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玉山下傳來了天使歌聲
2008/06/03 10:20
瀏覽9,539
迴響2
推薦21
引用0

《野武士周報試刊8號》封面故事

----------追夢人系列:布農族信心的重建故事

前言:當台灣都市中,紛紛擾擾焦燥難安時,清亮的天籟之音正從玉山腳下,傳來天使們的自信聲音。讓那些擁有資源卻勤於內耗的漢人菁英們,更自卑!

============================

「一個孩子,沒有了信心,就沒有辦法去面對自己了。」、「校長,他們的聲音是『對』的,我們的聲音是『錯』的‧‧‧」談到布農族的孩子們,南投縣信義鄉東埔國小校長馬彼得﹝Bukut Tasvaluan﹞既驕傲又感歎。

那是在一次帶領布農族的孩子到都市參加合唱比賽,純真無邪的孩子們,聽到都市小孩的歌聲,中規中矩、一板一眼;這些擁有山林中最純真渾厚天籟之音的孩子們,膽怯了,對自己的聲音失去了信心。這些布農族的孩子們發現:他們和都市中的孩子們「不一樣」!

》》漢人手這麼白,我的卻這麼黑

不一樣,是種心靈不可沉受的重。

馬彼得想到他小時候坐公車的記憶。搖搖晃晃的公車走在曲折蜿蜒的山路上,瘦小的馬彼得伸出手抓住公車上方的吊環。他抬頭一看,「所有的手都是白白的,只有一隻黑黑的小手,是我的」。馬彼得記得他嚇到忙抽回手,那是他第一次這麼深刻地發現,他和別人不一樣。

五十歲的馬彼得算是勤奮向上的布農族原住民菁英,十幾歲時,他考上的師專,上音樂課時,「不一樣」的感覺再次打擊了他。那是第一次去上音樂課的時候,馬彼得回憶當天教的是「中央C」,馬彼得說他整堂課都在蒐尋腦海中的記憶和詞彙。

「想來想去,腦海中和『中央』有關的字眼,除了『中央山脈』外,就是找不『中央C』,一整堂課,根本不知道老師在說些什麼?」噩運,卻從來不會輕輕放過一個人,正當馬彼得沮喪的時候,音老師竟點到他站起來問問題,馬彼得愣在教室中,一句話也答不出來。音老師不解地問:「怎麼講了一堂課,都沒有在聽呢?」

》》合唱團指揮,其實不會看五線譜

委屈、難堪、挫折與憤怒‧‧‧記不得當時倒底是哪一種情緒?馬彼得記得最清楚的是,「從此之後,我拒絕學音樂」。

這位在這十幾年,積極推動原住民兒童「原音」合唱團的推手,已帶過布農族孩子到香港、泰國,一度還曾被法國邀請的「台灣天籟之音」合唱團的指揮竟然說,直到如今,他,依然看不懂「五線譜」。馬彼得主攻的當然是原住民最占優勢的體育,他是排球與巧固球體育老師。

轉變,在人生中往往來自偶然。

馬彼得回憶起,他的「自信」,竟然是來自許許多多人記憶中,「尊嚴」最受傷的軍中。那是師專畢業服兵役時,師專畢業的他,被挑兵當「政戰士」,在政戰學校受訓時,有一天,政戰學校安排了幾位女軍官來教他們這些「政戰士」唱軍歌。

政戰學校要挑幾個阿兵哥帶頭唱,一般人都直覺認為原住民歌喉好,馬彼得就被政戰學校輔導長挑出來了。馬彼得退縮、驚懼地回報說他不會唱歌。沒想到,看起來沒什麼學問的軍官竟一句話吼回來:「師專畢業的,哪裡能有不會唱的!」

只好硬著頭皮上陣囉。

軍歌,要的就是雄壯、渾厚、威武,馬彼得想都沒想到,當他腦海裡什麼都不想,就是大聲地唱時,部隊長官、政戰女軍官竟爆出如雷掌聲,原來,唱歌不見得就是要那麼地被規範,唱出自己的聲音,唱出自己的心靈,就對了。

》》我們的歌,是來自心靈之聲

「原住民的歌聲,是『最原始的聲音』,是『來自心靈的聲音』,不必、也從來不是要刻意變成是『旋律的聲音』。」

在軍中的一場硬著頭皮上陣的那次歌聲,讓馬彼得找到了「自信」。

馬彼得回憶起這場改變他一生的「意外」,他說,教育心理學中有一種「月暈效果」理論,只要有一個好的成果,師長就開始正面看待,什麼都可以是好的。那一次歌聲驚豔記後,政戰學校就認為馬彼得是「好」的,軍歌比賽要他發音帶隊、各種戰技競賽,原住民的體能更是優勢。

不是那些獎牌與掌聲,是那種被肯定的感覺,讓馬彼得找到了自信,就算是「不一樣」,只要認清自己,接納自己,就夠了。

直到現在,馬彼得還是不會看五線譜,但是,從小就聽過族中長老「飲酒歌」、「祈禱小米豐收歌」,那種來自心靈「八部之音」所感動的馬彼得,從此知道,擁有師專學歷的他,回饋鄉里,改變族人心靈的最重要使命,就是讓孩子們,在歌聲中,找回他們自己的自信。

十幾年以來,馬彼得就在信義鄉中,隨著職務調動,辦了一個又一個的原住民合唱團。馬彼得笑著說,其實,參加合唱團的孩子,「有許多剛開始都五音不全」、在比賽時,有哪些孩子在某些段唱不下去,只是張著嘴「應付」他也都一清二楚。

》》看見自己、接納自己,更重要

這些,並不重要,馬彼得要的只是這些孩子能夠在歌聲中,「看見自己,接納自己,找到了自己的信心」。馬彼得對孩子參加合唱團的「徵選標準」只有兩個:一定要把學校的功課作完、練習時要準時。

為什麼選擇唱歌?因為布農族本來就是個唱歌的民族,布農族並不愛跳舞,他們的感受、他們的心靈,就是靠著代代相傳的歌聲在傳遞著,也有著自己獨樹一格的「八部之音」,那是來自玉山腳下的心靈之音。

主攻體育的馬彼得怎麼沒想到搞球隊,如同當年的「紅葉傳奇」呢?馬彼得認為,球賽一年頂多一、兩場,能讓孩子在競爭中獲的肯定的機會並不多,而且,球賽太注重勝負了,那是一種「競爭心」,卻未必是一種「自信心。

唱歌,卻是不一樣的體驗,「唱歌,可以創造更多的舞台給孩子們去體驗。」。

那一場孩子們擔憂「和別人不一樣」的比賽中,上了台,馬彼得為了安輔孩子們的心靈,拿著指揮棒在台上擠眉弄眼,逗孩子們笑,輕鬆的心靈,讓孩子忘記了自卑,當天籟之音傳布出來,信義鄉的布農族天使,得到了第一名,原來,和都市的孩子「不一樣」,不代表就會輸。

但是,這些天使們,也曾經太在乎勝負,心有負擔就唱不出來了,連續在各種合唱比賽中都奪魁的天使們,竟然只得到第五名,家長、孩子們都很沮喪,馬彼得就安慰他們說,好不好,都是主觀的,「沒有人是永遠的第一名,剛好碰到比較不喜歡這種聲音的評審罷了」,下一次,說不定就會碰到喜歡這種聲音的評審。

》》沒有人,該是永遠的第一名

運氣還真好,沒幾周,另一場比賽中,布農族的孩子竟然又第一名。

就是在這種展現自己,不計較成敗的心境中,馬彼得帶領的布農族孩子,受人矚目,他們,曾經被邀到香港在港督面前引吭高歌、也曾受邀到泰國,走訪泰國原住民部落,也在泰國皇室面前展露天籟之音。

重點,不是這些孩子拿過多少獎牌與掌聲,而是他們的眼界開了,世界大了,信心強了。馬彼得笑著說,這些孩子們對泰國、香港並沒有太多的感覺,讓孩子們最雀躍的是「可以去坐飛機耶!」

純真中,這些孩子不再擔心自己「和別人不一樣」,有了自信的孩子,讀起書來也不再因怯懦與自卑而綁手綁腳,馬彼得得意地說,他在信義鄉久美部落推動合唱團,六年下來,已經帶出了四個台中一中的孩子了。

才四個?前教育部長曾志朗夫人洪蘭聽到這樣的數字也狐疑,但當洪蘭聽到久美部落平均只有十三個畢業生時,竟有四個是台中一中,卻是嚇著說:「這種比例太高了。」

不只是台中一中,有一屆合唱團畢業生,二十幾個孩子中,有六個女孩都考上了長庚護校,談起教過孩子的成長,馬彼得欣慰地說:「歌唱中建立起信心,已經不是理論而已了。」

孩子能有自信,馬彼得認為對原住民特別重要,他說:「原住民的孩子不是笨,是因為文化差異,是思維邏輯不一樣。」所以在教育過程中,起步就沒有了自信,沒有了自信,就是落後,就是挫折。「唱歌,可以建立孩子的信心,幫助培養出原住民裡面的菁英。」

》》一原住民博士,可改變一部落

「都市中都一個博士,沒有什麼了不起,在原住民部落內,多一個菁英,卻可能會造成周圍的改變。」馬彼得以自己的久美部落為例,在信義鄉中有六個原住民校長,久美部落就出了四個,台灣還有兩個縣市的原民局長是久美人。這是因為早期在久美部落出了許多小學老師,就在部落中起了「榜樣」效果,有為者亦若是下,家長重視教育、同儕彼此互勉,久美部落就有了「書香氣習」。

比較很明顯,隔久美一個吊橋的另一個村落,孩子們的故事,就和大多數的原住民故事就無二致。因為,村子裡並沒有足夠的「榜樣」可以成為學習對象。

唱歌吧!讓玉山的天使之聲改變原住民的宿命吧!

十幾年以來,馬彼得就默默地在信義鄉辦一團又一團的「原音兒童合唱團」,幾年前,他更主動申起到信義鄉最偏遠、在最高深山裡的東埔國小當校長,讓他的夢能更進入台灣的心臟。

這是完全違反一般教育界常態的,只有大家拚命往外調,哪有主動往山裡走的?南投縣的督學不明所以,往上呈報,教育局長也搞不清馬彼得是不是腦袋有了問題,上報給了縣長。為了馬彼得主動往山裡去,南投縣長特別召見了這個山裡的小校長,頻問:「發生了什麼事?」、「你不要想不開‧‧‧」

》》水往低處流,人往「高」處爬

馬彼得說,他只和縣長說:「報告縣長,水往低處流,人往高處爬。」

這個「高」,不僅僅是地理的高度,也是心理的高度。

在「原鄉」唱了這麼多年的歌,馬彼得當然也有更大的夢,他希望「原住民的合唱團,能夠變成台灣的圖騰」,就好像維也納天籟合唱團般,能把「玉山天音」傳達給全世界。馬彼得一度也寄希望於政府,希望政府能夠協助這個夢想。

這個夢想,政府曾經聽到過。在二○○○年八月二日,當時剛就任總統的陳水扁,曾經召馬彼得到總統府,聽取馬彼得的夢想,聲稱對馬彼得的努力「非常感動」。當場,陳水扁就指著在旁陪同的當時總統府副秘書長陳哲男說:「馬校長的構想非常好,想辦法去實現這個理想。」

有夢雖美,希望未必相隨。

四年過去了,政府,「可能是還在想辦法」,馬彼得繼續在山裡帶著孩子們唱歌,玉山的久美部落裡,依然,聽不到來自「凱達格蘭部落」裡進一步的聲音。

》》凱達格蘭部落也幫不上忙

二○○四年,久美部落再度碰到了「凱達格蘭部落」,那是連任成功的陳水扁下鄉到南投,在地方上碰到了馬彼得等小學校長,但是‧‧‧陳水扁沒多提,馬彼得也說:「我也不想再給總統為難。」

夢想,政府幫不上忙;就靠民間吧。這兩年,一些企業界的文教基金會,偶爾會贊助車馬費,讓玉山的天籟之音能傳布到更遠的地方。近兩年,幾位台北建國中學的退休老師,為馬彼得的執著與夢想而感動,建中建中校長也願意協助,好幾位建中學生願意假日上山幫孩子們課輔,洪蘭教授也伸出了援手,讓馬彼得的夢想,不再只是他和幾個山區老師單打獨鬥。

今年六月四日起,擴大「原音合唱團」的計畫,即將在玉山腳下再擴大了,馬彼得計畫將合唱團從學校中走出去,擴大招生,讓更多的孩子,在歌聲中,找到他們的自信。

正當台灣都市中,老是為了各種紛紛擾擾焦燥難安時,一股清亮的天籟之音,正從台灣的心臟,玉山腳下,傳來天使們的自信聲音。

這種來自深山的「不一樣」,才該讓那些擁有資源卻勤於內耗的漢人菁英們,更自卑!

《相關文章》

尋找追夢人與行動家

----------------

《野武士周報》            《回首頁》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公共議題
自訂分類:野武士周報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2) :
2樓.
2008/06/07 11:08
高興

 不圖謀什麼      傳承    只灑下更多希望的種子

1樓. 魔師伸州
2008/06/03 13:12
好故事!

值得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