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冬夜夢金陵」與我(馮紀游)
2021/03/29 00:05
瀏覽4,637
迴響13
推薦267
引用0

刘禹锡國畫金陵石頭城

冬夜夢金陵

詞:王文山    曲:沈炳光

 

落絮飛花  燈殘被冷

夢中重返金陵  夢中重返金陵

 

滾滾長江水  獨抱孤城

石馬石人依舊  咸默默  守口如瓶

自別離 千頭萬緒  說與誰聽

 

聽  聽  晨鐘已響遍遠近村莊

多少雞鳴  稚子紛紛鬧  夢再難成

 

滿院青松翠柏  都壓得積雪盈盈

都壓得積雪盈盈

 

天晴後  冰消凍解

氣爽風輕

 

今年(2021)年初看到好友白塔在[名歌名唱7 http://blog.udn.com/Pastor77/155081980

介紹「冬夜夢金陵」。這是一首最讓我感動的歌。該文言簡意賅,文字洗煉,並附有趙蓮秀女高音唱的網址連結。可惜鎖右鍵,不能 copy至此,推薦好友們點入上面的連結來欣賞。

兩個多月來,此曲一直在腦海中迴盪,不免探究一下「冬夜夢金陵」與我的緣結。

這個「緣結」與其說是魂牽夢繫,不如借用「量子糾纏」來形容更為貼切 -- 首先因為沒有「時空侷限」;其次,在如同小宇宙的腦海中:「這邊意念動,那邊歌聲起」,像煞「量子糾纏」。哈哈哈…..

細觀:這首歌的歌詞由文字化為精神,融入了我的「我」中,再轉化為文字流出。至少在逍遙閣貼出的拙作中有兩篇反映出這個「緣結」:

例如下附文15的標題「仲秋夢返桂湖」和文末的「夢再難成」。

又如下附文16的內文:

「河水浩蕩,半公里外的對岸也是峭壁。攀上碑台眺望,滾滾江水獨悼孤魂,心曠神怡馳於物外。」以及,

「哈哈,何需自設框框作自囚人呢?沒有整籮筐歷史神話;沒有騷人墨客的堆砌。桃花源中尚有千家薪爨,稚子紛鬧雞犬喧。怎及得上不食人間煙火,一派天真自然。人間仙境差可擬也!」

15 仲秋夢返桂湖 http://blog.udn.com/jfeng13x/80704025

16 漫遊土世界 http://blog.udn.com/jfeng13x/80825453

走筆至此不禁好笑,七老八十的人怎會有此「情結」?緣起何處?

緣起

中、小學時代,赴台北的兄姐們留下一本簡譜的《中國名歌精華》。我自學自唱,幾乎把整本唱會(註:當時並不知道裡面有一些錯音及錯字)。「冬夜夢金陵」也是其中的一首。

金陵又名石頭城,亦即現代的南京市。抗戰復原後我在這裡住了三年。因為年紀太小3~5歲),只留下幾處片斷的記憶:

記得大哥馮紀洪在金陵大學就讀(長我16歲,今年高齡94;大姪女秀敏,小我一輪12 --參見(註1))。三哥馮紀洵讀的是中央大學的附中;四哥和五哥馮紀渝讀附小。(註:金陵大學和中央大學後被中共合併為南京大學。)

(註1)312 衛理小羊「入學」50週年返校團聚後來訪  http://blog.udn.com/jfeng13x/108977985

在我四歲時,兩位女性長輩(不記得是誰,因為家中加依附親眷、僕人有數十人之多)帶我去「考」中大附屬幼稚園。(註2

(註272 冥王星三部曲高度。角度。計時器(2之1)  http://blog.udn.com/jfeng13x/84458588文中有云:三、四歲時,我家在南京的大宅院後面,有一個騎兵營。當時家中除家人外,加上依附的親眷和佣人,多達數十人。常常會有一隻「不同的大手」牽著我,到騎兵營去散步;但迄今唯一留下的印象是兩排無止境的「馬腿」。)

老師蹲在地上,放一塊紅色積木,問:「這是什麼顏色?」我心想「就是紅色嘛」,但怎麼也說不出來。

老師換一塊藍色積木,問:「這是什麼顏色?」我心想「就是藍色嘛」,仍然不願開口。

老師再換一塊黃色積木,問:「這是什麼顏色?」我看著,看著,哇地一聲大哭起來。嚇得三個女大人,趕快說「好了!好了!」….. 然後,我就考取了中央大學的幼稚園。哈哈哈………

中央大學位於「雞鳴寺下,大石橋邊」(校歌歌詞)。奇怪的是,我都是自己一個人走路上學。只記得通過的那道橋好長,好長!橋上兩側排滿了蹲在地上的魚販。我常停下來看那些養在水盆大大小小的魚和黃鱔。

郊外的名勝,也只剩些片斷的記憶:

1)中山陵:年紀太小不能進入瞻仰國父遺體,只能在外面和五哥玩。那一層層的台階被兩道自上而下的石坡分隔作三塊。我們想把石坡當滑梯,但坡度不足又粗糙。坐上去滑不動,只能用兩腳往下「拉」。不好玩。

2)明孝陵:只記得林蔭道兩傍的石人石馬石翁仲。

3)雨花台:只記得山上土路邊坐了一排賣「雨花台石」的小販,用破舊的水盆「養」著美麗的彩石。大人們也買了一些,回家後也用水盆「養」著觀賞。

4)燕子磯:下面是滾滾長江水。上面風好大。奇岩蒼松的景色有點像加拿大蘇珊瑪麗(Sault Ste. Marie, Ontario)西北蘇必略湖岩岸的風光(註:那裡曾出一群七位畫家,自稱 Group of Seven)。

5)山腹石窟內的大廟:大殿前側有一口十幾人合圍的大井,昏暗中深不見底。僧人介紹說,井底水可通長江;又帶領大家穿過曲折岩洞,到江邊懸崖上。洞外是一片不太大的石坪;上方有一個巨大的鐵環 -- 是鐵鍊鎖江的遺跡。

「冬夜夢金陵」起首的「落絮飛花」是指「雪」,應該延伸自謝道韞形容的「未若柳絮因風起。」(註3

至於金陵城的冰雪,我只記得後院遠親及僕人住的大屋,屋簷滴水會結出像石鐘乳般的冰柱,下垂可達幾十公分。我們這些小鬼頭會用竹竿敲下來吃。

有一次校園假山下方的水池,隔夜結了薄冰。聽那些大哥大姐們說很好吃,我這個小傻蛋真的下去池中,掰一塊吃了。現在想想看還真噁心呢!哈哈哈……….

真正「滿院青松翠柏  都壓得積雪盈盈的體驗則是出國以後的事。無論明尼蘇達的聖保羅(註456,芝加哥,多倫多或桂湖(Guelph, Ontario)都在雪帶(Snow Belt)內,而且處處都有北國的「青松翠柏」。後期居住的蘇珊瑪麗(Sault Ste. Marie, Ontario)和愛德盟頓(Edmonton, Alberta)冬天也會到攝氏零下40度,不缺冰雪,而且有各式各樣的「雪」(註3,更不缺「青松翠柏」

(註321 一把尺 http://blog.udn.com/jfeng13x/81291892(文中有云:記得去絲路旅遊的第一站是烏魯木齊,兩天中就下了三種雪。對同團很少見到雪的友人笑說:你們終於看到了「柳絮」、「撒鹽」和「濕雪」(Wet snow)。除了上述的三種雪之外,我還「享受過」司馬中原小說中的「鵝毛雪」及成團成團如棉花球的超級大雪暴。另外,雪季中還有一種叫作「凍雨」(Freezing rain),是極冷的液態,一旦觸及任何物體的表面,立即凝結成冰。這是最危險的一種,因把地面及路面都變成了溜冰場,造成許多車禍及行人跌傷。)

(註4383  50 years of Usachi(烏沙紀)friendship五十年的烏沙紀(美中)友誼  http://blog.udn.com/jfeng13x/119635886

(註5384 五十年的烏沙紀(美中)友誼(上) http://blog.udn.com/jfeng13x/119977094

(註6386 五十年的烏沙紀(美中)友誼(下) http://blog.udn.com/jfeng13x/120469026

在拜讀白塔大作前,我從未聽過別人唱的「冬夜夢金陵」,只是用簡譜自學,降八度以男低音自唱;有時用A調口琴吹奏自娛。(註7

(註7)405 從大貝斯公鴨嗓到兩個半八度 http://blog.udn.com/jfeng13x/125171772

這次特地去網上查到趙蓮秀女高音唱的(註:原文的連結播放不出來)另有一種意外的驚豔,非常喜歡。

感謝白塔的解說!附上查到的連結分享好友們:

冬夜夢金陵-趙蓮秀 https://vlog.xuite.net/play/aks3eVZBLTMzMDAyNjgzLmZsdg==

延伸閱讀(文曲與音樂)

143 西藏綠教歌手(心如) http://blog.udn.com/jfeng13x/91084816

145 兩個人&一把吉他(琴著) http://blog.udn.com/jfeng13x/91297505

166 鐘(琴著) http://blog.udn.com/jfeng13x/93203381

186 安平追想曲(琴) http://blog.udn.com/jfeng13x/96531621

197夏日裡過海洋:水舞3http://blog.udn.com/jfeng13x/99141736

198夏日裡過海洋:水舞3http://blog.udn.com/jfeng13x/99311016

199夏日裡過海洋:水舞3http://blog.udn.com/jfeng13x/99386761

200吟唱張水波詩集(牛天放) http://blog.udn.com/jfeng13x/99463622

226台南音樂人文生態之旅(蔡憲宗)  http://blog.udn.com/jfeng13x/101482084

292 少年小提琴家席紹喆獨奏會(蔡憲宗) http://blog.udn.com/jfeng13x/108369148

313 The Sense of Music 《日新‧樂譯》跨界科技音樂會(蔡憲宗)  http://blog.udn.com/jfeng13x/109010952

315 《日新‧樂譯》跨界科技音樂會六位音樂家簡介  http://blog.udn.com/jfeng13x/109020717

357 神奇的 Pi(李益謙) http://blog.udn.com/jfeng13x/112256870

375 臨江仙 vs. 老歌(釋若恕) http://blog.udn.com/jfeng13x/116779280

394 火星日出之歌(李益謙) http://blog.udn.com/jfeng13x/123429981

405 從大貝斯公鴨嗓到兩個半八度 http://blog.udn.com/jfeng13x/125171772

464 驪歌~~逍遙閣四周年慶(李益謙/馮紀游) http://blog.udn.com/jfeng13x/151980951

468 HSSRP:畢業歌(青青校樹)(Ponder2126 http://blog.udn.com/jfeng13x/154412732

本文網址連結:

476「冬夜夢金陵」與我(馮紀游)

http://blog.udn.com/jfeng13x/158293666

.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靈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語蓮(琴)
下一則: 頑石化淨石~~第三程(完)(馮紀游)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3) :
13樓. 吹起了自然風
2021/05/08 11:29

這首歌   好像也似為逍遙閣主  量身打造的    身歷其境 所描繪的時空背景

描述雪的各般情境 精華    我連一片雪都沒摸過哩

哈哈哈,我倒是在雪堆裡滾了幾十年。明尼蘇達和安大略省(從多倫多到桂湖)都在雪帶(snow belt)中。在桂湖,因鏟雪折了腰椎,在客廳地毯上趴著睡了一個月。Edmonton, Alberta 雖屬草原三省,冬季可達零下40度,雪也不少。總之,「雪」很好玩,但「鏟雪」卻很苦!

15 仲秋夢返桂湖 http://blog.udn.com/jfeng13x/80704025

383  50 years of Usachi(烏沙紀)friendship五十年的烏沙紀(美中)友誼  http://blog.udn.com/jfeng13x/119635886

384 五十年的烏沙紀(美中)友誼(上) http://blog.udn.com/jfeng13x/119977094

386 五十年的烏沙紀(美中)友誼(下) http://blog.udn.com/jfeng13x/120469026

開心 馮紀游陸游:語蓮2021/05/08 18:46回覆
12樓. 善良有才華的smileangel
2021/04/28 22:59
我今天晚上,寫了一篇文章
新文章和以往的寫作題材不同
我誠懇邀請您來賞文,謝謝!
祝福您,靠主常常喜樂!
晚安囉!

我大哥走了(見本文)。抱歉遲覆。

大作已於第一時間拜讀。幼兒教育是一個特殊領域。如能修幾門課(或旁聽,避免考試壓力)當會有所助益,但務必以健康為重。祝您在神的引領下更上一層樓!

加油

馮紀游陸游:語蓮2021/05/08 18:20回覆
11樓. Money Doctor (MD)
2021/04/27 02:52
有趣的幼稚園入學考試
有趣的幼稚園入學考試,居然以哭功過關!哈哈哈

哈哈哈,一哭定江山,可以媲美章回小說中的劉玄德和李世民了!

開心

馮紀游陸游:語蓮2021/05/08 18:13回覆
10樓. Chen Mimi
2021/04/22 04:36

啊哈!我也有一本“中國名歌精華”跟了我幾十年,已快解體。這是文化圖書公司發行,民國61年8月再版。著作人廖乾元,發行人徐進業。首頁印了書名,翻過來的背面(第二頁)的標題為:音樂是國民心理健康的特效劑 / 音樂自已表現民族盛衰與國家興亡

哈哈哈, ,Mimi 竟然也有一本!幾十年來,我只在台南舊書店看到過一本,真以為自己成了孤鳥。這次終於知道多位好友會唱,而且您還有一本。實在喜出望外!

祝週末愉快!

開心

馮紀游陸游:語蓮2021/04/24 10:17回覆
9樓. 雲大少爺
2021/04/10 23:40

您根金陵城真有淵源

我是江蘇人

南京~只有幸去過一次

30多年前鐵幕略為開放為竹幕時,家三姐(見下附文)從芝加哥經香港回去看過一次。當時前院主屋已改建為數十戶的公寓;後院遠親及佣人住的大屋還在,但應該也被改建了。其他家人都沒機會再去看看。

戰亂使老百姓流離顛沛,但大大小小的野心家層出不窮,不知何時方得寧靜?!

290 如果~~老人想念老家、故人 http://blog.udn.com/jfeng13x/108126409

馮紀游陸游:語蓮2021/04/13 02:09回覆
8樓. Flying Eagle
2021/04/10 01:20

高中班際合唱比賽,隔壁班選的就是這首。放學後和週末我們練唱時她們也同時練唱,聽得我至今仍記得歌詞和旋律。


真高興又多您一位知道這首歌的人。加上城市的龍公主及白塔和我,一共已有六位了!

開心

馮紀游陸游:語蓮2021/04/10 10:52回覆
7樓. 環保阿嬤
2021/04/09 17:40
晚安

阿彌陀佛 祝福您吉祥安康 


謝謝阿嬤的祝福。也祝您健康快樂微笑 馮紀游陸游:語蓮2021/04/10 10:47回覆
6樓. sallychen
2021/04/03 22:35
當年的合唱曲

看您PO這首歌,好生歡喜!

回憶高中時期,

雄女舉辦「班際合唱比賽」,

這首歌,就是本班的自選曲。

伴奏跟指揮,都是班上音樂才女,

大夥很認真地練唱,最終獲得佳績!

很喜歡這首歌的歌詞,充滿文學味。

書寫著歷史遺跡中的歲月滄桑,

也漾盪著濃濃的家國情懷,

令人動容與想望…。

Sally 的留言,我一讀再讀,真是羨慕 -- 雄女(及雄中)的水準比起屏中簡直有天壤之別!貴班同學能選出此曲為自選曲,足見靈氣非常人可及。我在台大的同班老友(雄中畢業)的嫂夫人,吳微華,也是雄女畢業。不知道是否認識? 馮紀游陸游:語蓮2021/04/06 17:27回覆
5樓. 李安納 伊夫城堡
2021/04/02 18:32
回應

這首歌,我在高中音樂課學過,至今仍能上口

此生有幸,親臨南京,更能深切體會歌詞的含意與作者的感受

我沒去過巴黎,安納分享的巴黎生活為我填補了這個空白。十分感謝並推薦好友們前往欣賞:

http://blog.udn.com/valentine94/article

安納在中學就學過這條歌,可見台中的水準高於我成長的屏東。哈哈哈

我在加拿大時曾遇到幾位來自南京的大陸留學生。他們說,我的老家「蘭園」還在。過年時和家三姐通電話,特地問了一下。她說三十年前往訪時,前面的主屋已改建為公寓大樓,住了幾十戶人家;後院那座大屋還在,只不知現在變成什麼樣子了。

法國的第三波 COVID-19 疫情來勢洶洶,祈願您平安度過!

馮紀游陸游:語蓮2021/04/03 18:21回覆
4樓. tzi
2021/03/30 07:23
我也好喜歡這首

-冬夜夢金陵 -好聽!

好久沒聽到這首曲子了.

謝謝分享

祝福 🌹

哈哈哈,欣逢知音同好,不亦樂乎!感謝 tzi 的激勵!

開心

馮紀游陸游:語蓮2021/03/31 10:54回覆