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那些年我以為對我不好的長官 PART 2
2018/02/21 18:19
瀏覽5,369
迴響0
推薦30
引用0

今年過年,心裡一直惦記著一個人。Mimi Wang,是我進報社後,第一個女性長官。

十年前,在長久以往男性出頭天的傳統媒體產業,Mimi Wang沒跑過警政、司法,過去都深耕府會、醫藥路線,她外表嬌柔典雅,講話總是輕聲細語,老實說,沒當過縣市召集人的她,破天荒被報社直接拔擢擔任特派員,許多人都不看好她可以帶起一個團隊,尤其她當長官的第一站,就是當年被認為民風剽悍、媒體競爭激烈的新竹縣市。

我對她的印象,就是她曾經以「電影『羅倫佐的油』台灣真實版─高雄張家三兄弟赴美求醫錄」系列報導,獨自摘下新聞界最高榮譽吳舜文新聞獎;後來我們曾經因為專題連線有所接觸,當時她強調細節不斷追問的精神讓我印象深刻;接著,我們有幸一起拿到報系的傑出表現獎,我見到她的第一眼,只覺得「怎麼可以有女記者美成如此?」

她來新竹報到第一天,有立委高官陪同就任;她進報社第一件事,就是開始打掃看來髒亂的環境,掛上鋪滿玫瑰花圖案的窗簾、桌布,辦公室內有著玫瑰精油薰香,連杯子也都是玫瑰花圖案的高級品。好吧,我承認,在鄉下跑新聞和警政出身的我,當時的確覺得「這個嬌嬌女,撐得下去嗎?」

然而,Mimi Wang嬌弱的外表,和內心的堅強截然不同。

很久以後我們才知道,Mimi Wang當年屢新就任時,家中才遇喪事,但她絕口不提,總是讓自己看來神采奕奕;她也知道,大多同業和同事對她都抱著存疑態度,也因此她每天都在辦公室待到近乎半夜,努力拜訪經營地方關係,更試圖了解、親近每個同事,還做了家庭拜訪。

我還記得,好幾個下午,她會約我回辦公室懇談,但我總是覺長官哪有那麼好心?更覺得她偏頗不公,她美好家世、一帆風順的世界和我大不同。

年輕氣盛的我,常聽不進她的話,為此,她還請當時跟我關係較好的同事鄭毅勸我「要改改脾氣」,但脾氣比我更火爆的鄭毅卻是更大的麻煩阿,她常被鄭毅氣到哭,但她就是沒有放棄過。

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找同仁溝通,即便常常熱臉貼冷屁股,但她就是不放棄。 她說了很多話,我都右耳進左耳出,但我沒忘記過她常告訴我「妹妹,妳還年輕,前途無量,一定要把自己當品牌經營」、「記者的品牌很重要,要把你的品牌成為名牌!」沒想到,這些話這些年一直影響著我,過了好多年後,這些話在我也當了長官後,成為我告訴新進同事的真心提點。

她愛完美、愛乾淨、講話總是輕柔,從不逛夜市或小吃攤,但卻為了跟每天都要喝酒、抽菸、三字經當口頭禪、草莽味十足的鄭毅「搏感情」,好幾次忍著不適,到路旁油膩膩的小攤位上跟著一塊吃消夜。

她怕冷、怕風,但為了做好新竹特派員的角色,她硬是忍受著體弱、搬來兩台除濕機和電暖爐放辦公室,就希望向所有人證明,她是真心的要在新竹有番新氣象和新作為。

在她擔任新竹特派員任內,她也展現她的能力,以「烏龍運動測速器和固定桿感應式線圈測速器真相大追擊」專題,帶著新竹團隊拿下她人生中第二座吳舜文新聞獎。

當年,新竹團隊記者彭淵燦發現新竹縣有測速器出現測速異狀,但該則新聞只在地方版小小呈現,Mimi Wang鍥而不捨,一路從台灣追到美國,查到出問題的測速器根本只能用於運動測速,無法作為執法使用,也成為此案翻轉關鍵。

這篇報導,讓當年的新竹縣警局承認缺失,停用相關設備。 但她心頭最大的痛,卻是一開始揭發弊端的彭淵燦,當年卻因報社轉型關係,提早退休,無法保住她心愛的同仁,讓她傷神許久。

她愛才、愛護同仁、堅強的意志力,由此可見。 在新竹兩年後,她再次因為優秀表現,被拔擢到台中市擔任特派員,不到一個月,她又被升遷擔任報社地方中心主任,這是報社史上頭一遭,但就像她擔任新竹特派員一樣,她靠著自己的努力,為自己創造了傳奇,她是第一個新竹的女特派員,也是報社史上第一個地方中心女主任。

即便我們不再有直接從屬關係,但Mimi Wang 還是常打電話給我,雖然最常問的是「聽說 XXX要挖你過去,你不可以去喔!」

我在她擔任特派員時,報考清華大學EMBA獲錄取,半年後當主任的她問我「有幹部升遷機會,不過在很遠的地方,我希望你可以去。」當時「好、不、容、易」才交(騙)到(敢跟女記者在一起的)男朋友的我,當然回絕「姐姐,如果我去,一定會分手的阿!(這輩子騙不到其他人怎麼辦?)我也會畢不了業啦(學費很貴,我沒錢繳第二次啦~~)」

後來,我生了小孩,育嬰假期間,她給了我主持報系願景座談會的機會,還記得當時我抱著擠奶器北上,但她沒忘記我、不斷讓我有機會被看到的心意,我真的感念在心。

又過了幾個月,我恢復上班了,她要我每周找一天進北部總社學習看稿,摸不著頭緒的我,仍然帶著擠奶器進報社,半夜才返回新竹。過沒多久,報社頒布新人令,Mimi Wang轉換職位擔任報系願景工作室執行秘書、總編輯特助。不久,她打電話給我「妹妹,我推薦你去南投擔任召集人,請你這次不要再拒絕了。」

原來,一切都是她的安排。這次,我真的沒有拒絕了。在南投的日子,是我職涯中最愉快的一段日子。

又是一年半後,我回到新竹擔任特派員,繼她之後成為新竹第二個女特派員,我坐在她曾經坐過的椅子上,看著辦公室櫥櫃裡還有她的玫瑰花杯子,每每遇到工作的困難和同仁的挑戰,我都會想起她。

當年的她,隻身從南部來到新竹,要忍受多少的孤單和外界的挑剔質疑?當她的真心無法被諒解時,又是吞下多少眼淚才能繼續著微笑?嬌弱的她,即便有著再強大的靈魂,又得花多少力氣才能不斷鼓勵自己,在荊棘的路上赤著腳走下去?

我希望自己可以有她一半的堅強,有她一半的努力,有她一半的永不放棄;我告訴自己,即便過程再怎麼辛苦,都要讓每個同仁有機會展現能力、被看到,要讓所有人都成為最棒的品牌….就像她當年鼓勵我一般。 即便我如此駑鈍,過了好幾年後,才知道她才是真正愛我的人。如果,未來也有任何一個同事,可以在多年後,知道我所做的一切,是真心為他們好,那我就該如此堅持下去。

然後,Mimi Wang突然無預警的退休了。她搬回南部照顧父母,一夕之間辦公室清空,連同桌的同事都來不及為她歡送,她換了手機號碼,也斷絕了跟所有同事的聯絡。當年的絢爛排場,跟她如今的裸退,我想,這才是真正的她。她終於可以做自己,不用再在乎別人怎麼看待她。

雖然每次約她見面都被拒絕,但還好Mimi Wang還願意跟我Line聯絡。現在,變成每一年,我都會傳訊息告訴她,「姐姐,新年快樂」,不忘告訴她我對她的感謝。

新年快樂啊!親愛的Mimi Wang,改天,我們喝個下午茶吧?對了,一直忘記告訴你,你是一個很棒的特派員,你的努力,我全部都看到了。

有誰推薦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