖岡橋下去辦理這批金銀的移交手續。」

 

聽說有財神爺來了,某甲欣喜萬分,便也不動聲色的將石像說的話牢記在心中。

 

到了第三天的凌晨,某甲就留在船上倚靠著船槳閉目養神註x2,不敢熟睡。當清晨時分、在影淡朦朧、尚未完全落下的殘月以及陣陣冷涼的晨風吹來之際,某甲果然聽見遠處有想要渡河而呼喚船家的聲音傳來,某甲驚醒後起身眺望,見一名模樣俊美、身材高大的男子,頭戴武將的巾帽,斜背著一袋白羽箭,騎著一匹白馬;另有一名美麗的女子,身穿紅衣黃褲,騎著一匹黃馬,在馬蹄「得得」聲中從不遠處的樹林中而來,見船家已經準備好等候著,便下馬登船。某甲撐船出發,航行到河中間、趁著換手的時候,某甲問二位乘客:

 

「客官們要去哪裡啊?」

 

男子似乎不喜多言,僅簡短的回答說:

 

鎖岡。」

 

某甲又問:

 

「二位是夫婦呢?還是兄妹呢?」

 

男子聞言則沉著臉生氣的說:

 

「再敢多嘴就宰了你。」

 

某甲趕緊陪禮道歉、解釋說:

 

「我不是故意膽敢冒犯二位客官,只是覺得這深夜風寒露重,二位連夜趕路想必也累了,想請二位就近到我住的村子裡休息一會兒、順便餵餵牲口。我家就在附近,食宿環境也還算是乾淨……」

 

某甲話還沒說完,女子便生氣的說:

 

「我們倆是神仙,能保佑你也能懲罰你。你若想打什麼壞主意,我們絕對不會輕饒你。」

 

男子示意女子別衝動,說:

 

「你這傢伙一定是聽到了什麼消息,是誰如此多嘴洩漏了天機?你若能老實的告訴我,我不但不怪罪你,而且還要酬謝你。」

 

某甲就將如何聽到石公說話的經過如實交待了。過了一會兒,船也抵達對岸,男子就將白馬的鬃毛剪下一撮送給了某甲,說:

 

「不該聽得話不要聽,不該說的話也不要多嘴,這些你拿去,就算是補償你渡船的辛勞。不過那石像洩漏天機不可饒恕。」

 

說完,就與女子分別上馬離去。

 

某甲還是很好奇,便悄悄的遠遠跟在他們後面,見他們行至鎖岡橋下後就突然都消失不見了。不久之後天也亮了,某甲將那撮馬鬃拿給旁人看,居然都變成了銀絲,約有十幾兩重。

 

第二天,忽然下起了大雷雨,數聲霹靂後,那石公遭雷擊而粉碎,一旁的石婆则依舊完好立於原地,原本的一對石像只剩下一尊,就像是石婆成了寡婦的樣子。因此,職到現在人們仍將石婆所在的地方稱做「石婆衝」。

 

-----

 

懊儂氏對此評論說:

 

貪財殺身,多言賈禍。那麼,講述故事的作者會不會因為洩漏天機而遭天打雷劈呢?

 

(這麼說,俺是冒著生命危險掰這一篇的啊…… 尖叫 )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註x2:「櫂」,音義同棹,船槳。

原文影印掃描版此處「眠」字後一字「  」字不清楚,疑是「溪」字。待確認。

 

:「將巾」,「扎巾」之別稱,原是彩緞臨時結扎而成,故名。又為武將或武士的所戴巾帽,故有將巾之名。

 

:「翁仲」,古代稱銅像、石像,後專用以稱墓前石人。

 

改編自 《夜雨秋燈續錄》

 

原文:

 

《夜雨秋燈續錄》.卷五.記鎖岡橋後聞二則

 

嘗有農叟居岡側種瓜,田中秋穫甚夥。

……

又西郊有石公、石婆,高四尺許,面龐衣紋鐫刻古雅。

橋西義渡舟子某,以事走西郊,夜行倦,無可投宿,而山月又墮,昏黑中經石人下,乃揖而請曰:

「阿公、阿母,失路人權依左右,乞垂冥佑也。」

犬伏垂首眠。

夜午,聞石公語石婆曰:

「三日後黎明,有男女策馬過溪者,非人也。」

石婆云:

「老公毋洩禁語,恐賈禍。」

公云:

「止宿者滿面饑寒紋,尚能富耶?明告汝,黃馬金、白馬銀,得白者亦足豪鄉里。」

婆問:

「將何之?」

曰:

「之鎖岡下交割耳。」

舟子竊聽之,藏于心。

屆三日,即倚櫂眠  (溪)上,不敢熟寐。殘月朦朧、曉風料峭中果聞喚渡聲,驚起視之,一男子俊宇,將巾白翎,襠策白馬;一女子花容、茜衫黃袴褶,策黃馬,得得自林中來,下騎登舟。至中流,舟子忽停檝問云:

「公等何往?」

曰:

「鎖岡。」

曰:

「夫婦耶?兄妹耶?」

男子怒曰:

「多語當死。」

曰:

「非敢冒昧犯尊嚴,因深宵風露惡,乞降臨荒村、芻秣尊騎,敝廬咫尺,餐宿殊不惡耳。」

女子赤怒曰:

「我輩神人,能禍汝者。萌妄念,不汝宥。」

男子云:

「是兒必有所聞。誰饒舌?能語我,不罪汝且酬汝值。」

舟子以石公言告。

須臾,達被岸。男子翦馬鬣一絡與之,曰:

「無多言,持去償汝瘁。翁仲不可恕也。」

因相將去。

舟予尾其後,果之橋下不見。

晨曦透,以馬鬣示人,銀絲也,重十餘兩。

翌忽大雷雨,石公粉碎而石婆僅賸,彷彿寡矣。故至今猶名其地曰「石婆衝」。

 

懊儂氏曰:

貪財殺身,多言賈禍,作者其有憂患乎?

 

 

有誰推薦more
迴響(2) :
2樓. 【無★言】家喻戶曉的中國人
2021/09/25 12:00
已問天多次矣,何以近來賞罰不明,獎懲無方,任令宵小肆流,鼠輩橫行,殘害忠良,荼毒人間?奈何上天諸事煩忙,未予答覆,嗚呼!誠痛心疾首,惶惶終日。

靠山山倒,靠人人跑,靠神明又不著調,還是靠自己得了,盡人事才能聽天命,是好是壞就看著辦唄.....

 Fox餓餓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21/09/25 19:53回覆
1樓. 【無★言】家喻戶曉的中國人
2021/09/25 09:11
此二神動輒嗔怒,無憫人之心。石翁罪不足死,何以碎之為齎粉?石翁其上訴天帝,討還公道歟?

這二個押運金銀的神人至少還對船夫寬大處理,更予以「擔任抓耙子」的獎勵。僅對洩密的石公嚴懲。反觀現在這個鬼島的公部門,遭人確鑿爆料,先是怒氣沖沖的否認、指責爆料者無中生有、批評者不分是非,進而已遭人鄙夷、唾棄的「厮法」予以嚴懲,然後又隨即宣稱撤查內部誰洩密.....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人神皆如是,陽奉又陰違。

 Fox餓餓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21/09/25 09:31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